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607章 驚人數據
目前這種情況,製定的方案完全可以兼顧雙方的想法,無疑是皆大歡喜的局麵。

即便是京城那些幫手再挑剔,也挑不出什麽毛病來。

事到如今,他們再看不慣江躍,也無話可說。

事實上倒不是他們跟江躍真有什麽私人恩怨,隻是覺得他年輕,從內心深處不免輕視,再加上來自京城的力量,難免會有一些微妙的高人一等心態,以至於看到主政大人那麽倚重一個十八歲的年輕人,他們多少是看不慣的,總覺得主政大人在這件事上過於兒戲。

可眼下,江躍給出的答案,無疑是打了他們的臉。

好在,江躍似乎也沒跟他們鬥氣,而行動局那邊似乎也沒有激化矛盾的意思,多少給了他們一些台階下。

這麽一來,氣氛總算是緩和下來。

有幾個京城的家夥心思活躍,偷偷打量著江躍,心裏已然琢磨著,這個年輕人果真如此優秀,是不是可以拉攏一下?

星城這種地方說小不小,但總歸是沒法跟京城比的。

或許,可以拉攏一下?

當然,眼下即便有這個心思,也不是最好的時機。

接下來便是敲定各種細節,江躍不想過多涉入,主動要求回避。

韓晶晶趁機把他叫到別處,一雙美眸在江躍臉上打量著,似笑非笑,眼裏有著說不出的意味。

“晶晶,我臉上有花麽?”江躍忍不住摸了摸臉頰。

“你臉上沒花,可你心裏有花花腸子。李玥的事,我都聽說啦。你們這些家夥,跟星城一中賭鬥那麽有趣的事,竟然不帶上我,把我撇在一邊。哼哼,我很生氣。”

韓晶晶翹著小嘴巴,一副氣呼呼,快來哄我的樣子。

江躍啞然一笑:“這可不是我們撇你,你就是想去,校長也不敢接受,你爸這邊也通過不了。”

“誰說的,你把我爸想得太弱了吧?我爸可是虎爸,他比誰都舍得打磨自家孩子。再說了,跟星城一中的爭鬥,事關星城高層之間的鬥爭,我不參與,我爸可能還覺得不高興呢!”

韓晶晶說到這裏,更是氣得一跺腳:“再說,咱們揚帆中學不是贏了嗎?這種穩贏的局,更要帶我去玩一下啊!我總不會連童肥肥跟王俠偉都不如吧?再說了,難道李玥就真的比我優秀麽?”

這讓江躍都不好應對,李玥跟韓晶晶誰更優秀,這是江躍從來不願意對比的話題。

怎麽對比都得罪人。

所以,江躍很自然地把話題轉移:“晶晶,那些京城來的,都可靠麽?”

“這些人是有點討厭,不過可靠程度是沒問題的。跟我們老韓家都是利益相連的,我們家倒黴,他們也會跟著遭殃那種。”

“那就好,這次你爸可真的輸不起了啊。”

“江躍,那你覺得我爸這次能贏麽?”

“贏麵不小,不過……”

“不過什麽?”韓晶晶不等他說完,便急著追問起來。

她其實並不是急性子,可涉及到她父親,她想不急都難。

“現在的局勢,贏下這一場,也隻是這個危機暫告一個段落,後麵還是有更頭疼的事等著。”

“你是說二次異變麽?”

“對。”江躍也不隱瞞什麽。

韓晶晶陷入沉默當中,表情變得有些複雜起來,輕輕歎了一口氣。

“江躍,早先,我一直把這個末日異變當成一個玩笑看待的,我覺得再怎麽壞,也壞不到哪裏去。現在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

“晶晶,要說內幕消息,你們肯定知道得更早,連杜一峰都能提前知道那麽多,你應該更早就有心理準備吧?”

“可能是我太想當然吧。”韓晶晶語氣沉重,“我今天看到了一個數據,這是官方的一個機密數據,說初變之後到現在的死亡率問題,以及對二次異變的一些推演數據……看完之後,我整個人都不好了。江躍,我們人類的命運,真的就這麽脆弱嗎?”

