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447章 可造之材
江躍饒有趣味地盯著汪麗雅,妹子也示威似的瞪著江躍,眼神竟一點都沒有退讓的意思。

江躍忽然笑了。

汪麗雅伸出大長腿,抗議地蹬了蹬桌子,惡狠狠道:“你笑什麽?我是很認真的。”

“汪麗雅是吧?我怎麽感覺,你不像是被你哥逼迫來的。你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來的迫切感,讓我產生某種奇怪的錯覺,你其實內心深處非常主動,很迫切想從我這實現那幾個條件,對麽?”

汪麗雅在這一瞬間,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但這一抹驚訝一閃即逝,快到江躍幾乎都錯過了。

本以為她會驚慌失措,沒想到她卻理直氣壯地揚了揚腦袋,“主動一點難道不好麽?不正好滿足了你的胃口麽?”

“不不不,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工具人而已,或許,描述成一個跳板更加準確一些?”

汪麗雅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譏道:“洪總,那你覺得你應該是什麽定位?難道你指望我像一個傻白甜的迷妹一樣,裝作很崇拜你,很依賴你的樣子,這樣才能滿足你男人的征服欲和掌控欲嗎?”

沒想到反擊還挺犀利,江躍笑而不語。

汪麗雅嘴巴卻沒停:“我提出那三個條件的時候,洪總應該就知道,我不是汪樂遠忽悠來的傻白甜,我也不會成為男人的玩物。我們之間是一樁交易,各取所需罷了。你要說我是把你當跳板往上爬,那也沒錯。難道女孩子就不能有野心嗎?女孩子就不能追求上進嗎?女孩子就一定要依附男人當寄生蟲嗎?”

妹子越說越激憤,頗有些奪命三問的意思。

可江躍始終嘴角掛著淡淡笑意,並不理會汪麗雅的這番激昂陳詞。

他的判斷還是沒有變,汪麗雅這番激揚的陳詞,還是在演戲罷了,還是在用這種高明的辦法,掩飾她真正的意圖。

她謀取這一切的目的,絕不是追求上進,絕不僅僅是女孩子有野心追求獨立這麽簡單。

甚至江躍一度懷疑,這汪麗雅是否跟陳銀杏是一夥的?

隻是這個猜想得不到有力的證據來支撐罷了。

不過這並不要緊,他內心其實早有決斷。

之前這一番話,隻是試探汪麗雅,說白了就是想借此機會進一步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罷了。

他拿到機動名額的時候,便已經拿定主意,把這個機會給汪麗雅。

不管這個妹子的意圖何在,隻要能搞亂這個地下勢力,江躍絕對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既然這個汪麗雅千方百計想混入組織,那就成全她好了。

就像釘一枚一枚的釘子,釘得多了,總有幾枚能起到效果的。

說不準時機成熟的時候,這個汪麗雅也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汪麗雅見江躍笑而不語,仿佛受到羞辱一般,氣惱道:“洪總,你知不知道,你笑的樣子好猥瑣,就像一頭老狐狸。”

“那麽,老狐狸要是丟塊肉給你吃,你吃不吃呢?”

“什麽意思?”妹子不解。

“我決定了,機動名額,給你一個。回頭就給你報上去。糧食交易站的事,這幾天我也會解決,你就等著好消息吧。”

汪麗雅先前聽到江躍那番話之後,以為對方已經不會再給她機會,卻萬萬沒想到,轉頭之間,竟然給她這麽大一驚喜。

這幸福來得如此突然,反轉這麽快,讓汪麗雅都有點懷疑,對方是不是在戲弄她?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江躍笑嗬嗬道,“是不是覺得這一切很不真實?甚至覺得我是在戲弄你?”

妹子一雙美眸死死盯著江躍,仿佛是要從他那詭異的笑容中,找出真實的信息來。

江躍正色道:“別琢磨了,我既然開了口,一個唾沫一個釘。不過,這三個條件滿足你,也不是免費的。”

“哼,答應你的事,你以為我會反悔?”妹子說是那樣說,可從她的口氣中,卻沒聽出有多麽情願的樣子,語氣明顯有些虛。

“嗬嗬……”江躍知道對方肯定是想歪了,認為自己圖的是她的身子。

江躍也懶得解釋,卻道:“下次滄海大佬召見我,你同我一起去見識見識。你不是要上進嗎?我給你機會,能不能巴結到五星級大佬,就看你的本事了。”

這回倒真是讓汪麗雅有些難以置信了。

誰說天上不會掉餡餅?

