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144章 還有個更妖孽的
也不怪大家有這反應。

已然是中六學生,每個學生都是成年人,大家很清楚這位邱主任是多大的官,位置有多高。

他這種部門第一把手,居然親自來給一個學生送成績單,而且還說出致歉的話,哪怕是親民表演,那也絕對蘊藏著極大的信息量。

如果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覺醒者,怎麽可能讓邱主任親自走一趟?能派個人送過來就不錯了。

大概率是傳真一份過來,或者電子檔傳送過來,你們學校自己打印好了。

一把手親自送過來,隻有一種可能!

這成績非常優秀,優秀到一把手都難以矜持,必須過來刷個存在,拍個照片做個報導什麽的。

程序必須走一走。

江躍拿著數據單,加上孫斌,在教室門口親切友好地拍了照片,然後語重心長地叮囑了一番,勉勵了一番,這才握手作別。

直到領導們離開,孫斌才把江躍的數據單一把拿過去看。

看完之後,孫斌呆滯了。

180%?

這……這……

老孫腦子裏頓時感覺有點缺氧。他恍惚間明白,領導們為什麽要如此大張旗鼓作秀了。

更明白,為什麽人家要親自送過來,又是握手,又是拍照,又是致歉了。

這是何等變態的數據啊!

李玥的數據已經讓很多覺醒者懷疑人生了。大家都覺得李玥肯定穩穩就是星城第一天才了。

誰能想到,江躍竟然180%,比李玥還狠!

關鍵是,江躍這才是初次覺醒。他第一次體測數據是沒有覺醒的。

初次覺醒就180%!

這簡直連妖孽兩個字都不足以形容了。

“班長,班長,什麽數據?求分享!”

“求分享!”

教室裏頓時鬧成了一鍋粥。

大家這才想起來,人家班長之前好像並沒有說謊,是真的體測數據沒有打印出來。

這不,領導親自送過來了。

領導親自出馬,這成績還能差到哪裏去?

孫斌壓了壓手,滿臉笑容完全掩飾不住:“大家都靜一靜。”

這時候哪靜得下來?

不過他們也知道,孫老師這是要公布江躍的成績了。所有人都強行忍住好奇心,等著孫斌發話。

“中學六年,江躍都是咱班的班長,一直是同學們學習的楷模。這次體測,江躍也不負眾望,取得了顯赫成績。今後,你們還是要多向江躍同學看齊!他這次體測成績是……”

“180%!”

百分之一百八!

孫斌聲音洪亮,每一個字都咬字清晰,說得清清楚楚。傳遍了教室的每一個角落,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裏。

這聲音,不啻於一道驚雷,震得所有人耳朵轟轟直響。

百分之一百八?

比李玥的成績還妖孽?

這是真實的嘛?

茅豆豆頓時站了起來,一臉驚喜,大笑起來:“哈哈哈,我就說嘛,躍哥的體測成績還能差?怎樣,現在誰還要抬杠?誰還不服?百分之一百八,放眼整個大章國,你們能找到幾個?”

那些平時愛叫板的同學,一個個都傻眼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別說叫板,頭都不敢抬起來,呼吸權都沒有了。

自那邱主任進來表明來意後,李玥心裏就一直暗暗期待,她期待江躍的成績,同時她也相信,江躍的成績一定非常好。

聽到百分之一百八的數據後,李玥的臉色,竟難得露出一絲輕鬆的笑意,她為江躍感到由衷的高興,也仿佛卸下了自身第一天才的包袱。

她內心完全不介意江躍超過他。

相反,她反而為江躍的超越而暗自歡喜。

童迪則一臉裝逼,一副老子早就料到如此的表情。他一直是堅定的躍吹,各種腦補迪化,早就把江躍塑造成神人了。

這個體測成績,童迪完全不意外,甚至他還覺得,或許班長大人還隱藏了實力,這個數據甚至都不足以反應班長的實力。

“江躍,你是班長,又是體測成績最好的,要不,給同學們講幾句?”老孫趁熱打鐵。

他對江躍很了解,知道這個學生的口才很好,這個時候說幾句,效果肯定比他這個班主任更好。

“說幾句,說幾句!”

