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九章 有口福了
兩套房產,位於寸土寸金的天都城市區,都是稀缺物業。

第一套房產在天都城繁華的市中心,是一套江景大平層,足有四百多平。

天都城近郊的房價都要十萬一平。

這種市中心的江景大平層,極盡奢華,價格高昂超出普通人想象,總價以億為單位。

第二處房產是一套湖景別墅,位於人文風景優美的大學城區,別墅占地幾百平,附送大院子和景觀。

這套湖景別墅,距離北辰超能學院不算很遠。

羅亮保守估計,這兩套物業價值幾個億。

這隻是那位巨星的見麵禮。

如果能幫他解決麻煩,應該還有更誠意的謝禮。

兩個鑰匙牌裏有交易備案,羅亮隻要激活,就能完成房產交割。

這件事讓小初去做,保證房產信息的隱私。

呼!

羅亮長吐一口氣,沒想到短短一兩個月時間,自己就擁有n個億的資產了。

他目前接觸的還是組織的候補成員。

那些正式成員,尤其是掌權者,在諸天中不知處於何等位置,又能看到怎樣的風景。

嘟!

智能腕表來電,顯示老爸兩個字。

“喂!爸,什麽事?”

“你替老爸跑一趟,明天去一個酒店考察下,我在網上聯係好了。”

“升學宴?之前不是訂了酒店嗎?”

羅亮疑惑道。

“參加升學宴的人太多了,先前的酒店席位不夠,恐怕要幾十桌,隻能換地方。”

“行,你把酒店定位地址給我。”

羅亮明白原因了。

隨著母親公司的騰飛,父親正局的落定,有些三竿子打不邊的親友同事,包括產業鏈相關的合作商,都跑過來湊熱鬧。

爸媽近期都很忙,沒有時間。

索性羅亮暑假沒事,幫忙跑下腿。

第二天早晨。

羅亮例行修煉了一遍,再次感受到對麵別墅裏大嬸的窺視目光。

他心裏有點惡寒。

趕忙換好衣服,開車導航前往父親給的酒店地址。

路上沒堵車,足足開了一兩個小時,才到酒店附近。

“這也太偏了吧。”

羅亮打量四周,感覺是一個偏僻的鄉鎮。

酒店名叫德勝農莊,是仿古的竹木外觀,場地還挺大。

羅亮車子開進去,院子裏冷冷清清。

大廳前台處。

有個女孩,正在玩一款虛擬投影的競技遊戲。

她一邊玩一邊罵:“你們這群豬隊友!少人啊,團什麽,不能等我拿完紅……”

女孩十六七歲,素麵朝天,還算清秀。

羅亮咳嗽了一聲。

女孩玩得太投入,竟然沒有理會他這個客人。

羅亮有點無語,看了下投影上的遊戲局勢。

女孩這邊5換2,團滅。

羅亮開口道:“你剛才不應該落單拿紅,隊友那邊明顯四人集結,隨時可能開團,你脫節了。”

女孩目光不由看過來。

“還有,剛才隊友4打5時,兵線到了敵方高地附近。如果選擇偷家,成功率挺高的,你卻在拿紅。”

羅亮不禁搖頭。

玩這種團隊遊戲,不能無腦怪隊友。

隊友或許有不對的,但胳膊擰不過大腿,要顧全大局,有時候甚至要將錯就錯。

女孩為了拿一個紅,葬送整局優勢。

“要你教!我發了撤退信號,他們非要開團,輸了怪我?”

女孩翻了一個白眼,很不服氣。

“我是來訂酒席的。”羅亮懶得跟她爭。

“爸,有人訂酒席。”女孩大聲喊道。

“來了。”

一個微胖中年從附近的菜園子小跑過來。

“你好,我是農莊的老板,敝姓魏。”

微胖中年熱情的握手。

“魏老板好,昨天我爸跟你聯係了,我過來看下酒店環境。”

羅亮掙開對方沾染泥土的手掌。

“行,我帶你參觀下。”

魏老板訕訕一笑。

“我這個農莊剛裝修不久,最大的特點是環境好,非常寬敞,足夠容納上百席。”

“有很多特色菜,客房充足,還能釣魚,想按.摩也能安排……”

魏老板滔滔不絕的道。

羅亮考察後,基本確定在這裏訂了,雖然地段很偏。

沒辦法。

升學宴定在8月8號,還剩幾天時間,在臨江市很難找到這麽寬敞,環境又不錯的酒店。

“什麽價?”羅亮看完菜譜。

“我老魏做生意,講究一個爽快。直接給你一個最低開業酬賓價,不含酒水每桌1888。”

“小兩千,有點貴了吧?”