這不就掉了嗎?

而且還一連掉下來倆。

不但快速實現了加入組織內部的願望,居然還有機會巴結五星級大佬?

老洪這個老色批怎麽忽然間這麽好說話了?

越級巴結領導不是這些人最忌諱的事情麽?

老洪這種老油條,沒理由不知道這些。

忽然這麽好說話,反而讓妹子有些拿不準,總覺得幸福來得如此突然,是不是有重大陰謀?

“洪總,你忽然這麽好說話,我怎麽覺得有點不真實呢?你該不會是拿我尋開心吧?”

“這我可就得批評批評你了。為組織拔擢人才,這不是應當應分的嘛?既然你自詡是優秀人才,我給你機會,給你平台往上爬,這也是我的功績貢獻啊。以後你爬到上麵去,總不會忘記當初是誰給你扶的梯子吧?”

“就這麽簡單?”

“那你覺得還有什麽複雜的?”

“所以,你是想讓我去巴結滄海大佬?”汪麗雅忽然腦補出點什麽信息,詭異地笑了起來,“我懂了,我懂了。你們這些男人啊。洪總,我哥把我賣給你,你又打算轉手把我賣給滄海大佬對吧?”

“什麽買啊賣啊,能不能別說得那麽難聽?”

“嘖嘖,你們能做,還怕我說?”汪麗雅仿佛覺得自己抓住了事情的關鍵,頓時覺得理直氣壯起來。

既然你老洪是要借我來巴結滄海大佬,那就沒必要再跟你太過客氣了。

“你當著滄海大佬的麵,可千萬別說這些蠢話。”江躍見她非得這麽認為,索性也就不解釋了,反而順著她的語氣道。

“咯咯,你洪總也有怕的時候啊?你怕我亂說,連累你吃掛落吧?”汪麗雅得意地笑道,“那你得巴結巴結我啊。要我在滄海大佬麵前替你說好話,辦好事,也不是不行。”

“丫頭,別太得意忘形啊。這都還沒怎麽著呢,你就忘乎所以了。我忍不住要懷疑,你是不是真的能承擔得起這份責任了。”

汪麗雅嘻嘻一笑:“你瞧,我就是逗逗你,你還當真啦!?放心好吧,我汪麗雅天生麗質,心裏清楚得很。咱們是同盟關係,就算我能巴結到滄海大佬,你洪總還是我的大貴人。我們之間關係肯定不會生疏,隻會加固。你要我辦的事,我肯定能妥妥幫你辦了。”

江躍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先去幹活吧,好好鍛煉一下。等我消息。”

這回汪麗雅卻沒有再出什麽幺蛾子,也沒有再對他做那些挑逗的舉動,顯然也意識到,眼前的洪總,似乎也不是圖她的身子。

她之前想錯了。

汪樂遠這個家夥也想錯了!

眼前這個油膩矮胖的家夥,其實比他們兄妹想象中都要難纏多了。

可笑的汪樂遠,還想賣妹求榮,簡直是不知所謂。

離開交易站後,江躍回到了接頭點。

本以為昨晚那一樁事情後,滄海大佬肯定會再次召見他的。可接頭的人並沒有出現。

好像昨晚的襲擊事件,壓根就不是組織安排似的。

江躍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有點不好理解。

不過滄海大佬既然不派人來接頭找他,他也沒辦法主動去找人家。

兜兜轉轉一圈後,江躍確定不被人跟蹤,才來到多多母子的住處。按照約定,今天晚上要放老洪回家交糧。

江躍並不想爽約。

不過,有些話他也必須要敲打一下老洪。

“老洪,現在的局麵你應該很清楚,不適合再耍小聰明。陳銀杏那邊的解藥我給你了。但是……”

“兄弟,別的道理我可能不懂,不過怎麽選擇對我有利,我老洪還是算得清的。你難道還擔心我出賣你?”

