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142章 無知,限製了你們的想象力
數據單不會造假。

薄薄一張單子,卻承載了無數人的心事。

有人羨慕,有人嫉妒,有人酸楚,有人暗地裏給自己鼓勁,也有人暗罵這茅豆豆小人得誌,以後恐怕更加猖狂了。

但無論如何,大家都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茅豆豆這廝,恐怕真要起飛了。

雖然第二次體測50%強化度這個數據,肯定不如第一次體測50%的含金量那麽高。

但要說差距,應該也不會特別大。

專屬班最好的成績也是他們班出去的,是韓晶晶的70%,還有杜一峰60%,這都比茅豆豆成績更好。

可他們都是第二次體測的成績,而且他們的家世都明顯特別優越,第一次體測之前是有所準備的。

所以,茅豆豆的成績,論含金量恐怕真不輸給韓晶晶和杜一峰。

就算成不了香餑餑被各界哄搶,那妥妥也是專屬班的尖子。

在茅豆豆他們之前,有三個覺醒者,數據都在30%以下,很多人就羨慕不已了。

這一刻,那三個覺醒者的成績,好像一下子就變得沒那麽顯眼了。

“童迪,你的覺醒數據咋樣啊?”

別看茅豆豆跟童迪總愛杠,但麵對外人,卻異常團結。

“35%強化度,也很優秀吧?”

35%強化度?

這……

前麵三個覺醒者聽了這數據後,更加鬱悶了。

怎麽回事啊?

老天爸爸怎麽那麽偏心,這對活寶憑什麽被如此眷顧?一個50%,一個35%?

要知道,35%也絕對是非常優秀的數據啊!

韓晶晶,杜一峰他們第一次體測,初次覺醒的時候,數據也沒超過35%,也就是說,以童迪這個死肥肥的這個成績,單論初次覺醒,竟不輸給杜一峰和韓晶晶他們!

茅豆豆更是直接比肩李玥的初次覺醒成績。

憑什麽?

這到底是憑什麽?

難道他們這夥人,真的有老天爸爸的眷顧?

李玥就別說了,第一次體測公認的第一天才。經過這些天的心理消化,大家已經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如今茅豆豆和童迪,居然雙雙覺醒,數據還特別嚇人。

那麽剩下一個班長,他的成績呢?

很多人都暗自揣測,班長之前說打印機出了問題,他的數據沒有打出來。

這個說法好像不怎麽經不起推敲啊。

班長前麵的人,個個都有數據單,他後麵的人,個個也都有數據單。為什麽偏偏就他數據打印不出來?

這個說法明顯是敷衍。

難道說,班長竟然在第二次體測繼續折戟?他這是逃避?

這就有趣了。

堂堂班長,古往今來第一學霸,帥氣好看的班級一哥,竟然連續在體測這個環節折戟?而且一直圍著他轉的圈子,好像一個個都覺醒了。

如果就班長遲遲不能覺醒,身邊的小弟卻一個接一個覺醒,那場麵就特別搞笑了。班長的顏麵何存?以後還能罩得住這些小弟?

不知為何,想到班長極有可能沒有覺醒,很多人原本不爽的心理,頓時平衡了許多。

連學霸班長都覺醒不了,我們晚一些覺醒好像也沒什麽不可接受的?

陸陸續續的,班上體測的同學不斷出來,不少一個。

後麵出來的同學聽到茅豆豆和童迪都覺醒了,而且數據還那麽好,不免又是一番唏噓。

尤其是幾個女生,看著茅豆豆那張荷爾蒙分泌過度的臉,似乎看上去也沒有那麽刺眼了,甚至連臉上的青春痘,好像也變得可愛起來。

“班長,要不帶個頭,活躍一下氣氛,大家都說說成績唄?從班長開始?”

“對!班長,別玩神秘啦!你堂堂大學霸,大家都很好奇你的成績呢!我想班長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肯定嚇死人!”

“嗯,期待ing!”

“班長,班長!”