從前的韓晶晶,樂觀開朗,方方麵麵都給人特別優秀,找不到任何瑕疵的感覺。

像眼下這樣低落無助的情況,在韓晶晶這個思想行動都特別獨立的女孩子身上,以前是非常罕見的。

由此看來,那份數據對她的震撼一定很大。

江躍不由得被勾起了好奇心,他很想知道,數據到底怎麽樣?

他其實一直都知道,初次災變後,星城出現了大批死傷,在那之後,詭異事件不斷,死傷進一步加劇,再加上近期資源緊缺,又是大批大批的人類在饑餓和絕望當中死去……

但是,到底死了多少人,江躍心裏其實沒有一個大概的數字。

“江躍,你知道嗎?這可是官方的預測啊,太嚇人了,我真的不敢想象……官方推測的二次異變後……竟然不再用死亡率,而是改用存活率了。”

“意思就是,二次異變後,活著的將遠遠少於死去的?”

“是的,遠遠低於,官方的推算是20%左右的存活率,而且這還是比較樂觀的估計……江躍,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嗎?”

江躍苦澀一笑,他好歹也是個學霸,這麽簡單的數據,他怎麽可能不知道意味著什麽?

韓晶晶痛苦道:“也就是說,一百個人裏頭,到時候頂多隻有二十個人能存活下來,就這還是樂觀估計。咱們原先一個班五十個同學的樣子,到時候,豈不是說,能活下來的,可能不超過十個?”

這個比方太殘忍了。

僅僅是數據的話,可能還不夠直接。

一旦具體到某一個熟悉的集體,這情緒上的衝擊力頓時就不一樣了。

江躍黯然,對這一切,他雖然沒有官方數據,也沒有各種智囊推演,但他從各個側麵了解到的東西,卻不比官方少。

很多細節都表明,二次異變的摧毀力,將是驚人的。

初變也許隻是一次預熱罷了,開胃菜而已。

因此,江躍其實多少有些心理建設,但聽到這麽直觀的數據,他依舊感到一陣無力和迷惘。

如此讓人悲觀的數據,誰能保證這裏頭沒有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熟人?

如此亂世,誰又能保證身邊的人都得以保全?

從邏輯上說,自然是越強大的人,存活概率越高。

可從整體來說,這終究存在一定的意外因素,各種運氣成分。

沒有誰能保證,強的人就鐵定能活下來,弱雞就一定會被完美清楚。

這絕非是靠實力來劃分生死的。

“江躍,你還記得麽?初變之日,你提前帶來的消息,讓星城方麵有了準備,咱們各項數據其實是遠遠優於整個大章國的平均數的。可是……”

“可是什麽?”

“可是這二次異變,官方竟……竟決定不再公布,也不再提前預警。江躍,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麽嗎?我跟我爸已經吵了好幾架,可他也沒辦法,這是從上到下的決定,他個人的意誌,根本改變不了。”

“明明可以提前預警,讓大家做好準備,減少傷亡的,為什麽不提前預警?我完全無法認同這種殘忍絕情的決定!”

這才是韓晶晶真正痛苦的地方。

明明有各種推演,卻偏偏不予公開,不提前預警,這讓韓晶晶感到痛苦,完全無法認同。

江躍歎一口氣,神色黯然。

他卻沒有附和韓晶晶的義憤。

在一定程度上,這個決定確實夠殘忍,夠絕情,可似乎又是非常有必要的。

如果災變有且隻有一次,官方必然會提前預警,必然會頒布各種措施來應對各種突發局麵。

可二次異變,又全然不同。

人們對異變已經有心理建設,也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該做準備的人,要麽已經做好了,要麽已經沒什麽可以進一步準備的了。

這時候如果再搞什麽預警,警示作用未必有多大,但必然會引起更大的恐慌,點燃大家本來就壓抑已久的情緒,當越來越多人們情緒崩潰,勢必引發暴亂,讓局勢徹底亂了套。

到時候,二次異變還沒來,說不定每一個城市就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人到了走投無路,明知必死的情況下,還有什麽是做不出來的?還有什麽是不敢做的?