羅亮眉頭微皺。

1888在市區高檔酒店,不算過份。

但這個偏僻角落,超過1000,就是宰客。

“小兄弟,今天是8月8號,哪裏不是客滿?以我這農莊的裝修和環境,絕對物超所值。”

魏老板嘿笑一聲。

羅亮道:“便宜點,一千我就訂了。”

“一分錢不還。”

魏老板悠哉的往躺椅上一靠。

顯然,他是吃定了羅亮家的緊急情況,就是要狠宰一下肥羊。

羅亮沒辦法,去外麵跟老爸打了一個電話。

“訂了吧,反正不差錢。可能是我昨天聯係時,表現的有點急切。”

羅德成那邊道。

羅亮有些不爽,交了訂金,簡單簽了一個合同。

雖然老媽公司效益很好,可以用日進鬥金形容,但畢竟被人宰了,任誰也不舒服。

交完訂金,羅亮沒有走。

他發現農莊附近的環境確實好,有山有水,很適合修煉。

如果開車回去,又要一兩個小時。

主要是他在家裏露台修煉,對麵別墅那個大嬸一直偷窺,很膈應。

“魏老板,我在你這訂了幾十席,給我免幾天客房費,怎麽樣?”

羅亮協商道。

“行,但是我們不包餐飲,你自己打掃衛生。”

魏老板眼珠轉動。

他知道,如果收客房費,羅亮本來就不爽,完全可以開車回去,或者去遠些的賓館。

所以他免客房費,收夥食費。

“夥食費每天三百,有野味,農家菜。”

魏老板笑眯眯的道。

“我不吃,就住這裏可以吧?”羅亮道。

“可以,但我得提醒你,這鎮上人煙稀少,就我一家餐飲。”

魏老板穩坐釣魚台的樣子。

“我知道。”

“冰冰,你帶他去客房。”

魏老板吩咐道。

“快點,我要開下一局。”

叫冰冰的女孩,催促著羅亮,在前麵帶路。

客房倒是中規中矩,有陽台和獨立衛生間。

陽台的對麵,有山有水。

羅亮還算滿意,這裏更適合修煉,他打算住到升學宴那天。

咣!

冰冰摔門而去,急著趕下一場遊戲。

“就是服務意識太差。”

……

時間到了晚上。

羅亮肚子有些餓了,原計劃去山裏打點野味,不能讓魏老板得逞。

這時。

院子裏傳來誘人的肉香。

羅亮往樓下看去,魏老板在院子裏烤豬腿。

豬腿烤的焦黃香脆,嗞嗞作響,上麵撒了孜然,蔥花,蒜蓉,紅辣椒。

羅亮嘴唇抿了下,魏老板燒烤技術不錯,肉烤得很均勻。

“我去洗手,冰冰你看著點,不要讓野狗叼走了。”

魏老板囑咐道。

“嗯。”

冰冰正在遊戲裏廝殺,操作迅猛,非常專注。

羅亮飄然躍到樓下院子。

走到身邊,冰冰沒有任何察覺。

瞅了一眼,1-5戰績。

羅亮不動聲色的返回二樓房間。

半分鍾後。

“啊!我的烤豬腿怎麽不見了。”

院子裏一聲淒厲的嘶吼。

魏老板左顧右盼,哪裏還有烤豬腿的蹤影。

“不是讓你看著的嗎?”

魏老板很生氣。

這是他好不容易搞到的極品野豬腿。

“我……不知道。”

冰冰一臉懵逼。

“會不會是那小子?”

魏老板往樓上的客房區看去。

“這麽短的時間,如果是他偷了烤豬腿,地上不可能沒有一點油跡啊。”

冰冰不認同。

“是啊,怎麽沒有油跡。”

魏老板這才發現蹊蹺的地方,烤架附近一點痕跡都沒有。

“難道是,鬧鬼……”

冰冰麵色蒼白,聲音有點抖。

正好這時,一陣陰風刮來,

“啊!”

父女二人抱在一起,發出尖叫聲。

客房內。

“什麽情況?”

羅亮聽到外麵的聲音,沒有多想。

他抄起烤野豬腿,大口的撕咬咀嚼,肉香彌散,嘴角都是油。

“不錯,魏老板手藝很好,這幾天有口福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