年輕人都是愛起哄的。

有人一開頭,立刻就有人跟上,車廂內頓時熱鬧起來。

江躍苦笑不已。

“同學們,我要說我真不知道成績,你們肯定覺得我騙人。事實就是,我真沒拿到數據單。那個數據員跟我說打印機出毛病了。說等著官方公布成績,我總不能跟人家耍賴吧?”

江躍很誠懇,這也是事實。

奈何這年頭你事實說得再誠懇,隻要不是大家想聽的,那就沒幾個人信。

“班長,這就沒意思了吧?咱班誰沒有數據單?誰都有數據單,怎麽可能就偏偏少你一張?”有人當場質疑。

“嗬嗬,估計是成績太好,打印機都被嚇壞了吧?”有人說起了風涼話。

“要麽就是班長不好意思公布?”這是幸災樂禍,想看班長笑話的。

“算了,算了,班長不說肯定有苦衷,咱們不要強人所難了。”有人故意裝作打圓場的樣子,其實這話明顯透著誅心的意思。

你不是班長嗎?你不是學霸嗎?

怎麽一次次體測,還是跟我們一樣苦兮兮,覺醒不了啊?

而且還狼狽得連數據都不敢公開,這是得多心虛啊?班長的學霸包袱很沉重吧?

茅豆豆聞言,頓時不悅:“苦個屁衷啊!大家跟躍哥同學六年,難道不知道他從來不屑說謊?就憑你們幾個,有什麽資格質疑班長?你們廢柴覺醒不了,就覺得班長跟你們一樣?”

“嗬嗬,茅豆豆,你覺醒了,你牛逼。可你膨脹歸你膨脹,班長的包票你打不了吧?”

“廢話!老子難道沒你了解?就算躍哥的成績沒出來,我都敢說,什麽覺醒者,什麽狗屁強化,在班長麵前,那統統都是屁!咱班長跟班瞧不上,人家都沒興趣這麽玩!”

這的確不是茅豆豆吹牛。

昨天一頓大酒,茅豆豆了解到很多內幕,尤其是從韓晶晶嘴裏說出來,而且江躍也加以承認了。

茅豆豆很清楚,江躍的層次肯定已經跳出了體測這個級別,玩的是更高級的層麵了。

可笑這些井底之蛙,居然還嘲笑躍哥體測成績不行,覺醒不了?

童迪也點頭道:“同學們,班長能做咱們六年的班長,你們覺得僅僅是因為他是學霸嗎?如果你們是這麽想的,我隻能說,你們對真正的實力一無所知啊。班長,他根本都不需要這麽一張體測數據單來證明什麽了。”

不管茅豆豆和童迪怎麽說得天花亂墜,大家隻是冷笑。

牛都被你們吹了,可誰信呢?

沒有實打實的成績出來,誰信你們這倆哼哈二將的鼓吹?

沒有數據,沒有真相。

這年頭,可不是說你是班長,你就一定覺醒,你就一定最牛逼。

“班長不說,要不請咱李玥同學說說?”

“李玥也不說,不會你們的成績都見不得人吧?”

“嗬嗬,第一次體測成績那麽優秀,第二次還有什麽不好公布的?不會沒進步,反而退步了吧?”

聯想到李玥那個蠢媽天天來鬧,李玥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殘,心理波動太大,狀態變差,實力退步,那也不是沒可能。

這種事跟學習一樣,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李玥不會真的退步了吧?

就算沒退步,原地踏步其實也就等於是平庸了。

畢竟,韓晶晶和杜一峰他們,第二次體測跟第一次比,數據基本都翻了倍,這才是穩定持續的天才。

如果李玥不能匹配他們的成績,或者成績和他們差不多,其實就是一種無形的退步。

畢竟她第一次體測那麽驚豔,成績遙遙領先那麽大的幅度。

其實大家對江躍成績的好奇心,還遠不如對李玥成績那麽大的好奇心。

“嗬嗬,我看李玥好像心情很低落,難道真的退步了?”

“那真是太可惜,這要是退步了,說不定連幾千萬都沒得賺了。”

這話好像嘀咕得不是很大聲,可車廂封閉,卻總有些人聽到的,車廂內頓時一片哄笑起來。

以江躍的聽力,自然聽得清清楚楚,怫然不悅。

這些人也未免太尖酸刻薄了。

同學一場,彼此就算沒多深的同窗情誼,也不存在什麽深仇大恨吧?

