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376章 星城變天了?
幾人回到入口處,氣氛明顯詭異了很多。

江躍直接跳上副駕座,連開車的想法都沒有,其他人見江躍不悅,也不敢叨叨逼逼,都是默默鑽進車裏。

周堅坐在駕駛座上,倒是有些尷尬。

他當然懂駕駛,也有好幾年駕齡,可輪來輪去,似乎輪不到他這個傷號當司機啊。

韓晶晶敲敲玻璃:“我來開吧。”

周堅如獲大赦,整個人鬆了一口氣,跳下車來,自覺地走到後座鑽了進去。

七座商務車,搭上周怡倒也不至於擁擠。

車子啟動,緩緩朝外駛出。

江躍忽然道:“等一下。”

韓晶晶下意識刹車,江躍沒等車停穩,身體朝道旁一個飛躍,竄上邊上坡地,竄到一片樹叢邊緣。

車上的人都莫名其妙看著江躍,不知道他又搞什麽名堂。

江躍背對著他們,加上樹叢遮擋,他們也看不清江躍的具體動作。

好在,江躍沒有停頓太久,三分鍾不到就鑽回車裏。

“晶晶,你看這株植物,是不是你任務裏要求的標本?”

韓晶晶接過去仔細看了一下,喜出望外:“還真是啊,這外圍居然能找到標本?太好了,這麽一算,我任務完成度至少可以算到c+級了吧?江躍,太謝謝你啦!”

看著韓晶晶眉飛色舞的樣子,杜一峰和許純茹都不免有些檸檬精附體,莫名其妙就酸了。

心想要是江躍對他們能有對韓晶晶那麽周到就好了。

車子再度開動,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趕回星城已然太晚,回到酒店民宿區時間明顯又充裕,所以車子開得不急不緩。

杜一峰心事重重,憋了一肚子的鬱悶,還是忍不住開口道:“你們說,那個浩哥還會回酒店民宿區麽?”

這個問題有點天真,他自己都知道問題有點傻,可要打破眼下的僵局,總得找個話題吧?

韓晶晶毫不客氣冷笑道:“是你缺心眼,還是他缺心眼?換你得了這麽大便宜,你會在酒店民宿區等我們去找麻煩麽?”

“這孫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回到星城再找他算賬。”

許純茹歎道:“一峰,你就省省吧!先不說你根本不知道人家是什麽來頭。你確定你就一定幹得過人家?”

“咱不有這麽多人麽?六個人就是六家勢力,不管他什麽來頭,難道還能在星城橫著走?晶晶,你能答應?”

杜一峰口中六個人,等於是自動把周堅排除在外。

“別扯上我,任務區發生的事就留在任務區,回到星城,大家相忘於江湖好了。”韓晶晶矢口否決。

“我也算了,不爭了。我媽常跟我說,人這一輩子,得得失失都是命裏注定的。很多人不認命,非得強求,所以一輩子過不好,總是跟自己過不去,甚至丟了性命。”俞思源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驚嚇,語氣很是佛係。

許純茹不置可否,給人的態度就是雲裏霧裏,並不表態。

周怡本來就不是他們一夥的,指望她顯然也不太現實,更何況看她的態度也明顯透著心灰意冷。

他們一夥五個人,到頭來隻剩她一個搭便車返回,心理其實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

哪還有心思出了星城去追究這事?

杜一峰見四個女生都這態度,暗歎女人果然不可靠,關鍵時刻沒有血性,一點小挫折就心灰意冷,哪像成大事的人?

“江躍,你呢?”

“能找著人再說吧。”江躍既不答應,也沒反對,留了那麽一線。

“找人的事,我來負責。找到人後,你幹不幹?”杜一峰看上去就像王八吃秤砣鐵了心。

“再說。”江躍根本不吃杜一峰這一套,索性閉上眼睛假寐。

杜一峰雖然急,卻終究無可奈何。

如果不能拉上江躍和韓晶晶,光看他杜一峰的家族,在星城遇到豪強,還真沒多大把握。

最重要的是,回到星城,用什麽理由去找人麻煩?

說人家獨吞晶石?

任務區本來就是各自辦事,所謂的結盟合作根本沒有官方認可,無非就是口頭協議罷了。

到頭來還不是各憑本事?

人家本事強,會算計,將晶石一網打盡,那又如何?

