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606章 雙管齊下
江躍故意貓著腰,縮在草叢當中,同時又多少弄出點動靜來,確保跟蹤他的兩個人能夠發覺他。

江躍在短短一分鍾內,就已經想好了接下來的方案。

首先,帶著這兩個家夥兜兩圈再說。

當下江躍跳出草叢,故作小心翼翼的樣子,朝邊上的街巷走去,反正哪裏偏僻就往哪裏走。

走幾步還故作小心地東張西望幾下,給對方造成一種他很小心,卻又沒發現對方的錯覺。

這兩個跟蹤的家夥實力倒是不俗,但顯然也不是特別優秀的覺醒者,別說跟霄山大佬這個級別的大佬比,就算是江躍此前交手的星城一中那幾位,也頗有不如。

這樣的跟蹤者,顯然是不可能讓他感到什麽壓力的。

繞了個把小時後,江躍一看時間,決定先把這兩個家夥穩住。當下鎖定一棟建築,毫不猶豫鑽了進去。

那兩人見他進入建築物,顯然是一喜,以為目的地到了,兩人互相丟個眼色,很默契地一前一後,分別從兩個方向也跟著進入建築,確保最大範圍內不讓對手脫離他們的監控。

十五分鍾後……

江躍輕鬆地從建築中走出,那兩個家夥則不省人事被扔在了這棟建築的一處角落裏,等他們醒來,至少也得是第二天的事了。

擺脫追蹤後,江躍馬不停蹄,直奔星城主政的落腳地。

讓江躍沒想到的是,他消失的這一段時間,主政這邊,行動局那邊,也都陷入了短暫的混亂當中。

甚至,主政陣營明顯形成兩個陣營。

其中一個陣營是主政從京城搬來的救兵,在他們看來,江躍也就是個年輕覺醒者,不管他在這次行動中扮演多重要的角色,始終不是關鍵棋子,不應該對他報以太大希望,而是應該按自己的節奏來。

另一個陣營則是以星城行動局為主,他們認為,江躍失蹤絕不是無緣無故的,必然是混入敵人內部,一時間不便脫身,而且一定是摸到了那個組織的核心關鍵,否則以江躍的性格,絕不至於徹夜不歸。

兩種觀點各有道理,誰都說服不了誰。

最後還得是主政大人拿意見。

從私情上論,主政大人當然是支持星城行動局,他對江躍的信任同樣是無條件的。

不過理智告訴他,京城搬來的救兵也怠慢不得,如果他不能安撫好京城的救兵,這次行動便等於失去最大的臂助,哪怕最終能夠掌握形勢,隻怕也很難大功告成。

在這個節骨眼上,理智很難讓步於情感。

哪怕包括女兒的因素在內,也很難。

白墨老先生倒是支持江躍的,尤其是江躍在實戰中消滅了霄山先生,這個消息讓老先生震驚了許久。

他通過各種渠道,也隻是調查處一些蛛絲馬跡,沒想到江躍不聲不響,竟完成了這麽大的動作。

京城那邊一位大人物冷著臉道:“韓主政,按時間推算,那個嶽先生的死,已經超過三十六小時,隻怕現如今已然驚動那個組織。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執意要等下去,再不發動,勢必措施最佳的攻擊時間。等對方的詭異力量重新整合,再次完成部署,之前的努力也就等於白費了。”

“怎麽會白費呢?霄山先生是實打實被消滅的,他的實力和危害程度大家有目共睹,搬掉這麽一塊大石頭,那就是一個不小的戰果啊。”這是羅處,他必須據理力爭。

對方有意無意想忽略江躍做出的貢獻,想淡化他們滅殺霄山先生的功勞。

羅處不在乎這些功勞,但他接受不了這些人對江躍的關鍵貢獻視而不見,甚至是抹殺。

他始終認為,這次行動的核心點,就是江躍。

必須等到江躍摸清楚那個組織的構架,再進行有的放矢的打擊,如此才能做到精準打擊。

而不是盲目發動進攻,一來搞得星城人心惶惶,二來也容易打草驚蛇,最關鍵的是,這種缺乏核心目標的胡打瞎打,對方很容易就可以化解,甚至可以避開鋒芒,完全不跟你碰。

對方犧牲的,頂多是幾個據點而已。

根據江躍的情報,對方的據點多達幾百個,犧牲幾個據點算什麽呢?

