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四十一章 赤龍衛
“九妹,你怎麽不走了?”

薑昭願目含疑色,提醒道。

“昭願姐姐,能不能稍等一會?我有件私事要處理。”

薑昭雪心中略顯焦慮。

她心想,該如何支開這位郡主姐姐。

“九妹,恒老說事情緊要,讓你立即過去。”

薑昭願麵露為難。

薑昭雪微笑道:“如果是特別緊要的事,恒川伯伯怎麽不直接傳訊給我?還望昭願姐姐行個方便。”

“這……”

薑昭願一愣,對此也想不通。

薑恒川為什麽不直接聯係薑昭雪,而是讓自己來帶話?這麽做似乎有點多此一舉。

“九公主,我奉大帝的旨意,護送您即刻返回帝國!”

一個鏗鏘淡漠的男子聲,在身邊的空氣中傳來。

然而,二女身前什麽都沒有,那聲音好似一個幻覺。

薑昭雪星眸一凝,看向身前的空氣,麵色微變。

於此同時。

羅亮踏雲飛來,速度放緩了一些。組織成員現實麵基,慎重一些沒有錯。

怦怦!怦怦!

靈犀玉頻頻跳動,湧來奇妙欣悅的電流感。

羅亮凝望遠處一襲素裙的優雅背影,初時有些奇怪。

“為什麽昭雪妹紙不轉身?”

“嗬嗬,難道帝國公主也怕見光死?或者是不自信,擔心我看不上她?”

他嘴角微微翹起,不無自戀的想道。

直到進入一公裏內。

羅亮察覺什麽,麵色驟然一變!

他心靈悸動,禦靈種湧來一股危機感。

在薑昭雪身側,存在一股隱匿在虛空中的無形偉力,給他帶來威脅。

若非羅亮修為境界精進,職業特殊,恐怕難以察覺。

“什麽人!竟敢阻擋我與昭雪約……現實見麵?”

羅亮麵色不善。

他大概明白,為什麽靈犀玉感應加強,薑昭雪明明察覺到他到來,卻沒有回頭相見。

……

“赤龍衛!”

薑昭雪麵色凝重,眸光淩冽,看著身前的空氣。

空氣裏有無形漣漪波動。

看不見的虛空中,高約兩三米的赤翼鎧甲男子,仿若一尊赤炎戰神,漂浮在薑昭雪二人身旁。

鎧甲構造形似機甲,線條剛硬冷酷,表麵有一層透明光膜,杜絕外界的視野。

現場,隻有薑昭雪二女能看到他。

外人視線到達,看到的隻是一團空氣。

赤翼鎧甲男子的麵罩開啟,露出一張刀削般的古銅麵孔,目光冷若刀鋒,沒有任何感情波動。

“赤龍衛,‘赤茂’隊長!”

一旁的薑昭願,美眸凝縮,不由動容。

赤龍衛,乃是赤龍大帝的貼身護衛,每一個都是身具超能偉力的高手。

而這位赤茂隊長,更是當代大帝一手提拔的心腹。

他的到來,往往代表赤龍大帝的意誌。

“赤茂隊長,能否通融一二。按照我與恒川伯伯的商議,明天上午會啟程回帝國。”

薑昭雪柔聲請求道。

赤茂麵色冰冷,仿若沒有感情的機械,對她的軟語央求毫不波瀾。

“九公主請!莫要讓屬下為難。”

赤茂聲音沉厲,躬身抬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薑昭雪臉上泛起苦澀。

赤龍衛會忠心執行父皇的命令,難以被自己說動。

怦怦!怦怦!

薑昭雪胸口內靈犀玉的跳動異常強烈。

後方的羅亮,已經飄落到地麵,抵達宴廳附近,距離她隻有兩百米。

“怎麽辦……”

她輕咬櫻唇,心跳如鹿,緊張且擔憂。

這一刻。

薑昭雪很想回頭,好想與那個少年對視一眼,真正的確認他。

她甚至想鼓起勇氣,違抗赤龍衛的令行。

她不相信,赤龍衛敢把自己這個公主怎麽樣。

“可是!羅亮他……”

薑昭雪猛然冷靜下來,衝動的念頭,好似被一盆冷水澆滅。

“好,我先回去整理行囊,再隨你們一起出發。”

薑昭雪勉強一笑。

在靈犀玉的歡悅跳動下,她不敢回頭,一直背對著羅亮。

她生恐自己一個回頭,讓赤龍衛發現羅亮,給後者帶來無妄之災。

赤茂隊長不僅是大帝的心腹,更是大帝手中的刀,經常幹見不得光的事。

呼!

薑昭雪暗自咬牙,毅然騰空而起,頭也不回,快速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羅亮不一定能看到隱匿虛空的赤龍衛。

她擔心再有遲疑,羅亮會開口呼喚自己。若是讓雙方的“私情”曝光,後果不堪設想。

薑昭雪剛飛走數秒。

羅亮幾個挪步,來到聚會宴廳的門口。

“相遇相識不相見。”

他眺望飛入夜月天際的素裙少女,若有所思的樣子。

“薑昭雪,你到底遇到了什麽難題?”

