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七十九章 跟空氣鬥智鬥勇
第二天,北辰主校區。

羅亮收到管家阿諾德的來電匯報。

曆經一個月的時間,天雲莊園的傳送裝置布設完成。

“終於搞定了!”羅亮目含期許。

傳送裝置的落定,意味著羅亮以後身在遙遠的星空,可以通過“定向傳送”,頃刻間返回天藍星的大本營。

當天下午。

羅亮啟用在天都城的數據化分身,“親臨”天雲莊園的現場。

魯修陽石殿所在的地下空間。

“少爺,傳送陣就在那裏。”

阿諾德在前麵帶路。

一座直徑五十米的陣法石台,映入視線。

燕夫人和藍菲靈在石台前忙碌,低聲議論著。

燕夫人彎著腰,呈現曲線起伏的豐盈身姿,珠圓如玉的翹臀,旗袍開衩處,露出一截渾圓修長的雪白大腿。

不遠處,一身青衣的柳先生閉眸盤坐。

嗡!

陣法石台上,亮起銀藍透明的立體陣法,內中呈現出一個漩渦,散發出穩定有序的時空波動。

唰!

一隻被捆綁的小羔羊,在台基上出現。

小羊羔的頭頸處,掛著一個捏碎的傳送符。

“成功了!”

燕夫人臉靨紅潤,洋溢著興奮和喜悅。

“羅導師。”

柳先生起身相迎,鄭重行禮。

羅亮頷首,看到柳先生這位新晉6級-行星級眼中的感激和尊敬。

“羅導師,幸不辱命。”

燕夫人眼眉含笑,帶著一絲水潤柔媚。

她拉著藍菲靈的手,過來向羅亮複命,欠身行禮。

看著二女攜手,關係親密的樣子,羅亮心頭泛起一絲古怪。

“你們幹得不錯。阿諾德會將報酬結算給你們。”

羅亮誇讚道。

燕夫人連忙搖頭,麵色堅決:

“妾身和柳先生的性命,都是您搭救的。柳先生因為羅導師的提攜,才有幸晉升6級行星級,妾身怎能收取報酬?”

“而且,這套傳送陣高深玄奧,僅僅是照葫蘆畫瓢的布設,就讓我的陣法理解,上升一個層次。”

燕夫人這番話,並不是虛言。

羅亮提供的這套傳送裝置,其原理玄妙,遠超她的認知理解。

不僅她有收獲,幫忙打下手的藍菲靈,時空之道的理解,同樣更上一層樓。

“我也不要報酬。不過,羅導師若是執意要給,小女子不會拒絕。”

藍菲靈溫恬柔靜,似笑非笑的道。

羅亮不甚在意。他知道藍菲靈跟自己之間,沒有多深的感情羈絆,更多是利益關係的綁定。

由於吳老怪身死,藍菲靈要避風頭,暫時投靠在天雲莊園。

相比之下。燕夫人對他心存感激和敬畏,有種對強者的崇拜,反而要貼心靠譜一些。

羅亮走向陣法台基,讓小初幫忙驗查一遍,確認沒有問題。

隨後,他向燕夫人要了幾張特製的定向傳送符。

天雲莊園的傳送裝置,是子母配套,采用單向定點的傳送模式。

通過配套的傳送符,羅亮哪怕身在幾十萬光年的星空,都可以隨時回家。

當然。這套傳送裝置,目前僅是基本的配置功能,隻支持周邊幾大星團的定向“回城”。

將來對材料和配置進行升級,可以支持整個主宇宙範圍的傳送返回,甚至包括依附主宇宙的周邊世界。譬如,人族宗門所在的界域。

“羅導師,這套傳送裝置,隻是進行了活體測試,沒有經過真人測試。現在不能保證百分百安全穩定,等妾身親自測試後,您以後再放心使用。”

燕夫人提議道。

“小姐,使不得!還是由我測試吧。”

柳先生搖頭道。

“不用刻意人體測試。燕夫人,我相信你的職業能力。”