至於這麽編排,這麽尖刻麽?

所謂幾千萬的梗,明顯是諷刺李玥的媽貪圖錢財,要私定李玥終身的事。

這種事背後議論議論也就罷了。

在公共場合說出來,真是很欠修養。

茅豆豆顯然也惱了:“你們特麽的啥意思啊?嫉妒還是怎麽的?幾千萬沒砸在你們頭上心裏不平衡是吧?要是砸在你們頭上,我估計你們早就跪了,這會兒早就美滋滋地舔上了吧?”

這一覺醒,確實人就不一樣了。

茅豆豆發現自己的腰杆硬了,說話底氣也足了,氣勢也明顯提升了。

“就憑你們幾塊廢料,也配揣度小玥玥的成績?我雖然不知道她的成績怎麽樣,可我敢說,如果她的成績退步,老茅豆豆當場剁屌!”

emm……

茅豆豆情急之下,此話一出,車廂的氣氛頓時變得詭異不堪。

尤其是女生們,聽到那倆字,有人當場就臉紅了,有人則掩嘴輕笑,有人則裝作沒聽懂一臉萌萌噠。

男生則又是一片起哄聲,差點沒把車頂掀開了。

“茅豆豆,你是認真的?”

“哈哈,別說你是茅十九就可以亂發毒誓啊,剁了可就不會再長了。”

“老子當然是認真的!你敢賭嗎?誰敢跟老子賭?”茅豆豆站在座位上,頗有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老子現在不是茅十九,而是二十九。老子本錢豐厚,剁掉一半,還是杠杠的好漢子!

氣勢這種東西,還真是很玄乎。

茅豆豆這麽一叫板,那些起哄的家夥,還真是一個個打起了退堂鼓。

賭?

拿什麽去跟人家賭?

萬一輸了呢?

茅豆豆嘿嘿怪笑:“看看你們,一個個慫包樣兒。不敢賭,就別特麽嘀咕那些怪話。有本事,你們體測成績壓過小玥玥,幾千萬幾個億自然砸到你們頭上了。說酸話怪話有個屁用啊?”

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原本那些跟他過不去,齜牙咧嘴的冤家對頭,都慫了,沒人敢站出來叫板。

什麽叫揚眉吐氣,這就叫揚眉吐氣!

“小玥玥,你的數據單呢,我幫你參考參考。”

茅豆豆氣勢上壓住那些起哄的家夥之後,嬉皮笑臉走到李玥所在的角落。

他們這個小圈子裏,李玥雖然若即若離,不算穩固圈子人物,但畢竟是前後桌,關係算很近的了。

而且江躍茅豆豆他們昨天還為她打了一架,李玥可以無視其他同學,卻很難掃茅豆豆的麵子。

知道茅豆豆也是好意。

李玥沒奈何,隻好從書包裏掏出數據單。

茅豆豆清清嗓子,準備對著單子念。

可他的眼睛往單子上一停留,卻再也移不開了,眼珠子瞪得老大,整個人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法,嗓子也似被人掐住了一般,遲遲開不了口!

這……

這是我看眼花了嗎?

看到茅豆豆一臉被雷劈過的表情,所有人都莫名詫異。這是怎麽了?

“豆豆?”

童迪也湊了過來,朝數據單看去。

“什麽?”童迪揉揉眼睛,一張肥嘟嘟的臉也頓時寫滿了驚訝,隨即誇張地大叫起來。

“這……這是要出妖孽啊!小玥玥,你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童迪誇張的肢體動作和表情,更是激發了同學們的好奇心,一個個都探頭想湊過來。

茅豆豆忽然將數據單一卷,塞回到了李玥書包裏頭。

然後垂頭喪氣,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原先那股子神采飛揚,一下子就好像被冰封了似的,整個人就像遭到了巨大的打擊,一下子就蔫了。

童迪的肥臉不住晃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天才啊,這個世上真的有天才!”

