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119章 我不服!
閆長官一時間驚疑不定。

看看羅處,又看看柳大師。

怎麽看都覺得這雙方好像都有問題。

“羅騰,你是咱們行動局的,紀律你是懂的。我們行動局,從不辦一件冤枉好人的事,也絕對不放過任何一個壞人。”

閆長官這官話一套一套的,顯得特別有水平。

隻可惜,聽在羅騰耳朵裏,卻說不出的惡心。知道真相是什麽情況,羅騰對這閆長官失去了最後那麽一絲上下級之間的尊重。

“閆長官,那您覺得我這個自己人和他這個外人比,誰更可疑?”當著這麽多人的麵,羅騰把燙手山芋丟給了閆長官。

你不是要打官腔嗎?

我不吃你這一套。

柳大師也不是省油的燈,忙道:“閆長官,你是不知道這幾個人有多過分。他們居然冒充你進了商場!”

冒充我?

閆長官一時間還不太明白什麽意思。

不過聯想到複製者,閆長官的臉色倏然變了。

竟有這樣的事?

柳大師見他將信將疑,忙道:“我有證據!”

說著,朝女助理招招手,女助理走上前,掏出一個手機。上麵有幾張角度隱蔽的照片。

赫然是柳大師、高處長還有閆長官三個人在咖啡廳裏密談。

閆長官駭然變色,臉上陰晴不定。

眼神森冷盯著羅騰:“你還有什麽說的?”

羅騰一臉無語道:“閆長官,這照片能說明什麽?這裏麵三個人,哪個是我?哪個是我們的人?”

“哼!還要裝傻?本大師說得很清楚,你們當中有複製者,假扮閆長官,謀害高處長和他的下屬。”柳大師義憤填膺。

“你有什麽證據?”羅騰冷冷道,“沒有證據空口白話,汙蔑特殊部門的工作人員,你知道這是什麽性質嗎?”

江躍忽然道:“事實勝於雄辯,你說高處長他們死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你不如先把他們死了的證據拿出來?屍體都沒見著,你就妄定凶手?誰知道是不是你們一手操控的?誰知道不是你們為了騙取高額出場費故意裝神弄鬼?”

“我們有照片!”

“照片?照片能說明什麽?你以為行動局辦案,都靠照片的麽?眼見為實懂不懂?”羅騰冷冷嗬斥。

行動處其他幾個處長,也紛紛開口。

“閆長官,羅處他們的話也有道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現在先不急著定凶手,還是要先見到屍體再說啊。”

閆長官其實屁股早就歪了。

可這種場合,他如果急著定羅騰的罪,顯然無法服眾。

考慮了一陣,才開口道:“羅處長,你現在處於敏感階段,先暫停你的工作,你沒意見吧?”

“領導都發話了,有意見我隻能保留。”這話說得很明白,我是有意見,但是你官大,你說了算唄。

“但是,我作為被人栽贓的當事人,我要求現場見證,這要求不過分吧?我可不想稀裏糊塗被人做局害死。”

羅處顯然不是省油的燈。

閆長官其實有心將羅騰排除在外,可架不住人家這個要求很合理。

其他幾個處長的意思也很明顯,在羅處和這個柳大師之間,他們顯然更支持自己人。

這時候要是把羅騰收押,不讓他出現在現場,這態度就偏得太明顯,隻怕引起手下人的反彈情緒。甚至把自己的尾巴給露出來。

“老詹,你們一處暫時接手一下。先進去實地看看。”

戒嚴依舊。

二次進入商場的隊伍,明顯壯大了許多。

江躍跟著羅處進來,三狗則被江躍安排在老韓身邊。

在場幾個行動處處長,一個都沒落下。

進入商場後,羅騰忽然開口:“等一等,我想起來了。之前我們在商場裏查探,忽然斷電。我懷疑,這是有人故意把商場電閘關掉了。還有,商場的手機信號被屏蔽,我懷疑也是人為操縱。所以,我要求進行技術排查鑒定。盡快恢複電力,恢複通訊。”

都是合理的要求。

江躍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一個要注意的。根據我們判斷,商場可能有鬼物盤踞,極有可能是人工操縱。我建議,技術隊伍必須加強安保,做好各種防備工作。以防被鬼物偷襲,攪亂了局勢。”

江躍不是行動局的人,按理說是沒有什麽發言權的。

可他這個建議一旦提出來,誰都不能坐視不理。

鬼物盤踞,這可不是小事。

羅騰趁機道:“閆長官,我雖然暫時停職,但我到底是行動三處的人。恢複電力和恢複通訊的工作,我行動三處的人,申請參與。”

“羅騰,你工作暫停了,要求還真不少。”閆長官有些不悅。

羅騰一挺胸:“報告長官,我這都是合理要求,對咱們行動局的行動是有利無害的。我雖然停職,但一腔工作熱情卻沒有減退啊。”

僅僅是排查電力故障和通訊故障,羅處提這個要求,確實算合理的。

“老餘,你們二處負責一下這個事。”

