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八十章 冠軍之夜(大章)
次日,晚上七點。

晨光星係,七葉國首府星上空的一座浮空都市。

無數的燈光鏡頭,鎖定這片百公裏方圓,名為【星戰廢墟】的立體光界場景內。

這片星空戰場,散落著支離破碎的一艘艘戰艦,一些飛船外殼和機甲殘骸。廢墟的中心處,有一艘破損嚴重、冒著火焰濃煙,長達幾公裏的星戰母艦。

“現場觀賽和直播前的朋友們!這裏是聯邦超級天才聯賽的總決賽現場……”

主持人富有激情的聲音響起。

星戰場景外,浮空觀戰席上,數十萬現場觀眾,人聲鼎沸,呐喊助威聲直貫雲霄。

“喔!眼前的對決場景,是經典戰役【星戰廢墟】的複刻!”

“這處場景,相對比較寬闊,同時包括了室內作戰環境。相對兩支隊伍來說,都沒有特定的優勢,不存在說誰吃虧……”

在賽前,現場嘉賓簡單評述著。

經過開幕式的一些活動後,總決賽進入正曲。

天絕戰隊和星之奇跡兩支戰隊,進入賽場內,引來粉絲們山崩海嘯般的歡呼。

“星之奇跡!永無止盡!”

羅亮帶頭走在前方,幾名美女學生緊隨其後。

“公孫琴!我是你的頭號粉絲……”

“小蘿莉薇薇安,叔叔看好你!”

“啊!羅導師……我要給你生猴子!”

從現場的呐喊聲可以感受到,星之奇跡的人氣,明顯壓製天絕戰隊一籌。

從小組賽到八強賽,這隻黑馬戰隊無一敗績,成為聯賽新的大魔王,人氣和實力兼備。

這次總決賽,越來越多的人看好星之奇跡。

當然,作為衛冕冠軍,天絕戰隊底蘊深厚,經驗老道。許多觀眾期待天絕在總決賽中拿出大殺器。

曆屆的總決賽,爆冷門的情況屢見不鮮。

在第三方的博彩公司,兩支戰隊的賠率也是相近。

直播畫麵的鏡頭,在羅亮臉上定格了幾秒。簡單敘述這位少年教練的覆曆和成就。

跟以往的漫不經心不同。

這次出場,羅亮笑著向觀眾席的位置揮手。

有些朋友和老熟人,在現場支持他。

羅亮在前排貴賓區,看到了宋氏財閥的宋澤超公子,公孫世家的公孫浩。

靠後麵的席位。

羅亮看到了光鮮亮麗的藍月海,天藍北辰分校曾經的學姐。

感受到羅亮的目光,這位天藍星家喻戶曉的玉女小天後,清媚的臉靨,露出一抹嬌嗔幽怨。

在另一個角落。

羅亮看到了李雲傑和溫莎,二人親密相擁,坐在情侶觀賽區。

“羅兄,加油!”

李雲傑抬起健長的手臂,給了一個鼓舞打氣的表情。

“你認識少年導師?”

旁邊席位,來自某個上遊國的兩個貴族,詫異的看過來。

“沒錯,羅導師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認識的時候,他還沒到北辰總院任教……”

溫莎微微揚起下巴,難免有些自豪。

“真的嗎?”

兩個貴族觀眾,眼神發亮。

“能不能給我們要一件星之奇跡簽名的隊服?”

“羅導師現實中,是一個怎樣的人?”

其中一位容顏出眾,儀態矜持的貴族少女,一反常態的殷切道。

李雲傑和溫莎相視而笑。

在此前,得知他們的來曆,這兩個來自上遊國的貴族男女,表現的態度可是很冷淡、疏遠。

……

賽場上,雙方教練禮節握手。

“格林教練看上去很輕鬆,笑著跟羅導師交談,似乎不受上次落敗的影響。很想知道,新老交替的兩位傳奇教練,在低聲說著什麽。”

場外的解說感歎道。

“雙方選手進入【星戰廢墟】決賽場景。”

“衛冕冠軍和聯賽大魔王的再一次碰撞!到底是薑是老的辣,還是奇跡一路到底?讓我們拭目以待,這場冠軍之夜的決戰。”

決賽在太空場景,範圍相對較大;兩支戰隊在初期有一段距離,不會那麽快相遇。

“兩位老師,你們更看好哪隻戰隊?”