羅亮擺手道。

這般信任的姿態,讓燕夫人心有觸動,俏眸裏春江水波輕漾,泛起一抹柔情。

她喪夫多年,一直缺少安全感。羅亮化身的無天,是第一個打動心扉,讓她安心踏實的男人。

……

羅亮的數據化真影,在天雲莊園逗留兩個小時,準備離去。

但在午後喝茶時,羅亮收到燕夫人暗示的訊號。

桌子下方,古風旗袍長裙裏,一隻精致如玉的美腳,裹著超薄肉色襪子,脫離高跟鞋的束縛,蹭到羅亮的腿腹處。

羅亮心裏有些好笑。

燕夫人恐怕不知道,身在此處的自己,隻是一具身臨其境的數據化真影。

除了阿諾德知道實情。以柳先生的修為,或許有所察覺。

羅亮本來不想理會。但是,他心思一動,想測試下數據化真影,到底有多麽的真實。

他降臨天雲莊園這邊,跟本人親臨,感官上沒有什麽差距。除了不具備真正幹涉現實的超能力量。

當天晚上。

羅亮在莊園的住所,傳來敲門聲。

“是我。”燕夫人清媚溫柔的聲音傳來。

羅亮心照不宣,通過了電子權限。

不多時。燕夫人典雅輕熟風的嬌媚身影,進入羅亮的房間。

“嗯?怎麽是兩個人?”

羅亮目光一頓。

在燕夫人身後,還有一位恬靜漂亮、婀娜多姿的藍發女孩。

注意到羅亮的目光,藍菲靈臉色一紅,明眸低垂,略顯羞赧。

羅亮碰觸到燕夫人俏眸裏的笑意溫情,暗歎道:

“你可真是夠體貼啊。”

在天雲莊園的一個月。燕夫人不知道做了什麽工作,跟藍菲靈關係拉近,情同姐妹,竟然說服後者有這般的“配合”。

羅亮沒有理由拒絕。前生今世,他還不曾嚐試一龍二鳳的待遇。

這一晚。

天雲莊園的月色分外迷人,在臨近破曉的時候,灑落一片甘霖,讓這片園林草春意盎然。

莊園的某個角落。

盤坐的柳先生,睜眼望著頭頂的雨幕,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他負責保護燕夫人,自然知道後者進了羅亮的房間。

出於避諱,他不曾去探查。

然而。

柳先生有種感覺,白天與自己等人打交道的羅亮,好像隻是一團數據模擬的虛影。

“羅導師。”

“羅亮,你跑哪去了?”

清晨,一片狼藉的房間裏。床榻上,兩具潔白美麗的女人身體,先後清醒過來,輕聲呼喚道。

然而,四下環視,哪裏還有羅亮的身影。

甚至連相關的氣味、痕跡,都不複存在。

昨晚的荒唐,好像隻是一場夢。

“這,怎麽回事……”

燕夫人檢查完身體,驀然輕捂嘴唇,似有所覺。

半個小時後。

燕夫人和藍菲靈經過查探、分析,終於得出一個哭笑不得的結論:

在昨晚。

她們跟空氣“鬥智鬥勇”了一晚上,樂在其中且不自知。

……

北辰星,香濤居別墅。

羅亮睜開眼睛,嘴角泛起一抹滿足酣暢的笑意。

事實證明。

數據化真影的體驗,跟真實感受差不多。還有一個顯著優點,零排放,純淨無汙染。

就在當天。

羅亮接到燕夫人的電話,稍微有點心虛。

不過,在電話中,燕夫人當作一切沒發生,商議起正事。

“你們紅信商會,想跟羅江公司合作?”

