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零七章 燃燒
說實話,羅亮原本沒打算非要留下女星盜,更不想暴露禦靈師相關的手段。

可不料這貨有種莫名自信,覺得可以反殺,選擇回頭突臉羅亮。

羅亮可不是什麽脆皮職業。

武者體魄本就強大,在藥王浴後更上一層樓,還有【真龍之軀】特質的加持。

盾牌禦靈,給他提供強大的防禦和出其不意的傷害反彈。

可以說,他就是一個帶刺龜殼的重裝戰士;且通過禦靈師,掌握精神係、類異能係的手段。

“我的計劃真的錯了嗎?”

女星盜麵色慘淡,被大陣所化的雲霧觸手捆縛,加上身負重傷,虛弱狀態,掀不起什麽浪花。

“都怪我太自負,又害死了一些兄弟?”

紅刹莉莉陷入自我否定和深深的愧疚。

唰!

羅亮沒有理會她,一揮手,將厚重如城牆的盾牌禦靈收掉。

坦然而言,女星盜的方案和決策,談不上原則上的大失誤。

星盜劫持超能監獄後,誰又能想到,他們不趕快撤離楓葉國,還敢私下作案?

這一點,堪稱出其不意。

女星盜大膽回頭,義無反顧的突臉羅亮,看似很傻很天真。

可若換做一些同代的頂級天才,隻怕根本沒有反抗之力,被女星盜生擒,瞬間翻盤,掌控局勢。

女星盜的錯,不在於本身的能力。

而是在於她選擇的錯誤,偏偏選擇羅亮下手。

亦如人生,選擇的重要性,往往大於奮鬥本身。

大學選擇不同的專業,同等的學曆下,應屆生剛工作,就可以差幾倍收入。

在正確的時間上車買房,可能甩開同階層的人,一輩子無法逾越的資產差距。

這就是選擇的差別!

……

竹林裏? 陣法濃霧散去。

“莉莉!”

幾百米深坑裏,默默抵抗的“無麵人”查爾斯,麵色劇變? 心沉入穀。

剛才女星盜發動血脈瞳術? 逼近羅亮後。竹林內的情形? 被大陣迷霧和虛擬大師的手段,擾亂了感官。

無麵人隻能勉強感應到,莉莉突臉進攻羅亮? 莫名其妙受傷。

無麵人隨行的最大意義? 是保護莉莉,防止突發意外。

然而,最糟糕、最壞的結果? 竟然發生了。

有他這等的傳奇星盜坐鎮? 莉莉小姐依然遭遇不測。

誰能想到? 一顆偏遠星球上的地方勢力? 藏龍臥虎? 擁有這般深不可測的力量。

“啟!無麵分裂!”

一道灰白色的裂縫? 在無麵人這幅冷豔美女麵孔身上,三分之一的位置,自上而下的裂開。

轟!

一股禁忌氣息,由三分之一軀體爆裂開,緋紅光霞與灰白氣息交織? 將女校長黑洞般的深藍巨掌吞沒、湮滅。

“有點意思!”

女校長倩軀一晃? 嬌哼一聲? 身上幽藍漣漪包裹? 雙手連連拍打,堪堪將那股近乎7級的可怖力量分化,避免帶來災難性的破壞。

哢嚓!

即便如此? 固守莊園的4階大陣,終於崩塌。四周的陣法雲朵,碎裂成千萬彩色光斑。

好在,天雲莊園的基本盤保護住了。

女校長長舒一口氣。

無麵人三分之二的軀體,缺口處流轉灰白氣浪,身上氣息跌落到六成。

唰!

他趁機擺脫女校長的壓製,飛躍到天雲莊園的上空,目光緊緊盯著下方的竹林。

為避免無麵人殺向羅亮,女校長偉力運轉,掌心凝聚幾顆金藍水雷,散發壓抑心靈的極致力量,迎向天穹。

“住手!暫且停手。”

無麵人抬起僅剩的一隻手臂,示意先停戰和談。

“怎麽?你們這種名動星空的傳奇星盜,也有主動服軟的時候?”

