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叫薑小昭
藍月海一身華麗長裙,妝容精致,儀態萬千,光鮮耀人的走來。

羅亮暗歎,藍月海來得可真巧。

本想借這次機會,跟薑昭雪打破關係的冰點。要是這位玉女小天後,再有什麽親密舉動……

看薑昭雪剛才的情緒反應,恐怕要玩崩了!

好在,來的人是藍月海,而不是董夢瑤或者林清清。

羅亮對此也有心理準備。

“羅公子,我先避一避。”

薑昭雪提前發現藍海月,正要隱匿身形,執行組織任務。

她戴著鴨舌帽,在組織道具的作用下,存在感很低,沒有被藍月海第一時間發現。

忽然,她蔥指一緊,傳來溫熱有力的觸感。

“薑姑娘,沒必要避諱!你又不是見不得光的人物,不如認識下我的朋友。”

羅亮一把抓住她的纖纖玉手,阻止了薑昭雪的動作。

羅亮這種“不見外”的姿態,讓薑昭雪低落的情緒,填充一絲暖意。

隻是。

薑昭雪看向不遠處光鮮亮麗的女明星,心生猜疑。

藍月海打招呼的姿態,好像有點發嗲撒嬌的意味,這是超越正常友誼的跡象。

藍月海見羅亮跟一個素裙少女牽著手,微微一怔。

她畢竟是娛樂圈的人,跟羅亮眼神一個簡單碰觸,立即會意。

“羅學弟,這位難道是你的小女友?嘻嘻!長得這般俊生,真是郎才女貌。學姐都有點吃醋啦……”

藍月海沒有心虛,大方自然的走過來,表現出跟羅亮如同哥們般的熟絡。

薑昭雪眼中的疑慮,淡去幾分,但依然有些懷疑。直覺告訴她,這個女人跟羅亮的關係不簡單。

“這是我的遠房表妹,薑小昭。”

羅亮笑著介紹道。

薑昭雪這次現身的模樣,跟在聖鋒學校時有些差別。不是熟悉的人,很難一眼看出來。

“遠房表妹?”

藍月海咯咯一笑,看向十指緊扣的羅亮和薑昭雪,露出你以為我是傻子的表情。

“噗嗤”一聲。

薑昭雪忍俊不禁,白了羅亮一眼,心中的猜疑被打斷,沒有再多想。

月夜下,一襲素裙的少女,梨渦綻開,笑靨明動鮮豔。

藍月海打量眼前的“薑小昭”,暗暗吃驚。

這個少女雖然算漂亮,但論容貌,並沒有勝過她這位大明星。可藍月海心裏,卻莫名感到自慚形愧,好似在麵對一位絕代芳華的貴族女性。

“你好,薑姑娘。我是藍月海,羅亮在天藍星北辰分校的學姐。”

藍月海自我介紹道。

“你好,藍小姐。我叫薑小昭。”

薑昭雪有禮貌的回應,默認了羅亮給她安排的“馬甲”身份。

她的真實身份,確實不適合泄露。尤其是在這種特殊的時期。

“薑姑娘,你跟羅學弟在哪裏認識的?”

“我們在網上認識的。”薑昭雪淺笑道。

“網戀嗎?”藍月海略顯錯愕。

看著二女順暢的溝通,羅亮暗鬆一口氣。

如果讓薑昭雪隱匿在暗處偷聽,一些話題很容易穿幫,就藍月海的親昵舉動,分分鍾可以玩崩。

他索性將薑昭雪擺在明麵,光明正大展露親近。

在場的朋友,都是聰明人,見到羅亮和薑昭雪的姿態,沒人會出言揭穿,乃至會避諱相關的話題。

這就形成了燈下黑的局麵。

身為當事者的薑昭雪,會認為羅亮對她重視,沒將她當作外人,乃至感到暖心。

“羅學弟,學姐去一趟洗手間,你們繼續聊。”