閆長官有些心煩意亂,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安排工作。

隊伍很快到了三樓。

高處長和小薑的屍體,分別在兩個地方。

至於小陸的屍體,據說是被拖進了遊戲廳。

從閆長官開始,每人都對屍體檢視了一番。尤其是看到小薑的屍體後,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壓抑的。

不多會兒,小陸的屍體也在遊戲室裏被找到。

死狀和小薑差不多,隻不過身上沒有彈孔而已。

閆長官臉色很難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高處長的慘狀,有些兔死狐悲。

“都收殮了吧。”閆長官揮揮手。

羅騰卻道:“閆長官,不急啊。凶手還沒搞清楚呢。柳大師不是說,有複製者假扮閆長官,對高處長他們下手嗎?複製者的案子,之前是我主辦的。我怎麽看,都不覺得這是複製者的手筆。複製者怎麽殺人,複製者有什麽特點,我早就通報過,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複製者殺人,喜歡掀頭皮蓋。高處長他們身上,並沒有這個傷痕特點。複製者除了身體機能遠超常人外,並沒有其他異能。從現場看,小薑顯然是被什麽怪物從走廊拖到天花板上的,複製者絕對沒有這種鬼魅身手。從小薑和小陸的傷口看,這明顯是有強大咬合力的怪物,才能搞出這種傷口,據我所知,複製者的牙齒和隻是人類的正常牙齒,絕沒有這種咬合力!”

“最重要的是,我們進來的四個人,哪個是複製者?”

羅騰說的這些,每一個細節都有理有據。

其他幾個處長都紛紛點頭。

“要說複製者的資料,我們也看過,確實不具備這些能力。不太符合複製者殺人的特征啊。”

“閆長官,相比外人,我還是更信任羅處長。”

“咱們幾個行動處之間,是有競爭,但也有合作。要說羅處長會對高處長下毒手,我是覺得很荒謬,不太可能。”

羅處人情世故確實不怎麽樣,可他一片公心,幾乎沒有任何私心,其他幾個處長也看在眼裏。

相比於溜須拍馬的高處長,羅騰的人格魅力顯然更能征服這些同事。

閆長官倒是想拉偏架。

可是這種情況下,各項證據都很明顯無法指向羅騰。

要是強行定羅騰的罪,下麵說服不了這些行動處處長,上麵恐怕也說服不了上級領導。

像這種口水官司,江躍是盡量讓自己做個小透明。

雖然他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

可是,這個蓋子,顯然沒到揭開的時候,以他的位置,也輪不到他來揭開這個蓋子。

他若是強行說出真相,或許會起到轟動效果。

但是能否取信大家,如何將自己摘出來,這可就不容易了。

畢竟,高處長的的確確是他殺的。

他要親自揭蓋子,就有極大風險擔上這個謀殺公務人員的罪名。

這一池子水特別深,江躍告誡自己,絕不能妄動。這種你死我活的鬥爭,最忌諱的就是腦子一熱,搞什麽一錘子買賣。

一旦那樣做,就沒有退路,等於把自己擺出來當靶子,到時候各種明槍暗箭,就讓人防不勝防了。

不說別的,就他假扮閆長官,擁有複製者技能這個秘密一旦暴露,就足以讓他身陷囹圄。

接著,人家很容易就可以把高處長的死,聯想到他頭上。而且根本洗刷不清的那種。

而且,蓋子一旦揭開,閆長官這種處於高位的人,肯定是拚死反擊。江躍倒是不怕,可架不住親人現在還掌握在不明勢力手中。

魚死網破的事絕對做不得。

最理想的揭蓋子狀態,是經過引導,讓真相自然浮出水麵。

雖然各大處長紛紛表態支持羅騰,閆長官卻不為所動。

“先取證,再把屍體收斂了。其他的事,再慢慢調查。”

柳大師卻道:“閆長官,高處長被人害了。咱們之前說好的出場費,可不能作廢。”

“回頭再議。”閆長官心煩意亂。

都什麽時候了,這柳大師還糾纏不清。

柳大師卻不答應,冷笑道:“等等,有些話我得說明白。雲山時代廣場的失蹤案,我已經查清楚問題了,而且已經處理妥當。該我的出場費,一個子都不能少。”

“還有,現在雲山時代廣場又出現了新的鬼物,高處長已經許諾了我三千萬滅鬼酬金,閆長官你看看,是批還是不批?”

“要是不舍得這筆錢,那也沒關係。咱們一碼歸一碼,前期的勞務費結給我,鬧鬼的事,你們自己處理也可以的。”

江躍算是看明白了,這個柳大師,翻來覆去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錢。

他和閆長官這些人,雖算是同夥,卻明顯有私心。

這份私心,讓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怎麽牢靠。

一旁的羅騰忍不住道:“失蹤案你怎麽就查清楚了?這就要勞務費了?失蹤的人在哪呢?上下嘴皮子一翻,誰不會啊?”