“不好說!星之奇跡的紙麵實力略勝一線,但是很難預料天絕戰隊有什麽後手。”

一名青年嘉賓,語氣慎重,不敢輕易下結論。

曆屆的大賽,一些業內權威人士的預測,往往會出現“毒奶”現象。

那些被大家一致看好的戰隊,時常遭遇滑鐵盧。

“如果‘星之奇跡’心態穩定,不被牽著鼻子走,反手發動合擊戰法,勝算相對較高。”

另一位年長的嘉賓,加了幾個限定前提,給出看法,以防事後被打臉。

“哦?黃教練是認為,星之奇跡如果采取防守反擊,勝算更大。”

解說若有所思的道。

“對!這樣的戰術更穩妥。畢竟,天絕戰隊的快節奏一波流,非常迅猛,擅長突臉。”

年長嘉賓點頭道。

他這番分析,符合大家的想法,其實也等同於是廢話

話音剛落。

“哇!星之奇跡主動出擊!”解說驚歎。

現場的觀眾,掀起排山倒海的熱烈歡呼。

年長嘉賓臉色顯得不自然。

……

在鏡頭畫麵下。

星之奇跡的五人,踩著一塊飛船的外殼,飛向【星戰廢墟】中心的星空母艦。

艘星空母艦裏,有一些科技裝備的補給,可以小幅增加戰鬥力。

天絕戰隊的齊隊長等人,同樣飛往殘破的星空母艦。

齊隊長五人的飛行速度更快。

一方麵,他們的整體修為都是3級超能者。再者,齊隊長的空間操控,在太空場景下,能夠更順暢的給隊伍加速。

“星之奇跡,主動跟我們爭奪資源?”

齊隊長咧嘴一笑。

按照原計劃,如果星之奇跡打防守反擊,他們就先占領戰略高地,獲取資源補給,再找機會發動閃電襲殺。

星之奇跡敢靠近,他們不會客氣,直接發動一流波快攻。

如果星之奇跡還是上次的防守層次,可擋不住他們精心準備的攻伐手段。

齊隊長剛要發號施令。

“隊長!星之奇跡直接衝我們殺過來了。”

青衣勁裝的忍者李九月,驚詫道。

視界中,星之奇跡的五人,踏著飛船外殼,心靈波動環繞,凝聚一股強大的超能威勢,加速殺向他們。

天絕戰隊感到詫異。

場外解說嘉賓,幾十萬觀眾都大出所料。

在以往。星之奇跡的作戰風格,總體偏向保守。要麽是打平推,要麽是防守反擊。

這是由於,她們擁有聯賽獨一檔的神射手。其它隊伍想獲得比賽,必須得切c才行。

今日的星之奇跡,一反常態!

“打正麵衝鋒,我們天絕還沒有怕過任何對手。”

齊隊長冷笑一聲。

“啟動戰術2-ks!”

在衝鋒狀態,星之奇跡的隊員沒法啟動合擊陣法,天絕戰隊無所顧忌。

星戰場景裏。

兩隻戰隊以超乎所有人預料的速度交鋒。

咻咻!蓬蓬!

雙方的神射手和遠程職業,率先開始交火。

“嘶!好強的穿透力!”

聯賽第一盾戰士的漢斯,悶哼一聲,手中的巨盾,被射穿一個開裂焦黑的窟窿。

赤銀色焰光,在盾麵上蔓延。

寧夜鶯隻是一兩箭,就讓他額頭冒汗,吃力無比。手中的寶器盾牌出現損壞。

“教練說得沒錯,星之奇跡的實力提升極快!”

齊隊長麵色一沉。

上一次,遠程交火時,兩支戰隊平分秋色。這是他們仗著整體修為高,防禦力有優勢。

可這一次。

初期的遠程交火,天絕戰隊被壓製一籌。

不僅寧夜鶯攻擊變強。公孫琴的法術支援,薇薇安和宋橋的增益法術,都有明顯的提升。

“突進!近身團戰。”

齊隊長將【空間操控】異能催動到極致,帶領隊伍,不顧代價的靠近星之奇跡。

“不愧是聯賽大魔王!星之奇跡的火力壓製,更勝一籌!或許,這是她們敢主動出擊的底氣!”

“天絕戰隊快速靠近,哪怕受一點輕傷,也不管不顧!”

“齊隊長的策略很簡單。跟星之奇跡打快節奏的近身團戰。這一領域,天絕戰隊在聯賽裏是獨一檔。”

天絕戰隊的戰術意圖,場外的人一目了然。

“可是,星之奇跡為什麽要在不擅長的領域,跟天絕戰隊硬碰硬?她們防守反擊,或者用平推戰術不香嗎?”