藍月海沒有多逗留,識趣的離開了。

陽台上。

羅亮觸摸冰嫩無骨的玉手,與薑昭雪的明燦星眸對視。

二人四目相對,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氣息。

那種熟悉的微妙和心跳感,仿佛讓時光倒流至那一首歌時間的浪漫中。

“他明明有所決斷,為何又將我接引到冠軍之夜,還主動牽我的手?難道,他已經知曉真相……”

在短暫的甜蜜後,薑昭雪想到現實的問題,心緒有些亂。

她肩負的使命,與摩河族的政治聯婚,仿佛沉重的枷鎖,封鎖了她的靈魂和自由。

薑昭雪臉靨忽然一紅,發現羅亮得寸進尺,摟住自己的小蠻腰。

“羅公子,我有任務在身……”

她掙開羅亮的手臂,歉意道。

由於潛在的威脅和壓力,薑昭雪心有顧忌,不敢和羅亮玩火。這是關及家國命運與存亡的大事。

“任務隻是一個由頭。有我這個大高手在,哪需要你暗中保護薇薇安?”

羅亮笑了笑。

他又牽起薑昭雪的手,認真看向她:

“你不是好奇,現實中的我是怎樣的人。不如進入我的圈子,感受一下。”

薑昭雪沉吟,眼神撥動。

她確實想了解現實中更真實的羅亮。

“走吧。”

羅亮拉著薑昭雪,走向水景套間的酒吧。

吧台處。

李雲傑和溫莎,親密相擁在一起,偷偷說著情話。

“羅兄,你是大忙人!來,一起喝兩杯。”

李雲傑咧嘴一笑,熱情的起身相迎。

“這位姑娘是……”

溫莎和李雲傑,好奇的看向薑昭雪。

“我叫薑小昭,是羅導師的遠房表妹。”

薑昭雪眼波盈起笑意,大方融入羅亮的圈子,扮演此時的角色。

“表妹?”

溫莎和李雲傑相視而笑,眼神裏意味深長。

“羅亮真是這個渣男啊。”

“擁有董夢瑤那樣完美的仙氣女友還不知足,竟然又勾搭了一個漂亮姑娘?”

二人暗自鄙視。李雲傑心底不禁有一絲羨慕。

不過表麵上,二人非常熱情的歡迎。

“薑姑娘長得可真漂亮,氣質如此出眾。難怪能打動向來專情,眼界頗高的羅兄。”

李雲傑大加讚美。非但沒有揭穿,還配合充當了一回僚機。

薑昭雪微微一笑,露出編貝般的皓齒,不置可否。

羅亮有些好笑。相比藍月海的高明演技,李雲傑的表現就有些著於痕跡了,怎麽瞞得過冰雪聰慧的九公主。

好在,李雲傑也沒有露出什麽馬腳。

當著兄弟女友的麵,誇獎幾句,無可厚非。

薑昭雪坐在吧台前,優雅的端著酒杯,輕抿酒水,靜靜聽著羅亮三人的聊天,較少插入話題。

她靈秀的淺藍眸子,時而定格在少年的麵龐,眼波明潤,燦若星辰。

李雲傑暗歎,這位氣質出眾的漂亮姑娘,來曆應該不簡單,看上去對羅亮投入了真情。也不知羅亮使用了什麽忽悠手段,能屢次得逞,俘獲極品美女的芳心。

“羅兄,我和溫莎在下周結婚,到時你可要來喝我們的喜酒。”

李雲傑跟羅亮碰了一杯,邀請道。

“好啊,下周正好有空。”

羅亮答應了。

二人結婚的事,在早先聯絡的時候就打過招呼。

“薑姑娘,你到時有空,跟羅大導師一起過來。”

溫莎善意的道。

薑昭雪“嗯”了一聲,星眸暗淡,心情突然陷入低落。

羅亮不難猜測,“結婚”這兩個字,勾起薑昭雪的心事。

“老師!”

