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021章 怪物界的恥辱
“前輩,我真不是杠啊。這別墅建成才多少年?你知道兩千多年是什麽概念嘛?”

“嗬嗬,我肯定知道什麽概念,你怕是不知道。”對方的語氣忽然溢出一股千年老妖的滄桑感。

大概,被囚禁的人生,也就隻剩販賣歲月滄桑這點逼格了。

“這個別墅區修建於一百二十三年前,9號別墅的主人,就是智靈的上一任主人。在這個時代,一度也算得上身份顯赫吧。不過,他終究不過是過渡期的選擇而已。”

“哦?既然是有主之物,為什麽又選擇我?這別墅的主人呢?”

江躍隱隱好像明白,為什麽對方會對那張紙符破口大罵。

莫非,那張紙符自帶水性楊花的屬性,極容易見異思遷?

“為什麽選擇你?想必是你天生自帶衰仔屬性唄?至於別墅的主人,多半是涼了。”

“涼了?”

好吧!

這個說法江躍勉強可以接受。正常人壽數也就七八十。

這別墅都一百多年曆史,那個時代擁有這別墅的人,至少也得是一百五十歲往上。

涼了倒也符合邏輯。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這符文的第八十一任擁有者了。”

八十一任?

這得是大半個連隊的編製啊。

話說回來,如果把時間線拉長,用幾千年來度量,似乎也不算多吧?

問題來了。

那麽多前前前前前……前任,難道一個個,無一例外都是衰仔嗎?

對方仿佛能洞穿江躍的心思:“你猜對了,你之前所有的前任,沒有一個成功駕馭過智靈。”

“你可能還不知,沒有成功駕馭它,是要付出代價的。”

“付出代價?比如?”

“比如……嗬嗬,你看看我,你現在對話的對象,是一隻貓,一隻掛在牆上的浮雕。”

“說起來,我還算是幸運的。因為它需要一個接引使者,一個忽悠新人的向導。”

“其他前任呢?”

“天知道,估計都涼了吧。”對方似乎對此也不甚關心。按他說的,活幾千歲了,誰還在意無關緊要之人的生死?

順著這個語境邏輯,江躍感覺自己很快也會成為前任。

“前輩……最後一個問題:它選擇了我,我作為乙方,有權拒絕的吧?”

“嗬嗬,要不怎麽說你年輕呢!你在甲方爸爸麵前談權利,談拒絕?太天真了吧?”

“當然,要說起來,倒真是有一個拒絕的辦法。”

“什麽?”

“主動成為前任。”

江躍差點沒忍住口吐芬芳。年紀一大把了,也不積點口德,毒舌一下對你有什麽好處?

江躍戲謔的眼神,在客廳兩側的兩個浮凸的雕塑之間來回轉,最後目光停在了那個貓型浮雕上。

“前任,我勸你善良啊。是不是看我倒黴,能讓你心理平衡一點?既然都是倒黴蛋,苦逼何必為難苦逼呢?”

江躍也不是善茬,對方的毒舌讓他不爽,稱呼從前輩秒變前任。

“嗬嗬,先別得意的太早。據我所知,智靈每找一個新歡,都會有一個見麵禮。大數據顯示,你所有前任裏頭,有二十六人,就沒通過第一道考驗。這叫炮灰式前任。”

江躍叫苦不迭。

不就是收了一個快遞嗎?這坑也挖的太大了。

最為關鍵的是,這第一道考驗的內容是什麽?

就算要涼,總得涼得明明白白吧?江躍可不想渾渾噩噩、莫名其妙就被人家給安排了。

就在江躍疑神間,那貓型浮雕兩顆大眼珠子,忽然睜開,兩道激光一樣的光束直射而來。

江躍完全來不及反應,兩道光束徑直射入他的腦中。

就好像忽然通電,有一種能量在他腦海裏啟動一樣。

“不要抗拒,這是‘智靈’在重啟。重啟之後,你就是它這一任主人。至於時限多久,那就看你個人造化了。”

智靈!

