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天冥樓
走出人事部大樓。

唐曼月麵無表的道:“簽完合同,你的手續基本辦完了。接下來,隻需走流程,去分管職務的領導那裏報道,安排工作和相應的交接。”

“要見主管領導?唐老師能不能說下我上頭領導的情況。”

羅亮麵色一正。

他隻要不犯原則錯誤,可以不看人事部門的臉色。羅亮在北辰當導師,就是混一混,對職位晉升沒什麽想法。

但在一個部門工作,直管領導最好不要得罪,否則被穿小鞋,處處受製,各種刁難,還沒法說理。

“你要見的主管領導有兩個。”

唐曼月對羅亮關於“公事”上的詢問,很有耐心的解答。

“第一個,是天冥樓的主事人‘黃鶴雲’。黃老是直屬總院‘政務廳’的領導,級別相當於院係的主任,是‘天冥樓’名義上的最高掌管人。”

“我一會要帶你見的人,就是黃老。他老人家是一個好說話的人。”

唐曼月補充道。

說話的功夫,她騰空而起;羅亮也施展《雲峰步》,飛上天空。

北辰主校區,範圍太大,相當一個大都市。

校內的師生趕路,要麽靠超能力量飛行,要麽是借助飛車、飛板、校園巴士等載具。

“第二個,實修係的主任‘關興瀾’,也是你的直接領導,需要去報道。”

“實修係?”

羅亮疑惑不解。

“我的職務不是在‘天冥樓’,怎麽還有一個係主任的領導?”

唐曼月解釋道:“天冥樓是一個重要機構,導師和學生都能通過功績和學分在這裏修煉。該部門是由學校總部‘行政廳’和‘實修係’共同掌管。前者負責監督把控,後者是管理者。”

“你接替‘洪真奇’的導師,坐鎮天冥樓是一份兼任的閑差,你的人事其實是在‘實修係’。”

“原來如此。”

羅亮聽明白了。他在天冥樓的職務工作,應該是‘實修係’那邊調度過去的。畢竟,天冥樓的實際管理者是實修係。

“除了在天冥樓工作,我應該還有上課的任務吧?”

對職務的大概內容,羅亮在考核期間略有耳聞。

“沒錯。在北辰學院,常規的導師都需要授課。“

唐曼月頷首道。

“按照學校的規定,你這種非帶班的導師,在院係內每月有一定次數的授課,主要是‘公共課’,這涉及到你實習期間的重點考評。”

說到這裏,唐曼月冷霜般的玉容,浮現一抹意味深長。

羅亮意識到? 這裏的授課對實習期的自己可能是一大挑戰。

如果是從分校調來的資深者,譬如付先鋒和祝紅霞,應對這種授課? 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隻是一個適應過程。

可羅亮沒有任何當老師的經驗? 此前還是一名大一學生。

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導師,到時候去給那些年齡相仿、乃至更年長的天才學員上課,將會麵臨怎樣的質疑和壓力。

羅亮的師教能力? 如果不能讓總院的天才精英滿意? 被人笑話;或者根本沒人聽他的課,那場麵……

在總院,許多對羅亮這個“關係戶”不滿的人? 估計很樂意看到這種情況。

……

十幾分鍾後。

唐曼月和羅亮飛到北辰主校區一片天地靈機活躍的山脈。

這裏是羅亮考核前來過的北鬥山。天藍星分校的北鬥山、辰心湖? 是仿造總院的格局。

總院“正版”的北鬥山? 主體是一座橫貫洲陸的真正大山脈。

處於北辰主校區的這部分山川? 被稱為北鬥山。

唐曼月在前麵帶路。

二人抵達北鬥山的一塊盆地。

羅亮頓時感到強大的地脈氣機、高階大陣的籠罩? 還有些隱藏的超能科技裝置。

盆地中心? 有一座占地百畝的巨大樓塔。

樓塔造型古樸,細節材質上可見科技結晶的痕跡。

樓塔共有七層,第一層占地百畝,越往上,麵積逐次降低。

“這就是天冥樓?”

羅亮在接近這座樓塔時? 好似在靠近一團宇宙能量的漩渦中心? 麵對天地的無窮壓迫。

他立時有判斷? 天冥樓處於盆地大陣的中心。

籠罩這片區域的大陣? 品階絕對超過天雲莊園的“六方幻雲陣”。

而天冥樓,隻是北辰星主校區這邊的一個重要機構,冰山的一角。

“兩位導師請進? 黃老在4樓等候。”

天冥樓這邊顯然接到消息。一樓的接待處,一名青年助教客氣的引路。

這名青年助教悄悄打量羅亮,難掩眼中的驚疑。

天冥樓的4樓。

一間雅致寬敞的辦公套房內。

“你就是羅亮,那個開創北辰曆史記錄的少年導師?比預想中還要年輕,後生可畏啊!”

