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162章 凝煙草最新消息
不管有沒有嫌疑,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所有牽涉其中的人,肯定要被帶走調查。

“小江,有沒有什麽發現?”走出那套房子後,羅處低聲問道。

江躍搖搖頭:“這房子看不出什麽異樣。唯一有點奇怪的就是大門好像新換了鎖。”

“換了新鎖?”職業敏感性讓羅處稍微有些驚訝。

找到李隊問了一下,沒想到李隊還真知道這個事。

“其實這個業主,也是最近幾天才搬來的。之前也一直空著。如果是新來住的話,換個鎖其實也合理。很多業主都會這麽操作。”李隊解釋道。

這一點江躍倒也理解。

姐姐江影幹了兩年中介,他日常也聽到了不少這方麵的事。

很多業主為了安全起見,經常換鎖,這倒是不算特別不能理解的事。

爆炸現場也基本勘察完畢,除了花壇被炸毀,綠化帶被摧毀了一大片,看上去也沒有特別重大的損失。

江躍和羅處又在現場轉悠了幾圈。

羅處還是理解不了:“這人花這麽大代價,就為了炸一個花壇。然後不惜把自己也給爆了?”

建這麽一個花壇,才花多少錢?哪怕按原樣修複起來,一兩百萬頂天了。犯得著拚上性命,攜帶炸藥來搞這點破壞?

江躍站在花壇外圍,皺眉凝思。

不知為何,現場被清理開之後,灰塵煙霧退散之後,江躍看著滿目狼藉的花壇,總有些心神不寧的感覺。

羅處的疑慮,正是他的疑慮。

任何事情,隻要反常無法其實,內中肯定有隱情。

這個花壇徹底被摧毀,到底蘊藏著什麽,江躍也看不出來。可他總覺得,這花壇應該牽係著什麽。

可他在現場查看了許久,卻始終不得要領。

“羅處,自爆者的碎屍,我們已經收集完畢。同時監控視頻也已經拿到。回到局裏,就可以對死者的身份進行追蹤。”

查身份?

江躍卻一點都不樂觀。

先不說能不能成功查到,就算查到了又能怎樣?

人都已經原地解體,死無對證,他開不了口,就沒辦法找到背後指使他的人。找不到背後指使他的人,就很難揭開這個謎題。

現場基本已經處理完畢,羅處準備收隊。

“李隊長,爆炸現場我們會拉出警戒線,希望你們的安保隊伍能保護一下現場。先別急著修複,讓它保持這個樣子,也許我們隨時還會再來提取證據。”

這一點其實是常識。

李隊長點頭:“羅處放心,我會派人24小時輪番值守,不讓任何人靠近。”

“小江,陪我去局裏轉一下?”羅處發出邀請。

“算了,我今天就不去湊熱鬧了。”江躍有些心神不寧,想一個人先靜一靜。

“對了,襲擊你的那個家夥,已經接受了醫療處理,目前在我們局裏看著。這家夥一看就是慣犯,嘴巴很嚴實。我估計,想從他嘴裏撬出點消息來,難度應該比較大。你有沒有什麽想法?”

“沒有。”

江躍冷笑搖頭,撬不撬出消息來,已經不重要了。反正這事已經很明顯,必然是鄧家的人搞出的幺蛾子。

那人開不開口,已經無關大局。

江躍和鄧家這個仇已經是結下了,加不加上這一筆,也無所謂。

“小江,鄧家這邊,你還是要悠著點。以我對鄧家的觀察,他們這些年行事是越發肆無忌憚了。我感覺,鄧家背後,可能比我們看到的要複雜很多。”

“哦?”

“這是我個人的一些觀察,目前沒有切實的證據。”

兩人一邊聊著,已經走到了道子巷門口。

羅處歎道:“小江,你可真會享受,這地方居然能搞到一套別墅,不簡單啊!哪天我放假,非得到你這蹭住幾天不可。”

“哈哈,隨時歡迎。”

“你還別說,我是真喜歡這地方。每次進了道子巷別墅,就好像年輕了幾歲似的。感覺特別好。”

“羅處,你也有這種感覺啊?”羅處身後的楊聰笑道。

“怎麽?你也這樣?”

