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四十七章 時空法術
隨著瑩白陣法光霧的籠罩。

競技台內一片朦朧不清,隻能勉強看到人影,看不清細節。

趙皇子麵皮抽動,想好好“觀察”羅亮的計劃落空。

宋澤超有些好笑。

這位身份尊貴的大乾皇子,自從遇到羅亮後,屢次吃癟。

圈子裏有人開玩笑,稱羅亮為“趙宇煞星”。

山頂區的幾位貴客,並沒有離去。

趙皇子依舊盯著競技台,至少可以看到模糊的人影。

“那位藍姑娘,晉升城邦級,職業看起來不簡單。”

“羅亮疑似有3級戰力,但麵對特殊職業,有點懸。”

“先看看吧,這一戰應當不會持久。所謂職業越怪,戰鬥越快。”

……

大多觀戰者,不看好羅亮。

尤其是肖風舟。他知道羅亮被算計,藍發女孩卡時間晉升3級時空法師,實力傲視同階。

當然,也有看好羅亮的人。

宋澤超算半個。

競技台上空的周遠航,對羅亮信心十足,麵含期待。

然而。

當台上二人交鋒的刹那,周遠航瞳孔一縮:

“時空法師!”

不由得,周遠航對羅亮產生一絲擔憂。

競技台。

羅亮身形快若雲煙鬼魅,一拳打向藍發女孩。

“時空沼泥,遲緩術!”

藍發女孩麵色寧靜,玉手輕輕一拂,有種暗合大道的美韻。

啵~

虛空中,生出肉眼難以察覺的透明漣漪。

羅亮附近的空間變得粘稠。

他的身法、出拳,仿佛變成了慢動作,遲緩了幾倍。

羅亮這一拳,勁氣如雪崩爆發,卻完全撲空。

“有點意思。”

羅亮輕舔嘴唇,饒有興趣。

他剛才一拳,肉身力量,結合2級高階的修為,糅入大錘禦靈的一成反饋,足以重創3級初階的武者。

但威力再大,摸不到人也是白白消耗。

“時空秘術,虛風切。”

藍發女孩秀眸閃動寒芒,玉手呈刀狀,徐徐一劃。

羅亮肌體生寒,感到一種刀鋒切中皮膚的寒意。

嗤!

一道炫銀的風刃,好似閃爍瞬移,斬至羅亮的肩部。

這一記風刃,表麵上隻有初入3級的威力。

羅亮卻有種威脅感。

風刃的邊緣位置,閃爍炫銀光亮,帶動無形的時空漣漪。

這一記攻擊,帶有超強的“破甲”屬性。

體魄防禦,真元防護,作用甚微。

常規職業,除非修為達到一定高度,否則麵對時空係的攻擊,難以做出有效的應對。

藍發女孩這招“虛風切”,近乎瞬移般的憑空斬來,躲閃不及。

何況,羅亮先前處於“時空沼泥”的遲緩中。

“這就要敗了嗎?”

競技台上空的周遠航,麵色凝重,做好出手“搶救”的準備。

羅亮已經很強了,怎奈時空法師太特殊。

視野中的羅亮,沒有半點慌亂。

他張開嘴,側身吐出一團霜白凍氣束,擊中那道炫銀風刃。

風刃表麵,霎時凝結一層冰霜。

風刃擊中羅亮的肩部,卻寸寸碎裂,化作冰屑,無法形成有效威脅。

藍發女孩一擊失敗,流露一絲訝然。

她預料到,羅亮或許可以抵擋,但無法完全化解攻勢。

“那道凍氣很特殊,是什麽攻擊?異能?不太像……”

周遠航稍鬆一口氣。

羅亮不愧是宇宙至尊門下,那道凍氣更似一種神通,能侵蝕靈魂,也能略微滲透虛空。

“輪到我了。”

羅亮在競技台上拖起雲霞般的殘影,奇快無比的逼近藍發女孩。

時空法師,終究是法係職業。

妥妥的脆皮。

羅亮隻要貼臉輸出,就能占據絕對壓製。

“時空沼泥,遲緩術!”

