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零五章 帝國踏浪,赤星大殿(十七)
赤龍皇宮,是一片古典宮樓的建築群,外設城牆圍繞。在古代皇宮的基本盤上,糅合現代建築元素,且暗含各種高科技。

皇宮的占地規模,是羅亮前世所見故宮的一百倍!

其內的建築更宏大,氣勢巍峨磅礴,山水園林延綿,匠心獨運。

能受邀參加公主成人禮的人物,皆是帝國境內的頂級權貴,或者周邊文明的代表。

像是帝國境內的一方梟雄或者區域首富,連入場券的資格都沒有。

下午三點。

一輛出租飛車,在赤龍皇宮前降落,與周遭的環境格格不入。

皇宮前,來往停靠的載具,都是頂級名貴豪車,至少也是低調內斂的高端品牌。

不少人的視線,帶著玩味或者好奇,打量那輛停落的出租飛車。

隻見,一名身穿正裝的少年打開車門,臉上掛著悠然笑容,瞧向麵前巍峨氣派的赤龍皇宮。

羅無量緊了下胸前的玫瑰紅領帶,稍微有些不適,剛剛買的那雙男士皮鞋,腳感也偏硬了一點。

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好像是第一次穿正裝。

畢竟是帝國公主的成人禮,大家都西裝革履,羅亮不能太特立獨行。

“喂喂!小子你車費沒付——”

出租車司機直接炸毛,麵色不善,大聲嚷嚷。

“啊,不好意思!來,不用找!”

羅亮腳步刹住,假裝一點不尷尬,將一張百元帝國鈔票,遞進車窗裏。

司機目露狐疑的檢查鈔票,確認不是假錢。

這樣一個少年,走向皇宮側門的通道,令人在場的權貴們側目,錯愕不已。

“咯咯!我忍不住了……”

幾名貴族小姐,捂嘴輕笑,傳來銀鈴般的動聽聲音。

“打‘飛的’到皇城?還想做霸王車?哈哈!有點意思……”

一些權貴打趣,估計羅亮是哪個旮旯星球過來,走錯了地方。

當然,這些上層權貴,禮儀素質都不差,倒沒有誰去當麵羞辱,嘲笑羅亮。

“嗯?是他……羅無量!”

在場少數上層權貴,認出少年的身份,目光凝縮,收起輕視之意。

羅亮正準備排隊,從側門的通道核驗進入皇宮。

“羅公子,這邊請。”

一名宗室成員臉上陪笑,帶著兩名宮廷侍衛過來,將羅亮迎到另外一條“貴賓通道”。

這邊的通道人很少,不用排隊。

隻有真正的帝國政要,皇室嫡係,才有資格走貴賓通道。

附近一些關注者,不由瞪大眼睛。

幾名嬉笑的貴族女士,麵容凝固,眼眸中逐漸露出探尋與好奇的色彩。

“這個少年是什麽來頭?”

“竟然讓高高在上的宗室成員親自迎接?”

……

“有勞了。”

被認出身份,羅亮並不驚訝。

畢竟,他是帝國官方重點關注、戒備的人物。

既然不能阻止羅亮參加公主成人禮,最好是將他納入視線,處於掌控中。

同時,皇室也不希望羅亮與帝國境內的各方勢力接觸。

知道羅亮與薑昭雪關係的人,越少越好。

“羅公子不用客氣。您手中的邀請函,由公主親自派發,享有一級貴賓的待遇,且能帶兩個同伴參加公主生日。”

“咦!千秋宗師怎麽不在您身邊?如果他要進入,須得一起備案。”

那名宗室成員忽然意識到什麽。

羅亮孤身一人過來,那位傳聞中的千秋無痕不見蹤影。

“他,不就在你身邊嗎?”

羅亮似笑非笑,伸手指向自己的左手邊。

宗室成員眼前一花,便見羅亮身側靠後的位置,有一位雙手負背的青衣男子。

“千秋宗師!這……為什麽我剛才沒見到您?”