“人心隔肚皮,所以……我在你老婆孩子身上,也留了一些後手。你也別擔心,這就是提醒你關鍵時刻別胡思亂想,立場要堅定。”

對別人妻女下手這種事,江躍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做的。

事實上他也沒這麽幹。

不過像老洪這種老油條,江躍覺得有必要敲打敲打。

江躍這麽一說,還真由不得他不信。

果然老洪垮著臉道:“兄弟你這是何苦?我老洪難道這麽點節操都沒有嗎?”

“老洪,雖然咱們現在很熟,但是節操這種東西,你真的有嗎?”

有嗎?

老洪捫心自問,似乎好像真的有點缺貨。

“你這人唯一的優點吧,就是對家人還算真誠。既然隻有家人在你心中有份量,我也隻能出此下策,老洪你理解的吧?”

“嗬嗬,我不理解也得理解啊。”老洪苦笑。

不過跟江躍打交道這麽久,他也知道,相比組織和陳銀杏,眼前這人算是很好說話,危險係數也最低的了。

至少他的這些手段隻是一個潛在的威懾,並非要折磨他或者毀滅他。哪怕他老洪失去利用價值,人家也不至於殺人滅口。

可組織跟陳銀杏絕不是這樣,那是真的隨時會對他趕盡殺絕的。

“對了,給你張測試試紙,你不是說你家閨女很有覺醒者潛力嘛,拿回去試試,看看到底潛力多大。”

反正是杜一峰送的,江躍送出去一張也不心疼。這東西一盒五張,送一張給老洪,相當於給他一個甜棗。

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恩威並施,才能讓這種老油條長記性。

老洪果然有點意外。

本來心裏有點小疙瘩,拿到測試試紙的時候,也便化解了。

站在對方角度考慮,人家留一手似乎也有道理。

這個測試試紙他自然聽過,也曾向滄海老大打聽過,隻可惜這東西組織並沒有開始推廣。

他猜測,這應該是官方的產品?

就像淬體藥液,他們組織更先開發出來,同類的產品,官方卻更滯後許多。

那麽測試試紙這玩意,官方先研製出來,搶先一步也是理所當然的。

畢竟大章國官方終究也是實力雄厚的。

官方的產品,沒有在組織推廣也就好理解了。

送走老洪之後,江躍回到多多住處,笑道:“大嫂,我要對多多進行一些測試,你放心嗎?”

之前江躍和多多媽探討過收多多為徒的事,江躍當時沒有答應。

“大哥哥,是什麽覺醒者測試嗎?”

多多這些天,看來是沒少跟老洪扯淡的,估計老洪對這小子也沒多少惡意,跟他著實說了不少東西。

從多多的談吐中,明顯感覺到他比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成熟了許多,好像一下子長了三四歲似的。

當時還懵懵懂懂的孩子,這會兒居然頗有靈光。

“要紮針抽血的,你怕嗎?”

多多眼睛直冒光:“膽小鬼才怕打針,我一點都不怕。紮吧,紮哪裏?”這小子躍躍欲試。

江躍將試紙取出,拿出取血樣的工具。

測試的程序很簡單,當血樣滴入試紙沒多久,試紙的顏色就開始出現變化。

當試紙最終不再變色的時候,江躍發現,試紙的顏色竟然停在了150-200之間這個區間。

好家夥,這才六歲不到的孩子,覺醒數據竟然如此出眾?

江躍都忍不住在想,是最近這幾天異變速度加快,天地之間的靈力加劇了麽?

根據他日常觀察,似乎也沒有明顯的加劇啊。

那麽,多多的這個數據隻說明一個問題,這小子小小的身體裏,蘊藏著很可怕的潛能啊!

多多媽見江躍的眼神充滿驚訝之色,忍不住怯生生問道:“大兄弟,這孩子他……有天賦嗎?”

“有,何止是有,非常的有啊!嫂子,我聽你說,多多的爸爸是軍人吧?這就是虎父無犬子啊。這麽跟你說吧,這個測試數據,在當初首測的時候,一萬個人裏頭或許也就能出一二個。而多多的年紀還比他們小多了。嫂子,這孩子是個可造之材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