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九十章 抓捕行動
目視這隻可愛小鬆鼠。

董夢瑤臉靨綻放青蓮般的無暇笑容。

即便她身體開始乏力,神智有些混亂,眼眸卻那麽明潤,有種欣然,驚喜的色彩。

她見過這隻鬆鼠,據說是羅亮的靈寵。

在之前的絕境裏。

董夢瑤心中有個強烈願望,想再見羅亮一麵,在當時似乎是一個奢望。

最終,羅亮沒空過來。

但他派來寵物,是過來陪伴自己嗎?

此刻。

見到小鬆鼠,董夢瑤非常喜愛,驚喜,欣慰,猶如那個少年親臨。

董夢瑤下意識伸手,去摸小鬆鼠的毛發,有種綢緞般的光滑柔順,觸感非常舒服。

小鬆鼠沒有抗拒,輕輕蹭著她麵部、脖子、胸脯,似乎喜歡她身上的味道,用鼻子奮力嗅著。

董夢瑤俏臉不自覺一紅,因為她幾乎把小鬆鼠當作羅亮化身。

她暗自羞惱,懷疑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這麽可愛的鬆鼠,被不老實的羅亮帶壞了。

“嗯?我身上中得毒……”

董夢瑤忽然感覺不對。

她神智清明起來,視野裏的物體越發清晰,身體力量恢複。

吱!

小鬆鼠一雙紫寶石般的眼瞳眨動,雙爪環抱,一副邀功的嬌萌姿態。

“是你幫我解了毒?”

董夢瑤麵帶訝異。

很快發現,自己剛才被小鬆鼠蹭過的地方,有種似有似無的檀香氣息,應該是有解藥的成份。

吱吱!

小鬆鼠麵帶傲然,翻了一個跟頭,從董夢瑤身上跳落。

隨後。

小鬆鼠直奔不遠處的仙女娃娃。

“千萬別……”

董夢瑤麵色大變,急聲製止道。

這個娃娃身上的詛咒力量,何其恐怖,她剛才親眼目睹,直到現在都不敢去直視。

小鬆鼠一臉輕鬆,跳到仙女娃娃麵前,將後者抱起來。

結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仙女娃娃臉上的神態,似乎變得乖順起來。

“這,難道是……”

董夢瑤震驚過後,稍加思索,似乎想明白了什麽。

她本以為,這隻鬆鼠隻是羅亮派過來照應陪伴,能送解藥過來,已經是意外之喜。

看現在的情形。

那隻詭異可怖的詛咒娃娃,竟然被這隻人畜無害的可愛鬆鼠掌控。

董夢瑤現在哪怕注視娃娃,卻沒有那種似要被詛咒的危險感。

小鬆鼠作為神秘係,能一定程度掌握詛咒娃娃的發動。

譬如,它可以控製詛咒娃娃不對某人引發目光注視的效果,所以先前扔出詛咒娃娃,並不擔心誤傷到夢瑤。

“他雖然沒有空過來,卻在默默付出,關注,還派寵物過來救了我。”

這一刻,董夢瑤內心感動,幸福,甜蜜。

吱吱!

小鬆鼠伸出一隻爪子,指了下詛咒娃娃。

董夢瑤有點不明白。

下一刻。

小鬆鼠手中抱著的娃娃消失不見。

再緊接著,小鬆鼠原地一閃,從現實維度消失。

原地隻留下董夢瑤,以及麵前兩堆詛咒而死的焦灰。仿佛小鬆鼠和仙女娃娃,從沒出現過,一切恍然如夢。

董夢瑤頓時明白了。

“放心,我會替你保密。”

董夢瑤唇線微抿,清眸明燦晶潤,注視小鬆鼠消失的位置,有幾絲期待。

小鬆鼠剛離開一小會。

輔導員歐陽定,急匆匆趕到。

董夢瑤當時向羅亮求助無果後,隨後也跟歐陽定發出信號。

“又出現了!”

歐陽定見到現場兩堆化作焦灰的屍體,瞳孔一縮,不由失聲。

“又出現?歐陽老師在其他地方也見過這種現象嗎?”