宗室成員肅然起敬,小心翼翼的問道。

“因為你不知道我在這裏。”

千秋無痕簡單解釋一句,閉上雙目。

宗室成員疑惑不解,麵露糾結。

詭異的是,附近的侍衛,檢測設備,也都看不見千秋無痕。

隻因羅亮的告之後,他才能看到千秋無痕。

“存在與不存在,這不是你能理解的層次。”

羅亮拍了一下宗室成員的肩膀。

注視走進皇宮的羅無量,以及逐漸淡化“不存在”的千秋無痕。

宗室成員陷入沉思,低喃道:

“存在與不存在?”

“皇族長老講課曾提及過。某些我們不知曉,無法理解的存在,就算近在咫尺,相對我們卻是不存在的事物。隻有知道它,理解它的概念,才能顯現。”

千秋無痕不喜太熱鬧的歡迎。

此刻,他將自身存在感降至極點,猶如不存在的事物,堪比隱形。

隻有大能者刻意查看,且知道他的存在,才能夠發現。

現場有宮女和太監指引。

沿著一條紅毯鋪就的通道,羅亮來到一座典雅高大、金碧輝煌的宮殿前。

“赤星大殿。”

羅亮仰望頭頂大殿上的幾個鎏金大字。

仿佛在注視神靈,他頓時被一股浩瀚無邊的偉力光輝壓迫,雙目刺痛,欲要生淚,靈魂顫栗。

“赤星大殿,是大帝與重臣商議政事,開設國宴、招待貴賓的正式場合。按照以往慣例,帝國公主還不具備資格在這裏舉辦成人禮。不過,這次的情況有些特殊……”

這時,身邊有一位年邁公爵,跟身旁的少年後輩說道。

“那幾個大字不要直視,是宇宙至尊留下的真跡。”

“原來是宇宙至尊所寫。”

羅亮略帶訝異,收回目光。

在這個世代,人類文明,包括赤龍帝國,確實沒有誕生宇宙至尊。

但是,赤龍帝國的老祖宗,就是一位確切存在過的至尊。

“後生可畏。竟能直視至尊真跡,眼不落淚。”

年邁公爵目光矍鑠,留意到身旁的羅亮,不由感慨道。

“當認知足夠高,神靈亦能平視。”

羅亮聲音平淡,其身形留下一縷微風。

年邁公爵不由愕然。

這少年的口氣真大,便是他和當代大帝,都不敢說出這等“與神靈平視”的話語。

盯著羅亮的背影,公爵忽然想到什麽,恍悟道:

“羅無量!傳聞中的那個聯邦少年?”

“什麽聯邦少年,不就看一眼嗎?隻要不長時間逗留。”

身旁少年嘀咕一聲。

他不服氣,目光掃向頭頂的“赤星大殿”四個字。

“啊……”

貴族少年悶哼一聲,捂著火辣紅腫的雙眼,留下悔恨的眼淚。

“哼!自己多少斤兩不知道,還學會人家裝?”

年邁公爵好氣又好笑,批評道。

……

赤星大殿內的廣闊,出乎羅亮的預料。

大殿挑高足有百米。

便是星際間一些體型高大的異族過來,也不會覺得絲毫擁擠。

大殿內劃分出一個個區域,接待國內外的賓客。

其中,還有一些偏殿,用於招待重要的賓客,保護他們的隱私。

羅亮手中的邀請函,可以通行大殿內的各個區域。

他被安排在宗室所在的3號偏殿。

羅亮走進3號偏殿,想著或許能見到薑昭雪。

至少能看到熟人。

果不其然。

羅亮在3號偏殿見到常宏郡王、薑昭願,以及那日一起狩獵的幾名宗室子弟。

看到羅亮進來。

薑常宏和薑昭願臉上顯出一絲不自然。

羅亮直接走向薑常宏。

“羅公子,實在對不住,那天有急事,不能在府上親自招待。”

薑常宏臉上堆笑,歉意道。

“無妨,隻是在貴府落腳,哪裏需要郡王親自陪同?”

