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五十九章 打不過?(大章)
沙灘餐廳,結完帳。

羅亮三人分道揚鑣。

羅亮和唐曼月一起,前往附近一棟訓練樓,履行切磋的承諾。

付先鋒駕駛飛車獨自離開,麵色陰晴不定。

“羅亮……我不想與你為敵。為何你偏要處處與我爭?”

付先鋒內心積壓著一股怒火。

通過飛車的監視器,他看到地麵上,羅亮和唐曼月並肩而行,距離比較近,好似一對情侶。

付先鋒麵容陰沉,眼中露出嫉妒忿恨,內心強烈的不甘。

如果沒有羅亮,他能更早、更順利成為北辰的特聘導師,贏得最大的殊榮和無數的掌聲。

如果沒有羅亮,付先鋒和唐曼月是總院內最年輕的兩名導師,是受到祝福的郎才女貌。

那麽此時與唐曼月並肩而行,私下切磋的人,極有可能是他付先鋒!

一步之差。

讓他今天成為一個可笑的工具人。

豪華飛車進入雲層。

付先鋒並沒有離開,而是暗中關注羅亮和唐曼月的進展。

“羅亮明顯是個渣男小人,極有可能對曼月行不軌。隻要讓我抓住把柄,就可以讓羅亮永無翻身之地。”

付先鋒臉上勾勒陰狠的笑容。

“嗬!羅亮現在還不知道唐曼月的背景身份……”

付先鋒心裏清楚,自己相比羅亮,多出一個巨大的信息優勢。

羅亮要是知道唐曼月的身份底細,剛才在車廂內,絕不敢有那種輕浮的舉動。

利用這種信息差。

付先鋒隻需坐等羅亮做出越線行為,抓住證據,就能將後者置於絕地。

屆時,哪怕羅亮有老校長的背景,也難以全身而退。

付先鋒愛慕追求唐曼月,三分原因是女神老師的美貌氣質,渴望征服高高在上的冰川美人。

另外七分原因,是由於唐曼月的背景家世。

……

羅亮和唐曼月並肩而行,進入附近的一棟訓練樓。

唐曼月選擇在此地用餐,因為就近一家訓練樓,設施比較先進,且是針對導師的層次。

在行走時,羅亮有意無意拉近距離。

逾越了“半米約定”的距離,拉到三四十公分。

唐曼月麵若冷玉,眸光清澈,沒有抗拒和警惕的意味。

這更加印證羅亮對她特殊體質的認知。

除了體質的本能,唐曼月可能是秘密被發現,麵對此時的羅亮有點心虛,在心理上天然處於下風。

唐曼月熟門舊路,在訓練樓前台繳費,帶著羅亮進入一間百米長的訓練室。

“這次切磋,會展露彼此的獨門技藝,我特意訂了一間封閉的訓練室。”

唐曼月聲音清冷,不緊不慢的道。

說實話,在身體秘密被發現後,她在猶豫是否還要切磋。

可若就此退避,會被羅亮看輕,認為自己心虛,往後可能拿捏她。

唐曼月決定,在這次武道切磋中,狠狠虐羅亮一頓,殺殺他的威風。

促使此人忘記自己之前那副羞恥不堪的模樣,重新調整雙方的心理對位。

“唐導師,這間封閉訓練室,夠我們折騰嗎?”

羅亮若有笑意的道。

長達百米的訓練室,對城邦級肯定夠,如果是鎮國級以上戰力,全力戰鬥,未必施展得開。

“夠的……”

唐曼月柳眉輕蹙,感覺不太對味。

她解釋道:“我開設的這間超能訓練室,可以施加二十倍的禁錮。就算是鎮國級,在這裏也造成不了多少破壞。”

唐曼月取出一個金屬牌,操控超能訓練室內的陣法和科技設備。

隨著一片光亮的跳動。

羅亮身體驀然一沉,雙職業的超能力量,受到強大無形的約束。加上陣法的守護,羅亮估計自己很難損壞室內的地板。

“武者間的切磋,請羅導師等會盡力施為,但請不要用馴獸師的手段。”

唐曼月申明道。

她找羅亮切磋的本意,是感悟對方的古武意境和高明身法,從而促進自己的武道。

而現在,又多出一個目的。

唐曼月要在武道方麵,好好教訓羅亮一番,讓後者產生敬畏之心,忘卻先前那一幕。

“唐老師放心,我不會動用馴獸師的力量。”

羅亮爽快答應。

他又意味深長,且帶有傲意的道:

“不少跟我切磋過的人,獲益不淺,進階勇猛。有些人後來還求著跟我切磋。”

唐曼月聞言,有些好笑,不以為然。

她自信道:“羅導師放心,我自小悟性不俗,與你切磋,一次便足矣。”

“那就拭目以待。”

訓練室內,羅亮和唐曼月拉開二十米的距離。

兩人都沒穿練功服。

羅亮是一身休閑服,腳下是一雙皮鞋。

唐曼月依舊是那身月白長裙,裙擺下露出一截肉色絲-襪的小腿。

雙方都有點托大的心思。

羅亮調侃道:“唐老師,你切磋還穿著長裙絲-襪,不怕戰鬥不便,給弄破了?”