董夢瑤詫異道。

歐陽定把上次狂化巨狼的詭異死亡情況,簡單提了一下。

董夢瑤聽完,微微側身,心裏感動得一塌糊塗

上次的狂化巨狼,其實沒威脅到她,還被她打跑了。

即便如此,當時的羅亮卻將那頭2級狂化巨狼咒殺而死。

那個少年,表麵上不正經,壞壞的樣子,原來一直在默默付出,保護自己。

董夢瑤眼角泛起一絲晶瑩,又刹那間化作水霧消失。

“這裏發生了什麽事,詛咒現場,你看到了什麽沒?”

歐陽定問道。

董夢瑤回轉清軀,臉上看不出異常,把事情經過基本如實講了一遍。

當然也有隱瞞的,譬如小鬆鼠和詛咒娃娃的出現,自身中毒的細節。

至於詛咒力量。

她的說辭是,當時似乎有什麽東西和聲音,實力強大的兩頭2級狂化獸,身體憑空冒起焦煙,很快化作灰燼。

至於什麽東西,她說沒有看清楚,並且直覺感應到危險,沒敢去看。

嗖!嗖!

就在這時,兩道破空聲,從樹林上空傳來,湧來強大的超能威壓。

一個白須老者,一個花裙小女孩,從空中飄落下來。

花裙小女孩一臉匆忙的樣子,未卜先知般的直奔兩堆焦灰。

“二位導師,你們不是在原始森林那邊,怎麽這麽快趕到?”

歐陽定驚訝道。

古霖導師道:“容導師感應到這邊有類似的詛咒力量和神秘係波動,我們第一時間趕來。”

原始森林距離這邊隻有幾公裏路程。

兩個3級城邦級的資深導師,都是法師職業,具備一定的飛行能力。

“一模一樣。看來那神秘係的詛咒事物,擁有可移動的能力。”

花裙小女孩雙手捏緊,麵色興奮。

向歐陽定問明情況。

這位容導師,目光爍爍的盯著董夢瑤,盤問各種細節。

董夢瑤依舊是那套說辭。

容導師麵帶狐疑,手握一麵銅鏡,圍著董夢瑤打量片刻,最後又微微搖頭。

“你先去吧。”

容導師揮手,讓董夢瑤離開山林。

現場隻剩下兩名導師,一名輔導員。

“歐陽老師,你覺得這名女學生的話,是否有隱瞞。”

古霖導師眼睛微眯。

歐陽定猶豫了下,最終還是點頭肯定。

董夢瑤不是那種擅長說謊的人,描述的事件裏,多少還有些細節上的疏漏。

兩名導師,都是老狐狸;歐陽定也是資深輔導員,年過不惑。

所以,董夢瑤的隱瞞,被三人看出端倪。

“我觀察過,董夢瑤身上,沒有任何詛咒力量的氣息。”

容導師疑惑道。

“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那詭異的詛咒力量,不是來自她本身。”

她沒繼續盤問,是源於這一點。

董夢瑤是北辰重點關注的天才學員,無憑無證,導師們也不能勉強追查。

“歐陽老師,按照你先前的描述,上次的詛咒現象,好像跟董夢瑤也有些關聯。”

古霖導師目光閃爍,抓到一個疑點。

“是的。”

歐陽定苦笑,本來想瞞混過去的。就算董夢瑤和詛咒力量相關,他不想自己的學生牽扯進去。

兩次的詛咒事件,都跟董夢瑤有關?

古霖導師和容導師對視一眼,都覺得董夢瑤是一條線索。

“董夢瑤是否經曆過神秘事件,或者認識特別的人?”

