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懷疑
看著紙團上的內容,何瓊婕麵色掙紮,痛苦煎熬。

血液裏的那種瘋狂躁動,攀升到一個可怕的程度,似乎隨時要吞沒她的心靈。

何瓊婕意識到,自己堅持不了多久,或許兩個小時甚至一個小時,就會成為另類的狂化物種。

“這麽短的時間,就算我告訴輔導員,也於事無補。”

何瓊婕感到絕望。

狂化症狀的解藥,天藍星沒法短期研製,鄧博士的科研隊,目前還在探究中。

等研製出解藥,黃花菜都涼了。

何瓊婕一咬牙,不再猶豫,拿起紙團上包裹的那顆褐紅藥丸,吞進肚子。

按照紙條上的注明,這是狂化症狀的臨時解藥,服用後,僅能穩住8小時。

想要後續的解藥,何瓊婕隻能聽從幕後者的操控調遣,取得信任後,才能獲得更長藥效的解藥。

一個小時後。

班上的學生紛紛起床洗漱,準備新一天的征程。

何瓊婕從床鋪上起來,感受到體內血液中一股隱隱的躁動氣息。

服用臨時解藥後。

她能夠維持理智,不用承受煎熬,甚至能將那股狂躁力量激發為己用。

等同於說。

何瓊婕的戰鬥力,提升了一個小台階。

何瓊婕眼中的憂慮,卻大過驚喜。

她的生死命運,掌握在幕後真凶的手中。

如果不想變成非人類的狂化物種,隻能任由對方擺布,完全陷入被動。

上午八點。

9班同學在農院空地裏集合。

按照歐陽定昨天宣布的規定,農場不再給大家提供夥食,包括早餐。

不過。

鄔場主還是好心為每人發放了一杯溫牛奶,不至於讓大家饑腸轆轆的去打野尋找食物。

“這是我們農場母牛擠得鮮奶,純天然無添加劑。”

鄔場主樂嗬嗬的道。

同學們十分感激,農場主真是個好心人。

歐陽定睜隻眼閉隻眼,倒沒有在這點小細節上壞大家心情。

“這是前兩天擊殺狂化動物的戰績榜。”

歐陽定接過一杯牛奶,在群裏發了一個表格。

由於昨天接連出現意外,兩名學生遭到偷襲,歐陽定甚至打算向學校申請取消這次班級實踐。

但那詭異焦化詛咒的事件,引起校方的興趣,今天就會派導師過來考察和指導。

戰績榜排名一出,全班同學掀起了驚瀾。

第一名:羅亮,865分

第二名:陳立奎,535分

第三名:大衛·安東尼,425分

第四名:梁學全,408分。

……

第十二名:於鋒,47分。

第十三名:董夢瑤,39分。

……

“這也太假了吧?”

“前幾名都是幾百,是不是數據統計出錯了?”

“我眼睛花了?前四名都是217寢室?”

“如果數據是真的,絕逼是開了掛。”

同學們炸開了鍋,嚴重懷疑。

“我……十二名?”

於鋒一副日了鬼的模樣。

他首日還是第一名,領先羅亮一倍的戰績分。

結果僅僅過了一天時間,他從第一名掉到十二名。

離譜的是,前四名被羅亮寢室四人包攬,這是什麽鬼?

有心人會發現。

榜單前十一,都是昨天負責保護科研隊的同學。

昨天,羅亮負責帶隊10人,保護科研隊。

按理說。

保護科研隊,枯燥乏味,不能到處去擊殺狂化動物,戰績應該下滑才對。

可事實恰恰相反。

“哈哈,昨天在兩大狂化源擊殺的蛇蟲,飛禽,都算上了戰績。”

陳立奎和梁學全樂得合不攏嘴。

這兩個狂化源,狂化物都是紮堆出現。尤其是第一個水田狂化源,那些蛇蟲蝦蟹,體量小,擊殺難度比正常的狂化動物,猛獸,要簡單幾倍。

1級超能者的戰力,一擊打在群堆裏,運氣好都能滅幾隻。

“數據由手環檢測,統計無誤。”

在一片質疑聲中,歐陽定一會定語,給出肯定答案。

“昨天,羅亮他們保護科研隊,承擔了風險,這是理應獲取的戰績……”

隨後,歐陽定簡單說了下昨天科研隊遭遇的危險。

同學們聽了,驚歎之餘,不由羨慕羅亮等人的好運。

“真是走了狗-屎運……”

