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八十七章 這群小兔崽子!
幾個土著在短暫驚愣後,很快恢複鎮定。

在邊荒做刀口舔血的生意,他們見過世麵,沒有被5名外來者嚇唬住。

麵對碩大火球的衝擊。

為首的土著保鏢暴喝一聲,身上的鱗片鎧甲綻放出一片青黑色晶光,包裹流轉全身。

噗嗤!

他運轉元力,手中長刀揮出一道青黑色的晶光刀芒,將水缸大的火球斬成兩截。

轟!

火球炸裂的光芒餘威,被他身上綻放晶光的“魔鎧”抵擋吸收。

“魔鎧!”

五名學生麵色興奮。

他們對這輛運貨車下手,主要原因是看到其中兩人身上的鎧甲,疑似資料介紹中的“魔鎧”。

這次實踐課程,任務最大難點,就是要獲取一個相對完整的魔鎧。

“這就是魔鎧?”

羅亮注視投影畫麵。

雖然沒有親臨現場,他能大概判斷出,魔鎧不僅能提升防禦,還能增幅土著超能者的戰鬥力。

事實上,那名土著保鏢,真實修為相當1級高階超能者,配合魔鎧,卻發揮出2級戰力。

嗯?

驀地,羅亮感覺左臂處的燒灼。

“叮!您觸發到一條新誕生的任務。此類任務,優先向觸發者開放,如您放棄,則向組織周邊成員開放。”

羅亮愣了下。

視線內,浮現出任務相關的描述:

【任務名:魔鎧星文明】

【任務內容:一個全新的種族文明被發現。盡管他們的文明落後又愚昧,可依舊有可取之處,尤其是獨有的魔鎧技藝。】

【任務目標:收集魔鎧星完善的超能體係知識,斬獲星球上最高技藝結晶的魔鎧。(完成度越高,獎勵越豐厚)】

【任務級別:1階】

【任務獎勵:1萬積分~2萬積分。】

【失敗懲罰:扣除1萬積分,不足扣除壽命(元祖免豁)。】

……

羅亮看完任務內容,想都不想,直接接下了。

以他的真正實力,降臨魔鎧星,是無敵的存在。

這個任務危險性不高,收益還不錯。就算失敗,也沒啥損失。

羅亮前些日買了三支【原神基因液】,手頭積分基本揮霍光了。

就算他日常在組織撿漏、倒賣,那也要運作的資本。如果積分太少,操作空間低,賺積分速度太慢。

注意力再投向投影畫麵。

那名領頭的保鏢,激發魔鎧後,帶頭反殺向5名學生。

除了為首的保鏢,貨車上一個商人,啟動了第二個魔鎧,同樣發揮出2級超能者的戰鬥力。

然而。

羅亮根本不用看,就能料定結果。

這是一場實力和層次不對等的戰鬥。

一方是土著文明的民間武裝超能者,一方是來自星際文明頂級超能院校的天才。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五名北辰學生,修為清一色2級先天級,實力最高的有2級高階。

而且,五名學生的團隊,職業搭配合理。

武者、格鬥家、魔法師、精神念師、巫醫。

嘭嘭!

武者和格鬥家迎上去,將兩名激發魔鎧的土著撞開。

身後三個遠程職業,發動猛烈火力,伴隨無形控製、毒術侵蝕等。

而土著一方,隻有兩人通過魔鎧臨時發揮2級戰力,其餘四人隻能算1級超能者。

戰鬥一麵倒。

不足十秒鍾,除了兩個魔鎧激發者,另外四個土著被擊殺或逃逸。

兩個魔鎧者周身綻放的晶光迅速暗淡,沒堅持多久,被後方三名施法者控製,最終被擒殺。

“哈哈!兩件魔鎧,還有一些超能物資!收獲不錯!”

“嘖嘖,還是打劫來得快!這是老子參加兩三次實踐課程的心得。”

5名學生打劫完畢,揚長而去。

……

大本營,指揮室內。

“嗬嗬,這幾個老油條!”