“班長威武,班長牛逼!”

江躍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性格,也不推辭。

雖然這段時間,班上總有那麽個別幾個人,總愛說點風涼話,明裏暗裏喜歡針對一下,嘲諷一下他,但總體來說,這個班待了六年,感情總是有的。

不喜歡他的人,針對他的人,不會因為他不講這次話,就從此喜歡他,不針對他。

當了六年班長,站在台上講話已經習以為常。

江躍甚至不用預熱。

“同學們,六年了,我估計咱們當中有人可能會在心裏想,什麽時候可以不用聽這個家夥嘰嘰歪歪啊?”

江躍這個開場白,頓時搞得全班一頓哄堂大笑。

江躍卻一本正經地道:“我告訴你們答案,快了!”

“今年是咱們的畢業季,馬上就五月,五月一過,就是六月。六月一到,不管咱們情願不情願,這個班總是要散的。如果是過去,我們完全可以說,一年後,三年後,乃至十年後,我們可以再聚……”

“但是,我悲觀地說一句,一年後,三年後我們真的還能聚嗎?十年後,這個世界會變異成什麽樣?我們當中還有多少人還活著?”

孫斌有些意外,他萬萬想不到,江躍居然把話題引到如此沉重的份上。

“你們當中可能有人覺得我危言聳聽,我也希望是我危言聳聽。可是局勢的變化,有些東西是有跡可循的。世界的變異,詭異時代降臨,一定會是一次次慘烈的優勝劣汰。生存對我們每個人來說,將是一個嚴肅而又不得不麵對的問題。”

“我不知道你們怎麽想,我對這僅剩的一兩個月,異常珍惜。這也可能是我們人生當中為數不多的悠閑,僅剩的歲月靜好。走出揚帆中學的校門,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將經曆一次改變。每個人也就走向各自的命運。隻有此刻,我們的命運在一定程度上,還是相似的。一旦畢業,命運就會打開無數岔口,每個人的走勢將截然不同。”

“我們大多數人基本上都是18歲,六年中學時光,其實占據了我們三分之一的人生,而且應該是記憶最深刻的三分之一。六年時光如果不足以培養出同窗之情,至少也證明了一段同窗的緣分。所以,那些小摩擦,小情緒,各種敵意,各種針對,各種矛盾,真的很有必要,甚至要一直帶出學校嗎?”

“孫老師讓我說幾句,其實到這個節骨眼上,我無論說點什麽,都是蒼白無力的。人和人之間的情緒點,不可能總在同一個頻道上。說任何事,總有人喜歡聽,有人會反感。”

“但我還是希望,這個班級能善始善終,在中學時代所剩不多的一個多月裏,大家能多一些團結互助,少一些爭端矛盾。”

“我估計,大家最想聽的,還是關於覺醒者的東西。我之前跟茅豆豆說過,不要因為別人起步更早,就覺得遙不可及。詭異時代降臨,任何事都沒有先例可尋,奇跡每一天都在發生。如果非要說點什麽幹貨,我希望我們每一位同學,都不要放棄希望。我們這個年齡,正是擁抱希望的年齡。說起來,茅豆豆同學應該為大家提供了很多的參考。昨天他還為覺醒愁眉苦臉,擔心自己追不上,甚至懷疑自己是後進生,已經沒希望了。今天,你們覺得他還會這麽想嗎?”

