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零三章 帝國踏浪,摩河使團(十五)
次日早晨。

典雅明亮的郡王府餐廳。

羅亮麵前的餐盤裏,堆滿各種食物的殘渣。

坐在對麵的主人薑常宏,臉上有種生無可戀的表情,目光時而落到羅亮臉上。

“據悉,摩河王族的使團,在帝都時間淩晨五點抵達天陽星。”

這時,餐廳投影光幕上一則新聞吸引羅亮。

“帝國首輔、禮部大臣、皇室族老等要員,隆重接見摩河文明王子‘魯狄斯’、羅厄爾長老等貴客……”

通過投影光幕,羅亮第一次看到摩河王子的形象。

高大,狂野,霸道,富有異域風情。

從時間上看。

摩河王子比羅亮要晚半天時間登陸天陽星。

看到這則消息,常宏郡王麵無波瀾,顯然已經提前獲知這一消息。

羅亮食欲興致頓漸。要了一張紙巾,擦拭嘴角和手上的油跡。

“薑兄,你好像有什麽話要說?”

看向一直陪同進餐的常宏郡王,羅亮開口道。

他自然看出,薑常宏其實不太歡迎自己。

但如果惹不起,大可以敬而遠之,混過這兩天就可以,沒必要親自陪同。

“是有一件事。”

常宏郡王麵色不好看,笑得有點勉強。

“今日,宗室有幾位好友要來府上做客。其中一位貴人,對羅兄的事跡感到欽佩和好奇,想見你一麵。”

薑常宏說明緣由。

“宗室裏的貴人?敢問是哪位?”

羅亮心中一動。

薑常宏作為親王之子,在宗室裏身份已經算比較高了。

他口中的貴人,隻怕是皇室的直係子弟,譬如皇子之類的。

“六公主,薑淩燕。”

薑常宏說出名諱,語氣略顯無奈。

“薑淩燕,帝國第一美女的那位公主?”

羅亮有些意外。

“正是她。”

薑常宏有些頭疼的樣子。

六公主薑淩燕,是皇後所生,背景勢力強大,深得大帝的喜愛。

在皇室裏,一般的皇子皇女,都對她禮讓三分。

若是在平常。

薑淩燕來府上,薑常宏好生招待一番,最多割肉出點血,算不上什麽。

可今日,府上有兩個危險份子。

薑淩燕作為金枝玉葉,大帝的掌上明珠,卻偏偏要與羅無量接觸。

兩方都不是善茬,屬於薑常宏惹不起的燙手山芋。

二者相遇,若是出現什麽閃失和變故,薑常宏作為府邸主人,難逃其咎。

“羅兄,你見或不見都行,沒有誰能勉強。”

薑常宏暗示道。

依他看來,羅無量最好拒絕了。

想來,薑淩燕也不至於蠻來,得罪威脅莫測的羅無量二人。

雖說,千秋宗師超然物外,心胸廣闊,不與一般人見識。

可若是有人來犯,行為過激,未必見得會心慈手軟。

“為什麽不見?”

羅亮思念飛轉,忽然咧嘴一笑,頗有興致的道。

“六公主是昭雪的親姐姐,我怎能無故拒絕?何況,帝國第一美女的名號,羅某也挺好奇,不妨瞻仰一下。”

羅亮的應答,讓薑常宏麵色古怪。

難道羅無量不知道,六公主和九公主關係不算好嗎?

