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零六章 沒資格(大章)
“少爺,‘暗影蛇’阿爾塔雖然跑了,莊園附近還有他的手下,沒有及時撤走。”

阿諾德匯報道。

“全部留下,不管是殺還是擒。”

羅亮麵色厲然。

披風男能短暫爆發5級戰力,使用珍貴的定向傳送符,才成功逃生,且付出一條手臂代價。

而他的手下,盤踞在莊園外,則沒有這個實力手段了。

三分鍾後。

阿諾德和琉璃冰蛇配合,順利抓獲三個俘虜,修為在2、3級之間。

“少爺,本來有一支六人小隊伍,幫忙暗影蛇‘阿爾塔’策應行動,其中三人是九頭蛇組織成員,當場‘自毀’身亡。”

阿諾德補充道。

“那這三人呢?”

羅亮看向三個俘虜,體表都凝結了些許白霜。

分別是一個眼鏡男,一個壯漢,一個黑人女子。

三人俘虜望向異種冰蛇,充滿畏懼。

剛才,就是冰蛇禦靈出手,輕鬆將三人擒拿。

羅亮如今手頭上資源豐富,組織積分充足,異種冰蛇培養到3級中階的修為。

由於是上古異種,戰鬥力至少堪比準4級。

“這三人,可能是星際間的雇傭兵,等會再審訊下。”

阿諾德道。

“我們是暗網的雇傭兵,什麽都不知道,隻是負責聽命行事。”

“請留我們一條生路,我們是負責後勤,技術探查,沒有對莊園下手……”

“大人有什麽疑惑,請直接問。”

三個雇傭兵慫得很快,還不等審訊,就主動交代,知無不答。

不過,三個俘虜所知有限。

羅亮從中獲知暗影蛇阿爾塔的大致行動和目標。

阿爾塔的目的,並非是過來下手,而是探查莊園情報底細,包括查詢地底的魯修陽石殿。

他帶領的人馬,都是後勤,科研,探查領域的超能者,不擅長戰鬥。

“這些都是人才啊。”

羅亮笑眯眯審視三個俘虜。

“確實是人才,可以有效充實莊園的安保力量。但是,萬一這三人中有‘肖千桐’留下的奸細……”

阿諾德慎重道。

他的意見是,穩妥起見,全部幹掉!

“大人饒命,我們願意無條件投降,效力天雲莊園。”

三個雇傭兵,跪在地上求饒。

他們看出羅亮和阿諾德的暗中交流,到了決定他們命運生死的時刻。

“如果我有方法保證他們的忠誠?”

羅亮含笑,傳音道。

“如果可以保證忠誠,自然是留下最好,這類的人才,在星際間也很搶手。”

阿諾德道。

“把他們壓下去吧。”

羅亮點頭吩咐道。

三個雇傭兵如蒙大赦,拜謝感激。

其中一名壯漢,低著頭,眼底閃爍幽暗氣息,有一抹欣喜之色。

三名雇傭兵,被捆縛雙手,禁錮超能力量,押往莊園的地下室囚禁。

“這三個人裏麵,至少有一人有問題,你注意點。”

羅亮托著下巴,目光閃爍。

“少爺知道其中有奸細,還收留他們,是將計就計?”

阿諾德恍然大悟。

如果三個雇傭兵裏,有肖千桐或者阿爾塔留下的棋子,天雲莊園反而可以利用,傳遞一些虛假信息過去。

“沒錯,你用常規的催眠等手段,先初步確認忠實度,再把他們放在安保部門,不要接觸核心機密。”

羅亮說道。

他相信,如果是肖千桐或者阿爾塔留下的暗子,有辦法通過常規的審訊拷問。

羅亮身為組織大佬,又是禦靈師職業,有太多方法辨別內奸。

三個雇傭兵裏真正的人才,他會打下禦奴印,更加放心的去使用。

安置好三個雇傭兵福怒。

羅亮又返回董事長辦公室。

辦公室裏。

除了穆阿紫,多出一名儒雅中年,正是黎明的泉導師。

這位4級-鎮國級的泉導師,此時被限製了超能力量,五花大綁,成為階下囚。

“天雲莊園好大的膽子,先後擒拿黎明的學生和導師。”

泉導師語氣強硬,冷傲,不像三個雇傭兵直接認慫,沒有半點屈服之意。

“嗬,強闖私宅還有道理了?”