於鋒恍然大悟,心頭忿恨,懊悔。

早知如此,他昨天怎麽也要搶下這個差使。

好在。

保護科研隊的任務,是由羅亮、於鋒、董夢瑤三個2級新生王者輪流帶隊。

“歐陽老師,我今天準備帶隊保護科研隊。”

於鋒主動請纓,麵露期待。

他相信,如果昨天是由自己帶隊,戰績可能比羅亮更好。

歐陽定含笑應諾,支持學生之間的競爭和激勵。

於鋒很快挑選到十名同學,幹勁十足,去科研隊那邊報道。

“怎麽不是羅亮,換人了?”

科研隊的棕發男和金發女幾人,失望的樣子。

“這是正常輪換,我也是班上三大2級之一。”

於鋒臉上陪笑,心裏憋屈,卻不敢頂撞。

萬一科研隊不爽,不要他隨行保護,於鋒也沒法子。

“好吧。”

棕發男一副勉為其難接受的樣子,目光還時不時看向另一邊的羅亮。

對羅亮強大莫測的實力和手段,科研隊的人深有體會。

農院裏。

同學們喝完牛奶,陸續前往野外。

何瓊婕牛奶喝完大半時,發現杯子裏有異樣。

杯子底部,浮現一行淡紫色字體:

“去衛生間。”

這幾個字體,出現不到四五秒,消失不見。

何瓊婕心裏一突。

感受到血液中隱隱的狂躁氣息。

她麵帶苦澀,自己別無選擇。

“你們等下,我去一趟洗手間。”

何瓊婕對兩個女室友道。

農院裏的洗手間,分為男女兩個小房間。

何瓊婕進了女衛生間,發現裏麵空無一人。

她稍鬆一口氣,這肯定是幕後操控者對自己的一次試探。

“你還算老實,沒有玩花樣。”

忽然,一個嘶啞低沉的聲音,在耳邊傳來。

何瓊婕心頭大跳,

還不待她反應過來。

頭頂隔板推開,落下一個怪麵男子,從背後一把將她摟住。

“你……”

何瓊婕聲音抖顫,忍住了驚叫聲。

即便不回頭看,她便能確定,對方是昨天對她下手的怪麵男子。熟悉的聲音,還有那觸感一樣的粗糙老手,已經劃到她裙子的開衩處。

“你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何瓊婕強忍惡心和反胃,哀求的看向對方。

她表麵慌張,心裏尚有一絲冷靜,打量對方的麵容,試圖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怪麵男子的麵部,貼了一層超薄皮質麵具,表麵有些刻意的褶皺,看起來很粗糙,讓人難以分析麵部輪廓。

那雙眼瞳裏,充斥著貪婪,玩味,是一種打量獵物、玩物的眼神。

“隻要你聽從吩咐,乖乖服從。後續我會給你長期解藥,往後不僅能在世上好好活著,還能掌握狂化力量。”

怪麵男子嘖笑一聲。

“你有什麽吩咐?”

何瓊婕身體僵硬。

“我同學還在外麵等待,如果太久不出去,她們會懷疑。”

她擔心怪麵男做出更過份的事,對方一雙老手,正在肆無忌憚的上下侵略。

“我要你辦點小事情……”

怪麵男嘴巴貼在她耳邊,低聲敘述了幾句。

“你……你要對董夢瑤下手就罷了,為什麽還要對付羅亮?”

何瓊婕聽完,滿臉驚惑。

她知道,幕後操控者和連環失蹤案是同一個人。

對方圖謀美色,想設計擒拿董夢瑤,何瓊婕可以理解。

其實在內心裏,何瓊婕對此甚至有一絲不承認的期待。或許是想找個受害者分擔下,又或者是平日裏對董夢瑤這種完美女孩的嫉妒。

但是,怪麵男子還想對羅亮下手,何瓊婕有點難以接受。

羅亮是她欣賞仰慕的男生,先前還救過自己一命。

於情於理,何瓊婕不想讓羅亮遭殃。

“放心,我並非想對羅亮下毒手。”

怪麵男子眼中掠過一絲嘲諷,完全洞悉到何瓊婕內心的想法和陰暗麵。

“但是這二人時常一起,互有照應。想把董夢瑤弄到手,先要給羅亮帶點‘麻煩’,讓他騰不出手來。”