“職業配合還算熟絡,就算土著一方再多兩件魔鎧,也未必是他們對手。”

兩名助教看完戰鬥情景,有說有笑。

羅亮麵無波瀾,不置可否。

這種恃強凜弱、掠奪土著的行為,他沒覺得有什麽好驕傲的。

羅亮或許有憐憫之心,卻不會當聖母。

星際文明發現新的土著文明,雙方的對位,本就是殘酷的。

假如某一天,某個高級文明要拿自由聯邦開刀,聯邦與此時的土著,將沒有太大區別。

自由聯邦對探索中發現的土著文明,策略上還算溫和友善。

主張人道主義,不得主動屠戮土著文明(土著先動手,強烈反抗另論)。

一般是進行教化,讓其成為星際文明的附屬。

而在主宇宙,有不少星際文明,在發現低級文明和土著文明時,會毫不留情的滅族。

在宇宙中有種說法。

每個文明族群的誕生,都蘊含了氣運。氣運這種東西,是此漲彼跌。滅絕一個文明種族,就變相提振了自己族群的氣運。

羅亮坐在椅子上,慵懶的喝著咖啡,時而看下四名弟子的狀況。

淩語思四人的團隊,其陣容實力遠勝打劫五人組。

在魔血荒地,隻要不深入核心,遭遇極少數危險,羅亮的四名弟子基本是橫著走,不用擔心安危。

“咦!這幾個家夥居然還沒走?”

短發助教驚詫道。

羅亮視線投過去,發現剛才搶劫的五人組,並沒有逃離“鐵葉鎮”。

5名學生重新折轉回來,到另外一條道埋伏起來,等待新下手的肥羊。

“哈哈!鎮上的土著以為我們跑了,肯定想不到我們會殺個回馬槍。”

打劫五人組,為首戴拳套的壯碩男學生,咧嘴發笑,眼中流露貪婪和火熱。

看到這一幕。

身為導師的羅亮,啞然失笑。

“這幾個小子,真把土著文明當成傻子,以為這是網遊打怪,脫戰後就能洗清仇恨值?”

搶劫五人組,剛才在官道上打劫,沒有殺絕滅口,附近不能排除有人看到。

這種“外星異族”現身的情況,想不驚動土著的官方勢力都難。

除了搶劫五人組。

還有另一組4名學生團隊,在鐵葉鎮幹起入室盜竊的勾當。

姑且稱為盜竊四人組。

盜竊組4人,有一個隱身異能者,一個刺客職業,天然適合幹這種活。

在搶劫五人組行動的時候,盜竊四人組分工明確,潛入鐵葉鎮,偷竊了一些超能資源,甚至搞到一件劣質魔鎧。

“現在的學生啊,道德淪喪。雞鳴狗盜,殺人越貨,還引以為豪。”