羅亮已經確定薑昭雪的身份,相信對方也是如此。

可惜,在確認過後,彼此卻沒有直麵相視的機會,更別說私下交心。

靈心玉的跳動感應,逐漸停止。

那股隱於虛空的偉力,伴隨薑昭雪一起離去。

羅亮讓小鬆鼠悄然追蹤過去,叮囑它做好隱匿措施,不要跟的過近。

那隱藏的偉力威脅,羅亮大概評估,就算不是星空大能也相差無幾。

好在薑昭雪飛得不快,小鬆鼠不至於跟丟。

羅亮沒有不顧代價的追尋。

正如宇文昭雪所說。二人能否在現實中再續,除了誠心和努力,要看緣分。

羅亮自認還算盡心,不會過於強求。

作為組織老大的權限能力,隻要不是地獄模式,相信一般的麻煩能迎刃而解。

……

“老師,您來了。”

寧夜鶯幾名學生發現羅亮,驚喜的呼喚,走出聚會宴廳。

“羅兄。冷教授就在裏麵,要不要我幫你引薦一下。”

公孫浩跟妹妹一起出來相迎。

“不用了。我對他沒有興趣,隻是順路過來看看。”

羅亮擺手道。

公孫兄妹對視一眼,猜測羅亮真正的目的是那位薑姑娘。

“羅公子,當日在蒼煉山我贈與你的那個發卡是否丟失了?剛才那位薑姑娘說,若是物主知道,可以去與她聯係。”

公孫浩不太自然的道。

“發卡?”

羅亮嘴角一扯,意識到公孫浩跟薑昭雪見過麵,且提及發卡的話題。

不會穿幫了吧?

當初,這枚發卡是公孫浩送給董夢瑤的,羅亮覺得挺搭配宇文昭雪,便順手轉贈給後者。

他還編了一段探險家的事跡,讓宇文昭雪向往心動。

那段時日,羅亮能和薑昭雪在組織裏成為虛擬戀人,除了白富美確實空虛寂寥,各種吹噓和忽悠,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

羅亮總算明白,先前跟公孫浩分開時,為何覺得忽略遺忘了什麽細節。

原來是這茬。

“老師,哥哥剛才……”

公孫琴看出羅亮的顧慮,悄悄傳音,將之前的經過講了一遍。

羅亮稍鬆一口氣,沒穿幫就好。

“無妨,發卡暫且放在那位薑姑娘手中,有空再去娶。”

他雙眼微眯的道。

公孫浩麵龐抽動,欲言而止。

他看出,羅亮是鐵了心腳踏兩隻船,實在是太渣,不知滿足。

“最近幾次電話,妹妹很推崇羅亮,可能心生好感。有機會要叮囑她,不要被羅亮這個海王騙了。”

公孫浩暗自打算。

“明天上午還要挑戰“燕雲’戰隊,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吧。”

羅亮對幾名學生道。

“是,老師。”

星之奇跡的隊伍,打道回府。

“那不是星之奇跡的教練,少年導師羅亮?”

“哼!這個家夥還真傲,冷教授這樣的前輩在場,他都不進來打聲招呼。”

聚會的宴廳裏,一些圈內人士道。

冷教授麵無表情,不做置評。

其實。

羅亮剛才在門口,跟冷教授遠遠對視了一眼。

冷教授給他一種古怪不明的感覺。

不過,羅亮的重心放在薑昭雪那邊,沒做探究。

……

聖鋒校區。

一間助教的公寓套間內,薑昭雪將行囊物品收進空間道具。

環視生活兩三個月的房間,那些熟悉的家具、小物件,薑昭雪心情空蕩,有種說不出的蕭瑟失落。

想到剛才,一直背對羅亮的畫麵,她悲傷無力,甚至想偷偷哭訴一場。

“冷月前輩,對不起!是我的自作聰明,最終竟以這樣冷漠的姿態對待你。”

薑昭雪星眸紅潤,凝起的一滴晶瑩,又瞬間蒸發。

赤龍衛在門外,她連宣泄情緒都不行,隻能強忍。

“赤茂隊長,我有一事想問。”

薑昭雪恢複優雅的淺笑,對門外道。

“九公主,您有什麽問題?”

赤龍衛的身影,瞬移到薑昭雪麵前,半跪在地。

“父皇要我立即返回帝國,所為何事?可有書麵授權的函件。”

薑昭雪想確認一下。

前幾日,薑恒川長老讓她盡快回帝都,也說是父皇的意思。

她勉強拖了幾日,卻等到了赤龍衛的到來。

薑昭雪想不通,到底有什麽重要事。

吱!

