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十章 不配給他提鞋
江家大堂裏。

老爺子江樂平正襟危坐,身旁端坐一位豐盈美婦。

美婦臉蛋飽滿紅豔,身穿藏青色旗袍,雙腿呈之字交疊,儀容打扮還算端莊。

外麵有說有笑。

江漫琴三人被迎了進來。

江樂平眼中流露激動,起身相迎,身旁美婦略顯驚異,也隨之起來。

時隔十八年。

白發蒼蒼的老人,望著已近中年的二女兒。

“爸……”

江漫琴聲音有點哽咽,忍不住落淚,撲進父親懷中。

如今為人父母,她越發意識到當年的衝動錯誤,雖然心裏並不後悔。

“漫琴,我早該讓你回來的。”

江樂平老淚縱橫,蒼老身軀魏顫顫的。

江漫琴這才發現,父親的背脊不再那麽硬朗,連忙扶住他。

“這麽些年了,你還是1級精神念師。如果正常修煉,以你的資質,現在應該是2級超能者。”

江樂平打量女兒,感慨道。

語氣裏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懣。

一旁的羅德成麵露慚愧。

江漫琴嫁給他後,為家庭奔波,被柴米油鹽拖累,自然沒時間修煉。

“這是我丈夫羅德成。”江漫琴介紹道。

“爸,祝您身體安泰。”

羅德成陪笑道。

江樂平輕哼一聲,沒有理會。

當年如果不是女兒攔著,江樂平差點打斷他的腿。

“你就是阿亮吧,聽說考上北辰,很難得……”

江樂平含笑打量羅亮,麵容慈祥。

或許是職業本能。

一股先天級的精神意念,掃向羅亮。

羅亮體內真氣應激般,豁然運轉,一股暗合天地自然的無形威勢,將這股精神念力彈開。

這種無形氣機交鋒,僅僅是一刹。

隻有先天級才能感受到。

江樂平先是一怔,麵露驚訝之色。

內心實則無比震駭。

“好!好!沒想到我江家血脈中,能出這樣一位絕頂天才。”

江樂平滿臉欣慰,朗聲笑道。

絕頂天才?

老爺子的稱讚,讓大堂裏眾人驚詫。

江家三代的子弟們,心裏多少有些不舒服。

“不就是考上北辰?老爺子評價我時,都沒有這麽誇張。”

江威心裏不是滋味,很不服氣。

“爸,您過譽了,阿亮隻是僥幸考上北辰。比不上江家的傑出子弟。”

江漫琴看出江家子弟不高興,連忙打掩護。

然而。

江樂平接下來一句話,震動整個堂屋。

“哼!跟羅亮相比,江家這些子孫不配提鞋!”

江爺子一臉不屑。

他是有感而發。

江家這麽多年,就他一個先天級。

羅亮才十七歲,就已經是2級超能者,未來成就不敢想象。

不配提鞋!

滿堂屋的江家子弟麵色難堪。

江威一張臉瞬時漲紅。

他作為江家子弟中的第一天才,深受老爺子寵愛器重。

怎麽羅亮一到,他竟然連提鞋都不配?

“老爺子,二女兒好不容易來一趟,別動氣。”

身旁的旗袍美婦笑著道。

“這位就是二娘吧?”

江漫琴看向美婦,神色不自然。

美婦年齡跟她相仿,看上去又美又年輕,眉宇間有種柔媚風情。

“忘了介紹,這是你阿姨,阮梅……”

江樂平笑著介紹。

“嶽母(外婆)。”

羅德成和羅亮尷尬的打招呼。

阮梅這個丈母娘,比羅德成可能還要年輕。

“我去,這是有一個年輕媽媽,又來一個更年輕的外婆。”

羅亮心裏吐槽道。

阮梅保養的太好,看起來隻有二十七八歲,肌膚嬌嫩,身穿開衩旗袍,隱約露出白晃晃的長腿。

羅亮穿越前三十歲出頭,那時的女友,也就這年齡,還沒這位嬌媚呢。

“你就是阿亮啊,很厲害,考上北辰,威威要向你學習。”

阮梅美眸閃動,語氣親切。

聽到這話,江威氣得怒火中燒。

老爺子說他們不配提鞋。

現在親娘讓他向這個倨傲的外甥學習。

實在是太侮辱人了!

