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713章 詭異小區
長者所贈?

見江躍的目光有些驚訝,羅騰微笑解釋道:“這是我年輕時在京城求學時的老師,一直對我關愛有加。”

“羅局,您這位老師,他也是煉製靈符的大師麽?”

“不,我那老師不是修煉者,他說這套靈符是他一位方外好友贈送。老師一直珍藏著。我萬萬想不到,這等稀世珍寶,老師竟會托人送來星城,送給我這個不肖弟子啊。”

“羅局謙虛了。我相信老人家一定以你的事業為榮的,否則他怎會將此珍寶送給你?留著保護自己家人不香嗎?”

“家人?”羅騰黯然搖頭,“我老師年輕時結過婚,卻還沒來得及生育,愛人就因故去世。自那以後,他便沒有再結婚。因此他現在一直是孤家寡人一個。算起來,我也有好些年沒見著他了。上一次見麵,還是他七十歲生日那年。”

“這麽說,這位長者,有七十多歲了?”

羅騰黯然一歎:“虛歲喊七十六了。雖說身體還算健旺,可孤寡一人,這世道,實在不堪想象啊。可能也正是擔心自己朝不保夕,老師才會把這珍寶托人送到星城來吧?”

想到恩師這時候還能惦記著自己這個學生,羅騰心裏頭既感到暖和,又不免頗為牽掛。

他們師徒之間,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曾經有過家人,如今又孑然一身。

這也算是一種同病相憐吧。

江躍仔仔細細端詳了一番,將這靈符的紋路和手法都吃得透透的。

他手中還有一塊材質,就是當初煉製定靈符那張。煉製定靈符用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還夠他用很多次。

這套靈符具體有什麽威能,不是他上手煉製,他目前尚不得知。

不過若是根據這個紋路和手法煉製一下,他便大致可以判斷出這套靈符是哪個方向的了。

“羅局,這套靈符確實非同小可,務必收好。這比我之前給你的那一係列靈符都要優秀。沒到最危急的時刻,確實沒必要浪費。”

羅騰卻道:“靈符一道,我不太懂。在我手裏,能不能催動我都沒有絕對把握。小江,自古寶劍贈烈士。這套靈符,我想代表我恩師,轉贈給你。到你手中,或許才是它應有的歸宿啊。”

送給我?

江躍表情充滿驚訝。

羅騰卻一臉認真地點點頭:“隻有你配得上。”

“小江,你也不用推辭。先不說你送了我那一套靈符,對我幫助極大,就說這一次次你幫我解決了那麽多麻煩。我個人送你一套禮物,那也是應當應分的啊。你要是推辭,那就沒把我當自己人了。”

倒不是江躍矯情,實在這套靈符過於貴重。

“就這麽定了,你若再推辭,我可要生氣了。”

羅騰粗暴地將盒子蓋上,往江躍手中強硬一塞:“我相信,它在你手裏,一定會大放異彩。說到底,此物不是送你個人。它在你手中,可做的貢獻,還是為我行動局所做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江躍如果再扭扭捏捏,倒是顯得矯情了。

當下點點頭,將這靈符鄭重收下,放入背包當中。

同時不忘告誡團子,不要試圖偷吃這幾張靈符。這靈符級別不是它能染指的,一旦吞進去,說不定靈氣膨脹,當場就能撐死它。

團子雖然是個吃貨,卻也知道江躍沒騙它。

那靈符在盒子裏,散發的靈力濃鬱程度,都讓團子感到強烈不適,更別說吞進肚子裏。

“小江,這裏還有不少裝備,你都可以了解一下,看中什麽,別跟我客氣。自己動手就好了。”

“明天我會調一批熱武器過去,這些新裝備,暫時就不往新月港灣送了。”羅騰這顯然是征求江躍的意思。

江躍自然也同意。

新月港灣的自救隊剛成立,隊伍還不穩定,最起碼的心術品性都還不確定,給予一些熱武器顯然更合適。

新武器和術丸這些詭異時代的裝備,顯然是不宜給他們的。

江躍架不住羅局的熱情,選了其中一把趁手的戰刀。

雖說江躍近身肉搏的次數不多,不過偶爾也會遇到這種狀況,有一把趁手一些的兵器,倒也正中下懷。

此外,江躍還選了兩盒術丸,一盒十二枚。

羅騰見狀,顯然覺得江躍太過客氣,一口氣給江躍拿了十盒,還完全不容江躍質疑推到江躍跟前。

“小江,這東西是一次性消耗品,相當於手雷,你拿那麽點跟沒拿有什麽區別?多拿點。這些東西在你手裏用處更大。”