羅亮語氣很正常。

薑常宏稍鬆一口氣,實在不想得罪這個莫測人物。

“但是,有件事讓我心情不好。”

羅亮話鋒忽然一轉,麵色淡漠。

薑常宏心頭大跳,手心浸出冷汗。

難道是那件事……

他在府上招待羅無量,並沒有做出其它對羅亮不利的事。

“這個……羅公子!我也是身不由己,您聽我解釋。”

薑常宏苦笑道。

“好,我聽你解釋。”

羅亮雙手負背,一副盡在掌握的樣子。

其實,他剛才隻是隨意一詐。

主要是薑常宏躲著他,從昨天下午那件事後,就給他一種奇怪感覺。

“羅公子,你昨天摟抱六公主的事,我和昭願無意看到,也無意向外宣揚。隻是六公主施壓,如果昭雪公主問到,必須實話實說……”

薑常宏如實交代經過。

羅無量和薑淩燕他都惹不起,索性讓他們自個去鬥。

“麻蛋!這種事竟然捅到薑昭雪那裏。薑淩燕,你都不在乎自己聲譽,真夠狠!”

羅亮頓時不淡定了。

他沒想到。身為當事人的薑淩燕,會做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

作為帝國公主,若是傳出被人輕薄的事,她以及皇室的聲譽臉麵都會受損。

本來,在登陸天陽的那晚。

羅亮與薑昭雪見麵時,彼此之間的關係,就產生了隔閡。

大概是由於林清清,以前交往女友的某些內容露出馬腳,引起薑昭雪的不適,竟而心灰意冷。

而如今。

薑昭雪得知羅亮摟了她的親姐姐,會作何想。

真可謂雪上加霜。

羅亮不禁感到擔憂,有心理潔癖的薑昭雪,麵對此事情緒上能否承受住。

前兩次的情節更輕,薑昭雪情緒過激,氣血上湧,身體便有不適。

“六公主和九公主關係如何?”

羅亮問道。

“不好。皇室的年輕一輩都知道。”

常宏郡王坦然道。

羅亮目光閃爍,暗歎一口氣。

有點麻煩了。

薑淩燕和薑昭雪關係不好,當日接近的行為,就絕不是考驗,而是心懷歹意。

至於將姐妹一起收服,化幹戈為玉帛,那更加不現實。

薑昭雪的心理潔癖,得知討厭的女人與心愛之人親密相處,心態絕逼要炸。

關於薑昭雪的心理潔癖。

羅亮雖然頭疼,但也算不上反感。

任何事都有兩麵性。

有利亦有弊。

薑昭雪這種心理潔癖,比身體潔癖更罕見,且容忍度更低。

這種特性一旦認定某個人,內心就僅夠容納其一人,雙方之間的感情猶如神聖淨土,容不得半點侵染。

同時,絕不允許對象有逾越,哪怕是心理上。

好處是。

這算是一種理想主義的忠貞。

很多情侶、夫妻,雖然感情關係一直好,沒有出軌。

但身體不出軌,不代表精神不出軌。

理想主義的“忠貞”,精神世界都堅定不移,神聖不容侵犯。

薑昭雪作為10分白富美,素質本就極高,加上這種難得品質的賦予,隻會對羅亮更有吸引力,充滿挑戰性。

羅亮依稀記得,前世有一款修仙模擬器類的遊戲。

這款修仙遊戲裏,玩家角色的道侶,若沒有“忠貞”的性格,那麽基本鐵定戴綠帽子。道侶會向他人求愛,甚至雙修。

……

“羅公子,有些事強求不得。”

薑常宏歎了口氣,忍不住勸了一句。

在他看來。就算薑昭雪就此決裂關係,也是情理之中。畢竟羅無量有錯在先,不值得同情。

“薑兄,你相不相信,我那天占六公主的便宜,並不算真正出軌。”

羅亮認真道。

薑常宏麵龐抽動,無言以對。

就在這時。

外麵主殿傳來一陣喧嘩聲。

“摩河王族到場了。”