“對啊!一走進道子巷別墅,就好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感覺渾身特別有勁,精神頭也明顯更好。我一直以為,道子巷別墅僅僅是綠化好,空氣好的緣故。現在看來,可能還有別的原因?”楊聰神神叨叨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其實江躍也有類似的感覺,隻是他一直也認為,這是道子巷別墅環境造成的,一直沒有細想。

看著羅處他們的車隊呼嘯離開,江躍站在門口,怔怔愣神。

李隊長看著江躍的眼神,卻明顯多出了一絲敬畏。

之前,他對江躍客氣,那是因為上頭的命令,必須對9號別墅的業主特殊對待,要服務周到,當成貴賓來伺候。

此前,李隊長僅僅是當成一種命令來完成。

可經過了剛才那一出,李隊長對江躍那是發自肺腑的敬畏。

子彈遇到都能拐彎,這還是人類嗎?

江躍的體測成績優秀,星城現在已經多有傳聞,李隊長也聽到了這方麵的風聲。

可是,體測成績優秀,180%的強度就能讓子彈拐彎嗎?

以李隊長對體測的認知,他絕不相信僅僅是180%強化能夠達成的。

他們這支隊伍,其實也接受過體測,也基本上都算初步覺醒者。所以,他們對覺醒者還是有清醒認知的。

肉身強化,各方麵機能都提升不少。

可要說對抗子彈,這根本不太現實。除非能強化到百分之幾千的程度,才有那麽一點點希望。

畢竟,子彈的速度,子彈的穿透力,他們作為軍人,太清楚不過了。

江躍顯然也感覺到了李隊長眼神有點不一樣。

大致也猜到了什麽情況。

“李隊,之前發生的事,盡量保密。”

“是是,我們一定保密。所有目擊者,我都會下達封口命令。”

江躍點點頭,隨即又問:“李隊,咱們道子巷別墅的整體規劃圖,你手頭有沒有?”

“有。”

“方便給我一份吧?”

李隊長忙道:“沒問題,我現在就讓人給江先生複一份,回頭就給你送到家裏去?”

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案,憑空給道子巷別墅蒙上一層陰影。

同樣的,江躍心頭也多了一層陰影,總覺得這個爆炸案有點不尋常。

回到家,江影和韓晶晶都有點擔心。見他回來,都紛紛上前問了起來。

江躍避重就輕,隨意說了幾句,強調行動局的人已經控製了幾個嫌疑人,正在調查事情始末。

“姐,最近你進進出出,盡量注意點安全。如果沒有必要,盡量不要出門最好了。”

江影上班早就習慣,要她天天窩在家裏,確實也有點閑不住。

她甚至都有點後悔上次為什麽要攤牌,不上班的感覺,其實並沒有那麽好啊。

如今聽江躍說沒事盡量不要出門,她哪待得住?

跟韓晶晶閑扯了幾句,江躍便走入地下室。

他決定,還是要先煉製一張雲盾符,哪怕二階靈符對精神力的耗費極大,也必須煉製一張出來。

不然的話,他還真是有些不放心姐姐的安全問題。

雲盾符的製作,確實更耗費心神。

哪怕江躍已經是第二次製作,當最後一筆下去,第二張雲盾符完成後,江躍還是感覺到一陣乏力。

雖然乏力感跟上次比要稍微好一些,但對精神力的耗費,依舊是一個天量。

不過整體來說,這次製作,明顯就更順暢,速度更快,而且雲盾符的成品也相對更完美一些。

精神力的消耗跟上次比,也略微好了一些。

江躍靜坐了片刻,臉色恢複了紅潤,那種虛弱感也恢複得明顯更快了。

“果然,還是要熟能生巧。這雲盾符第二次製作,跟第一次製作比,各方麵都提升很多。”

製作了二階靈符,江躍顯然不可能再有餘力去製作一階靈符。雖然殘存的精神力還能堅持。

但是,涸澤而漁顯然也沒必要。

“辟邪靈符,過兩天再製作幾張吧。”

說來也怪,江躍腦子裏剛閃過辟邪靈符,手機就響起來了。

電話居然沒有顯示,也不知道經過了什麽技術手段處理。

江躍接通之後,赫然是黑市那位老總的聲音。

“先生,還記得我的聲音吧?”