江躍啞然失笑,莫名想起小時候在鄉下親戚家做客,各種嬸子阿姨總往他的碗裏夾菜,他的碗裏永遠堆得滿滿。

此刻的羅局,很有當初那些嬸子阿姨幫他夾菜的架勢啊。

收下,都收下。

江躍知道盛情難卻。

事實上,這幾次戰鬥中,江躍從吳定超那裏繳獲的術丸,也使用過幾次。如今身上隻剩下一枚了。

看行動局這些術丸的品相,一點都不比之前繳獲的那一批更差,有一些甚至品相還猶有過之。

雖然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正如羅局說的,就當是手雷來用了。

今晚有行動,這些贈物自然是沒辦法一次性帶走的。

羅騰倒也想得周到:“小江,靈符跟戰刀你隨身攜帶著。這些術丸,回頭我給你送到道子巷別墅去。”

……

在陽光時代,星城幾乎可以稱得上是不夜城。

而眼下的星城,卻被這深沉的夜色包圍。當初的夜景有多繁華,如今就有多淒涼荒敗。

黑夜是詭異生物的天堂,是邪惡醞釀的沃土。

所有城狐社鼠,牛鬼蛇神,在黑夜降臨之後都變得異常活躍起來。

二次異變還在繼續,這個多災多難的世界繼續在崩塌。

崩塌的不僅僅是建築,更是陽光時代的體係規則。人類一切關乎倫理道德的體係,在瘋狂地坍塌著。

江躍就像黑夜中的一道幽靈,穿梭在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

黑夜並不能限製江躍的視力,也給他帶來了更多的痛苦和憤怒。

在城市那些陰暗的角落,出來覓食的人類,就像野獸一樣,沒有律法的約束,沒有道德的包袱,人類開始展示著野獸的一麵。

同類相殘的劇目,在各個角落瘋狂地上演著。

一袋方便麵,一根火腿腸,甚至是一包卑微的辣條背後,都可能是鮮血,是活生生的性命。

同類相殘隻是這個城市暴力邪惡的一部分,各種詭異生物對人類的獵殺,更是四處可見。

江躍並非鐵石心腸,看到這一幕幕血腥殘殺,好幾次都忍不住想要出手。

不過最終還是被他強行忍住了。

他不斷告誡自己,自己今晚的陣地不在這一家一戶的存亡,而在五洲公園,關係著整個城市的存亡。

陽光時代,去五洲公園估計也就二三十分鍾的車程。

可今晚,江躍隻能靠兩條腿。

有神行符的加持,徒步如果可以全力以赴,倒也不用耗費太多時間。

隻是現在整個城市到處都有詭異生物盤踞,如果江躍不顧一切趕路,一路上必定會驚動無數詭異生物。

他固然是不怕,可也不希望一路被詭異生物糾纏。

因此每一段路,他都走得特別謹慎,盡量避開那些強大詭異生物盤踞的地方,能夠繞路卻不硬闖。

足足過了兩個小時,到了晚上十點多,江躍才來到五洲公園外圍。

五洲公園在星城也算數一數二的大公園,在星城的公園裏頭,算是比較新的,大約建於七八年前。

因為五洲公園的建設,也帶動了周邊的房地產市場,周圍大大小小二三十個樓盤不斷上馬,飛快帶動了這片區域的繁榮。

在陽光時代,五洲公園片區的房價,幾乎是星城最頂端的那一撥。

隻可惜,隨著詭異時代的到來,曾經的繁華熱鬧都成了往事,現如今的五洲公園,一樣荒蕪淒涼,昔日人聲鼎沸的熱鬧,再也看不到。

江躍前段時間曾經陪羅騰來過一回五洲公園調查,當時五洲公園的那些梨樹桃樹一夜結果,引發數萬市民的哄搶,出現了嚴重的踩踏事故。

這個謎案到現在都還沒解開。

跟上次不同,江躍這次並沒有一頭就紮進五洲公園。

而是在接近五洲公園時,便繞開公園入口,進入邊上的一個小區。

這個小區因為就在公園邊上,一度是星城房價的天花板。是普通人家望塵莫及的存在。

而如今,這小區卻異常蕭條。