羅亮不禁搖頭。

若非當地土著的形態,不符合人族文明的審美,羅亮懷疑會出現更缺德的事。

羅亮期待這兩夥學生,受到應有的處罰。

一個小時後。

似是事與願違。

那搶劫五人組,在“鐵葉鎮”的另一條路上,又成功打劫一波。

這次他們更大膽,打劫了一個二十多人的小商隊。

由於商隊人多,有四名“魔鎧”擁有者,搶劫五人組直接偷襲出手,且事先讓巫醫設下了毒術陷阱。

毒術陷阱觸發,爆發的陣陣毒霧,讓小商隊眾多土著戰力銳減,陷入負麵狀態。

僅是第一輪襲擊攻殺,商隊折損近半戰力。

這一次的搶劫更順利,商隊剩餘的人馬,一個個倉皇而逃。

搶劫五人組哈哈大笑,掠奪到豐厚的戰利品,肆無忌憚的揚長而去。

這次的搶掠動作太大。

鐵葉鎮駐紮的官方軍隊被驚動,派出大量人手出來追查。

結果。

另一邊的盜竊四人組,趁著鎮上防守空虛,進入幾個店鋪,半搶半偷的薅了一波羊毛。

幹完這兩票。

搶劫五人組和盜竊四人組終於撤離鐵葉鎮,不敢再而三。

雙方超能體係的差距過大。

鐵葉鎮上的高手和官方軍隊,在鎮子周圍十裏大肆搜寻,卻沒能找到目標。

就算找到,等閑幾個土著超能者,即便都配備魔鎧,也打不過這兩夥精銳的學生團隊。

……

更讓羅亮無語的是。

這兩夥團隊,在鐵葉鎮十公裏外的小山包碰到一起。

都是唐曼月班上的學生。

雙方吹起牛逼,坐在山包旁野炊,吃肉喝酒,不亦樂乎。

他們喝得酒,一些菜肴,都是偷來的。

羅亮身為導師,恨不得親臨現場,一人一記爆栗

不過,他也清楚,這兩夥人確實有吹牛弊的資本。

隻用一天不到的時間,這次實踐課程的最難點“獲取一件魔鎧”已經攻克。

他們平均每人獲得一件魔鎧,還有豐富的其它戰利品。

隻要不瞎浪,這兩夥人在本次實踐課,可以滋潤渡過一周。

羅亮懶得理會這兩夥人,去關注其它學生。

第一天白日。

隻發生一起學生遭遇生命危險的情況。

一個4人學生小隊,被五六十隻魔物種群包圍,岌岌可危。

該學生團隊沒有淩語思、寧夜鶯這個級別的戰力,隻得通過手環求救。

唐曼月趕到現場,將這些魔物擊殺。

這四名學生在課程評價上,多少會扣一點分。

……

時間到了傍晚。

羅亮正天呆在大本營,也是有些無聊。

可這是他的職責。

第一天羅亮坐鎮大本營,不能離開,隻能遠程觀看。

唯一欣慰的是。

羅亮的四名門徒,淩語思、寧夜鶯等人,在魔血荒地戰果累累,擊殺的魔物數遙遙領先,遠超第二名的團隊足有幾倍。

由於比較深入荒地,淩語思四人擊殺的魔物質量也高。其中少數實力強的魔物,戰力近乎3級。

除了擊殺魔物。

淩語思四人在荒野上,生擒到兩個土著的狩獵者。

兩個狩獵者,都是魔鎧擁有者,其中一個年長者激發魔鎧,更是有2級高階的戰力。

但僅是淩語思一人出手,彈指間將兩個狩獵者拿下。

寧夜鶯沉吟道:“要完成這次課程,我們需要五具魔鎧,這兩個狩獵者隻有兩具魔鎧。我們手上的魔物材料多得是,可以嚐試與土著進行交易合作,購買更多的超能資源,包括探尋有價值的情報。如此,可提升課程評價,增加學分的獲取渠道。”

寧夜鶯的提議,另外三人都沒反對。

這個時候。

薇薇安派上用場,她的心靈法師能力,在與土著的交涉中,起到作用。

通過思維感應,薇薇安能大致了解土著的想法,以心靈力量配合手勢,進行簡單的溝通。

最終。

淩語思四人與兩個土著狩獵者,做了一筆交易。

他們使用魔物材料,從兩個狩獵者身上交易到兩件魔鎧,付出的魔物材料價值,比正常價高出三成。

兩個土著狩獵者喜出望外,表示明天會在約定地點再次交易。

“羅導師,您的學生真是實力與智慧並存。先是以武力震懾土著,再許之以諾。利用土著一方的人才達成目的,細水長流,源源不斷的賺取利益和學分。”

青年女助教誇讚道。

“是啊!這比剛才那兩夥人的搶盜行為,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短發助教認同道。

兩名助教雖然有奉承的意思,但說得是實話。

羅亮的四名門下學生,在課程的第一天,綜合表現遠超唐曼月班上的學生。

羅亮笑了笑,心情愉悅,繼續關注監控畫麵。

幾分鍾後。

羅亮看著幾組畫麵,目光一凝。兩名助教麵色齊齊一變。

智腦ai給予警報提示。

傍晚時刻。

鐵葉鎮內驟然出動上百號人馬,向某處包抄而去。

“呀!不好!被發現了!

“大家趕快跑!”

燒烤堆前,吹牛打屁、得意忘形,喝得醉暈暈的八九名學生,一個個彈跳起來,火急燎燎的逃跑。

這九名學生,正是白天在鐵葉鎮行動的搶劫五人組和偷竊四人組。

短發助教沉聲道:“這些家夥,野炊吃喝都忘了時間,被鐵葉鎮發現了。”

羅亮略顯無語。

這兩夥人收獲滿滿,本來已經脫離鐵葉鎮十公裏,處於安全位置。

可他們得意忘形,喝酒吹牛忘了時間。

在傍晚時,他們燒烤的火堆比較顯眼,被附近的土著發現。

他們的著裝沒進行偽裝,完全是“天外來客”的造型。發現他們的土著,直接向鐵葉鎮的搜查者報訊。

這才有了此刻一幕。

“搶掠偷盜組”的九名學生,被上百名全副武裝的土著包抄追殺。

好在,兩夥學生都是2級超能者,速度跑得快,突破一個缺口,沒有被大部隊包圍。

由於並未陷入絕境,這些學生就沒有通過手環求助。

通過手環求救,會降低他們實踐課的評價。

可是,他們被土著一方的精英高手緊緊咬住,沒法輕易甩開。

土著一方,也有擅長速度身法的超能者。

“羅導師,他們朝大本營的方向跑來了。”

青年女助教道。

探測畫麵中,“搶掠偷盜組”的九名學生,果然朝著大本營所在的樹林跑來。

羅亮麵色不善:“能不能讓他們滾蛋?”

“額,按照規則,每名學生晚上可以回營地一趟,用於交易、治療,兌換物資等。”

短發助教低聲道。

“這群小兔崽子!”

羅亮好氣又好笑。

“竟然鑽規則的漏洞!這是想把我們的所在地當成泉水?”

搶掠偷盜組的九名學生非常狡詐,利用每晚回大本營的一次機會,帶著身後大批土著,鑽進了小樹林。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