女校長麵若寒霜,美眸中閃爍一種仇視。

無麵人“查爾斯”覺察到女校長對星盜的敵視,沒有反駁爭論。

“天雲莊園,請放掉莉莉。”

無麵人語氣滄桑冷淡,看向竹林裏,被捆縛的女星盜。

“你們可以提條件,隻要不是太過份的要求,我可以替‘辛巴’副團長承諾下來。”

無麵人的意思很明了,要贖回女星盜。

綁票贖人。

這在星盜的世界,屬於很常見的行為。

羅亮感受到,無麵人空洞幽暗的眼睛,突然停留在他身上。

一股上位超能者的莫大威壓,籠罩在心頭。

若非他不是普通城邦級,無麵人本體準7級的修為底蘊,一個目光帶來的壓力,就能讓他失去抵抗。

“這就是你請求我放人的語氣?如果我不放,你當如何?”

羅亮很是不滿,目光冷銳,直麵夜空中漂浮的無麵人,無視對方的威壓。

“如果不放人,黑骷髏將會成為你們的終生大敵,永無安寧之日。”

無麵人作為傳奇星盜,準7級強者,有自己的孤傲,語氣果決,冷酷。

女校長的嘴角,卻勾起一抹憐憫。

她明白。在無麵人說出這句話時,羅亮不可能放掉莉莉,還可能為黑骷髏埋下巨大隱患。

“很抱歉!剛才是你贖人的最後機會。紅刹莉莉,就留在天雲莊園,以後做我的奴仆。”

羅亮臉上洋溢著美好的笑容。

其實,他也沒誠心放女星盜。

既然紅刹莉莉作死,非要殺回來,讓她看到羅亮禦靈師的許多手段。

羅亮怎會輕易放她走?

在當前,莉莉或許沒判斷出羅亮禦靈師的職業。可等她回去跟黑骷髏的長輩,稍加溝通,就有可能知曉。

盡管說,主宇宙沒有名言規定,不準選擇禦靈師的職業道路。

可這種令諸天禁忌的職業,最好是保密,否則過於高調,容易引人警惕和敵視。

“你真不放人,還打算讓莉莉當仆人?”

無麵人瞳孔收縮,散發危險的氣息。

在自由聯邦,哪怕是大勢力的掌舵人,若無必要,也不願往死裏得罪他們這種亡命之徒。

要知道,七大星盜團,每一股勢力,都有星空大能坐鎮。

“無麵人,在威脅我之前,先看看肖家的下場。”

羅亮懶得多說,一屁股坐在躺椅上,接過管家遞上的美酒。

“肖家?難道肖千桐的身隕……”

無麵人查爾斯,思念飛轉,陡然間聯想到什麽,身心一震。

另一邊,被捆綁的女星盜,也想到什麽,麵色大變。

“糟糕!肖千桐臨死前,曾對羅亮下手。不久後,這位自由聯邦的大人物,隕落在異域探索中……”

紅刹莉莉,思維中的某個盲點被點亮。

在此之前,黑骷髏星盜團包括她,都以為肖千桐的死,是偶然因素,沒有多想。

直到羅亮此時開口,紅刹莉莉獲知真相,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

一個雙6級的政治大人物,可不是單純的超能者,隻因為和星盜勾結,對羅亮下手,沒過多久,就從世間抹除。

而且是跨界殺人。

這份能量和手段,即便是黑骷髏星盜團,也沒有把握做到。

無麵人查爾斯,麵色變幻不定,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他意識到,這次是真的踢到鐵板上。

如果他剛才放低姿態,或許有一線希望,付出大代價贖回莉莉。

在此時。

天雲莊園非但不會放人,反而黑骷髏要擔心,會不會遭到這個神秘可怕勢力的未知報複。亦如報複肖家一般。

“查爾斯叔叔,您不用管我。”

女星盜麵色慘白,眼眸裏首度落眼淚,參雜了慚愧、悔恨等情緒。

“都怪我自負,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害死那麽多兄弟,還連累了查爾斯叔叔……這一切全是我的錯!”