更何況,現在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官方這邊明顯有人跟那個組織牽涉很深,這邊一發動,那邊的反作用肯定馬上就到。

一旦有人拖後腿,這行動也就等於敗了一半。

最最要命的是,牽涉其中的可不僅僅是個別兩個人,而是一大片一大片,分布在各個級別,各個層次的隊伍裏。

這是根本無法厘清的。

京城來的這些個,不能說他們沒有本事,隻能說,他們對星城的局麵缺乏深入的了解,同時又自視甚高,覺得京城的能量來處理星城這點小叛亂,那必然是快刀切豆腐,根本沒有懸念的事。何必這麽麻煩複雜?

既然有萬副總管勾結那個組織的證據,直接按官方的方式拿下萬副總管,再通過萬副總管這邊順藤摸瓜,完全可以橫推。

不能說他們這種思路完全沒有道理,但他們顯然是低估了這個組織在星城盤根錯節的關係。

哪怕是萬副總管拿下,他也未必就對這個組織的構架了如指掌。

甚至他都未必了解多少。

而拿下萬副總管,也不是星城主政這個位置就能辦成的事。

畢竟,名義上,萬副總管的官階在主政之上,是整個中南大區的領導集團,算得上是主政的領導。

而行動局這邊,始終堅持由點到麵,由小及大,必須找到這個組織的突破口進行精準打擊,而不是大張旗鼓搞大動靜。

雙方誰都說不動誰,局麵無比焦灼,眼看心高氣傲的京城外援明顯就有些耐心不夠,給人感覺就是再這麽僵持下去,他們隨時可能撂挑子不幹。

雖然他們不太可能真的撒手不幹,但是主政顯然不願意跟他們搞得太僵,後麵的行動,絕對離不開他們的力量。

就在這時,江躍及時地出現了。

當主政的秘書急匆匆進來說江躍來了,主政本來繃緊的臉,一下子便放鬆開來。

“快請他進來。”

江躍一進屋,便感覺到現場的局麵好像有點火藥味,好像剛剛發生了爭吵?各方麵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甚至,江躍還分明感受到了一些審度和不太友好的眼神,這些眼神不能說有太大惡意,但卻透著輕視和不信任。

顯然,他如此年輕,卻被星城方麵如此推重,讓京城方麵的人物心裏頭都覺得不高興。

韓晶晶見到江躍,心情一下子好到了極點,要不是氛圍太凝重,她幾乎都要笑出聲來了。

“江躍,你可算出現啦,你都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你,這裏好多人一晚上可都沒睡。”

江躍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這麽巧,我也一晚上沒睡。不過,這個夜,熬得非常值當。”

“羅處,帶電腦了嗎?”

江躍也懶得拐彎抹角,能出現在這裏,都是鐵杆的主政係,絕不可能有什麽反骨崽。

就算那些對他橫眉冷對的家夥,也不過是來自京城的傲慢罷了,倒也不可能是叛徒。

“小江,你弄到了?”羅處聲音一凝,顯得頗為激動。

江躍揚了揚剛剛掏出來的手機:“這裏有兩份東西,一份是那個組織運轉的資料,以及各個據點的分布地圖,還有一份錄音……”

錄音是江躍在共工大佬趙爺這些人都聚齊的時候,偷偷摸摸錄的,都是關鍵時刻的一些對話。

此話一出,全場所有人麵色都是一變,特別是星城本地這些人,個個都露出狂喜之色。

而京城那邊的大多數人,則是將信將疑,少數幾個則是一臉不信。

甚至還有個別家夥嘟囔道:“這麽機密的東西,說弄到就弄到嘛?靠譜不靠譜啊?你們確信,咱們這麽大的行動,要這麽草率嗎?”