“你一個停職的人,有什麽資格過問案件?閆長官,我自會形成書麵材料向你匯報。我隻說一點,失蹤案乃是遠古法陣蘇醒,形成十絕死地!星城人民應該慶幸,這個法陣的覆蓋麵積隻有雲山時代廣場這一片。要是覆蓋到整個星城,整個城市一夜之間都會消失。”

威脅恐嚇,這是神棍的常用手段。

“遠古法陣?那是什麽?”行動一處的詹處長,一臉茫然問道。

“這種東西,三言兩語很難解釋清楚。不過你們放心,法陣的根基已經被我摧毀,法陣絕不會再啟動。這也是我理直氣壯收勞務費的原因。說老實話,破壞法陣根基,我個人消耗極大,損失了不少靈物。這點勞務費,還真不見得能彌補我的損失。唉,誰讓本大師宅心仁厚,不忍蒼生受苦呢?”

幾個行動處的處長都是麵麵相覷。

對這個柳大師的話,他們本能就有點不信。

哪怕他說的再怎麽神乎其神。

可偏偏他們找不到任何證據來反駁。

遠古法陣,十絕死地……

這些聽起來都太高級,他們完全弄不明白,也就無從反駁了。

所以,最終拍板權,還得是閆長官。

閆長官淡淡道:“柳大師,如果確實如你所說,該你的勞務費,我們不會少你一分錢的。大可放心。”

柳大師聽到閆長官的承諾,嗬嗬一笑,總算放心。

就在這時!

不遠處傳來啊的一聲慘叫。

商場不遠處執勤的一名隊員,忽然雙腳倒立,被拖到了天花板上。一如之前的小薑。

隻露出胸口以上的部位,倒垂在下麵。

雙手拚命地揮舞,呼叫著。

“救人!”

等其他人快步上前,這名隊員的身形倏地往上一提,消失在了天花板上。隻露出一個大大的破洞,像是吞噬一切的怪獸。

然後……

還是熟悉的畫麵。

鮮血從天花板上滴滴答答落下來,走廊上又是一灘慘烈的血跡。

現場一陣槍聲大作。

天花板被打出了幾十個槍眼。

砰!

那名隊員的屍體落地,身上到處都是子彈孔,脖子上一個巨大的傷口,早已經氣絕多時了。

“都省點子彈吧!”柳大師歎道。

“這是厲鬼索命,子彈是殺不死的!”

柳大師的目光,悠悠望向羅處和江躍等人:“閆長官,我還是那句話。這些鬼物,肯定是今天才出現的。昨天的失蹤案,跟這些鬼物沒關係。所以,你這個部下,還有他帶進來的幾個人,肯定有問題。一定要調查一下。我懷疑他們當中,就潛伏著怪物!”

這是要倒打一耙的節奏啊。

若不是江躍造就知道這柳大師背後的勾當,他恐怕也絕想不到,這柳大師竟如此堂而皇之地賊喊捉賊!

江躍倒是不急著戳破這柳大師的勾當。

這廝膽子倒是真大。

都到這節骨眼上了,居然還催動鬼奴殺人,製造恐慌。看得出來,這神棍為了得到額外酬金,絕對是拚了。

當然,江躍也看出來了。

這廝雖不是趙守銀,但和趙守銀一樣,骨子裏都是那種瘋狂的人,對世俗,對人命沒有絲毫敬畏的瘋子。

他這樣做,何嚐不是有恃無恐,覺得星城超自然行動局根本奈何不了他,隻能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

更何況,還有個閆長官隨時可為內應。

就在這時,商場的光線忽然變亮,所有原本熄滅的燈,全部複明。

很快就有人帶來消息。

商場斷電的原因找到了,並沒有什麽技術故障,隻是總閘被人為關掉了。

江躍當然知道是這麽回事。

高處長當初讓手下去人關掉總閘,原本是想暗算江躍和羅處他們。誰想到,到頭來不但送了手下人性命,自己也丟了命。

通訊故障也很快被排查出來,確實是商場的信號被屏蔽。

閆長官這時候似乎也有些疲倦了。

“一處,二處收隊。雲山時代廣場還是由五處接手。高處長不在了,總不能五處就失去戰鬥力吧?”

“報告閆長官,我們五處堅決完成任務。”發話的是高處長的副手,也是行動五處的副處長,姓管,年紀其實比高處長還大上一輪多,是那種不顯山,不露水的人,但本事肯定有的。

一處二處本來就是臨時過來幫忙,眼看這趟水很渾很深,他們本能就覺得裏頭藏著諸多貓膩,隻怕不宜卷入太深。

讓他們收隊,他們自然不會有什麽意見,甚至是巴不得。

“羅騰,你現在是敏感階段,停職待查,你們三處也不宜介入太多,也收隊吧。”

三個行動處,全部收隊。

至於行動四處,目前根本不在星城。

所以,雲山時代廣場這個活兒,又落到了行動五處。

“老管,高處長不在,五處就由你先一手抓了。好好辦好這一樁案子,給你們高處長,給你們五處正名。”

“是!”老管一挺胸,敬了個標準的禮。

羅處是聰明人,看到這樣的安排,哪還不知道閆長官的心思?

這分明是要捂蓋子,不讓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情揭開。

“閆長官,我不服。”

星城超自然行動局有五個行動處,五個處長裏頭,羅騰本來就是出了名的刺頭。

換作別的處長,接受調查就接受調查,捏著鼻子就認了。

羅處卻絕不可能低這個頭。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