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446章 汪家兄妹
最後,老洪在扭捏捏捏中,把他的打算和盤托出,一下子給江躍交了底。

江躍不由笑了起來。

“老洪,看來你真是被嚇破了膽子。”

老洪的計劃便是,他偶爾恢複身份,回家去安撫安撫家人。其他時間段,還得是江躍扮演他的身份。

這個要求其實有點過分,老洪說出口時,自己個都覺得有點說不過去。

沒想到江躍倒是痛快地答應了。

“老洪,你這個提議,我這邊是沒問題。不過相應的也會有一些風險,這個組織肯定有人盯梢的,萬一我們轉換身份的時候留下蛛絲馬跡,也有被他們識破的風險。那樣的話,說不定會連累你的家人。”

“這我也想得到,不過除了這個之外,我還有更好的選擇嗎?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沒有全然沒有風險的選項了。相比之下,這也許是風險最小的一個選項了。”

江躍仔細一想,也的確是這樣。

以老洪的個人實力,他的確已經無法應付組織和陳銀杏兩邊帶來的壓力,如果一切都讓老洪自己去應對,他分分鍾就會露出破綻。

“還有一個問題,昨晚的殺手如果是組織派來的,我多半已經泄露的實力,這跟你日常的人設也有一些衝突吧?他們會不會因此產生懷疑?”

老洪沉吟道:“這的確是個問題,但他們應該不會太過較勁。作為他們的骨幹,我個人實力強,對他們而言也是好事。頂多就是問我為什麽要隱藏實力之類的。這個隨便找個借口就可以對付過去。這世道,誰還沒有一點秘密?我保留一點底牌,相信他們也能接受我保留一點底牌,相信他們也不是完全難以接受的。”

“成,那就按你說的辦。”

事關重大,兩人不免要在細節上磋商。

最後敲定,今晚江躍過來,把老洪放回家。

白天視察各個糧食交易站的工作,還是江躍去。

萬一組織那邊要翻臉,以江躍的實力也完全能應付得了。換成老洪那就隻能抓瞎了。

離開這邊,江躍又照例去了一趟學校。

果然,杜一峰這家夥又出現在了學校,見到江躍,就跟見到多年老友似的,那股親密勁,連童肥肥他們看著都覺得酸溜溜的。

“江躍,我那邊已經安排好了,就等你這邊給個準話啦。今天行不行?這個任務時間比較緊,盡快安排,越能掌握主動權啊。”

經曆了生態園一行,江躍和杜一峰之間的關係多少是受到了影響,彼此其實是產生了一些隔閡的。

雖然大家口頭上都沒說,但是江躍能清晰地感受到這種隔閡。

因此杜一峰最近忽然特別熱心地出現,讓他本能就覺得意外,覺得這家夥無事獻殷勤,多半是有什麽圖謀。

之所以江躍昨天沒有爽快答應,也正是想晾一晾這個家夥。

昨天杜一峰說以後天天來騷擾他,本以為他就是嘴上說說,沒想到這家夥還真有這股子執著,還真來了。

“一峰啊,這些天我的確有些私事走不開。等忙過這一陣再說吧。你也不用天天來學校等我,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我要的就是你不好意思。哪天你真不好意思了,也就答應我了。”杜一峰笑嗬嗬道。

“一峰,你這又是何必呢?”

“江躍啊,這個任務真的很特殊,獎勵太豐厚了。我相信你看到內容之後,肯定會動心的。除了你,其他人都不夠資格讓我找。我爸也說了,有你參與,這個任務有六七成把握,換別的人去,頂多二三成的把握。江躍,你是不是嫌報酬少?怕我家給不起價啊?這次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報酬都是實物結算,不用現金這些。”

杜一峰還以為江躍擔心這個世道錢沒太大用處,嫌金錢報酬缺乏吸引力,因此又不斷蠱惑。

“一峰,這不是報酬的事。你家的手筆我是信得過的,最近確實是有私事走不開。你容我一些日子。”

“那你給我個準數?這一些日子是幾天?”