羅亮麵露思忖。

紅信商會盡管算不上頂級勢力,但在自由聯邦,也算是大商會,生意遍布附近幾十個國家。

相比之下,羅江公司隻是在楓葉國一個下遊國剛剛鋪開攤子。

二者根本不是一個體量。

燕夫人提議的合作,條件對羅江公司很豐厚。某種程度上說,可以看作是變相的扶持和照顧。

羅亮不難猜到燕夫人的用意,想抱上天雲莊園這條大粗腿。

羅亮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讓燕夫人去跟母親江燕琴商談。

說實話。

羅亮沒打算讓羅江公司的業務,進一步往外擴展。

在楓葉國這片星空,就夠吃的盆滿缽滿。

除了【凝玉露】,羅亮當初在組織購買的另外兩個獨門藥方,相關產品在近期上市,反響不錯。

結果。

燕夫人隻用了半天時間,搞定江漫琴,跟羅江公司達成初步的合作協議。

羅亮看了協議內容,暗自點頭。

燕夫人仿佛理解羅家的心思。

羅江公司在楓葉國的業務,她不插手。

紅信商會負責對外業務的打包。羅江公司完全不用操心,隻管生產和分紅。

最終的收益,比羅江公司自己開設分公司和加盟店,還要賺得多。

關鍵是,非常省心。

這種好事情,羅江自然沒有理由拒絕。

“看來,羅江公司的業務,有機會走出楓葉國,在自由聯邦各國暢銷。”

羅亮目光微閃。

他如今有足夠的實力和底氣,倒不怕樹大招風。

通過組織和北辰總院獲得的人脈和影響力,羅亮在聯邦這片星空,算是一號潛隱在幕後的大人物。

一般人認識羅亮,僅限於少年導師的名號。

而在自由聯邦金字塔尖上的一些大勢力,譬如四大財閥、超級古老世家、上遊國皇室,對羅亮以及天雲莊園,有了一定的關注和重視。有忌憚心理,亦有好奇。

……

燕夫人跟羅江公司達成協議後,次日便起身告辭,跟柳先生一起踏上返程。

羅亮沒有挽留。

燕夫人幫忙布置好了傳送陣,任務達成,留在莊園也沒有用處。

而紅信商會那邊,確實有事要處理。

如今,柳先生成為6級劍修,燕夫人又跟天雲莊園這個神秘勢力產生關聯,底氣大增。

等返回紅信商會,她有信心跟兩個叔伯分庭抗禮,奪回屬於自家的利益。

返航的飛船上。

“高校超級天才聯賽,總決賽!倒計時,最後一天,盡請期待!”

“衛冕冠軍‘天絕’vs新人大魔王‘星跡’。”

“業內人士分析,少年導師羅亮帶領的史上最強美女黑馬戰隊,有望一黑到底,創造奇跡,摘取銀龍杯的獎杯。”

燕夫人看著投影畫麵上,智腦推送的星際時訊,眸中蕩漾著異彩。

“這片星空下,已經有了你的傳奇。”

燕夫人打定主意,在返航的飛船上,會直播觀看星之奇跡的總決賽。

尤其是那個男人,在鏡頭下執教的畫麵。

……

與此同時。

天藍星,北辰分校區。

217寢室裏。

“明天,老大的戰隊,就要和天絕戰隊一決雌雄。”

陳立奎表情嚴肅的道。

“我知道。”

梁學全削瘦的身影,扶了下眼鏡,奮力揮拳道:

“星之奇跡必勝!我是寧夜鶯的死忠粉,一直線上上投票支持。”

“老大的戰隊很有希望奪冠,除非‘天絕’戰隊還隱藏了大殺器。”

大衛沉思道。

……

星空中,一艘豪華遊輪上。

化妝鏡照映出藍月海光鮮明耀的容顏,時尚性感的裙袍。

時至今日。藍月海的星途,早就不局限於天藍星本土的玉女小天後。

在娛樂圈,她的名氣遍布楓葉國在內的幾個下遊國,開始進軍上遊國市場。

“月海,真不容易啊,托了好多關係,總算弄到了總決賽的現場觀賽票。”

助理感慨道。

“這片星空,凡人如沙粒,如果不能成為傳奇,那就隻能瞻仰它。”

藍月海輕捋雲鬢,精致妝容下的秀眸,泛起晶亮光輝。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