江躍嗯了一聲。

“有一個好消息,我打聽了一天,還真被我打聽到了凝煙草的消息。有一位客戶,居然有凝煙草的母株,能提高大量的凝煙草。我們跟她商議,她隻同意用辟邪靈符換凝煙草。”

“具體怎麽換?”

上次我承諾的那個價,十株凝煙草,換一張辟邪靈符。”

“老總,你也知道,辟邪靈符這個東西,可遇不可求。我雖然對凝煙草有需求,但也不可能拿得出那麽多辟邪靈符的。”

“不能想想辦法?”黑市老總的語氣倒是很客氣,明顯是用商量的口氣在和江躍交流。

“就算我厚著臉皮再去求,前輩高人能賜我一張兩張,那已經是頂天了。”江躍可不會輕易就暴露底牌。

雖然老總說得煞有介事,但這是談生意,生意就是談的。

一下子把底牌暴露,或者答應得太爽快,難保後麵不會出現變卦。

必須把辟邪靈符說得極為稀有,很難得到,這樣在談判的時候,才有可能占據到上風。

誰知道老總找到的凝煙草,是不是真的第三方貨源?也許跟他交易的,就是老總本身都說不定。

這種虛虛實實的套路,江躍自然不會輕易上鉤。

電話裏,黑市老總歎一口氣:“要不,您這邊先努力嚐試一下,看看能求得幾張辟邪靈符?”

“這不是努力的問題,而是人情經不起這麽耗。我要厚著臉皮,再求個兩三張,可今後這條路就等於斷了。得不償失啊。除非那邊能有讓我心動的條件,否則我不可能如此涸澤而漁。”

“心動的條件?那是什麽?”黑市老總問道。

“比如凝煙草的種子和培育方法?如果有凝煙草的種子和培育方法,我一定可以舍下臉皮去求他幾張。”

黑市老總忍不住問道:“先生,你想過沒有?種子和培育方法這是獨家之秘,人家不可能拿出來交易的。除非你能拿出辟火靈符的製作手法交換。”

要我的製作靈符的手法?

這胃口還挺大啊。

江躍當然不可能答應:“老總,要是這樣的話,交易就沒法談了。我要人家的靈符都夠嗆,製作手法?我要是敢提,人家說不定一巴掌就拍死我了。到時候,你們連辟邪靈符的渠道都斷了。”

那邊明知道江躍說得誇張,卻也隻能苦笑附和。

“要不這樣,我先試探一下口風,看看對方是什麽想法。”

“嗯,要我說,種子還沒凝煙草的成品那麽值錢吧?無非就是培育手法比較值錢而已。”

按常規來說,育種其實不難,種子確實不值錢。但是培育守法,這的確是獨家之秘,要人家拿出來,確實不容易。

黑市老總苦笑道:“那是那句話,培育手法一般都是獨家之秘,就跟製作靈符的手法一樣,誰也不願意讓其他人知道的。這事難度應該不小。”

“先打聽打聽吧,說不定人家願意呢。”

掛了電話,江躍心中稍微穩了一些。

他要種子和培育手法,其實也是漫天要價,成不成再說。

反正隻要有辟邪靈符,對方肯定願意拿凝煙草來換的,這個基本麵是肯定穩了。

說不定,對方指名道姓要辟邪靈符,也隻是漫天要價,專挑好的要。如果真沒有辟邪靈符,說不定辟火靈符,輪回靈液他們也要。

黑市黑市,隻要是好東西,還有他們不要的?