藍發女孩故技重施。

然而這一次,意外發生了。

羅亮速度沒有削減太多,強勢逼近藍發女孩。

“怎麽會!他好像對時空法術有一定免豁力。”

藍發女孩失色,寧靜的麵容被打破。

在她成為時空法師後,除非麵對同類職業,還是首次遇到這種情況。

眼看。

羅亮一拳打到身前。

“時空法盾。”

藍發女孩周身亮起一層半透明的漣漪護盾,讓她的倩美身姿,顯得朦朧扭曲,忽近忽遠。

轟!

羅亮一拳擊中“時空法盾”,虛空傳來轟鳴聲,好似一柄冰霜巨錘,進行降維打擊。

藍發女孩清軀一震,檀口微張,悶哼一聲。

她周身的半透明漣漪護盾,暗淡到極致。

唰!

在“時空法盾”消失前,藍發女孩踏出一步,出現在競技台另一角。

“時空係的防禦,也是很強啊。”

羅亮暗自感慨。

剛才那一拳,好似打進深不見底的時空漩渦,力量或被放緩數倍,或被轉移到異度空間。

如若不然,那一拳動用了大錘禦靈的兩三成特質反饋,足以轟殺全力防護的資深3級。

藍發女孩拉開距離後,又一記“虛風切”。

嗤!

一道銀炫風刃,瞬息切至麵前,斬中羅亮。

結果,殘影破滅。

虛競技台上留下一道光滑平整的切口。

羅亮踏著如雲似煙的飄逸步伐,再一次切近藍發女孩。

“他一個武者,怎會擁有時空係的抵禦力。”

藍發女孩臉上顯出驚慌。

她再次拉開距離,給羅亮施加“時空沼泥”遲緩術。

可羅亮速度依然很快,逼得她連連運轉法力,騰挪規避。

競技台上空,周遠航麵露異色。

他也看出,羅亮對時空係法術,具有一定免豁力。

這對於2、3級武者說,是匪夷所思的事。

就算他修為近乎5級洲陸級,對上藍發女孩,想取勝,隻能靠境界和絕對實力壓人。

不過,考慮到羅亮是宇宙至尊門下徒孫,出現再超出常理的事,都可以理解。

台上。

藍發女孩被羅亮完全壓製,隻能不停躲閃,招架。

以這個趨勢下去,羅亮穩操勝券。

隻需等藍發女孩“藍條”耗盡,羅亮就能取勝。

時空法師這個職業,奧義高深,3級修為隻能算初窺門徑,沒多少法力儲備。

“藍姑娘,你不是我對手,沒必要做無意義的掙紮。”

羅亮麵色從容。

“你擁有抵禦時空法術的寶物?”

藍發女孩問道。

“算是吧。”

羅亮沒有否認。

他能抵禦藍發女孩的時空法術,事先有準備。

第一準備,羅亮將時光之心碎片道具,放在身上。

按小初的說法,這麽做可以被動增加時空法術的抵禦力,不過對高階時空法師,作用甚微。

第二個準備。羅亮的靈魂經曆過時空洗禮,配合禦靈師的活性精神力,附加在身,有基礎的免豁力。

因此。

羅亮沒暴露多少實力底牌,就能壓製3級時空法師的藍發女孩。

“你能接下我最後一招,算你贏。”

藍發女孩眸光冷冽。

她慶幸,同意羅亮的秘密切磋,否則不好在公眾下施展獨門殺招。

“時空秘術,紅蓮之心。”

藍發女孩再次調整身位,體內的時空法力劇烈震蕩。

虛空中漂浮扭曲的紅蓮炎火。

羅亮身心悸動,覺察到一股危險氣息。

扭曲的紅蓮炎火,化作一顆紅蓮種子。

藍發女孩麵色霎時蒼白。

“唰!”