江躍潛入小區之後,便感覺到有些異樣。這異樣感還隱隱有些似曾相識。

可這種感覺,跟進入新月港灣的時候又截然不同。

雖說進入新月港灣的時候是白天,而此刻是夜晚。

可這並不是差異所在。

讓江躍驚奇的是,他進入小區這麽久,竟是連半點人氣都沒感覺到,借視技能開啟到極限,竟在二三百米範圍內,感應不到半個幸存者的視角。

這反常就太明顯了。

要知道,雖然這個小區開發得比較晚,屬於五六年內的新樓盤。

可江躍也知道,這個小區是熱門樓盤,很多人買在這裏就是衝著改善生活品質的。

因此即便是新小區,入住率其實並不低。

江躍從外圍目測,這小區的入住率至少應該有四到五成的樣子。作為一個新小區,短短二三年內有這麽高的入住率,在星城其實已經算很高的了。

這一點,從各戶的裝修情況也能判斷出來。

可一個入住率五成左右的小區,竟然沒有一個幸存者?

江躍看這小區建築的整體框架並沒有遭到致命破壞,按理說,這種新小區的幸存率應該是遠遠高於那些老破小的。

人呢?

總不能說,這個小區的居民,因為詭異入侵,都提前搬走了吧?

要說一戶兩戶搬走,甚至是十戶八戶搬走,江躍都不覺得奇怪。

可也不能所有的住戶,都跟商量好似的搬走吧?

就算這裏的業主有錢,在星城有幾套房子。難道別處的房子,就一定比這小區更加優越,更適合躲避災變嗎?

顯然,這種可能性可以排除。

江躍每走一步,心裏便沉重了幾分。

一定是出了什麽事。

從走進大門的那一刻,江躍就察覺到這種異樣感。

而且,這種似曾相識的異樣感,讓江躍感覺到一絲絲不詳。

江躍來到小區中間一棟樓王。

這棟樓有三十多層,是那種豪華的兩梯兩戶配置,都是那種寬敞大氣的超大戶型。

這樓王的位置也非常優越,樓層達到一定高度的話,站在窗台上,能夠俯瞰整個五洲公園。

江躍進入單元門,一樓二樓都是屬於沒裝修的毛坯房,目前沒人住。

到了三樓,左邊一戶人家防盜門兩邊貼著的春聯顯示,這是裝修了有人住的房子。

隻是,讓江躍感到驚訝的是,這裝修過的房子,防盜門竟是敞開的。

別說是詭異時代,就算是陽光時代,城裏住樓房的人家,都習慣把房門關上,這一點跟農村還真不一樣。

農村但凡家裏有個人,絕不可能把家裏大門關著。

而城市的樓房即便全家都在,也鮮有人會把防盜門敞開著。

這沒有對錯,隻是一種生活習慣。

可詭異的是,這家人的房門居然是開著的。

這可是晚上接近十一點了啊。

開門揖盜麽?

還是說,這戶人家已經搬走,因為走得匆忙,防盜門都來不及關?

江躍狐疑不定,他當然感應到,這屋子裏是沒有人的。走到門口往裏一掃,江躍不由得有些驚愕。

這屋子裝修非常講究,看上去就是殷實人家。

江躍低頭一看,卻見門口邊上的鞋架,整整齊齊擺滿了鞋子,這一看就是有人住的人家。

江躍在鞋架周圍掃了一圈,隱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從鞋架上的鞋子可以判斷出,這應該是一個三口之家。

可他隻在鞋架上看到了外出的鞋子,卻沒看到居家拖鞋。

城市人家,回家換鞋,不說是百分之百,至少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家都會這麽做的。

難道這家人是例外?

看這家人家裏收拾得如此整齊,不像是那種邋裏邋遢的人家啊。

而且鞋架上的鞋子擺的滿滿,並沒有一處空隙。

這又是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