羅亮笑嗬嗬的靠坐在老板椅上。

“那也是你劫持黎明學生在先。此事我已經通報北辰和警方。”

泉導師冷聲道。

他先前被大陣迅速緝拿,不知道連爆發出5級戰力的披風男,都重傷落荒而逃。

在他眼中,天雲莊園是很強,可是難以跟整個天藍星的官方抗衡,不敢同時得罪北辰、黎明兩大院校。

所以,即便受俘,他依然很硬氣。

羅亮懶得跟他理論。

如果不是穆阿紫使計,想擒殺拷問羅亮,後者也不會出手反製。

就在這時。

莊園上空傳來飛行器引擎聲,包括出警的鳴笛聲。

泉導師臉上浮現一抹傲然淡笑,胸有成竹的樣子。

現在天藍星官方勢力追擊到,不信羅亮還敢囂張。

到時,他要以黎明的名義施壓,追究羅亮非法拘禁的罪責。

呼嗖!!

夜空中又飛來一亮商務飛車,上麵有北辰院校的標誌。

但是。

無論是飛行器,還是商務飛車,都沒有直接降落下倆。

“少爺,天都城超能警局和北辰的人,發來請求降落的信號。”

阿諾德匯報道。

“請求降落?”

泉導師聽到這四個字,麵色微變。

以超能警局的權勢,想要執行某個任務,最多通報一下就行,不存在什麽擅闖私宅。

而在這裏。

超能警局和北辰校方,都表現的這麽慎重,沒有直接下來,而是客氣的發出請求。

“讓他們過來吧。”

羅亮眯上眼睛,享受身旁女仆的推拿服務。

莊園裏。

超能警局的飛行器和北辰的商務飛車,在莊園裏平緩降落。

雙方各自帶隊五六人。

最終,由一名警局領導和一位北辰導師作為代表,進入行政樓的董事長辦公室。

這兩名代表,羅亮都認識。

北辰的代表正是古霖導師,在新生實訓和班級實踐活動上,都打過交道。

超能警局那邊的代表,也是跟羅亮比較熟的陳俊陽警官。

不過,陳俊陽已經升職,如今擔任分局的副局。

兩名代表見到被五花大綁的泉導師,都是一怔。

兩方人馬,知道黎明導師殺到天雲莊園,是過來調節。

沒想到黎明的導師,直接被擒拿了。

陳俊陽十分驚訝,十大院校的導師,哪怕是分校,修為最低都是3級城邦級,且實力強於一般城邦級。

“這位泉導師,乃是4級-鎮國級的強者。”

古霖導師心頭震動。

他更加清楚這位帶隊交流導師的恐怖實力。

可以說,北辰校方除了那些高層,其它導師都不是這位的對手。

這才多久時間。

4級-鎮國級的星球頂級高手,居然被天雲莊園拿下了。

在兩名代表驚詫的目光下,泉導師老臉不禁一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堂堂鎮國級高手被俘虜,當庭廣眾被人知曉,要是宣傳出去,不光他丟盡臉,黎明學院也要蒙羞。

“二位,你們可是看到了,天雲莊園非法拘禁,還不快行動。”

泉導師惱羞成怒。

尤其看到羅亮似笑非笑的樣子。

穆阿紫被限製超能力量,但是被捆綁。

羅亮偏偏捆綁住他,還讓超能警局和北辰的人看到,這不是故意讓他丟人嗎?

羅亮確實是故意的。

如果泉導師剛才不傲氣,嘴硬,好好說話,羅亮也會給他鬆綁,等官方的人到了再和解。

古霖和陳俊陽都沒有理會泉導師。

而是目光投向羅亮。

他們不是傻子,天雲莊園連4級-鎮國級都能輕鬆拿下,要是敢動強,以兩方派來的人手,都不夠塞牙縫。

何況在出發前。

二人都得到了某方麵的授意。

古霖導師接到了女校長的電話。女校長強硬告之他,不要惹天雲莊園,聰明點行事。

陳俊陽的資料裏,有天雲莊園相關的機密備案。超能局高層也讓他見機行事。

陳俊陽知道一些小道消息。

有二三十個2、3級的灰色地帶超能者,葬身於天雲莊園。

這其中,更是有雙4級的貪蛇,以及雷蛇等強手。

對於超能局官方,以及天藍星地下勢力來說,天雲莊園絕對是一個神秘可怕的地方。

之所以派陳俊陽過來。

因為在備案資料中,莊園的主人是羅亮。

超能局部門中,陳俊陽是和羅亮打過交道,最熟悉的一個人。

“羅先生,我們接到報警,說是天雲莊園受到冒犯,特意過來看下情況。”

陳俊陽姿態拿捏的很低,客氣的道。

天雲莊園受到冒犯?