紅蓮種子一閃,種入羅亮頭頂的虛空。

“這……難道是‘紅蓮法尊’一脈的秘術。”

競技台上空,周遠航倒吸一口涼氣。

紅蓮法尊,是數千年名震星空的宇宙級大能,尚差一步晉升宇宙至尊。

這位宇宙級大能,精通時空之道,在一場大戰中,生死未明,憑空蒸發。

紅蓮法尊,在世間的衣缽傳承,隻有寥寥無幾,很少現世。

而此刻,藍發女孩施展的“紅蓮之心”,就是紅蓮法尊一脈的秘法。

羅亮抬頭觀察頭頂的紅蓮種子。

那紅蓮種子,好似一個生命,隱約有心跳聲,蘊含可怕的力量。

每一次心跳後,紅蓮種子散發的氣息,攀升一分。

羅亮試圖躲閃。

但那紅蓮種子,也跟隨一起挪移。

形影不離。

這種情況,好似身上綁著一顆定時炸彈。

羅亮一拳擊去,那紅蓮種子隱匿在虛空另一層。

他實力再強,以當前的修為,總不可能破碎虛空。

“沒用的,‘紅蓮之心’已經鎖定你,就算瞬移千裏也沒用。”

藍發女孩麵色蒼白,有種病態的柔美。

“紅蓮之心跳動十下後,就會盛開,爆發的威力堪比4級鎮國級,且一般的鎮國級擋不住這種時空係攻擊。”

“真厲害啊。”

羅亮不再躲閃,讚歎道。

他當初沒有選擇“時空法師”職業,是擔心修煉的風險,怕稍微不注意,把自己放逐在未知的時空和深層世界。

“你認輸,我可以終止‘紅蓮之心’。”

藍發女孩唇線勾勒,露出自信的微笑。

羅亮麵色平靜,不置可否。

他頭頂的紅蓮種子,正在不斷膨脹生長,即將化作花苞盛開。

羅亮相信,隻要祭出大錘禦靈,或者雙職業全開,能夠抵擋“紅蓮之心”的盛開。

可羅亮不想暴露那麽多,且沒有這個必要。

他施展《雲峰步》,以更快的速度欺近藍發女孩。

“沒有用的。在我法力耗盡前,‘紅蓮之心’會先一步盛開。”

藍發女孩運轉殘剩的法力,身影在競技台上不停變幻位置。

“是嗎?”

羅亮笑容燦爛。

陡然,他衣袂飄飛,雙眸閃亮,神光如火炬。

鎮!

一股強大的精神異力,衝進藍發女孩身體。

藍發女孩嬌軀一晃,被定在原地,下一次挪移施法被打斷。

“城邦級的精神念力!好像不是單純的精神力量……”

藍發女孩心靈世界,掀起了精神風暴。

意識,身體血肉,被鎮壓住。

作為法係職業,藍發女孩精神力自然不俗。

可她連續作戰,施展時空秘術,消耗極大,正是虛弱的時候。

羅亮發動禦靈師版的念力鎮壓,瞬時扭轉局勢。

由於騰挪被打斷。

羅亮輕鬆來到藍發女孩麵前,一隻手扣住她雪白脖頸。

另一隻手,以輕浮的動作,抬起藍發女孩蒼白美麗的麵龐。

“我,認輸。”

藍發女孩咬牙,麵色驚懼,羞怒,吃力的道。

與此同時。

羅亮頭頂的紅蓮種子成長為花苞,即將盛開,釋放恐怖的炎力氣息。

羅亮翻白眼:“你想跟我一起殉情啊。”

藍發女孩反應過來,纖指掐動法訣。

融入虛空的紅蓮種子,迅速往後挪去十幾米。

轟!

一朵紅色蓮花,在虛空中炸響,恐怖的炎火餘波,落在競技台上,砸出一個直徑十米的焦黑坑洞。

競技台上方的周遠航,為之動容。

還好那紅蓮不是直接在競技台爆炸,否則不僅競技台要夷為平地,還可能波及到藥王池。

“我贏了,那個賭約,你不會賴賬吧。”

羅亮確認道。

“我自然會遵守承諾。在此前,請放開你的手!”

藍發女孩麵色不悅。

羅亮鬆開捏住女孩雪白脖頸、以及托住下巴麵龐的兩隻手。

“對了,敢問姑娘芳名?”

羅亮冷不丁想起,一場決鬥打完,貌似還不知道藍發女孩的名字。

藍發女孩:……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