再者。

羅無量得到九公主薑昭雪的親睞,竟然還不知滿足?好似很期待與帝國第一美女的薑淩燕見麵。

甚至想發生點什麽。

在薑常宏眼裏,羅亮這種行為就是吃著碗裏望著鍋裏。

“好,六公主一行人在路上,薑某去準備一番。”

薑常宏深深看了羅亮一眼。

……

上午10點。

來自皇室的一群年輕貴客,聚集在郡王府的逐鹿園。

逐鹿園,是供主人們遊獵、玩耍的戶外場所。

山坡的亭閣裏。

羅亮迎著山風,打量宗室的那幾名年輕男女。

其中一位宮廷少女,卓爾不群,美得令人眩目。

少女一身白色千水裙,步態曼妙優美,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挽迤三尺有餘。

精美立體的玉顏,畫著清淡的梅花妝,堪稱花容月貌。

清秀而揚長的柳葉眉下,一雙淡金眼瞳,宛如星鑽耀目,蘊含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與神聖,讓人自慚形穢。

“光芒璀璨的女人。”

羅亮打量這位帝國第一美女的六公主,暗自評價道。

六公主的五官與薑昭雪有幾分相似,容顏近乎媲美。

她的神韻氣質,要成熟一些,屬於女子黃金巔峰的狀態。

在常宏郡王的帶領下,六公主薑淩燕為首的宗室年輕人,走進羅亮所在亭閣。

“六公主,這位便是來自聯邦的少年天才,羅無量。”

薑常宏打起精神,介紹道。

“你就是羅公子?”

薑淩燕端詳羅亮,眼波清靈透徹。

“聽聞公子披荊斬棘,跨越億萬星河而來,連星空大能都不能阻擋步伐。這般無視世俗一切強權的勇氣,淩燕深感佩服,特來拜訪。”

薑淩燕音容柔媚,卻媚而不妖,糅合那種高貴美豔的氣質,讓人神魂顛倒,欲罷不能。

“六公主謬讚。羅某隻是來與帝國的友人見麵,希望外界不要過度聯想。”

羅亮麵露微笑,雲淡風輕。

他目光掠過薑淩燕,在其身後看到一個熟悉身影。

那是一名氣質清冷的古典長裙少女。

這名宗室少女,羅亮在聖鋒學校時曾見過。此女名叫“薑昭願”,曾被他誤以為是薑昭雪。

此刻,薑昭願清眸凝住,悄悄觀看羅無量的麵容。

隻不過。他與羅亮並不熟,最多見過一兩麵,無法迅速確認。

薑昭願的現身,讓羅亮心生揣測。

這位六公主好奇過來見自己,應當得到了大帝的默許。

“是嗎?不知羅公子所說的友人,會是哪一位佳人?淩燕都有幾分羨慕呢。”

薑淩燕巧笑嫣兮的道。

羅亮知道她是明知故問。

此女是薑昭雪的親姐姐,既然親自找上門來,多半知道羅亮來意,說不定有“考究”之意。

“哪裏哪裏!殿下貴為帝國明珠、第一美女,隻有世人羨慕,仰慕你。”

羅亮客氣道。

薑淩燕不置可否,抿唇一笑,動人心魄

“敢問羅公子,您的師兄,那位千秋宗師在何處?”

一名宗室青年,好奇的問道。

“無痕師兄在附近悟道,不便見客,諸位莫怪。”

羅亮似笑非笑的道。

“豈敢。”那名宗室青年客氣道。

實際上。

千秋無痕此刻便在亭子外,負手而立,存在感降到極點。

外人不知道他在那裏,就相當於不存在。

“千秋宗師,叨擾了。”

不知何時,一位衣著樸素的白發老人,站在千秋無痕麵前,麵容慈祥。

千秋無痕看了他一眼,微微頷首。

“不如,你我下一盤棋,讓小輩們自己玩耍?”

