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022章 食歲者行蹤
“第一個問題,如今,是我這個現任說了算,還是你這個前任說了算?”

“你!你說了算。”

“算你識趣,說說吧,這個智靈具體是怎麽回事?新手任務又是怎麽回事?有沒有什麽捷徑?”

貓型浮雕有點為難:“智靈到底是什麽東西,我真答不上。它的常規形態是一張紙符,當它進入你體內,又好像一個有自主意識的生靈。而且多數時候,它還很刻薄,很挑剔,很花心,很促狹,有時候還特別小心眼……”

但凡能編排的缺點,他都給智靈安排上了。

前任一般不會講好話,這倒是人之常情。

“至於新手建議,我隻能說,你得用盡全力去完成,不然真的會倒黴。”

“當然,完成新手任務,得到了新手大禮包一般是比較豐厚的。雖說這玩意缺點多多,至少出手還算大方。”

“你說我是第八十一個。那麽前麵八十個前任,都有新手任務吧?你們當初是怎麽完成的?”

“我們怎麽完成,跟你的新手任務沒一毛錢關係。”

“這智靈是個奇葩,它每一次重啟,設定都截然不同。所以,智靈給你安排的一切,都是嶄新的,根據時代而定,前麵八十任的經曆,你完全參照不了。”

“說直白一些,第一任和第一百任,其實沒有區別。對智靈來說,都是一個隨機選項而已。”

這智靈看來真不是一般的坑,每次啟動,設定全新。

還可以這麽操作的嗎?

看來一切還得靠自己。

“對了,你的新手任務是什麽?”貓型浮雕好奇問。

江躍也不隱瞞,照實說了。

“新手任務就要你去刷怪,這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雖然我不知道這個食歲者是什麽東西,一看名字就不是善茬。”

“對了,根據智靈一貫的尿性,它提到每一個名稱,每一個地點,每一個數字,你都得好好琢磨。”

“根據我過去的經驗,這些東西往往都含有多層含義。隱藏著一些提示。比如你說的這個,24小時,這裏頭絕對有線索。”

“之前我剛收到紙符的時候,它也提示了24小時這個細節。”

“那是提醒你24小時內必須趕到9號別墅。”

“如果我沒及時過來呢?”

“嘿嘿,那你就出局唄。最短命的前任從此誕生。”

“這麽坑?”江躍忽然間好想毀約。

“比這坑的時候多著呢,慢慢體會吧。”

“不過,以智靈一貫的套路,反複提到24小時,肯定是在揭示什麽。我估計跟你的新手任務有關係。”

“當然了,具體是什麽情況,我就不瞎嗶嗶了。”

“這是你和智靈的第一次互動,我不能幹擾你的思路。不然到頭來搞砸了,我倆都要倒黴。”

江躍明白,對方這些話大概也是實情。

本以為這張紙符召喚他來9號別墅,一定預備了特大驚喜等著他。最差也得送上一個金手指,從此插翅起飛,走向人生巔峰。

哪知道,金手指沒落著,還莫名其妙多了個新手任務。

魚沒偷吃著,還惹得一身腥臊。

多個任務也就罷了,沒完成據說下場會很慘。這簡直是沒法忍。

江躍的心態是崩潰的。

不過事已至此,再怎麽崩潰還得把它重組起來,接受現實,接受任務!

食歲者?

到底是個什麽鬼?

到目前為止,江躍連它是個什麽東西都鬧不清楚,怎麽追蹤?

即便要去追蹤,總得有個線索吧?

江躍一籌莫展。

思忖間,兜裏的手機響了。

“小江?”電話那頭,韓警官聲音急促,聽上去很是著急上火。

“韓警官,找到線索了?”

“麻煩大了。小江,我需要你的幫助。你在哪,我去接你。”

韓警官雷厲風行,符合他的職業身份。

江躍猶豫了片刻,說道:“我在榆樹街夜市。”

道子巷別墅區,在榆樹街大商圈內,離夜市也不遠,走路過去也就十幾分鍾的路程。

“好,我去夜市口接你,半個小時後到。”

韓警官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江躍收起手機,思忖著這個案子的來龍去脈。陡然間,混亂的思緒中仿佛有一道靈感蹦出。

食歲者?

