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四十四章 割韭菜
又行走幾十米。

羅亮進入藥王池最核心的五十米區域。

這裏的池液有十米深,藥液晶瑩剔透,蘊含精純的天地精靈之氣。

藥力無比猛烈,散發熾熱氣浪,堪比岩漿。

羅亮感覺腳底有一個巨大火爐,散發高溫炎力。

藥池內的所有人,如同丹爐中的煉藥成份,被不停灼燒、淬煉,去蕪存菁。

即便羅亮有雙職業加持,也有種煎熬感。

但藥浴的效果,非常可觀。

羅亮武者、禦靈師的修為底蘊,飛速攀升。

“隻要堅持兩個小時,我的禦靈師職業,將具備紮實的晉升底蘊。”

羅亮喜出望外。

為了堅持更久。

羅亮暗運真元,體表勾勒一層半透明的青色鱗膜,正是《麟龍篇》中的“護體鱗紋”。

護體鱗紋再晉升一步,有望形成“鱗甲”,那是對應4級-鎮國級的層次。

由於動用真元(3級武者標誌),羅亮有暴露真實修為的可能。

對此,他有一定心理準備。

一方麵,收益足夠的大,暴露部分底牌可以接受。

另一方麵,這樣的年齡修為,在天才如雲的藥王浴,雖然堪稱佼佼者,但算不上逆天。

要知道,宇文昭雪在羅亮相仿的年齡,修為早就達到城邦級中階,後來在他捶打幫助下,突破至3級高階。

好在。

核心區藥霧濃鬱如實質,不僅對視線影響極大,對超能波動具有遮蔽、幹擾的效果。

外人隻要靠得不是很近,看不出羅亮的真實底細。

羅亮一邊吸收藥力,一邊觀察附近人的狀況。

由於霧氣太濃,隻能看清大概的人影輪廓,除非靠得很近。

羅亮辨別出一些人影的身份。

宋澤超、趙皇子、公孫浩、黃藥王徒孫夫婦……大多是山頂上的客人。

同為3級城邦級,這些人實力更強大,可以呆在核心區五十米。

相比之下,肖風舟隻能呆在核心區的邊緣。

哪怕小境界相同,趙皇子、公孫浩等人,從小獲得的資源栽培,是聯邦最頂尖的,底蘊雄厚,不可同日而語。

羅亮在同修為下,未必能碾壓這些人。

“嗯?那個人影,怎麽有點像羅亮?”

趙皇子看過來。

宋澤超、公孫浩等人,也在打量濃霧中的那個身影,不是很確定。

在他們印象中,羅亮是2級超能者,按理說不可能抵達核心區,更別說五十米區域。

“是羅亮,他化成灰我都能認出來。”

趙皇子目光閃爍,身軀遊動,往羅亮這邊靠近,想一探究竟。

他好奇,羅亮怎麽能抵達此地。

這種情況。

要麽羅亮隱藏了修為,要麽有特殊的寶物或手段。

“羅兄,是你嗎?”

數米外,公孫浩試探問道。

“是我。”

羅亮音量適當加大,同時身形靈活的遊動,避開趙皇子的靠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

“這小子,遊得倒是快。”

趙皇子暗罵一聲。

在核心區,大家都懸遊在猛烈的藥液中,行動比較緩慢,大部分精力用於抵抗和吸收藥王浴的力量。

羅亮刻意避開,趙皇子不好說什麽。

因為大家都在這麽做,保持合適距離,互不幹擾。

如果下方爆發不穩定的藥流,便於騰挪。

趙皇子幾次嚐試靠近,以失敗告終。

這讓趙皇子非常不爽。

他想探知羅亮的秘密,羅亮一直避開。

這越發勾起他的好奇心。

可偏偏,羅亮在藥浴中的漂遊速度,比他要快一些,接近不了。

羅亮也是好笑。

你堂堂一個大國皇子,咋就有這麽強的好奇心,非跟我過不去。

殊不知,好奇心害死貓。

“哼!等會爆發不穩定的藥流,局勢混亂,羅亮沒有經驗,我就能借勢靠近。”

趙皇子暗自盤算道。

他探究羅亮的秘密,好奇心是一方麵。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大乾君皇那晚吩咐他,最好摸清羅亮的情報渠道。

因而,趙皇子才對羅亮格外關注。

相比之下。

宋澤超、公孫浩雖然也感到好奇,卻不會這麽鍥而不舍。

……

羅亮吸收藥力時,突然想到一個漏洞。

在進入藥王浴池前,所有人經過陣法、科技、人工的多重檢測。

確認不能帶有害物質進來。

包括空間類道具。

為什麽空間道具不能帶?

這是提防某些人,通過空間道具,將大量的藥液轉移走。

尤其是中心區的精純藥液,是藥王浴的源頭所在。

如果某人這麽做,相當於割所有人的韭菜。

理論上說,在嚴苛的檢測下,不可能存在這樣的漏洞。

然而。

羅亮卻是一個bug存在。

他身為組織大佬,在空間裏有倉庫,可以將外界的物品收納進去。

“要不要幹一票?”