茅豆豆尷尬地抓抓腦袋。

這倒不是江躍拿他開涮,而是實打實的真事。

昨天他的確還在有沒有希望這個問題上糾結不已。

今天回過頭看,自己都覺得臉紅。

“茅豆豆初次覺醒,已經比很多二次覺醒的人成績更好了。這說明什麽,想必大家心裏應該有數。”

“最後說一句,當你們哪天覺得希望渺茫,準備放棄的時候,不妨再咬牙堅持一會兒。”

江躍其實不想長篇大論,說著說著就難免多說了幾句。

孫斌見江躍說完,跟著補充道:“同學們,你們是幸運的,因為你們有一個好班長,一個各方麵可以作你們表率的班長。很多事情,說來慚愧,我這個當班主任的,都沒想到那麽深。比如他說的生存問題。”

“我希望各位同學引起深思,認真考慮這個問題。如果生存問題真成為一個問題,大家想一想,我們憑什麽生存下去?”

十八歲的年輕人們,陷入了沉默當中。

詭異時代降臨,優勝劣汰是難免的。憑什麽生存下去,說白了就是比拚每個人的能力,比拚每個人的價值。

像江躍和李玥這種覺醒者中的頂級天才,他們用得著擔心這個嗎?

不知道多少大勢力要拉攏他們,保護他們,給他們提供保障。

人比人,有時候真的不能比。

原先有些人因為詭異時代的到來,對江躍這個學霸班長失去了往日的尊重,甚至有少數幾個還時不時說點騷話,搞點小嘲諷什麽的。

現在看來,真是枉做小醜。

人家班長還是班長,天才還是天才。

人家不跟你計較,那是因為跟你壓根不在一個層麵上。就像一頭老虎根本不在意一隻螞蟻的叫囂。

回到座位上,茅豆豆一把就將江躍的數據單拿去觀摩。

這單子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通過手機圖片傳向了全校,傳向了社會各界。

江躍知道,這一天遲早要來。

幸好有先見之明,沒有把全部力量全發揮出來。不然要是測出個百分之五六百,天知道會不會被拉去切片。

180%,這個數據在江躍看來還是高了,不過勉勉強強在可接受範圍內。

韓晶晶顯然也在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在專屬班的她,此刻心神不寧,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襲上心頭。

李玥130%,江躍180%,怎麽看這對同桌都像更般配的cp。

可笑自己昨天70%還特意在李玥麵前顯擺了一下。

真是有點羞死人啦!

韓晶晶心裏有點吃味,不過她的出身和教養決定了她哪怕有點吃味,也不至於嫉妒,更不至於為此抓狂。

“哼哼,李玥……本小姐確實低估你啦!不過,你別以為你就贏了。我韓晶晶一定不會輸的!”

天賦,或許真的比不了李玥。

可是,韓晶晶也很清楚自己身上有什麽優勢。

家世,背景,就是她韓晶晶最大的優勢。

想到這裏,韓晶晶對今晚的黑市越發期待了。

“江躍這個臭家夥,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

“愷哥,你叫我來什麽事?”說話的,是昨天找江躍他們茬的魏山炮。其實他的真名就是魏山。

山炮是他的諢名,他自覺很有氣勢,特別享受別人尊稱他炮哥的感覺。

“你看看,這個人,是不是昨天跟你打架的那位?”

一名陰裏陰氣的年輕人,打開手機,上麵有一張照片,赫然是江躍在9號別墅門口的一招偷拍。

不過這張偷拍很清晰。

“是他!”魏山炮一眼就認出來,“我都打聽到了,他跟嫂子是同桌,韓晶晶跟他也走得很近。這小子原來是班上的學霸,聽說很牛逼!”

“何止是學霸?你看看這張體測數據單。”

魏山炮一看,頓時傻眼了,舌頭直打結:“百分之一百八?這……這是ps的嘛?怎麽可能這麽高?韓晶晶才百分之七十啊?”

“那你知道李玥是多少麽?”

“多少?”魏山炮擦擦汗,完全沒有從180%的數據中清醒過來。

“130%。”

“啊?也這麽高?哈哈,愷哥,那更要恭喜你啊。嫂子越出色,你越有福氣嘛!”魏山炮心裏很羨慕,自己這個體育生,自認為肉身很強悍,條件一流,強化度也才60%而已。

這數據放在人家麵前,簡直不夠看啊。

魏山炮忽然明白,為什麽昨天在那個江躍麵前,自己會感到那般無力。自己用盡全力,好像還不及人家隨意一推。

這就是實力的碾壓嗎?