清悅的少女聲傳來。

星之奇跡的四朵金花,帶著幾分醉紅,一起走過來。

“咦!多了一個人,也是老師的朋友嗎?”

寧夜鶯四女,很快注意到羅亮身旁,戴鴨舌帽的素裙少女。

“幾位同學好。我叫薑小昭,是星之奇跡的粉絲,很高興見到你們。”

看到四朵金花,薑昭雪眸光一亮,心情好轉少許,主動打起招呼。

在這段時間,她認真觀看星之奇跡的每場比賽,寄予了特殊的情感。

“薑小姐好。”四朵金花客氣的打招呼。

“小昭是為師的遠房表妹,你們得喊‘薑姨’。”

羅亮表情嚴肅的道。

公孫琴幾女“啊”的一聲,旋即齊聲改口道:

“薑姨好!”

聽到這個稱呼,薑昭雪臉色一紅。

她咬著唇線,不滿的看向羅亮,低聲道:“這個稱呼太老氣了!我不喜歡。”

“你們稱呼我薑小姐,或者小昭也行。”

薑昭雪露出善意笑容,對四朵金花道。

“輩分不能亂。”

羅亮沒有同意,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

“是,薑姨。”四朵金花齊聲道。

薑昭雪麵若紅霞,似乎有些羞惱,側頭喝悶酒,不想理會羅亮。

“老師,薑……薑姨,怎麽跟燕雲戰隊的薑雪數據分析師,長相氣質有點像啊,而且她們都姓薑。”

寧夜鶯目光閃爍,洞察到端倪。

那一日,薑昭雪去掉偽裝,回眸傾城的驚豔場麵,她記得很真切。

帝國皇室動用的信息消除技術,對一般人有效果,對寧夜鶯這等擁有箭神血脈眼瞳的超能者效果甚微。

聽聞此言,薑昭雪握酒杯的手微微一僵,又若無其事的倒酒。

“為師也很奇怪呀。可能她們是失散多年的同胞姐妹吧。”

羅亮故作不知,語氣略帶調侃。

側對他的薑昭雪,差點被酒水嗆到。

寧夜鶯和公孫琴相視,驚疑不定,以一種瞻仰傳奇的尊敬目光,重新打量這位“薑姨”。

她們幾乎肯定,薑小昭和薑雪就是一個人。

當日的薑昭雪,讓她們驚豔無比,身為女子都感到動心。

“老師太厲害了!居然把帝國公主拐到了聯邦。”

得知真相的二女,心頭震動。

誠然,寧夜鶯和公孫琴或多或少對老師有情意。

可對於薑昭雪,這位與群星爭輝的絕美高貴女子,她們難以興起嫉妒的心理,反而感歎老師厲害。

不多時。

唐曼月、宋橋、公孫浩等人,陸續來到吧台前。

“薑……薑姑娘?”

公孫浩瞪大眼睛,看到那位禮儀優雅,氣質不凡的素裙少女,心髒不爭氣的狠狠跳動。

“我叫薑小昭……”

薑昭雪不卑不亢,一顰一笑賞心悅目,禮貌的和每個人打招呼。

公孫浩腦海中,那位回眸傾城的絕代麗影,與眼前的素裙少女重疊在一起。

他心神大震,遏製激動狂喜的心情。

吧台前,公孫浩本能的想與薑昭雪聊天,勉強找到話題,聊過幾句。

結果,麵對那位認真聆聽、注視他的素裙少女,他說話幾乎有些結巴。

“哥!”