羅亮怦然心動。

藥池中心,噴湧而來的藥液,是最精純的。

整個藥池,有千米的範圍,他就算抽走幾缸,隻是滄海一粟,毫不起眼。

經過藥王浴七日洗禮後,會產生耐藥性,羅亮收一些藥液,看似作用不大。

不過。

羅亮收走的藥液,可以給父母用。

還有異種冰蛇,小鬆鼠,甚至銀浮魚。它們雖然不是人類,但隻要是血肉之軀,多少有裨益。

羅亮思索片刻,決定嚐試一下。

前提是,確保不被發現。

羅亮將靈心運轉到極致,感應藥王池。

藥王池內的藥液,蘊含一定靈性,讓他的靈心感應如魚得水。

“藥池內,有陣法存在。”

羅亮麵色一緊。

他讓小初幫忙解析,發現陣法有一定感應、探查的功能。

或許羅亮做的隱晦點,不一定能發現。

可終歸有被發現的風險。

羅亮果斷放棄。

如果被發現,就有些丟人了。

他也不好找藥王一脈索要藥液。

這不符合他掌權者徒孫的定位和逼格。

羅亮真要是宇宙至尊的門下,參加藥王浴可以理解。還額外索要藥液?那就太拉垮了。

何況。藥王已經送了一件見麵禮。

就當羅亮決心放棄時。

轟!嘩啦!

藥池中心區的地底,迸發出一股爍熱氣浪,似若火山噴發。

大量不穩定的藥流爆發,在中心區產生剛猛、高溫的浪濤。

“小心!”

中心區的人影們,麵色一變,紛紛抵擋,避讓。實力弱者,隨波逐流。

蓬!噗噗!

羅亮承受的壓力,驟然大了幾倍,身體被藥流和浪濤衝擊。

他運轉真元,發揮高明的泳技,穩住身形,避免被吞沒。

此地的猛烈藥液,要是吞進體內,絕逼要造成傷勢,甚至留下暗疾。

還好羅亮雙職業實力底蘊強大。

咦!

羅亮忽然靈光一閃。

這種藥力迸發的狀態,中心區無比混亂。磁場,超能波動都被幹擾、攪亂。

就連藥池內的陣法,也受到波動幹擾,其探查,感應功能大幅降低。

羅亮若趁亂收走一些藥液,難以被發現。

小初的分析,認同這點。

羅亮心頭一喜,花費少量積分,讓小初購買一樣適合盛裝藥液的容器。

藥王池內的藥液,離開池子後,藥性會不斷流失。

隻有合適的容器,可以維持靈性藥效,延緩藥力流失。

容器購買成功。

羅亮正準備趁亂收取一筆。

“羅亮,你剛來中心區,沒經曆過不穩定的藥流,要不要我幫你。”

趙皇子的聲音傳來,其身影借助浪濤藥流,直逼羅亮所在位置。

羅亮麵色一沉。

這個礙事的皇子,看來沒受到社會的毒打。

羅亮一邊避讓,一邊偷偷施展“禦靈師”的手段。

“哈哈!借助藥流,馬上就能接近。”

趙皇子麵露得色。

羅亮身上的秘密,即將揭曉。

然而下一刻。

“轟”的一聲。

趙皇子猛然一震,浸泡在藥液中的身體,被一柄無形巨錘擊中,

蓬!呼啦啦!

趙皇子如同一個皮球,在藥池中翻來滾去,很快被浪濤吞沒,身體也沉入了池液中。

這一幕,被附近有數的幾人看到。

大家雖然覺得蹊蹺,第一反應卻是藥流爆發過大,趙皇子一時大意。

數秒鍾後。

“哇!噗噗——”

趙皇子蒼白的麵孔,重新浮現出來,不停的咳嗽,嗆著藥液。

他運轉超能力量,將體內的藥液排除,氣色恢複了幾分。

“怎麽回事!剛才池中忽然有一柄錘子,打中我的臀……背部。”

趙皇子麵色陰鬱,怒聲道。

他陰冷的目光環視四周:“是誰偷襲的我?”

“羅亮!是不是你!”

趙皇子目光鎖定羅亮。

他剛才將要靠近羅亮,陡然遭遇未知錘子的攻擊,這未免太巧了。

“偷襲?”

羅亮嘴角勾起挪揄之色。

“趙皇子,你可不要血口噴人。我剛才在你的正前方,同樣被藥流衝擊,怎麽從後麵襲擊?你莫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羅亮盡情的嘲諷,奚落。

趙皇子麵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死死盯著羅亮,想從後者的臉上找尋一絲蛛絲馬跡。

趙皇子有種直覺,肯定是羅亮暗算的自己。

可是,他沒有任何證據。

趙皇子尋找過,附近根本沒有什麽錘子。

無憑無據。

羅亮剛才還在他前方,抵擋藥流衝擊,根本沒有破綻。

“趙宇,你是不是在刻意栽贓啊?以你的實力,羅亮在藥流衝擊下,哪有手段暗算你。”

宋澤超淡笑道。

趙皇子冷哼一聲,沒有再追究,轉身往藥池外圈遊去。

剛才他吞下不少藥液,雖然及時排出,可多少有些麻煩,需要去外麵溫養、調理一下。

“不愧是羅兄,屢次讓趙皇子吃癟。”

不遠處,宋澤超朗然一笑。

山頂區的貴客都是聰明人。

趙皇子此前的用意,大家看得出。

剛才趙宇吃了暗虧,多半跟羅亮脫不了幹係。

“哈哈,我聽不懂宋兄在說什麽,不過宋兄剛才幫忙說話,我會記在心裏。”

羅亮當然不會承認。

宋澤超以笑聲回應,雙方心照不宣。羅亮承他的情,加深了彼此交情。

十幾秒後。

不穩定藥流造成混亂結束,藥王池中心區恢複平靜。

羅亮意識進入組織空間倉庫,眉梢浮現一絲喜意。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