這倆字,江躍已經聽到提過很多次了。

就是那張紙符的名字麽?聽起來似乎也沒有那麽討人厭啊。

重啟的過程其實也就幾秒鍾時間,江躍腦子裏接受的信息量,卻好像經曆了無數個輪回。

在這幾秒鍾時間裏,無數畫麵,一幀一幀飛速掠過。

有荒古巨人拿著巨大的骨刺,與荒古凶獸搏殺的畫麵;有全副武裝的軍隊圍城攻堅的畫麵;有海水漫灌,大地陸沉的震撼畫麵;也有無數星空巨艦集結,準備圍攻星空堡壘的畫麵……

最後一個畫麵竟是:一個麵目空洞虛無,披一身黑色長鬥篷,張牙舞爪的怪物,卷攜著陰氣森森的陰風,揮舞著白森森的鐮刀,撲麵朝江躍脖子上劃過來。

叮咚!

重啟成功。

江躍的腦子裏出現一個界麵。

界麵上有五個字:新手見麵禮。

下麵一行兩個選項,接受,不接受。

根據先前那位自稱接引者的貓型浮雕提供的信息來判斷,如果選擇不接受,甲方爸爸極可能會做出慘絕人寰的舉動。

看著是雙項選擇題,其實是單選題。

我是卑微的乙方。

所以,接受!

“新手見麵禮:百邪不侵光環,持續時間,24小時。”

“新手任務:追蹤食歲者。時限:24小時。”

“任務獎勵:任務完成後隨機獲取。”

界麵逗留了三秒之後,在腦海中消失。

江躍撇撇嘴,瞧剛才那啟動的架勢,江躍心裏要說沒有一點激動那是假的。

係統爸爸雖然遲到,但總算來了。

盡管那位貓型浮雕前任一直冷嘲熱諷,但江躍其實一直把他當成一位喋喋不休的哀怨前任。

這種怨婦式的的吐槽,他也沒完全當真。

尤其是智靈啟動時閃過的那些畫麵,雖然每一幀都是浮光掠影,俱都無法清晰把握。

但卻不妨礙江躍覺得高大上。

那般聲勢浩大的啟動現場,怎麽也得來一點波瀾壯闊的劇情吧?

褲子都褪到膝蓋了,然後就發布了個新手任務?

一點心理輔導都沒有?一點人文關懷都沒有?

江躍發誓,這是他見過最不負責任的係統。如果它能叫係統的話……

隨後,任憑他千呼萬喚,這玩意始終裝死。

江躍無語了。

同情地瞥了牆角那尊貓型浮雕,江躍忽然產生了一點莫名的共情心理,對他之前那麽大的怨念,竟有那麽一丟丟理解了。

這麽喜怒無常的東西,誰相處久了情緒都不好控製吧?

更何況分手之後還把人家給囚禁了,更過分的是把人家弄成一隻貓,而且是固態的貓!

世界上比這殘忍的操作,應該不多吧?

“小子,顫抖了吧?”貓型浮雕不改幸災樂禍的尿性。

“想知道新手任務沒完成是什麽下場嗎?”

“知道炮灰式前任這五個字的含義嗎?”

江躍無力吐槽,這位前任已經偏激到分不清好賴,見人都要懟的程度嗎?

江躍歎一口氣:“我隻想知道,這別墅裏有沒有榔頭。”

“你要榔頭幹什麽?”

“我更想知道,榔頭可不可以讓你閉嘴。”

對方的聲音陡然尖銳起來:“不行,你絕對不能這麽幹!你剛繼承了智靈,還需要我這個前任的輔導呢。”

“而且,我是智靈指定的接引者,你把我給砸了,這差事誰幹?你就不怕惹惱了智靈,當場對你進行人道毀滅?”

咦?江躍摩挲著下巴,意味深長地望著這貓型浮雕。看樣子,對方也隻是嘴強王者,連榔頭都怕成這副鳥樣,這幾千歲是怎麽活的?

如果真的存在一個怪物的世界,這慫貨絕對是怪物界的恥辱。

“小兄弟,真的別衝動。你得承認,像我這種活了幾千歲的老東西,總有點過來人的經驗。沒準幫得上你。”

基本可以確認,這貨絕對是個吃硬不吃軟的主兒。

“想我不砸你,也行!老老實實回答我幾個問題。”

“盡管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嘴賤的人,往往特別識時務。

江躍都還沒開始嚴刑拷打,他就準備提前投降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