“個把星期吧。”江躍隨口報了個數字。

“這麽久?就是先去我家走一趟,你隨便抽個空閑的時間段都行啊。”杜一峰總是不肯死心。

“嗬嗬,確實抽不出時間。要不一峰你先回去,一個星期後咱們再聊這個事。”

杜一峰倒也怕江躍不耐煩,見他確實心不在焉,知道再說下去隻能是自討沒趣,隻能訕訕點頭。

隨即又從包裏摸出一物:“對了,江躍,這是一份體測試紙,上次跟你提到過的。一盒一共有五張。怎麽樣,這就算我老杜家的訂金了?”

江躍卻沒伸手,笑嗬嗬道:“這事八字都還沒一撇呢?就談訂金?一峰,拿人的手軟啊。我看訂金什麽的,還是先別談了。不然到時候我真沒興趣的話,豈不是不好拒絕?”

杜一峰卻不容分說,直接塞到江躍手裏。

“訂金不是定金,可收可退。再說了,咱倆的關係,就算送你一盒,也不是多大的事吧?你該不會連收我一份禮物的麵子都不給吧?”

“一峰,這東西現在啥行情?”江躍這回倒是沒有急著拒絕,而是掂了掂這一盒試紙。

“嗨,說啥行情不行情。你別尋思這些了,你就安心收下得了。再跟我客氣,我可要生氣了。”

江躍似笑非笑地看了幾眼:“那我收下?”

“收下!”杜一峰態度強硬。

江躍嗬嗬一笑,將盒子塞進包裏,竟真的收下了。

杜一峰看到江躍收進包裏的那一刻,多少是有些肉疼的。後悔自己為什麽要窮大方,為什麽要整盒地送?送一張不也是天大的人情麽?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便宜這家夥了……”杜一峰自我安慰著。

這玩意終究是從嶽先生那裏要來的,是嶽先生的血本。

不過他見江躍收起來,卻還是忍不住道:“江躍,這試紙的測試效果很好,你不想現場試一下麽?”

江躍笑了笑:“還是算了吧?這種事還是別太高調了。”

杜一峰頓時跟吃了蒼蠅一樣膩歪。

他送測試試紙,何嚐不是想摸摸江躍的底?結果他一句不想太高調,直接把他給回絕了。

這孫子咋那麽滑不留手呢?

“一峰,謝啦!”

江躍拍了拍背包,肢體語言分明就是在送客了。

杜一峰心有不甘,笑道:“你這家夥,明明有高調的資本,為什麽還要那麽低調啊?回頭測試的結果,必須得告訴我。”

“哦?為啥?”

“不為啥,好奇唄!你小子可是星城數一數二的天才,我也想沾沾你的天才氣運,說出去也倍有麵子啊。你是知道的,我們這些圈子真的很勢利眼,有時候還就回避不了這些。要是讓他們知道,星城數一數二的天才跟我是好朋友,我也有麵子不是?”

很強大的理由,很合乎邏輯的說法。

江躍笑了笑,卻是不置可否。

離開學校後,江躍一直在尋思這測試試紙的事。

這東西真已經如此普及了嗎?

下次見到主政大人可得打聽一下。

也就是最近沒去黑市,要說流行什麽,黑市才是引領潮流的。

幾個糧食交易站走了一圈下來,江躍最後還是來到了小汪這個交易站,這是他旗下所有交易站裏規模最大的一個。

小汪兄妹顯然是有點鬧別扭。

汪麗雅名義上是給小汪打下手,是他的助手,卻總是各種越俎代庖,表現欲望特別強。

搞得汪樂遠的工作極為被動。

要不是自己的親妹妹,他早就讓她滾蛋了。

每次他提出抗議的時候,汪麗雅的理由卻充分的很:“我說汪樂遠,你心心念念把自己親妹妹推給這個老淫棍,現在我都已經認命了,你怎麽還嘰嘰歪歪?我幫你處理點事怎麽就不行了?難道你就不想我鍛煉鍛煉?你就想我做個規規矩矩的花瓶?”

這個理由一出來,汪樂遠頓時無言以對。

坑是他挖的,事到如今他還能說什麽?