別說其他同學,就是江躍,見到他們二人這個表現,也不免有些詫異。

以茅豆豆飛揚的性格,一下子偃旗息鼓,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李玥的成績太優秀,優秀到茅豆豆黯然失色,一點脾氣都沒有。

茅豆豆初次覺醒50%的強化度,還能被打擊到這種程度,證明李玥的成績至少是翻倍了,甚至還不止!

“童肥肥,到底強化多少啊?別賣關子了好吧?”

“就是啊,故作神秘,是不是壓根沒有進步啊?”

“就是就是,求數據,無數據,無真相。”

童迪怪笑一聲,斜睨著那幾個說風涼話的家夥。

“不是我要賣關子,我怕說出來,嚇到你們啊。”

“切!又不是沒見過天才。韓晶晶人家70%的強化度,不也是咱們班走出去的?還有杜一峰60%,也是天才吧?”

“60%也叫配叫天才?”童迪冷笑道,“不是我吹,等我們二次覺醒的時候,60%好像也不難吧?”

童迪35%,如果第二次覺醒翻倍的話,那確實不難。

茅豆豆就更不用說了。初次覺醒就50%,二次覺醒的數據肯定不會低,60%肯定是能超過的。

“難道說?李玥的成績比韓晶晶更高?”

“如果她的成績僅僅是追平韓晶晶,那進步幅度就小了。”

“是啊,進步幅度太小,說明潛力挖掘得差不多了吧?”

“對,我聽說覺醒者早期,其實數據固然重要,但是潛力更加重要。大多數人,遲早都要覺醒,但更重要還是潛力!潛力決定一個人的真正高度!”

這話倒是有道理。

就跟小學一年級語文數學都考100分,也說明不了這人以後一定就能考進名牌大學。

隻有那些潛力大,後勁十足的學生,才是真正的好苗子。

先胖不算胖,後胖壓倒炕,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童迪大約是故意戲弄這些人,他遲遲不肯說出李玥的測試數據,明顯是要這些人多說些騷話,故意讓他們多出點醜。

風涼話說得越多,出醜的時候就越難看!

“死肥肥,你到底說不說啊?”

“賣關子吊胃口很好玩嘛?”

童迪神秘笑道:“說出來就不好玩了,要不你們猜一猜?”

“75%?”

“我猜65%!”

“我猜應該超過了80%!”

“反正肯定不會超過100%吧?”

“為什麽一定不會超過100%?”

“不為什麽,這個數據太嚇人。你們想想,韓晶晶才70%,李玥就算比她數據高一些,百分之七八十就非常妖孽了啊!”

“也有可能是90%呢?”

童迪哈哈一笑,不住搖頭:“有句話說得好,無知,限製了你們的想象力啊。”

“死肥肥,你什麽意思?難道她真的達到了100%的強化度?”

童迪歎道:“算了算了,以你們的想象力,肯定猜不到。我就實話實說吧,小玥玥的數據,超過100%!”

“高達130%!”

這個數據就跟魔咒似的,整個車廂忽然靜了下來。

靜得連每個人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

很多人腦子裏嗡嗡嗡亂響,努力讓自己定下神來。

真的沒聽錯麽?

130%?

回到自己座位上的茅豆豆打破了這份平靜。

哀嚎道:“小玥玥,你是我茅豆豆追趕的目標,絕對是天才的標杆!我茅豆豆平生所服之人,又多一個了!”

江躍聽到130%的數據,也不禁為李玥感到歡喜。

這個從苦難生活中走出來的女孩,真的要崛起了。這個進步勢頭,恐怕成績一公布,社會各界更要為之瘋狂了吧?

不!

也許成績還沒公布,那些有內幕消息的權貴,就已經蠢蠢欲動了!

妖孽的不僅僅是這個成績,更可怕的是這個進步幅度!

第一次強化是50%,這個基數就已經很高,碾壓其他覺醒者一大截。以她這個基數,如果二次覺醒能達到80%以上,就絕對算得上保本;達到100%,那絕對就是妖孽級表現。

誰想得到,她竟然測出了130%的數據。

這絕對是妖孽中的妖孽!

------題外話------

萬字更新完畢,求一下票票。勤勤懇懇,默默耕耘,值得支持一下否?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