將雲盾符收好,江躍又走出地下室。

江影和韓晶晶差不多正做好了晚飯。

看來,韓晶晶蹭飯是打算蹭成習慣了。

江躍倒是無所謂,家裏現在也不缺這一口吃的。看她跟姐姐有說有笑的樣子,兩人顯然也很處得來。

“小躍,剛才保安隊那邊送來了一張規劃圖,說是你要的?”

“在客廳的桌上,你自己去拿吧。”

江躍聽說規劃圖來了,也不急著吃飯,走過去將規劃圖打開。

這規劃圖顯然做得很細致,江躍仔仔細細看了許久。通過規劃圖,小區的整體規劃,一目了然。

可除了這些之外,江躍一時也沒能看出更多的東西來。

那邊姐姐和韓晶晶又不住喊他吃飯,江躍隻得先去飯桌。

看到江躍心不在焉的樣子,江影用筷子敲了敲桌:“小躍,吃個飯你神遊到哪去了?”

江躍苦笑回過神來:“沒事沒事。”

飯後,韓晶晶又逗留了一陣,這才提出離開。

照例,江躍送她回家。

看得出來,韓晶晶很享受這個節奏。

回到道子巷別墅,江躍也沒急著回家,而是在小區裏轉悠了一下。來這裏住了些日子,他還真沒有認真地轉過每個角落,很多地方甚至都沒去過。

偌大的小區,要轉悠下來,還真耗費不少時間。

見江躍眉頭緊鎖走回家,江影問道:“怎麽了?跟晶晶鬧別扭了?”

“這是哪跟哪啊……”江躍苦笑,女孩子的想象力總是這麽古怪的麽?

“我看你對人家晶晶有點心不在焉。人家到底是個女孩子,有時候該熱情還是要熱情點。”

江躍唯唯諾諾。

“姐,我製作了一張靈符給你。”

“又是辟邪靈符?”

“不,它叫雲盾符,這玩意比辟邪靈符更值錢。辟邪靈符我下次再弄一張給你。”

“這玩意又是幹啥用的?”江影好奇問。

“說出來怕嚇著你,這雲盾符佩戴在身,可以讓你刀槍不入。一般的物理傷害,根本靠近不了你。”

“刀槍不入?”江影吃了一驚,“這麽神奇?”

“那你以為上次在碼頭附近,我是怎麽搞定那些武裝分子的?沒有這雲盾符,我根本不可能接近你們的車隊。”

江影回想起來,好像的確是那麽回事啊。

拿到雲盾符在手,表情頓時豐富起來。

“小躍,我決定了,過幾天有空,咱們就回一趟盤石嶺。要不,咱們再去買一個車吧?”

江影終究是老江家的閨女,骨子裏的悍勁也被刺激起來了。

看到身邊的人都開始蛻變,她心裏也著急。

尤其是江躍此前一番話,讓江影深受刺激,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

江躍讓她沒事盡量別出門。

這話從弟弟口中說出,很顯然是一片好意,為她的安危著想。

可江影從來就沒想過,自己要被寵物一樣養在家裏。甚至成為家人的累贅?

老江家的孩子骨子裏就有一股高傲,絕不允許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江躍也答應得爽快。

“行,明天上午就去。姐,今晚你負責在網上看車,想買什麽車,你拍板,我付錢。”

他現在大小也是個土豪,基本上可以說是實現了買車自由。

“對了,三狗怎麽還沒回?”

“剛才打電話了,最近這些日子,連軸轉,一直在培訓,估計要好些日子都不回家了。”

江躍倒也不意外。

如今行動局接手各種爛攤子,人手明顯是緊缺。像三狗這種人才,肯定要加緊培養,讓他早點走上崗位,甚至是挑大梁。

看看也就今天一天,羅處就出動了幾次?

由此可見,詭異時代的到來,明顯在加快腳步。

------題外話------

周一零點,照例請大家多投點票票哦。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