二人麵前出現一個棋盤,老人提議道。

“好。”千秋無痕答應了。

他原本打算拒絕,剛才得到羅亮通過組織發送的消息,讓他陪這個老頭玩玩。

就這樣。

亭閣外的空地上,千秋無痕與白發老人下起棋。

外界之人,看不到他們的存在。

羅亮是個例外。

他能看到千秋無痕,在護道人的羈絆牽引下,也能感知到白發老人。

……

逐鹿園裏。

在場的年輕才俊,玩起了狩獵遊戲。

遊戲規則,要兩人組成一隊,禁用超能力量,狩獵周圍丘陵、林木裏隱藏的一種靈鼠。

且遊戲範圍內,有屏蔽精神感官的大陣。

狩獵者,隻能憑借身體素質,徒步去抓捕靈鼠。

這種靈鼠雖沒多少戰鬥力,嗅覺卻極為靈敏,善於打洞和隱匿。

在禁用超能和感官的情況下,在場的這些超能強者,想抓捕靈鼠,難度並不算低。

“羅公子,不如我們強強聯手,想來可以奪得頭籌。”

薑淩燕眼波流轉,提議道。

“好啊。”

羅亮同意,嘴角微微抿起。

他有種感覺,薑淩燕在刻意接近自己,意圖未明。

但是,既然這位帝國明珠送上門來,羅亮正在尋找突破口,豈會放過這次機會?

就這樣,逐鹿園內。

羅亮和薑淩燕組成一隊,開始行動起來。

薑常宏則和薑昭願組成一隊。

亭閣旁。

千秋無痕和白發老人正在下棋。

有這兩位坐鎮,此刻的郡王府,成為首府星上最安全的地方。

“千秋宗師,老朽看得出,你超然世外,一心悟道,不喜歡打打殺殺。”

白發老人笑眯眯的道。

他隻要牽製住千秋無痕,則不用擔心薑淩燕的安危。

不說薑淩燕自帶的保鏢裏還有高手。

至於羅無量?隻是雙4級修為,哪怕算他是5級高手,在這些年齡更長的皇族才俊中,實力根本不起眼。

……

羅亮作為禦靈師,即便不動用力量,在園林裏也是如魚得水。

半個小時不到。

他和薑淩燕抓捕到十幾隻靈鼠。這還是二人無心狩獵,時而說笑的情況。

“淩燕殿下,在下有一個疑惑。”

“羅公子隻管問。”

薑淩燕柳眉輕揚,清媚動人。

“羅某是帝國官方警惕的潛在威脅。殿下金枝玉葉,身份高貴,怎會以身涉險,主動與羅某見麵?”

羅亮直接說出心頭疑惑。

“嘻嘻,你不會,也不敢!”

薑淩燕嫣然一笑,仿若百花盛開,足以讓異性沉淪。

“這是為何?”

羅亮含笑,不介意欣賞她美麗炫目的容貌。

“哼!我是昭雪的親姐姐,量你也不敢得罪我。”

“有道理。”羅亮哈哈一笑。

薑淩燕敢來接近羅亮,自然有一番判斷。

羅無量和千秋無痕,一路上的表現不是冷酷、殘忍之輩。

其行為,至少是中立守序。

羅無量二人鏟除的對象,都是敵人殺上門,從未主動造成過傷亡。

重要的是,羅亮隻要喜歡薑昭雪,在帝國首府便心存顧忌。不看帝國麵子,也要照顧薑昭雪的感受。

“羅公子,下一隻靈鼠,我們不如比比,誰身手更好,能先抓住靈鼠。”

薑淩燕盈盈一笑。

“好啊。”羅亮笑得很陽光。

不多時,一隻靈鼠的蹤跡,出現在灌木間。

“動手。”

羅亮和薑淩燕速度都很快,飄入灌木叢裏,鎖定靈鼠的位置。

幾乎是同時。

兩人的手將要抓住靈鼠。

不過,因為二人彼此牽製,誰都沒抓到目標。

一個不小心。

兩人的手“碰”到一起。

羅亮手指掠過薑淩燕冰玉般的光潔手背,纖纖手指。

薑淩燕如畫的絕美臉蛋,不由泛起一抹紅暈。

她眼眸柔潤,橫瞥羅亮一眼,漾起似羞似惱的媚態,令人目眩神迷。

羅亮心頭詫異,薑淩燕剛才的動作,與自己這般“默契”,仿佛心有靈犀的情侶。

難道,這位帝國六公主,竟然是一位深藏不的渣女?