食,吃。

歲,歲月、時光。

“是這麽回事!”江躍一拍大腿,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星城二院的護士,鄰居何姐,出租車司機……

以及三狗那條詭異的褲子……

所有的細節,都有一個顯著的共同特點,歲月和時光就好像被人瞬間偷竊。

妥妥的和食歲者三個字高度吻合,甚至是無縫連接啊。

如此說來,那三個人失去的二十多年歲月,是被那個icu病人柯雲山吞食了嗎?

這是何等可怕的能力?

一出場就是大魔王級別的怪物嗎?

也就是江躍對世界變異早有心理預設,加上家學淵源,對這些東西的接受度遠勝於常人。

要不然,冷不丁告訴他如此恐怖的事情正在發生,他也同樣得慫。

作為第八十一任繼承者,福利終究還是有的。

比如這9號別墅,是上一個前任留下的,根據繼任者接管一切資產的原則,9號別墅自然成了江躍的資產。

當然,江躍現在完全來不及高興。

24小時的任務期限,就像一道緊箍咒。

江躍沒有懈怠的本錢,雖有一腦子的問題想打聽,卻還是匆匆出門。

徹底融合了智靈,別墅的大門如今自然是進出自如。

前腳剛到榆樹街的口子上,韓警官後腳開車趕到。

“韓警官,下回找我,不開單位的車行嘛。搞得我犯了什麽事似的,人言可畏啊。”江躍開起了玩笑。

他也看出來,韓警官現在精神高度緊張,需要調節一下氣氛。

“小江,頭疼啊。陸續的我們又接到了四起報警電話。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七個受害者。”

“這事,已經開始引起社會上局部的恐慌了。”

現在的信息傳播速度實在太快。就算有各種技術手段可以屏蔽,可以刪帖,可以封號,但小範圍的傳播還是難免的。

“韓警官,長話短說吧。警方現在大致推測它在什麽位置?”

如今滿大街的監控,隻要最初的線索沒丟,順藤摸瓜,大致活動區域還是可以鎖定的。

雖說對方在監控裏的形狀比較奇特,無法完全鎖定相貌,無法進行人臉識別。

但是病人信息,星城二院肯定會提供,警方也有很多種辦法可以查到。

韓警官順手遞過一個文件夾。

從下午韓警官取了三狗的褲子離開,到現在也就過去幾個小時。還多出了四名受害者。

警方竟已經采集到了所有受害者的信息,錄好了筆錄。

這份辦事效率,倒是讓江躍肅然起敬。

這要是偵辦普通的案件,有這效率早該破案了。奈何這次麵對的,壓根不是什麽凶殘罪犯,而是普通人根本無法想象的未知邪祟。

文件夾裏的內容十分詳細。

文件的第一頁,就是一張視頻監控截圖。

時間是11:44,那輛帶著icu病人柯雲山的的士,在白鹿公園停車。

柯雲山下車,當然,是不是柯雲山,這就得另說了。

第二頁,是出租車在路麵上兜了六七分鍾之後,江躍他們上車的截圖。

第三頁,柯雲山進入白鹿公園的背影截圖,一如既往的詭異,柯雲山在視頻裏,永遠是模糊團狀。

後麵還有六頁截圖,分別是12點到19點之間,在各個不同時間段內,柯雲山出現不同區域被監拍到的截圖。

後麵都是文檔文件,分別記錄著四個新受害人的筆錄,以及他們活動區域的分析。

糟糕的是,這些受害人完全是糊裏糊塗躺槍,他們自己都鬧不清楚,具體在什麽地方攤上了這檔子邪事。

根據受害人的陳述,他們一整天的活動範圍都和往常沒有區別,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也完全沒有遇到什麽奇奇怪怪的人。

對發生的一切,他們的狀態用兩個字可以形容,蒙圈!

看完所有文件,江躍並不急著表態,在腦子裏整理了一下。

大致的活動區域,在他腦子裏慢慢形成一個初步概念。

這些區域,江躍其實特別熟。

星城二院到白鹿公園一帶,離江躍家都不遠,在二十分鍾車程內,而且還是包括等交通信號燈這些因素在內的。

步行也就三四十分鍾。

見江躍沉默不語,韓警官忍不住問:“小江,有什麽想法?”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