橫豎都是一死,必然會激發絕大多數人骨子裏的獸性,老子活不成,大家都別想活。

老子就算死,死之前也得幹些轟轟烈烈的。

每一個絕望憤怒的人,都是一個炸彈,壓抑的局勢中,甚至都無需火星子來點燃,便會源源不斷爆開。

局麵一旦失控到那種程度,那便意味著真正的末日,摧毀性的末日。

而且,可預見的是,長期的壓抑,對末日的絕望,勢必讓他們對官方產生怨恨情緒,到時候官方勢必成為民間的發泄口。

與其吃力不討好提前預警,還不如讓這不可阻擋的事情自然而然發生,等到二次異變之後,官方再出來收拾殘局,雪中送炭,反而能將存活下來的人,更好地團結起來。

這種思路,非常功利,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殘忍,但卻是眼下最合適的方案。

韓晶晶本以為,江躍會跟她一樣感到憤怒,會全力附和她的憤怒。

沒想到,江躍竟然這麽冷靜?

這讓韓晶晶多少有些失落,眼神中滿滿都是不解,望著這個她喜歡到骨子裏的男生,失落之情絲毫難掩。

在她印象中,江躍可是一個充滿陽光,總是讓人溫暖無比的男生啊。

在這種時候,他的反應為什麽會如此平靜?

這簡直……簡直是有些冷血啊。

“江躍,難道你不想說點什麽嗎?”韓晶晶不是那種轉彎抹角的性格,她心裏一旦有情緒,必定要說出來,絕不藏在心裏生悶氣。

“晶晶,從個人情緒上來說,官方這個決定,肯定會讓人覺得冷血無情。”

“可不就是冷血無情嗎?”

“我不會站在官方角度替他們解釋什麽,我隻通過我個人的一些觀察來說幾句。二次異變,不管預警不預警,它將帶來的摧毀性結果,應該是不可阻擋的大勢。到頭來,對大多數人而言,有準備和沒準備,也許根本不會存在本質的區別。”

“可老百姓總該有個知情權吧?”

“晶晶,事到如今,你真以為,還有人會不知道這一切嗎?”

韓晶晶無言以對。

有了初變之後,除非是住在深山老林和外界完全沒接觸的人,不然應該都知道現在的局麵意味著什麽了。

“晶晶,我不說別人,隻說我自己。如果某一天,我注定將要死去。我寧可在不知不覺中死去,而不是被提前告知,然後坐在那裏等死。”

死亡永遠是可怕的話題。

但比死亡更可怕的是什麽?是等死!是那個過程中的絕望!

韓晶晶再次默然。

要這麽說,她倒是忽然間有些理解江躍的說法了。

可她還是道:“可對那些本來有希望活著的人來說,這不是很不公平嗎?”

“是不公平。”江躍點頭,“可這異變忽然就到來了,它可曾打過什麽招呼呢?末日到來的時候,它將摧毀人類原先所有的構架和體係,公平就注定不複存在了。”

“所以……從今以後,我們人類,就要像原始社會的野人那樣生存嗎?沒有公平,沒有正義,隻有活著,苟且地活著?”

韓晶晶語氣充滿了痛苦。

文明社會養成的正常三觀,此時此刻被完全摧毀,而她的父親,就是其中的執行者,這讓她尤其痛苦。

江躍喃喃道:“晶晶,唯有活著,才有希望重建你說的那些啊。你反過去想一想,如果每一個人得到了警示,知道不久就將麵臨滅頂之災,他們會幹什麽?會安安分分躲在家裏等待裁決嗎?會依然做個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嗎?”

韓晶晶一怔,仔細一想,終究還是無力地搖搖頭。

若真是那樣的話,也許會有一小部分人會靜靜等待裁決,但一定會有更多數的人,在絕望中失去理智,進行最後的瘋狂。

她是聰慧之人,在江躍一番開解後,慢慢也接受了這個現實。

美眸含煙,望著江躍:“江躍,如果那一天真的到來,我……我們可以一起扛嗎?”

“我們?在這裏?”

“對,我們,就我們倆!在哪裏我都可以。”韓晶晶美眸中充滿異樣的期待。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