“不勞擔心,我身上的衣物,都是特殊加強的材料。”

唐曼月麵若冷霜,不被羅亮的戲謔之言動搖。

她俏眸中湧現戰意的亮光,身上散發出準4級的超能波動。

唰!

唐曼月體表縈繞一圈銀青色風紋,整個人好似融入強大風卷中。

白影一閃。

唐曼月一步間來到羅亮麵前,玉掌繚繞一層銀青色的光旋,當頭拍向羅亮。

“好快,似乎蘊含一絲空間意蘊。”

羅亮吃驚,感到一股鎮國級的武道威壓。

他施展《雲峰步》,發現難以躲避,周邊區域被一層無形的虛風籠罩。

唐曼月的身法同樣高明,在速度層麵不輸《雲峰步》多少,加上修為上的優勢,速度反而超過羅亮。

“這娘們動真格了!”

羅亮不敢保留,全力催動麟龍真元,整條手臂勾勒出精密的青色鱗膜。

這一刻。

羅亮手臂堪比一條麒麟臂。

一拳迎去。

虛空中麟龍虛影劃過,伴隨古獸龍影的咆哮。

唐曼月玉掌繚繞銀青色光旋,頭頂呈現無形的漩渦風影,蘊含強大的古武意境。

因為修為的優勢,唐曼月的武道意境,同樣不輸羅亮,勢頭甚至更猛。

蓬!

羅亮的麒麟臂拳頭,擊中唐曼月的玉掌。

他嘴角勾勒,這種拳掌間的接觸,不知會不會觸發唐曼月的特殊體質。

事實告訴羅亮,他想多了。

嘭嗖!

羅亮體內氣血震蕩,麒麟臂表麵的鱗膜,寸寸碎裂,虎口發麻。

他整個人,被唐曼月一掌打飛出去,

“我?打不過她?”

羅亮身體在半空倒飛,有點懵。

剛才一拳,他在武者層麵,沒多少留手,全力催動真元。

隻不過,屏蔽了禦靈師的力量。各種強大的特質反饋,沒有加持在身上。

唐曼月準4級修為,同樣是古武流派,武學身法亦是精妙。

除非羅亮的武者修為進階3級高階,硬實力才可能追趕上。

“有點意思。”

羅亮在空中借力飄落。

這是他在現實中,首度碰到在武者素養上,能與他一較高下的選手。

“哼!跟我切磋,還敢開小差?”

唐曼月冷笑。

她知道羅亮剛才的“小心思”。

在戰鬥中,有超能力量的包裹,唐曼月的特殊體質,被很大程度的隔斷。這跟日常中的肌膚接觸,有明顯區別。

而且,手掌不是那種容易引發應激的區域。

嗖!噗轟!

唐曼月身形伴隨一層銀青波紋,快速掠至,一團瑩亮的青色光波轟中羅亮,如同閃光彈,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草!真有點打不過!”

在強大的超能轟炸中,羅亮被震飛出去,若非體魄強橫遠超同階,隻怕要受到一些傷勢。

這一刻,他感受到北辰導師的恐怖戰力。

隻用武者的力量,他在真元強度、速度上,都不如唐曼月。

羅亮的優勢,在於體魄強橫、力量強大,勝過唐曼月。

但同為武者,唐曼月修為更高,體魄和力量也不差,導致羅亮這方麵的優勢不明顯。

除非羅亮運用禦靈師的手段,能輕易碾壓唐曼月。隻需召出小白蛟,就能穩勝唐曼月。

隻是,這場切磋限定了羅亮的職業。

“嗯?她速度雖快,但在身法的靈活和精妙上,不如我的《雲峰步》……”

羅亮被唐曼月不斷的追著打,看似狼狽,並沒有受傷,逐漸發現自己的另一個優勢。

反正,他跟唐曼月的切磋,又不是為了獲勝。

羅亮發揮《雲峰步》的飄逸靈動,加上強大的體魄防禦,跟唐曼月周旋起來。

“這家夥的防禦很強。”

唐曼月壓著羅亮打,卻沒法將對方擊倒。

羅亮施展“鱗紋護體”,體表可形成一層防護鱗膜,如果集中在雙臂上,力量防禦更強。

隨著切磋的持續。

唐曼月和羅亮都有獲益。

唐曼月的武道領悟,尤其是身法上,感悟不少。

而羅亮在這種壓迫下,《雲峰步》超極限的發揮,即將完全踏入第四層。

在切磋的後半段。

羅亮偷偷用上“盤外招”。

大錘禦靈的【粉碎】、【重擊】兩大特質,被悄然無聲的運用上。

經典的羅氏捶打法,自然得給女神老師用上。

“嗯?”

隨後的切磋中,唐曼月感覺每次的碰撞,羅亮的還擊變得沉重。

十分鍾後。

唐曼月柳眉一皺,眉心浮現一抹痛楚,不由嬌哼一聲。

她全身肌肉和骨骼,湧來一股莫名的刺痛。

“好詭異的暗力!羅亮用了什麽武技秘術?我的護體手段沒法有效隔絕。”

初時還不明顯,在後來,這股刺痛感鑽心入髓。

她的身子骨,好似在承受巨錘的一次次敲擊,時而發出輕哼聲。

“不行!我絕不能敗給羅亮!”