於此同時,一隻小鬆鼠從低維空間,悄悄靠近這間公寓。

它能感知到赤茂的強大,先前一直不敢靠近,這是首次嚐試接近。

“嗯?次維波動!”

赤龍衛忽生感應,不動聲色的抬掌,對著緯度波動異常的區域,輕輕一拍。

嘩!轟!

一片無形的赤羽波紋,在低維空間掀起超能風暴,但在物質世界,沒有任何動靜。

吱吱!

小鬆鼠嚇得四肢抖顫,在巨大的超能風暴下,近乎窒息。

唰!

它連忙順著維度間隙,遁入更深層次的維度,躲過一劫。

“有意思的維度生命。”

赤龍衛暗自訝異,收回手掌,沒有繼續追尋。

他本身沒有維度能力,是借助帝國“赤龍翼”的寶物戰鎧,將攻擊滲透到那個層麵。

……

客房區。

一間靜室內,羅亮眼中厲芒掠過,麵色罕見的有些陰沉。

“小鬆鼠差點被重創!這個場子,我一定要找回來!”

通過特殊的感應,羅亮發現處於維度深層的小鬆鼠,臉色蒼白,顫顫發抖,皮毛受到一些輕微損傷。

作為這輩子第一個寵物,羅亮將小鬆鼠當作女兒般對待。

小鬆鼠遇險,雖然隻是受到皮肉傷,但羅亮哪會善罷甘休?

守護在薑昭雪身邊的偉力存在,先是阻止二人見麵,現在又傷到小鬆鼠,羅亮非常不爽,多少要讓對方付出一些代價。

……

“九公主請過目,這是大帝傳達的函件。陛下說,若是你執意追問,可以解惑。”

赤茂將一封赤色信函,恭敬的遞給薑昭雪。

薑昭雪禮貌一笑,打開信函觀看。

信函開頭,是“吾女昭雪”的字樣。

“這,為什麽!!”

“父皇,您為何選中我,偏偏在這個時候……”

薑昭雪才看到第二行,麵容一震,星眸裏流露極度的悲憤不甘,聲調高昂顫抖,情緒前所未有的波動,酥胸起伏不定。

刹那間。

她氣血上湧,雪瓷般的絕美臉蛋,先是呈現不健康的蒼白,而後又染上一抹異樣的紅豔。

呼!噗!

薑昭雪麵色慘淡,嘴角溢出血跡,嬌軀一軟,優雅曼影搖搖欲墜。

緊接著,她視線一黑,昏倒過去。

“九公主!!”

赤茂麵容首次變幻,不由失聲。

他額頭滲出汗珠,連忙運轉超能力量,將薑昭雪托住,令其躺在公寓套間的床榻上。

不管怎麽說,薑昭雪是大帝的親生女兒。

若是因為自己的失誤,讓九公主有什麽三長兩短,縱然他是赤龍衛隊長,也萬萬擔待不起。

“快!快讓恒老過來。”

赤茂不精通醫術,簡單查探,發現薑昭雪氣血情緒極度不穩定。

好在沒有生命之虞。

他不敢貿然對九公主私下治療。最穩妥的是讓帶隊的薑恒川過來,有個見證。

“怎麽會這樣!就算這個消息有些震動,不好接受,可也不至於這般昏死過去。”

赤茂心神不安,無法理解。

薑昭雪剛才的狀態,他親眼洞悉,不是作假演戲。

赤茂並不知道。

在經曆這個消息前,薑昭雪自覺對不起冷月無聲,悲痛失落,已經壓抑過一次情緒,且無處宣泄。

此刻,再麵臨第二個噩耗消息,情緒受到的刺激非常大,二者疊加,呈幾何的爆發。

“這位九公主……”

赤茂低聲呢喃,視線掠過床榻上曲線優美的薑昭雪,眼中浮現一絲憐憫。

為避嫌,他又背身看向窗外。

對於這位九公主,他了解不多。

但有件事,赤茂印象比較深。

大概三年前,他奉命將九公主身邊一個有逾越嫌疑的年輕護衛,給處理掉。

其實他知道,那個年輕侍衛,隻是善良有同情心,見喪母的九公主孤零可憐,偷偷帶她一起玩耍,做朋友。

雙方隻是單純的友誼。那時的九公主才十四歲,心思很天真。

赤茂親手將那個護衛勒死,給海獸喂食。

“帝國大祭師占卜過,九公主的姻緣未來,沒有定數,被一層神秘霧靄遮掩。為防止意外,大帝讓我親自督促,讓她盡快返回帝都。”

赤茂麵帶沉思,麵孔恢複冷漠。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他將充當殘忍的刀鋒,鏟除九公主身邊一切可能的變數!

亦如當年那個無辜的護衛。

背身而立的赤茂並未發現。

薑昭雪昏睡時,纖長黑密的睫毛,略沾水潤,猶若清晨蝶翅,微不可察的撥動了一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