不就是因為你考上北辰,我隻是運氣差點,哪裏不如你。

況且,聖徽這幾年培養出的頂級人才,還隱隱壓製北辰一頭。

“大家都坐吧,來阿亮,坐我這邊。”

江爺子笑眯眯的道。

大家紛紛入座。

羅亮這個外孫得到特許,坐到老爺子身旁。

在場江家成員吃驚不已。

哪怕江傳厚、江楓父子知道羅亮的不凡,都感到意外。

羅亮就算關係背景再大,那也是孫子輩啊。

羅亮倒沒有推辭,坐到江爺子身邊。

他估計江爺子看出自己的修為,隱隱當作一個平輩對待。

江樂平內心的震動,久久無法平複。

不單是因為羅亮先天級的修為。

他聯想到那隻神秘大手,曾經抹除女兒家的人生過往細節。

那是站在宇宙巔峰的精神念師類職業,才能擁有的手段。

當時。

江樂平以為女兒家是被波及。

可現在看到羅亮的真實修為,再加上升學宴的大場麵和公關事件。

這些種種加起來,絕不是巧合的被波及。

“這位外孫,恐怕是得到了宇宙大人物的親睞呐。”

江樂平心裏感慨。

羅亮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不能以兒孫的身份來衡量。

“可恨!那個位置的待遇,以前隻有我有資格坐的。”

江威雙拳緊握,臉色隱隱發青。

“威威,你到媽這邊坐。”

阮梅看出兒子的不快,笑著招手道。

“媽,老爺子怎麽回事,把一個外孫高高捧起,打壓我們江家子弟。”

江威強壓怒火,低聲埋怨。

以往遇到什麽不平,隻要找媽訴苦,都能討來一個公道。

“你別急,老爺子向來穩重,有城府,他這麽做肯定有原因。”

阮梅安撫道。

老爺子給她透露過,二女兒家可能攀上大貴人,現在已經發達了。

具體什麽情況並沒有細說。

堂屋裏。

江爺子先是跟二女兒敘舊,修複父女關係。

隨後。

話題落到年輕一輩身上。

江樂平時不時往羅亮身上引導話題。

整屋子的人都能看出,老爺子對羅亮特別的關心。

連他最疼愛的小兒子江威,都被冷落了。

也不是冷落。

是時不時拿來當背景牆。

每當誇獎羅亮時,都會對江威道:“威威,這方麵你們要跟阿亮學習。”

江威心裏憋屈之極。

在老爺子眼中,好像羅亮打個屁都是香的,要他揣摩學習。

羅亮強忍笑意,倒是能理解江威的心理。

這就跟前世語文的閱讀理解一樣。

作者撓個癢癢,拍個蚊子,都是有深意的。

“年輕奶奶”阮梅細眉輕皺,有些看不下去了。

自個兒子何曾受過這個委屈?

其實。

江家子孫都成了背景牆,隻是她兒子平時受寵太久,心理落差更大。

江威實在忍不住,站了出來。

“亮外甥,聽說你考上北辰,是什麽職業?”

江威笑嗬嗬的道。

羅亮道:“武者,怎麽了?”

“恰好我也是武者,對北辰的超能生很是向往,想跟你切磋一下。”

江威一臉自信,戰意迸發。

有好戲看了!

堂屋裏,江家眾子弟麵露笑意。

江楓嘴角勾起,江威果然不服氣,想找羅亮的麻煩。

如果是切磋,他還真不看好羅亮。

“威威,別鬧。”

阮梅看似在嗬斥,其實沒有阻止的意思。

她清楚自己兒子的天賦實力,同階的1級超能者多半不是對手。

“這貨是武者?”羅亮有點意外。

江家祖上有精神念師類的大人物,後輩的天賦多半跟精神力有關。

怎麽會冒出一個武者天賦出眾的晚輩?

再者。

他總覺得江威跟老爺子、兩位舅伯長得不像,跟阮梅倒是很像。

麵對江威的挑戰,還不待羅亮開口。

“退下去!”

江爺子麵色凝沉,一聲冷喝。

“你哪有資格跟阿亮切磋,不要丟人現眼!”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