“我莉莉不想做累贅!讓父親操勞,讓兄弟們再次受損。”

莉莉深吸一口氣,銀牙緊咬,麵色絕然,目光投向竹林裏,不遠處的閑逸少年。

“羅公子,我個人釀下的大錯,一人承擔,與黑骷髏無關。”

話音剛落,紅刹莉莉體內幹涸的血脈力量,驟然間再度激活、爆發。

嗡!

她嬌俏豐潤的身姿,由內而外,燃起一片赤色炎火,散發驚人的超能波動。

“莉莉!不要……”

無麵人查爾斯,嘴唇抿動,卻無力阻止。

羅亮嚇了一跳,以為女星盜要自爆,做出防範動作。

女星盜並沒有自爆,而是燃盡生命血脈,化作一團耀眼的熾熱驕陽,為人生劃下一個壯麗絢爛的結局。

“還算有擔當。”

羅亮輕歎一口氣。

他原本是想讓女星盜當女仆,待到以後自己強大,擁有星空大能以上實力,能夠縱橫星空,不擔心禦靈師職業暴露,可以考慮讓黑骷髏將她贖回去。

幾秒鍾後。

女星盜的身體燃燒殆盡,化作一顆赤色光球,漂浮在半空中。

“咦!這是……”

羅亮微微吃驚,打量這顆半物質半靈態的赤色光球,內中隱隱泛動血澤,從中感受到強大的靈性波動。

女星盜自燃身隕,不可質疑。

而這顆燃燒全身血脈所化的赤色小光球,讓身為禦靈師的羅亮,有所猜測。

“此物,能不能……”

無麵人剛剛開口,想提出要求。

唰!

羅亮一揮手,將這顆赤色光球收掉。

無麵人默默閉上嘴巴。

女校長:“少爺,女星盜已然伏誅,剩下的星盜怎麽處置?”

“念在紅刹莉莉死前認錯,一人承擔責任。我不追究黑骷髏總部的麻煩。但這次參與刺殺行動的星盜,一個不能放過。”

羅亮平靜道。

他沒有因為女星盜的自裁而慈悲、心軟。

如果沒有鐵血的震懾,以後什麽阿貓阿狗,都敢來天藍星作案,威脅他的家鄉和親友。

“不好——”

咻!

無麵人反應過來,三分之二殘缺的身軀,化作一道妖豔緋紅極光,遁向天藍星外。

“咯咯咯!少爺英明,我正要盡情屠戮這些星盜。”

女校長大喜,長笑一聲。

她身形猛然一躍,擺脫星球的引力,踏入了外太空。

羅亮有點意外,感覺女校長對星盜尤為憎恨。

……

自由聯邦,仙女星係的邊緣位置。

一支充滿金屬工業風的赤色艦隊,在黑暗冰冷的宇宙中航行。

這支艦隊的科技配備和火力,強大到讓七大星盜團的任何一股,都不敢生出打劫的念頭。

赤色艦隊的中間,簇擁著一座典雅高貴的宮殿星堡。

“我似乎感應到,有一股與我族血脈相連的氣息,瞬間燃燒殆盡。”

薑昭雪優雅頎長的身段,佇立在星堡回廊間,星淚般的淺藍美眸,透過舷窗,注視楓葉國、天藍星的方向。

“咦!聽昭雪一說,剛才我血脈中確實有一絲悸動感。”

身側幾名赤龍皇室的成員,尤其是年輕男子,禁不住被這位帝國九公主的絕美身影吸引。

“這種情況,實屬正常。”

一名帶隊得年邁長者,歎息道。

誰叫赤龍帝國那位宇宙至尊的開國大帝,當初風流一世,被野史笑稱為“種馬大帝”,留下數不清的遺落血脈。

“星空中時而出現我族較為純正的血脈。隻要不是天陽真傳血脈,我們三大主族,不會花太多精力特意去尋找。”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