現場的解說和嘉賓,麵露不解。

在上次的小組賽,星之奇跡就險些被天絕的一波流閃電戰打敗。

……

殘破的星空母艦旁。

兩支戰隊終於靠近,展開近距離的團戰拚殺。

結果,出乎所有人預料。

在正麵團戰和搏殺中,星之奇跡沒有絲毫退讓,跟天絕戰隊打得有來有回,精彩紛呈。

星之奇跡不是防禦姿態,而是以快攻對快攻。

一道道顏色各異色的超能力量,碰撞炸響,在星戰場景裏,產生更多碎裂的零件和太空垃圾。

“最強的防守就是進攻。”

羅亮麵露讚許,看向身旁的唐曼月。

這是唐曼月提供的戰術思路,講究一個出其不意。

如果被動的反手反擊,會進入天絕戰隊的節奏,缺少主動權,變數更多。

“天啊!星之奇跡是怎麽做到的?跟團戰美如畫的天絕戰隊快攻硬碰,沒有半點劣勢。”

解說們瞪大眼睛,驚歎不已。

不管星之奇跡紙麵實力多強,可這畢竟是一支新建的隊伍,且是以美女選手為主。

團戰的經驗和默契度,需要時間的沉澱,不是天賦能短時間內彌補的。

“星之奇跡雖然沒有激發合擊戰法,但她們的身上,似乎有一絲特殊的心靈聯動。”

年邁嘉賓目光閃爍。

團戰中,薇薇安的身上,延伸一條無形的心靈網線,將另外幾人串聯在一起。

在戰鬥中,他們每個心境冷靜平穩,能最大發揮戰力,更加完美的配合。

隨著戰鬥的推進,他們五人發揮的整體戰力,在明顯提升。

“星之奇跡輕鬆抗住天絕戰隊的一波流快攻,而且越戰越勇,按照這個趨勢……”

解說和嘉賓麵麵相覷。

勝利的天枰,明顯傾向星之奇跡。

天絕戰隊的一波流,講究的是爆發,並不能持續太久。

反觀,星之奇跡的五人,愈戰愈勇,狀態和戰鬥力都在持續攀升。

……

三分鍾後。

天絕戰隊被星之奇跡壓著打,陣型開始出現散亂。

這期間,忍者李九月嚐試去切後排,利用影分身騷擾,混淆視線。

然而,她的一切舉動,都在薇薇安《心靈鏡湖》的映射中。

李九月嚐試了一次,差點栽進去,還好齊隊長解圍,以輕傷的代價逃離。

不知不覺中。

星之奇跡整個隊伍的戰鬥力,提升了三四成,團戰配合行雲流水。

五名選手之間,一層無形的彩墨色心靈脈絡網,若隱若現的勾勒,卻沒有完全激發合擊戰法。

這是心靈脈絡網合擊戰法的“半聯動”方式。

該狀態下,星之奇跡沒有誇張的戰力提升,但心靈相通,實力狀態都有小幅提升,不需要過度融入心神,被人抓住空子。

場外的專屬席位。

格林教練輕歎一聲,臉上有種釋然之意。

星之奇跡不用很依賴合擊陣法,此時的硬實力,已經超出了天絕戰隊。

若非天絕戰隊經驗老道,底蘊深厚,根本隻撐不了多久。

導致這一切質變的源頭,是薇薇安。

“薇薇安修煉到準3級,心靈力量比肩城邦級,讓團隊的配合、探查感應,上升到全新的高度。”

“如今的星之奇跡,已經找不到短板,堪稱完美。”

解說和嘉賓驚歎道。

他們發現一個可怕的細節。

從比賽到現在,星之奇跡沒有人受傷。

無論是遠程火力、正麵進攻、還是忍者的影襲刺殺,都被星之奇跡遊刃有餘的化解。

天絕戰隊的五名選手,或多或少有負傷。

最強盾戰士漢斯,身上傷痕累累,手中的鋼鐵巨盾,隻剩下半截,隨時會炸裂。

“隊長,要不要發動‘組合技’。”

神射手杜魯門,嘴角溢出血跡,咬牙道。

他們隊伍,有一套聯合多職業招式,組合成的一門殺招,可以爆發出3級巔峰的戰鬥力。

“盡量找機會,我們被完全壓製……”