直到公孫琴,伸手輕輕拍擊他的背部。

公孫浩如同被一盆冷水淋遍全身,從那種著魔般的狀態醒悟,終於恢複冷靜。

“她是帝國公主……她心有所屬……我們沒可能。”

他心頭呢喃道。

……

在場的客人朋友,有人猜測薑昭雪的身份,或者看出羅亮的渣男套路,但都心照不宣。

沒有人去揭穿羅亮,或者去提醒薑昭雪。

再者。羅亮說薑小昭是他的遠房表妹,又沒有直言女友的身份。

夜色漸深,時針轉過淩晨。

薑昭雪以“薑小昭”馬甲的身份,第一次參加了屬於羅亮圈子裏的聚會。

羅亮將捧場的朋友熟人送走。

薑昭雪也借機“離開”,實則隱匿在周圍,繼續執行組織任務。

會所套間裏,明麵上隻剩下羅亮和星之奇跡的成員。

羅亮背手站在陽台前,眯眼看著不遠處的亭台水榭。

一絲若有若無的監視感,在心靈中浮現。

類似的感覺,羅亮今晚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現。

不過,那不明來意的窺探,似乎並無敵意,所以他暫時沒有采取措施。

“羅導師。會所的老板剛剛轉述消息,說是有聯邦官方的人物,想要拜訪你。”

唐曼月冷豔高挑的身影走過來。

“聯邦官方?”

羅亮若有所思,聯想到什麽。

……

幾分鍾後。

一名腰杆挺直的中年西裝男子,走進會所套的客廳。

“羅導師,久仰!鄙人陳鬆,聯邦中樞機密組的副組長,今日帶著特別任務,與羅導師相商……”

西裝男子言語簡潔,很快切入正題。

他隨手攜帶的裝置,隔絕了外界的探知。

以唐曼月和薑昭雪的能力,都無法探聽二人的交流。

羅亮和西裝男子足足聊了半個小時,才結束這次密談。

“感謝羅導師的深明大義。”

這位聯邦高層的大人物,向羅亮鞠了一躬,起身離開。

“怎麽樣?”唐曼月大概猜到什麽。

“我沒有反對聯邦的要求,也提出了一些意見。往後,薇薇安和寧夜鶯,將列入聯邦官方的暗中保護。等畢業後,聯邦官方才能與兩名學生私下接觸,在此之前不能打擾她們的生活。未來,是否接受栽培,為聯邦官方效力,得看學生個人的意願……”

羅亮陳述道。

原來,在近些日,不明人士的關注,是聯邦高層的高手。至少其中一方來自聯邦。

聯邦高層對寧夜鶯和薇薇安的評定,是天驕種子起步。薇薇安的評定更高,疑似天驕。

這等級別的天才,未來有望宇宙級,甚至有較小概率成就宇宙至尊,提振整個人類文明的實力底蘊。

聯邦高層自然要重視,將其保護好,避免受到異族的刺殺。

羅亮即將離開北辰總院,未來不可能及時護持學生的安全,因此沒有反對聯邦高層的請求。

比較有意思的是。

那位機密組的副組長,在交談中問了羅亮個人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羅亮想不想為聯邦官方效力。

羅亮的回答是沒興趣,喜歡自由在。

第二個問題,羅亮對聯邦目前的政治軍事狀態,有什麽看法。

羅亮的回答是沒有看法。

這兩個問題,意味著羅亮和天雲莊園這股神秘勢力,進入聯邦頂層政治大人物的視野。

……

“叮!”

“任務【保護薇薇安】已經完成!”

“你有兩個小時逗留時間,可以選擇即刻返回……”

不遠處的陽台外,隱匿身形的薑昭雪,收到任務完成的消息。

“我要盡快回去。否則在房間裏布置的偽裝傀儡,會被赤龍衛察覺破綻!”

薑昭雪回眸,凝視羅亮所在的位置,足有幾秒。

“很開心,能臨時融入你的生活圈,享受這難忘的一晚。”

“也謝謝你,讓我擁有重新抉擇命運的勇氣。”

“其實,‘薑姨’這個稱呼,我並不是真正討厭。隻是……”

一襲素裙的少女,從原地憑空消逝。

……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