他口中的愷哥,自然就是鄧家子弟,也就是想和李玥聯姻的鄧愷,同樣是揚帆中學的,不過他其實是複讀生,插班在中六某一個班。如今自然是在專屬班裏。絕對算是揚帆中學的風雲人物。

此刻,他的表情有些陰鷙。

顯然,江躍的數據對他刺激很大。

而李玥的數據,也讓他心裏很不是滋味。他們鄧家是有錢,可是李玥那個苦丫頭居然看不上?

這讓鄧愷很惱怒。

別看他身後這些馬仔一口一個愷哥,一口一個嫂子,實際上都是口嗨。人家李玥根本瞧不上他鄧家。

一開始,鄧愷還真沒覺得李玥有那麽難征服,之所以扭捏作態不答應,多半是小姑娘麵子上抹不開。

等時間長了,畢業了,很多事自然水到渠成。

可是他後來得知,李玥媽得了好處之後,每天到學校鬧騰李玥,李玥還是不鬆口,態度很堅決。

鄧愷就意識到可能這個李玥真不是愛慕金錢的那一款,可他依舊覺得,以自己的魅力和家世,隻要肯下工夫,還是可以讓李玥點頭的。

直到昨天那一架,以及今天的兩份數據單出現,鄧愷才徹底意識到,李玥可能是真瞧他不上!

而且,這個江躍是李玥的同桌,數據如此優秀,人又長得帥氣好看,說不定,此人才是李玥不肯鬆口的最大因素!

很大可能,李玥心中有人,極有可能就是這個可惡的江躍!

琢磨明白這個問題後,鄧愷心頭的怒火前所未有地燒了起來。

其實,這些天家族內部討論他某個堂哥在9號別墅跟人鬥狠的事,他在群裏也看到了,隻是他壓根不關心。

那種混吃等死的家族敗類,就算死了,鄧愷也不會有什麽心理波動,哪怕是堂兄弟關係。

豪門家族之間的親情,本來就淡薄,更何況隻是堂兄弟而已。

直到今天,他才完全確定,真是冤家路窄。和堂哥鬥狠的那個年輕人,竟就是這個江躍!

這麽一來,這江躍可真就成了鄧家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江躍……”鄧愷麵目猙獰地咀嚼著這個名字,就仿佛恨不得把這個名字嚼碎吞下去。

魏山炮聽到鄧愷口氣有點不對勁:“愷哥,這個江躍這麽妖孽,我估計會有很多勢力想拉攏他吧?難道咱們還要打擊報複他?”

“怎麽?你怕他?”鄧愷陰著臉問。

魏山炮訕訕無語,說實話,他真有點怕。論打架,他魏山炮從來就沒有昨天那麽無力過。

那真是他完全無力對抗的存在。

“廢物!”鄧愷罵了一句,“滾吧!你以為我要對付他,還能靠你們這幾塊廢料不成?”

……

江躍卻不知道,他這個數據單傳播之後,背後竟有無數雙眼睛立刻盯上了他。

一放學,他便急匆匆出了學校,朝9號別墅方向去了。

他記得,榆樹街商圈有一條街,專門售賣古玩器具一類,弄幾個造型古樸點的酒葫蘆,應該不是問題。

花了足足一千多,江躍總算買到了稱心如意的幾隻酒葫蘆,還有幾隻造型精致的匣子。

剛回到9號別墅,他就收到一條短信,裏邊有一個碼,到時候憑碼入場。

上麵還附帶了地址。

這個地址倒不是很偏僻,在一座大廈裏。

時間定在晚上8點正式開始,倒是還早。

反正該準備的東西都已備好了。

就在這時,門外居然傳來了敲門聲。

------題外話------

今日萬字更新完畢。今天是918,老牛今天看了一些史料,心情很是沉重。曆史提醒我們,落後就要挨打,於今時今日,同樣有警示意義。勿忘國恥,吾輩自強。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