齊隊長麵帶苦澀。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準備一波快攻壓製星之奇跡,再爆發殺手鐧。

可突進交鋒不僅沒取得優勢,還被壓製的喘不過氣來。

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情況。

如果施展組合擊,風險非常大,容易被星之奇跡找到破綻。

目光掠過漢斯焦黑的手臂,即將炸裂的盾牌,齊隊長露出不忍。

遠處的寧夜鶯,靜謐優雅的身影,拉弓射箭的動作不緊不慢,顯得輕描淡寫。

齊隊長隱隱察覺到,寧夜鶯擔心產生傷亡,出手留有餘力。

這一戰,或許根本沒有逼出星之奇跡的全部實力。

某一刻,寧夜鶯停止拉弓。

哢嚓!

漢斯手中的盾牌自然炸裂開。鐵塔般的身軀一顫,吐出一口血。

星之奇跡的五名選手,默契的停手。

再進攻,就容易產生傷亡。

齊隊長心中悲憤。衛冕冠軍的他們,統治聯賽,何曾有被人憐憫的一刻。

“組合技!”

齊隊長怒喝一聲,飛躍在隊伍上方。

他身上湧動空間波動,雙掌劃起一個無形空洞,將四名隊友的超能技糅合在一起,拍打出一道柱子粗的幽深光束。

轟!

【星戰廢墟】的中心,爆發出驚人的超能波動,狂暴的衝擊波,帶著殘骸碎屑席卷四方。

幾秒鍾後,塵埃光瀾散去。

星之奇跡的五人,完好無損,周身縈繞一層若隱若現的彩色墨色光網。

寧夜鶯收起手中光芒淡去的長弓。

天絕戰隊五人麵色慘淡,人人負傷。

“發生了什麽!讓我們看看回放?”

“不可思議!寧夜鶯借助半聯動的合擊陣法,一箭強行破去天絕的組合擊。”

畫麵鏡頭中。寧夜鶯蓄力拉弓,一道撕裂天空般的烈陽光箭,破除天絕戰隊的組合擊,強大的超能爆種,反卷向天絕,

令他們集體吐血。

這時,格林教練起身,向裁判抬手示意。

他神色複雜,呢喃道:“你們很努力,做得不錯。隻是,星之奇跡的統治時代到來,無敵之勢不可抗衡。”

“勝利,屬於星之奇跡!”

“讓我們恭喜星之奇跡,奪得本屆超級天才聯賽的冠軍。”

“這個冠軍之夜!屬於星之奇跡粉絲的狂歡。”

現場觀眾粉絲的歡呼,直播畫麵前無數觀眾的呐喊,好似撕裂宇宙真空,在聯邦星空各地的星球,基地、飛船上回蕩。

“恭喜羅教練,北辰史上最年輕的導師,他在超級聯賽圈創造了一項新的曆史記錄!”

鏡頭畫麵鎖定在羅亮身上。

五彩繽紛的光煙飄落。

五名選手捧起冠軍獎杯,將羅亮簇擁在中間。

幾名女學生靠的很近,或抱著他的手臂,或摟著他的腰部,湧來一絲絲美妙各異的體香。

更過份的是,肩背處傳來一絲柔軟彈性。

“是誰?”羅亮感覺導師的權威,遭到了挑戰。

依偎在身側的寧夜鶯,女神範的靜謐麵龐,洋溢著甜蜜和喜悅,看不出端倪。

按照慣例,奪冠後有一個環節,主持人要與每個選手提問互動,說一些感想,包括教練。

羅亮不好公然開溜,隻能在原地等待。

“首先,我想問一下淩語思同學。作為隊伍裏年齡最大的選手,這次奪得冠軍,捧起聯賽最高榮譽的銀龍杯,你心情怎麽樣,最想感謝的人是誰?”

盛裝打扮的長腿美女主持,含笑問道。

淩語思坦然道:“我的心情很好,打得很暢快。”

“我最想感謝的人,當然是老師。在我心目中,他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導師……”

這種互動環節,比較公式化,羅亮略顯無聊。

嗯?

他眼皮一動,收到一條久違的組織消息。

宇文昭雪:恭喜奪冠。(撒花)

羅亮暗忖:遠在帝國的薑昭雪,應該在通過特殊的途徑,默默關注星之奇跡的比賽,無法忘卻那個帥氣男人的身影……

加之上次明白真相的虧欠感,羅亮心有觸動。

近期和10分白富美關係漸漸疏遠,這正是一個打破冰點的機會。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