一石驚起千層浪,各方勢力文明的代表,齊齊看向大殿外。

摩河王族一行十幾人,在帝國政要和各文明代表的簇擁下,進入赤星大殿。

就連赤龍大帝都親臨現場,作為主人陪同。

此刻。

弦月星團內各大文明的意誌,都聚集在赤星大殿。

這是屬於對高級文明“四霸”之一的尊敬。

在場的大人物都清楚。若是摩河文明不顧代價,覆滅整個星團的文明,都算不上難事。

羅亮注意到,摩河文明的領頭人有兩個。

一個是摩河王子魯狄斯。

其人身穿白色禮服,高約1.95米,體型健壯如豹,一頭液態的橙黃頭發在半空肆意飄搖。

一雙暗綠雙瞳,無喜無憂,淡漠俯瞰在場眾多文明的賓客。

第二位,是一名摩河族老者,皮膚呈米色,有種晶體的顆粒感,同樣有一頭液態頭發,散發淡淡幽光。

據場上眾人稱呼。

摩河族老者名叫“羅厄爾”,是摩河王族的長老。

“赤龍陛下,怎麽不見昭雪公主?”

魯狄斯眉頭微皺。

“昭雪身體不適,白天不能出來招待。等她休息好,會在晚宴和舞會上出現。”

赤龍大帝歉意道。

摩河王子哼唧一聲,沒說什麽,但顯然有些不滿。

一個下遊文明的公主,也敢托大?

“九公主畢竟是生日的主人,出現晚點情有可原。王子不用心急,屬於你的東西沒人能奪走。”

羅厄爾麵無表情,給了魯狄斯一個眼神暗示,讓後者別急色,要注意摩河王族的形象。

似乎為了平息摩河王子的不悅。

皇室很快有應對。

嗡!

赤星大殿內,投射下一名優雅絕美的宮裝少女。

正是九公主,薑昭雪。

“各大文明的賓客,摩河王族使團,歡迎參加昭雪的生日。由於身體欠佳,我暫時不能在現場接待諸位,還望海涵。等待晚宴舞會時,昭雪便會到場。”

薑昭雪的美貌、儀態、氣質,完美不可挑剔,超越種族審美的界限,一出場便有種讓群星暗淡的璀璨與高貴。

“好美!”

哪怕在場的人物都大有來頭,定力強大,依舊有不少人目光沉淪,被那雙星燦般的眼眸吸引。

魯狄斯眼神火熱,內心有幾分興奮。

大帝身側的六公主薑淩燕,粉拳微握,難免生出嫉妒之色。

薑昭雪隻是一個投影降臨,便美撼全場。

“昭雪的氣色有點差。”

羅亮和薑常宏打量投影的絕美少女,發現個中細節。

在精致妝容下,薑昭雪眼眉神韻間,依稀可見憔悴,容光沒有往日那般鮮活。

“薑昭雪,你說得話可要記住,晚宴時得好好陪下本王。”

魯狄斯咧嘴一笑,沒有再為難。

“屆時,昭雪會接待好王子。”

薑昭雪欠身行禮,露出標準禮儀的淺笑。

不一會,薑昭雪的投影消失。

摩河文明的使團,安排在2號偏廳,在羅亮等人的隔壁。

一牆之隔。

3號廳內的宗室成員,不敢太大聲講話,以免驚擾隔壁摩河王族的貴客。

羅亮以手托腮,思量了片刻。

在當前。

他有兩件事要處理。

第一件,化解與薑昭雪之間的隔閡。

羅亮想好了對策,隻要能見到薑昭雪,就有幾分把握。

第二件,讓摩河文明的聯婚失敗,最好能說服摩河王子。

想到這裏。

羅亮徑直走出3號偏廳,朝隔壁走去。

“羅公子,等等!你要幹什麽?”

常宏郡王眼皮一跳,注意到羅亮的動向,竟然是朝2號偏廳“摩河王族”所在區域走去。

羅無量想幹什麽?

薑常宏麵色大變,頭皮發麻。

想到那日,羅無量膽大包天,連六公主都敢輕薄,他頓時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薑常宏急忙追上去。

這一刻,他心頭僅存一個念頭:

一定要阻止羅無量!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