你沒本事被人擺了一道,說白了那是自己無能。想用這種理由找回所謂的公道,根本沒有法理支撐。

就算要追究,那也是誌哥和小高的背後勢力。他們二人如果真是被浩哥弄死的,才真正有理由追究浩哥的責任。

畢竟任務期間,可沒允許他們互相殘殺。

車子回到酒店民宿區,少了誌哥這夥人之後,酒店區又恢複了冷清。

民宿區還躲著幾個人,一直神神秘秘不肯冒頭,估計都是各有打算的獨狼,他們不來找事,江躍自然也不會去招惹。

晚飯過後,江躍離開了一下房間,杜一峰有點不放心,假裝下樓散步窺了幾眼,卻發現江躍是在弄前台的電腦。

其實江躍隻是從前台找了另一個優盤,把陸教授那隻優盤的內容拷貝了一份。

他對生物學本身沒有太大興趣,不過能讓有關勢力對這優盤如此重視,甚至不惜收買陸教授的助手當臥底,他倒要好好研究一番,看看裏頭有多大機密。

這隻陸教授的優盤,自然還是要上交給官方的。

隻要優盤從江躍這裏上交給官方,這個消息宣布出去,周堅也就自然安全了。

人家要找他周堅,隻不過是想從他身上挖出優盤的線索。

隻要優盤被江躍得去,又交給了官方,再找周堅自然沒有意義。

杜一峰見江躍操弄電腦,雖不知他弄些什麽,但肯定跟原石無關,隻能無趣地回到樓上。

江躍很快也就上樓了,發現大家居然有說有笑,氣氛很是輕鬆。

大概是因為確定了第二天一大早就離開此地返回星城,眾人除了俞思源外,任務也基本完成了,因此心情放鬆。

這輕鬆的一夜倒是沒有出其他幺蛾子。

第二天一大早,眾人早早收拾行頭,準備離開生態園。

“終於可以離開這鬼地方了!”韓晶晶很是興奮。

這短短四五天時間,每天都經曆著各種考驗,每天各種凶險,對每個人的身體心理都是一種折磨。

回星城對於每個人而言,都是最好的心理安慰。

杜一峰卻道:“說不定,星城現在是另一個鬼地方……”

明知道杜一峰是抬杠,可眾人聽了這話,還是心頭一陣本能的不舒服。

詭異時代,一天一個變化,離開星城四五天,還真不好說星城現在是個什麽樣子。

“杜一峰,你還真被張繼業附體了啊?不抬杠不掃興不舒服是吧?”韓晶晶白了杜一峰一眼。

“走吧!”

許純茹招呼了一聲,指了指電梯口,意思人家江躍都已經摁電梯了。

下了樓,上車,離開。

車子開到河邊一帶,江躍並沒有停下來。

“咱們不用竹筏麽?”許純茹有些驚訝問。

“今天不趕時間,水路能避免就避免。看看車子能開到什麽地方。”