泉導師鼻子快氣歪了,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黎明在天藍星沒有開設分校,在此地的影響力有限。

看此刻的情況。

天藍星官方明顯偏袒天雲莊園。

“古導師,陳警官,這件事本身是個誤會。”

羅亮陳述起來。

盡管占據絕對的勢力優勢,羅亮沒打算去倒打一耙。

“我和阿紫同學約會,喝醉酒帶她來我莊園歇息。這位泉導師有所誤會,失去理智,強闖莊園,造成很大破壞,被我莊園裏的保安拿下。”

陳俊陽和古霖,一副聆聽的樣子,心裏不已為人。

鬼扯,被保安拿下?

放眼整顆星球,什麽樣的保安,能將4級鎮國級輕鬆拿下。

“你歪曲事實,明明是你控製了我的學生……”

泉導師怒聲道。

“你有什麽證據?”

羅亮淡然反問。

泉導師語滯。

他此前是收到神秘人發的視頻。

但那段視頻看上去,就像一對情侶醉酒後的場景。

泉導師目光投向穆阿紫。

如果沒物證,人證也是可以。

羅亮嘿笑一聲:“阿紫同學,到底是誰對誰下手,我手裏可是保留了證據。”

穆阿紫麵色一變,嘴唇動了下,沒有吭聲。

見此情形,陳俊陽、古霖導師若有所思,這件事隻怕另有隱情。

泉導師也沉默了,深深看了穆阿紫一眼。

“事情到此為止。我也不追究你強闖莊園的事,但下不為例。”

羅亮朝身旁的阿諾德示意,後者給泉導師和穆阿紫解除了限製。

“泉導師,羅亮是我北辰的天才學生,在學校裏從來沒惹過事,還有個仙女似的女友,怎麽會做那種事。”

古霖導師哈哈一笑,拍著泉導師肩膀,安撫道。

他也不希望北辰跟黎明鬧僵了關係。

黎明總院,當代可是有“宇宙級”坐鎮,在聯邦的排名和曆史,都超過北辰。

“羅亮?北辰的學生?”

泉導師這才知道,羅亮這個莊園的主人,是北辰的學生。

“你們北辰,真是收了一個好學生。”

泉導師自嘲的說了一句,帶著穆阿紫離開。

他雖然沒跟羅亮交手,卻是知道,羅亮絕非一個2級那麽簡單。

羅亮直麵他一個4級鎮國級,淡定自若。

並且近在咫尺的環境下,解除他的限製。

莊園裏雖說有強大陣法,倘若羅亮是個普通2、3級,他暴起出手,能在陣法響應前,瞬間擊斃。

4級-鎮國級,在某些破壞力強的職業中,不顧代價爆發,堪稱小當量核彈。

羅亮有說有笑,跟古霖導師和陳俊陽聊了幾句,送二人下樓。

古霖和陳俊陽都沒把羅亮當作一個普通學生看待,談笑間很輕鬆,沒有師長和上位者的姿態。

二人並未逗留,告辭離去。

“你怎麽沒走?”

羅亮返回時,發現穆阿紫站在路邊上,等候著自己。

“我分析過,殺害我父母的真凶,應該是‘暗影蛇’阿爾塔,跟‘肖千桐’也有關聯。”

穆阿紫深吸一口氣,認真道。

“既然我們有共同的敵人,不如聯手,一起對付強敵。”

“聯手?不,天雲莊園不需要。”

羅亮直接否定。

穆阿紫麵色一紅,咬牙道:“我知道,我沒資格跟天雲莊園公平合作。”

“隻要能複仇,我願意當你的女仆,就跟她一樣。”

穆阿紫的雙瞳,盯著一旁的“空氣”看,那裏有隱身的白人女孩凱瑟琳。

她的雙瞳異於常人,能輕鬆看到隱身。

“你走吧,天雲莊園不怕肖千桐,雙方未必一定會開戰。”

羅亮再次拒絕。

縱然將來開戰,羅亮不認為一個2級的超能者,能起到什麽作用。

穆阿紫一臉失望,走出了天雲莊園。

“他沒同意?”