唐曼月眸光冷冽,意誌堅定。

回憶在飛車前被摟住的恥辱畫麵,她身體的秘密被羅亮發現,如果再輸給此人,那麽日後麵對,心理上永遠輸人一籌。

嘭嘭!啪!

她一咬牙,身形淩空而起,長裙飄舞,發動淩厲迅猛的攻勢。

可唐曼月的攻勢,注定是無效。

羅亮的目標不是擊敗她,不會露出什麽破綻。

而且他身法在切磋中精進,有大錘禦靈的少許加持,體魄防禦還有【真龍之軀】的加持底蘊。

這種情況下,羅亮一心防守周旋,一般的鎮國級戰力難以攻克。

不知不覺中。

唐曼月身上香汗淋淋,月白長裙被汗水滲透,露出曲線玲瓏的身材,胸前的飽滿輪廓,呈現幾分透明,勾勒出清晰的形狀。

半個小時後。

戰鬥中傳來一聲“嗤”響。

唐曼月腿部一涼,月白長裙下的肉色絲-襪,裂開一條細縫,約有十公分長。

高強度的衣物材質,經曆激烈戰鬥,在羅亮大錘禦靈的【粉碎】特質下,終於超出承受極限。

好在唐曼月穿的是長裙,這點細節不至於太明顯。隻是長腿處的那一抹涼意,讓她內心羞澀不堪。

“羅導師,你用的什麽,嘶!嗚……”

唐曼月臉色一紅,停下攻勢。

此刻。

唐曼月痛哼連連,呼吸粗喘,全身肌肉酥麻,骨骼劇痛,一舉一動費盡全身力道。

“我輸了!”

她意識到大勢已去。

反觀羅亮,隻是麵色紅潤,氣脈悠長,還能戰鬥許久。

“唐老師,痛一點不是壞事。我剛才運用了一門古老的捶打秘技,說起來對你的修為還有促進。”

羅亮麵帶微笑,欣賞香汗浸透的女神老師。窈窕曲線的傲然身材,近乎半透明的呈現,修長腿部的絲-襪裂口,露出如雪的肌膚,增添一種獨特的性感。

他見好就收,落到唐曼月麵前,終止切磋。

嘶!

唐曼月真元剛鬆懈,感到一股猛烈數倍的劇痛,冷汗淋漓。

她全身散架般,酥軟無力的栽倒。

“唐老師,你沒事吧?”

羅亮有所預料,閃身過去扶住女神老師。

唐曼月其實早就扛不住,憑著一股意誌在堅持。

現在這口氣鬆下來,大錘禦靈對皮肉筋骨的捶打痛意,數倍的爆發來。

羅亮從身後扶住唐曼月緊致的腰部,貼著浸濕的裙裳薄紗,感受到驚人的光滑和彈性。

“好痛!嘶嗚!……”

唐曼月柳眉緊蹙,冰玉般的嬌軀,直接癱在羅亮身上。

由於極品體質的特性。

她雪白凝霜的玉顏,霎時布滿紅暈。脖頸、鎖骨、手腕……凡是露在衣物外的肌膚,染上一層緋紅。

羅亮發覺這位女神老師的嬌軀,隔著裙裳傳來滾燙熱力。且隨著唐曼月癱軟下墜的慣性,珠圓玉潤的臀部,撞在羅亮腿腹間。

羅亮身體一僵,繼而有種飄渺飛升般的美妙充盈感。唐曼月身體的受激反應,頓時強烈數倍……

唐曼月的超敏反應,超出羅亮的預料。

此時,羅亮基本鬆開了手,嘟囔道:

“唐老師,這可不是我主動冒犯,是你占我的便宜啊。”

唐曼月口中呢喃不要,但身體很誠實,反身抱住他,美眸蕩漾醉人的水潤迷離。她豐潤的櫻唇,吻到羅亮的脖子、麵部。

羅亮被動與女神老師激、吻在一起。

纏綿良久。唐曼月身體持續升溫,長裙淩亂半開。

羅亮不想玩火。他與冰山美女導師的關係認知還沒到那一步。

“唐曼月!”

羅亮輕喝,直呼全名,一把將她推開。

唰!

唐曼月眼中亮起一抹清明,咬破舌尖,強運真元,壓製住體內沸騰滾燙的血液,以及身體本能的驅動。

幾秒鍾後。

唐曼月全身的緋紅快速褪去,肌膚呈現雪白色澤。

她輕吐一口氣,恢複冰雕玉琢的清冷端莊儀容,眸如冬日冷泉,整理起淩亂的衣裙。

察覺羅亮含笑的注視。

哼!

唐曼月內心惱怒,俏臉若雪霜。

可身體又湧來一陣異樣感,回味先前不知廉恥的舉動。身體與意誌嚴重相悖。

高貴冰清的女神老師,不由心虛的垂首。她美眸躲閃,猶如少女的不勝嬌羞,不敢直視羅亮的目光。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