跟來時不一樣,回去水路是逆流,對於沒有多少操作經驗的小白來說,逆流撐船需要的技術是不一樣的。

再說,回去可以開車,能節省不少路程。

雖然最終還是難免要走不少崎嶇山路,但能省一程是一程。

車子開出七八裏地,到了崎嶇山路,越發不好開,到最後根本走不動,隻得棄車選擇步行。

加上許純茹牽著一頭新娘子怪物,行走速度難免受到影響。

當他們走到馬溪村時,已然是大中午。

馬溪村跟來時比,並沒有多大變化,隻是更荒蕪了些。

家家戶戶還是門戶大開,這段時間顯然沒有其他人出現在此地。

江躍他們倒也不客氣,東一家,西一家各種征用,倒是湊合了一頓頗為豐盛的午餐出來。

午餐過後,眾人並沒有停留,七個人征用了七輛電瓶車,迅速上路。

這馬溪村幾十戶人家,電瓶車家家戶戶都有。

有了電瓶車,一路就輕捷多了。

不多會兒,就來到上次的塌方處。

除了周堅之外,其他人都是覺醒者,扛著電瓶車從下麵斜坡上通過,雖然驚險,倒也勉強可以辦到。

周堅隻能請江躍幫忙。

過了滑坡處,眾人繼續上路。

不過隨後情況不斷出現,有些電瓶車掂量耗盡,隻能搭乘其他人的電瓶車。

等所有車都走不動時,離星城還有七八公裏。

這點路程對於覺醒者而言,也就是相當於幾裏路。

要不是周堅這個傷號,幾人完全可以一鼓作氣趕回星城。

杜一峰這個愛唱反調的家夥都沒提出先走,其他人更不好意思。

雖然大家都知道杜一峰沒提出先走,完全是因為他需要周堅來幫他完成任務審核。

越是接近星城,眾人的心情越發愉悅。

昨天在仙人穀的不快遭遇,大多數人早就拋到腦後。

江躍並沒有多興奮,此行可以說是煮了一鍋夾生飯,很多謎題根本沒解開,還是一頭霧水。

到底整個生態園裏發生了什麽,他們還是一個稀裏糊塗。

比如馬溪村的人都去哪了?都被吸引到生態園去了嗎?

童話莊園那幾個小孩是怎麽回事?

仙人穀那頭怪物又是怎麽出現的?

迪迪樂園的時光迷境又是怎麽產生的?

還有叢林之旅那些巨樹,那片深崖……

甚至包括陸教授和左助手的下落……

種種謎題,可以說一個都沒能徹底解開。

這僅僅是一個生態園,星城這麽大,天知道有多少詭異事件?

整個大章國,乃至整個蓋亞星球,又有多少?

細思恐極。

“看,我們快到星城了!”

遠處,星城的輪廓已經隱隱綽綽出現。

四五天的小別,竟有種生死離別的滄桑感。

當他們離星城還有二公裏的地方,居然被路卡攔住了。

路卡旁站著的居然是荷槍實彈的士兵,盤查他們的身份。

得知他們是生態園的考核者,還是沒有順利放行,一一核查了身份,很快就識別出周堅並非考核者。

通過解釋才知道,周堅是他們救出來的淪陷者。

一番複雜的溝通後,才有一輛小巴車開過來,將他們一行人接上了車。

車上居然還是有四名全副武裝的軍人鎮守。

“同誌,能告訴我們這是怎麽回事嗎?”韓晶晶客氣問道。

幾名軍人目不斜視,也沒打算回答他們的問題,氣氛顯得極為嚴肅。

倒是那名司機道:“你們也別緊張,星城前天開始進行戒嚴,對每一個進城的人都要嚴格盤查。出城同樣如此。”

“戒嚴,好端端為什麽戒嚴?局勢惡化得這麽快嗎?”杜一峰不解。

那司機搖搖頭,出於紀律,也沒再多說。

“師傅,我是韓翼陽的女兒,請問一下,我父親還好麽?”

那司機驚愕:“主政大人?”

司機忍不住回頭多瞅了韓晶晶幾眼,似在確認真偽。

“韓小姐,不好意思,星城現在局勢複雜,我們有紀律在身,不便多說。”

江躍撇嘴,你這說得還少嗎?

說一半留一半,還不如一句都不說,免得人心惶惶。

韓晶晶秀眉蹙起,聽司機這口氣,居然有不便說的東西。難道父親還真出了什麽事不成?

這個念頭一旦在心裏頭滋生,便跟病毒複製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別擔心,你韓家那般底蘊,沒有過不去的坎。”江躍拍拍韓晶晶的手背,安慰道。

涉及到星城主政,便是杜一峰也不敢亂抬杠。

周堅更是目瞪口呆,相處這麽些天,他也猜測到這群人來頭不小,卻萬萬沒想到,這位韓大小姐,竟是星城主政的千金!

這可是星城真正的頂級人物啊。

周堅忽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榮耀感,自己竟跟這麽高大上的人物相處了這麽多天,還蒙受了這麽多恩惠。

車子一路開到星城大學行政樓下。

停在了他們出發的地方。

星城大學不少關鍵路口,也都是荷槍實彈的武裝人員,跟幾天前的情形完全不同。

這些變化,讓每個人都產生一種緊張不安的感覺。

星城難道真的變天了?

好在,得知他們是考核者回來,倒是沒有人難為他們,一名引導員將他們帶到了樓上。

樓上的任務交接處,同樣有武裝人員守著。

看得出來,不管是武裝人員,還是普通工作人員,一個個都是板著麵孔,完全看不到笑容,這讓現場的氣氛更加壓抑。

杜一峰很識趣並沒有吐槽,看上去比誰都規矩。

工作人員打量著江躍等人,自言自語道:“生態園的考核者?你們是第一批回來的啊……那裏到底發生了啥?其他兩個任務區,都回來好幾撥人了。人家考核人數還遠比你們少呢……”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