莊園門口,泉導師問道。

對於穆阿紫的家庭遭遇,泉導師略知一二。

“我沒資格。不過也正常,那‘暗影蛇’阿爾塔爆發5級戰力,都差點被莊園滅殺,隻能斷臂逃生……”

穆阿紫苦澀道。

“5級戰力?”

泉導師眉宇一跳,麵色驟變。

當時,他已經被莊園的大陣拿下,不知道那神秘暗助者的實力。

5級-洲陸級,放在聯盟任何一個國家,都算一方大人物,縱然是政權領袖,也不想輕易得罪。

這樣的強者,橫渡宇宙星空,手撕太空戰艦,個體偉力達到一個嶄新的層次。

至少像是楓葉國這樣的低級文明,對5級-洲陸級非常忌憚。

曆史上,不少低級文明,發生過5、6級強者,屠戮某個移民星球的“災難”。

……

與此同時。

天藍星外,一艘宇宙飛船裏。

‘暗影蛇’阿爾塔,包紮好了傷口,麵色驚疑不定。

他撥打了一個跨越星空無數光年的電話。

不多時。

投影電話中,呈現一名身穿古典紫袍,唇紅齒白的俊美男子。

“肖大人。”

‘暗影蛇’阿爾塔麵色敬仰,躬身道。

麵前的肖大人,聯盟大人物,傳聞中修為最低準6級,甚至已經踏入6級-行星級。

這等強者若是親臨,僅憑個人偉力,就能橫掃整個天藍星。

“情況如何,咦,你的手臂?”

肖千桐開口道。

“天雲莊園裏麵……很恐怖。”

阿爾塔深吸一口氣,把天雲莊園的探查經曆,講述了一遍。

“確實很強,不簡單……”

肖千桐沉吟。

沉默了許久。

他終於做出一個決定。

“暫停對天雲莊園的行動,來日方長,未必沒機會。”

肖千桐掛掉電話,閉上眼睛。

作為聯邦的議員,又兼顧九頭蛇上層巨頭,他行事要考慮後果。

他的一舉一動備受關注。

以肖千桐的實力,確實可以橫掃一個偏遠星球,直接拿掉某個勢力,某個人。

可是他不能做得太過,要遵守遊戲規則。

況且,天藍星上的北辰女校長,是一名勁敵。

就算動強,他沒有十成勝算擊敗李雨桐,後者畢竟擁有修真職業中上古三大禁忌金丹之一,6級以下無敵。

“肖大人。”

這時,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秘書走進來。

“藥王集團怎麽回複的。”

肖千桐收斂心神,問道。

“那邊說,看在您麵子上,最多隻能給兩張‘藥王浴’的邀請函,不能再多了。藥王大弟子說,用資源換也不行,不能壞了規矩。”

“兩張?也行吧。”

肖千桐麵無表情,多少有點失望。

藥王浴對他這個層次,雖然沒有作用。

但是對年輕一輩,受用無窮。

這屆藥王浴,由韓藥王舉辦,向很多星際大勢力,合作方發放邀請函。

他也想培育家族的年輕天才,讓秘書溝通,找藥王集團多要兩張藥王浴,想要3張。

藥王集團給了2張,沒同意3張,算是差強人意。

以肖千桐的身份,也不好拉下臉麵,親自找韓藥王索要更多藥王浴的邀請函。

隨著這位韓藥王晉升化神期,達到6級-洲陸級,在聯盟的地位如日中天,不知多少上層大佬結交他。

甚至有人族宗門的勢力,找韓藥王幫忙煉藥。

肖千桐跟這位韓藥王,隻有幾麵之緣,關係不算熟。

就算對方不賣麵子,他也無可奈何。

“嗯,這位韓藥王,潛力勢頭大,可以考慮結交。而且,他好像是組織裏的‘良藥苦口’。”

肖千桐盤算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