江躍的出現,讓汪樂遠看到一絲曙光:“洪總,麗雅這丫頭,性子還是需要打磨打磨,我覺得還是先安排她在辦公室鍛煉鍛煉,多聽聽洪總的指導更好一些。她參與具體事務,還是有點為時過早了。”

江躍不由得好笑。

這算是告自己親妹妹的狀麽?

“小汪,年輕人表現欲望強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嘛!這個世道跟陽光時代不同,沒有時間按部就班,一步步培養人才啊。需要的時候,硬著頭皮還得上。我看麗雅很優秀,是個好胚子啊。你覺得她不合適?”

“也不是不合適……”汪樂遠有苦說不出,總不能真的告親妹妹的狀吧?

“那你就多辛苦辛苦,帶她一陣,回頭我自有安排。”

“誒,誒!”汪樂遠唯唯諾諾,也不敢說不行。

“去吧,把她叫過來,我叮囑她一下。免得她不懂規矩,給你添亂。”

“好!”汪樂遠聞言,頓時如聞天籟,這才是他想要聽到的消息。

這個糧食交易站,小汪不想有任何人插手,分他的權,哪怕是自己的親妹妹,那也不行。

汪麗雅跟她親哥哥的風格卻是不同。

她沒有畢恭畢敬,而且進屋的第一件事,就是關門。

“汪樂遠是不是跟你告狀了?”

妹子一進門,一屁股坐在了江躍椅子的椅背上,活脫脫就是一個小太妹的樣子。

江躍知道這小妞是故意這般剽悍,也不以為意,伸手作勢要往她的臀部拍打下去。

妹子頓時跟受驚的兔子似的,竄起來就溜到對麵的椅子去了。

咯咯笑著翻了個白眼:“事還沒辦成呢,就想吃我豆腐?”

江躍其實也隻是佯裝要打,並沒有這個意思。見她溜走,也便不再追擊。

“喂,問你話呢,是不是汪樂遠告我狀了?”

“你這是怕告狀的樣子麽?”

“嘿嘿,我還真不怕。我這是故意惡心他,讓他知道,賣妹求榮是要付出代價的。”

“行吧。正好我也看他不順眼,你要是能把他給頂了,我喜聞樂見。”

本來笑嘻嘻的妹子,忽然就麵色一沉。

“不行!”

“什麽不行?”

“我就是想惡心惡心他,可沒想頂掉他的位置。他這個人功利心很重,要是被我頂了位置,他回頭就要尋死覓活了。我可不想我的小侄子沒了爹,也不想我嫂子沒了老公。更不想我爸媽沒了兒子。”

“所以,你哥的位置不能動,你還想要一個糧食交易站。好處都是你家的唄?”

“不行嗎?我會用實力證明我配得上一個位置。”妹子嘴角上揚,滿滿都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架勢。

“這年頭,有實力的人多著呢,等著這個位置的人,能排幾千米遠的隊伍你信不信?”

“可我有的優勢,他們不見得有啊。”妹子忽然嘻嘻一笑,一雙修長且彈性十足的大長腿,又一次架在了桌上。

江躍嘖嘖歎道:“明明是個雛兒,非得裝風月老手,你知不知道這很生硬啊?”

“我當然知道,你們男人不就是喜歡這種生硬笨拙嗎?要我真是老手,還能吊得起你這種老男人的胃口?”

這一套虎狼理論,讓江躍目瞪口呆。

這個妹子,看來是真不簡單啊。

江躍基本可以判斷,這汪麗雅的來意,絕不是她親哥哥逼迫她來那麽簡單,一定還有更深層次的隱情。

“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內部勳章我已經拿到機動名額,想給誰就給誰的那種。”

“哦?這麽說,我隨時可以加入組織?這可比汪樂遠厲害多了啊。他辛辛苦苦賣命這麽久,也才剛有點眉目吧?”

“我可沒說一定給你啊?”江躍笑嗬嗬道。

妹子眉毛一挑:“老洪你還是不是給男人,說話不算話麽?”

“我是不是個男人,你早晚有機會驗證。”

“哼,你也別想套路我。還是那句話,三個條件都實現了,我汪麗雅就便宜你老洪了。沒實現之前,你畫餅再大,也別想蒙騙我小姑娘。”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