一名臉型圓潤的花甲老人,爍爍有神的綠豆眼打量羅亮,感慨道。

花甲老人旁邊有個生鏽鐵籠,裏麵有隻鸚鵡,好奇的盯著羅亮看。

花甲老人就是“黃鶴雲”,天冥樓名義上的最高主事人,是總院高層“行政廳”派來的領導,並不屬於“實修係”。

不過,羅亮隻要還在天冥樓工作,黃老就是他上頭的主管領導。

“我就是羅亮,黃老謬讚!剛剛辦完入職手續,我第一時間來您這裏報道。往後工作上的問題,還望黃老指點。”

“指點談不上。天冥樓的差事很清閑,我在這裏是掛職養老的,大多事務都放手給你們這些年輕人。你初來乍到,有不懂的事,可以找‘鄭導師’他們。”

跟唐曼月說得一般,黃老比較好說話,臉上堆著笑容,看起來很和藹。

不過,黃老對羅亮客氣是客氣,談話中沒給任何承諾,一直笑眯眯的樣子。

羅亮沒有什麽奢求,隻要不是那種對他有敵視的主管領導,心裏就知足了。

“你剛到總院,先安頓好,包括實修係那邊的人事問題,不用急著工作。天冥樓這邊,你過兩天來入職,到時候找‘鄭導師’溝通下,讓他給你安排具體事宜。”

黃老三言兩語,將羅亮的入職報道打發了。

羅亮唯一的收獲,就是兩天放假安頓的時間。

至於工作上的劃分,負責的事務,黃老一概不提。

黃老多次提到的“鄭導師”,是實修係的一名“中級導師”,資曆深厚。

像羅亮這種新入職的導師,包括一些鎮國級導師,在總院大多是初級導師。

天冥樓一共九層,這麽大的區域,不可能隻有一兩名導師坐鎮,並且還有適當的輪休。

鄭導師是這些坐鎮導師的領頭人。

這種格局類似於天藍星分校。黃老就如同女校長,掛職當甩手掌櫃,不插手具體事務,最大的作用是監督。

而鄭導師,類似天冥樓的大管家,手握實權,負責具體的運營管理。

“勞煩黃老了。”

羅亮起身告辭,離開黃鶴雲的辦公套間。

那名青年助教,客氣的送羅亮二人下樓。

“羅導師,您在天冥樓有一處簡單的休息室,是原來的‘洪真奇’導師離職後騰出來的。您日常可以在休息室歇息,如果有行李,可以先安頓在那。”

青年助教提醒道。

“謝謝,我沒什麽行李。”

羅亮客氣的道。

“你怎麽稱呼?”羅亮問青年助教。

“我叫沈光,是天冥樓的常駐助教,協作導師完成一些日常工作。羅導師可以稱呼我‘小沈’。”

青年助教道。

“小沈啊,那位‘鄭導師’今天有沒有空,我去跟他打個招呼。”

羅亮詢問道。

羅亮很清楚,想在天冥樓安穩立足,必須得與鄭導師這位大管家打好關係。

至於黃老這位“太上皇”,給羅亮一種比較滑的感覺,指望不上。

“鄭導師今天在7樓坐鎮,我幫您問問。”

回到1樓,沈光用專用的座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鄭導師,今天有新入職的導師過來,想要見您一麵……”

沈光語氣恭敬的道。

“不是跟你說過,在我坐鎮期間,沒有特別重要的事,不要打擾!”

電話另一端,傳來一個惱火的中年男子聲。

“新入職的導師,你負責接待。等正式入職,我再找他談話。嘟嘟——”

電話被掛斷。

沈光助教麵部霎時漲紅,呆愣愣的望著話筒。

他其實心裏明白,鄭導師說是在上麵坐鎮,其實是借職務便利,在天冥樓7層修煉。那裏的修煉效果,遠勝其它樓層。

可沈光沒料到,鄭導師聽到新入職的導師拜訪,竟然完全不給麵子,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羅導師……”

沈光不好意思的看向羅亮。

天冥樓一層,另幾名負責事務的助教,麵色詫異的看過來,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目含譏誚。

這幾名助教,大多是看戲的姿態。在得知“鄭導師”的態度後,沒有一人過來跟羅亮這名導師打招呼。

“小沈,沒事,麻煩你的傳話。”

羅亮大度的擺了擺手。

盡管沒見到鄭導師,但通過小沈助教,羅亮試探出一個大概結果。

他沒再說什麽,跟唇角掛著玩味的唐曼月,一起離開天冥樓。

天冥樓4層,辦公套間內。

黃老懶洋洋得靠在躺椅上,鼻腔低哼道:“天冥樓這種清淨之地,剛剛鬧出一段醜聞,又迎來一尊大佛。真是多事之秋……”

“黃老頭!這可是北辰史上最年輕的導師,你不知道抱大腿,竟然置身事外看戲?”

生鏽鐵籠裏,一隻鸚鵡雙目靈動閃爍的道。

“如果沒記錯。前一個最年輕的導師,成就北辰曆史上最偉大的校長之一。”

“嘖嘖,是開辟傳奇的史上第一,還是史上第一笑話,尚可未知。我這種半隻腳踏入墳墓的老家夥,可經不起折騰,怎敢輕易下場?

不如靜觀,做一個曆史的見證者。”

黃老嘿笑一聲,在躺椅上輕輕搖擺。

“唉!你聽我一句。這個少年給我的感覺真不一般。”

“就不聽!你這隻老鳥,坑過我多少次,休想再誆騙我。”

黃老不為所動。

……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