容導師沉吟片刻,突然問道。

“董夢瑤一直在學校,沒聽過經曆神秘事件。至於特別的人……”

歐陽定頓了一下。

據他所知,在班上,跟董夢瑤關係最近的人是羅亮,二人間有超越友誼的關係。

“歐陽老師,你不想說算了。我最近鑽研的幾種咒術,正缺少實驗素材……”

容導師聲音細嫩,麵部略顯蒼白,微笑間露出一排小牙齒,有種森然之意。

歐陽定打了一個激靈。

一般的3級城邦級,都不敢得罪容導師。

容導師,名叫容小幸。表麵看是個十歲左右的女孩,實際上是一個老巫婆。

學院裏一些得罪她的導師教員,都會遭受稀奇古怪的慘痛“報應”,而且還找不到證據。

歐陽定連忙道:“董夢瑤親近的朋友很少,也就跟羅亮比較熟悉。”

“羅亮這個人,相信古霖導師不陌生,跟北辰的很多學生不太一樣。”

“羅亮?”

古霖導師麵露異色。阿諾德綁架事件中,古霖導師跟羅亮打過交道。

在後續。

學院的導師交流時,傳遞出羅亮這個學生很邪門,不簡單的言論。

“哦?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容導師麵露興趣,向二人詢問了有關羅亮的事情。

很邪門嗎?

容導師興致更濃了。她精通詛咒,巫術,神秘學,在學院裏本就是一個邪門另類。

她有種直覺,那詭異的焦化詛咒,可能跟羅亮有關係,在這個少年身上,應該能找到線索。

“羅亮在哪裏?”

容導師想去見見這個少年。

歐陽定撥打羅亮的電話,結果是自動語音回複,那邊開了勿擾模式。

……

幾分鍾後。

歐陽定和兩名導師,找到了附近的陳立奎等人。

“老大?他剛離開了一會。”

陳立奎道。

在此前,他們曾被狂化獸群包圍。

羅亮擊殺了2級的狂化巨熊,帶領他們砍殺。

但這些狂化獸,突然間四散而逃。

羅亮見危機解除,便起身離開了,似乎去找尋什麽了,具體沒跟他們說。

“難不成,羅亮找到了幕後真凶的線索?”

歐陽定冒出一個念頭。

他倒是不擔心羅亮的安危。

羅亮此前表現的戰鬥力,讓科研隊兩名資深2級高手自愧不如,並且還掌握著一些莫測手段。

況且,羅亮的手環反饋,沒有任何異常。

“歐陽老師,我們已經讓三名助教,幾個大四的學生,去協助尋找那條黑犬,包括抓捕何瓊婕。”

古霖導師笑著道。

黑犬,有準3級戰力,是幕後真凶的重要夥伴。

何瓊婕,給學生下毒,在實踐活動中背叛,應該是被幕後真凶掌控了。

何瓊婕在董夢瑤陷入絕境時,就離開了,隨後就失去了蹤影。

“有二位導師在,相信真凶很快就會落網。”

歐陽定對此並不懷疑。

他現在唯一的憂慮,就是何瓊婕。

何瓊婕畢竟是在班級實踐中受到威脅,才背叛的。

能抓捕回來還好,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這個輔導員也要承擔責任。

歐陽定在群裏發消息。

第一,宣布何瓊婕的背叛,謀害同學的罪名。

同學們得知何瓊婕的背叛,感到震驚,不可思議。

第二,讓所有同學注意何瓊婕的動向,一旦發現,聯手擒拿,給出豐厚的實踐分獎勵。

何瓊婕在班上,實力隻是一般。

落單的情況,遭遇任何一個隊伍,都不是對手。

不少同學擦拳磨掌,表示不會手下留情,一旦見到何瓊婕,會將她拿下,兌換豐厚的實踐分。

第三。歐陽定點名黑犬的情況,讓大家見到後退避,能提供線索最好。

當天下午。

無論是幾個助教,大四實習生,還是班上的同學,都行動起來。

同學們重點尋找何瓊婕的下落。

歐陽定焦慮的等待,自己忍不住親自參與尋找。

可是兩個多小時過去了,黑犬和何瓊婕,都如石沉大海般,沒有找到蹤影。

倒是尋找期間,有幾名學生被狂化動物攻擊,受了些輕傷。

叮!

下午三點,歐陽定收到一條信息。

歐陽定看過去,心頭一跳。

羅亮終於回信息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