二人四目相對,仿佛確認了對方的身份。

薑淩燕收回手指,衣袖間露出一截白蓮藕般的手腕。

“羅公子,你先前說我貴為帝國明珠、第一美女,讓世人羨慕,仰慕。

那……羅公子如何看待淩燕?”

薑淩燕星鑽般的美眸裏,流溢瀲灩水澤,有幾分少女期盼的動人嬌羞。

羅亮不禁遲疑。

薑淩燕這是想幹啥?

你是在撩自己未來的妹夫嗎?

還是想挖妹妹的牆角?

又或者是考驗與試探?

羅亮有點揣摩不透薑淩燕的意圖。

“看來,如羅公子這般的人物,也是口是心非。”

薑淩燕幽幽一歎,眉目間有哀愁,讓人憐惜心疼。

“淩燕殿下,羅某還是很欣賞你的。”

羅亮笑容溫和,安撫道。

“是哪種欣賞?”

薑淩燕美眸明亮,驚喜雀躍的樣子。

“你說呢?”

羅亮不加掩飾,雙目略顯火熱,盯著她吹彈可破、雪白透紅的臉蛋。

在這種曖昧氣氛下。

薑淩燕臉蛋羞紅,臻首低垂。

她粉嫩飽滿的唇線,卻是微微勾起。

“薑昭雪!你喜歡的男人不過如此,這麽輕易被我勾引。”

薑淩燕淡金眼眸含笑,心底不屑道。

前幾日,她從小道消息獲知:

有一位才情驚豔的少年,橫跨無盡星空,無視世俗,摧滅星空大能,逼得帝國讓步,隻為帝國的某位公主。

那位公主,是她素來不喜的薑昭雪。

薑淩燕難免心生嫉妒。

在赤龍帝國,她是大帝掌上明珠,被譽為帝國第一美女。

但私下裏有人議論,薑昭雪才是皇室第一美女,顏值和氣質都略勝過她。

薑淩燕對這個九妹心有不滿,在皇室裏處處針對壓製她。

薑昭雪在圈子裏有些孤立,這是原因之一。

摩河王子最先想聯婚的對象是薑淩燕,因為她名氣大。

不過,薑淩燕在母後幫助下,一番運作把薑昭雪推了出來,成為自己的替罪羔羊。

而在近期。

那位驚才豔豔的少年,橫渡星空,打破世俗,藐視強權,為薑昭雪而來。

這種愛情小說裏才會出現的情節,讓薑淩燕嫉妒、不忿。

她才是帝國第一美女,出身更高貴。

這等赤誠之心的真愛,傳說故事裏的女主人,應該屬於她!

除了嫉妒,薑淩燕內心還感到擔憂和不安。

羅無量展露的背景實力,足以讓皇室忌憚。

萬一他真破壞了聯婚。

譬如說和薑昭雪私奔成功,那麽她這位帝國第一美女,便失去了替罪羔羊。

因此。

她大膽采取一個計劃,主動接近羅亮,名義上的理由是替妹妹“考驗”羅亮的真心。

“哼!羅無量,先讓你傾倒在本殿石榴裙下。再然後,將你的醜態麵貌發給九妹,讓你們勞燕雙飛。”

“到時,九妹一定會傷心欲絕吧?”

薑淩燕嬌羞低首的麵容下,醞釀著自己的計劃。

她悄悄開啟脖子上水晶項鏈的記憶功能,錄下與羅亮剛才的對白。

她知曉羅亮具備高超的虛擬技術,沒采取智能拍攝,而是這種原始的記憶水晶。

但這還不夠。

剛才的對白,隻是顯得曖昧,沒有實質證據。

最好能讓羅亮直白表露愛意。

或者有更親密的舉動。

然而。

薑淩燕怎麽也沒想到。

她的手段還未展開,身前的羅亮有更驚人一步的舉動。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