白墨老先生都有點聽不下去了。

“嗬嗬,高老弟,咱也別急著下結論嘛!這麽多人在,是不是靠譜,完全可以仔細推演。”

“對對對,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咱們這麽多雙眼睛在內。”

電腦打開,資料導入,很快,那個組織的相關資料,一一呈現在眾人麵前。

羅處則一邊問著江躍的情況。

江躍抓大放小,將昨晚發生的情況,一一做了一些介紹。

聽到滄海大佬遇襲的消息,現場氣氛又是一凝。

又一個五星級大佬遇襲?

那豈不是說,現在那個組織四個五星級大佬隻剩下兩個了?

“現在取代滄海大佬的,是他的繼任者,他叫趙爺,威信不如滄海大佬,不過此人心思縝密,城府很深,手腕應該不會差。好消息是,滄海大佬除了雙眼出問題外,並沒有生命危險,所以他並沒有放權的意思。雙方現在處於假和平狀態,隨時都可能爆發內訌。”

江躍言簡意賅,將情況大致介紹一遍。

最後還提到,滄海大佬派他去見萬副總管的事。

這又是一個天大的消息。

之前說霄山先生是萬副總管的大舅子,沒有太多實錘證據,如今也是死無對證,從頭到尾萬副總管也沒有過多參與什麽。

想抓小辮子還真不一定抓得住。

可滄海大佬要他去見萬副總管,這可就是一次取證的機會了。

主政大人一向穩重,此刻麵頰也是透著紅潤,顯然是心情有些激蕩,他意識到,這是一次機會。

一次徹底扳倒萬副總管的機會。

早先那些勾結的證據,萬一鳴跟丁有糧那些證據,隻能證明萬副總管確實腐敗,但要說跟那個組織的關係,也隻是一些旁證,沒有直接的,致命的正麵證據。

如今,取證的機會來了。

一個小時後,幾次推演結果出來了。

江躍帶來的這些資料,再輔佐那些關鍵錄音,都沒有任何問題,沒有技術上的造假,也沒有邏輯上的瑕疵。

換句話說,這些證據都是經得起推敲的!

尤其是那些錄音,每個人的言辭,跟他們的身份,都非常吻合,以及滄海大佬遇襲的事實,也得到了充分的證明。

羅處正色道:“小江,你說萬副總管那位康主任,也出現過。同時,嶽先生跟萬一鳴失蹤的消息,基本上已經暴露了?”

“說暴露也過了,但對方已經意識到他們失聯的事實,他們現在有人認為是短暫失聯,隻有那個趙爺認為,這必定是出了事。當然,那個公共大佬,他口頭上沒承認,估計心裏也有可能認可。”

“不管怎麽著,那個組織內部,現在是前所未有的混亂,對麽?”

“可以這麽說。不過,他們的總裁,也就是這個組織在星城的最高首腦,目前不在星城。”

“隻要我們能摧毀各個重要據點,把他麾下四個重要部門摧毀,就算這個總裁沒有授首,也不過是孤家寡人。”

“那不然,擒賊先擒王,這個總裁如果沒拿下,此次行動絕對不完美,甚至都談不上勝利。”

這些爭論,江躍是不參與的。

他不想涉入太多過多的決策,更無意卷入那些複雜的政治。

“小江,這出戲,還得繼續演下去,萬副總管那邊,還得你去見一麵。”主政大人誠懇望著江躍,征求他的意見。

“我沒問題。”江躍用四個字表明了態度。

“我們需要現場證據,然後製造一些意外。你是知道的,他是中南大區的官員,名義上,我這個星城主政是不能動他的。所以……”

“我知道怎麽做了。”江躍想了片刻,已經有了主意。

“嗯,隻要萬副總管這邊拖住了,我們行動的時候便少了很多牽製,便有更多準備時間。”

“主政,夜長夢多。”

“這個自然,隻等那個總裁回來,便是行動開始之時。所以,我們這邊,還需要你繼續做好內應,隨時傳遞消息出來。”

“我沒問題。”

主政大人爽朗一笑,目光溫和地望向京城那邊:“諸位,現如今局麵對咱們很有利,咱們之前的分歧應該也不存在了吧?”

因為,眼下的方案,既要針對萬副總管,又能精準打擊那個組織,可謂是雙方的意見都兼顧到了,雙管齊下!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