怪麵男解釋道。

“你先去吧,在周邊一片,我隨時能和你聯係。”

怪麵男子鬆開手。

“那好吧,你要說話算數,完成任務後,給我長期解藥。”

何瓊婕咬牙,稍微整理了下衣裙發絲,走出衛生間。

她並不完全相信怪麵男子的承諾,當前隻能走一步看一步。

“羅亮,屢次壞我好事!先後害死了老四,老三。”

怪麵男子目送她離去,眼中浮現陰鷙,閃爍冰冷憎恨。

老四,就是最先偷襲試探董夢瑤的狂化巨狼,莫名其妙死亡,怪麵男懷疑是輔導員歐陽定出手。

老三,則是那隻赤黑巨禽,在羅亮去救何瓊婕時,偷襲探險隊,死於一柄神秘斷劍。

“我要讓你身不如死,讓你眼睜睜看著那個仙女般的女友承受胯下之辱……”

“北辰天才又如何?事成後我將遠走高飛,隱姓埋名重獲新生,誰也奈何不了。”

……

何瓊婕走出衛生間,跟兩個女室友會合。

她在衛生間裏,也就逗留了一兩分鍾,除了衣裙稍微有點皺,兩個室友並沒多想。

何瓊婕三個女孩組隊,一起出了農院。

何瓊婕走出農院時,下意識打量農院裏的一些人。

包括鄔場主,一些農夫,長工等。

她懷疑,那幕後操控者,就是這個農莊的人。

何瓊婕本來覺得,鄔場主嫌疑最大。畢竟她先後在帳篷,牛奶裏,得到了紙條和提示。

幕後者又是從衛生間頂板上跳下來,顯然對農莊裏的環境了如指掌。

如果是農莊主人,行動很方便,一切也解釋得通。

但是,望了一眼坐在院子口的鄔場主,何瓊婕很快又將他排除了。

因為她進入衛生間前,鄔場主在院子裏。

她出來後,鄔場主去了院子口,根本沒空閑去農院內部的衛生間。

總不會是瞬移,分身術吧?

如果真有那等實力,想對2級的董夢瑤、羅亮下手,不是手到擒來,哪需要費這麽多周章。

何況,鄔姓農場主是個瘸子,拄著拐杖,行動都不方便。

所以,何瓊婕暫時排除了鄔場主,懷疑農場裏其他的人,譬如不起眼的農夫,長工。

……

當天上午。

9班同學,依舊在農場野外間尋找擊殺狂化動物。

這是班級實踐的第三天,狂化物的數量和實力,依然有增幅。

科研隊上午又找到第三處狂化源,是一個池塘。

這處池塘裏,沒有出現大量狂化物種的情況,隻發現了上百隻魚蝦狂化物。

於鋒帶領的隊伍雖然有收獲,可遠遠沒達到預期。

時間到了正午。

一架小型飛輪,降臨農院裏。

飛輪裏走下十餘人。

分別是兩名導師,幾名助教,一些大四學生,修為最低的都是2級先天級。

“古霖導師,容導師。”

歐陽定在飛輪前迎接,對為首一名白須導師,一個花裙小女孩行禮道。

古霖導師,就是上次阿諾德綁架事件中,跟羅亮三個受害者交涉過的談判者之一。

另一個花裙小女孩,隻有一米三身高,看似是個八九歲的小女孩,麵容很嬌嫩,但神態很老成,說話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花裙小女孩,是學院裏精通詛咒,巫術,神秘學的導師,實際年齡未知。

見到這兩位導師到場坐鎮,歐陽定如釋重擔。

有兩名導師帶領的“援兵”,再大的麻煩也不用擔心,至少不用自己抗。

雖然說,兩名導師的主要目標,其實是針對原始森林裏詭異的焦化詛咒事件。

“你先前的報告中,這裏有一名本地的農場主,還有超能警衛隊長坐鎮,怎麽沒看到人影。”

古霖導師問道。

歐陽定答道:“戴森警官在忙案件的事,鄔場主聽說去鎮上采購東西了……”

古霖導師並沒有糾結此事。

“別浪費時間!快帶我們去詛咒的事發地。”

花裙小女孩“容導師”,聲音細嫩,急不可耐的道。

“是。”

歐陽定連忙應諾,可不敢得罪這位精通詛咒,神秘學的容導師。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