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714章 又一個馬溪村?
按正常人家的生活習慣,鞋架上的鞋子,肯定是日常穿得比較多的鞋子。

而這鞋架上擺滿了鞋子,一個空隙都沒有,基本可以說明,這家人外出的時候並沒有穿鞋架上的鞋子。

這就有些奇怪了。

再聯係鞋架上並沒有居家拖鞋。

江躍忍不住產生一個荒唐的念頭,難道這家人離開得那麽急, 連換鞋的時間都沒有?穿著拖鞋就匆匆忙忙離開了?

當然,這隻是江躍的一個猜測,江躍沒有親眼目睹現場,自然無法實錘這個猜測。

在屋子裏轉了一圈,江躍又有了新的發現。

這間屋子的餐桌上,甚至還擺放著沒有吃完的飯菜。儲物間裏,更有大量的米麵糧油,各種物資儲備十分充裕,雙開門的大冰箱裏也塞滿了食物。

甚至有一個房間還堆放了幾十箱純淨水, 還有大量的真空包裝食物,江躍甚至還看到了軍用壓縮餅幹這種物資。

在主臥的床頭邊上,江躍還看到了一把多功能工兵鏟,兩把開了鋒的開山刀,以及兩隻應急救生包。

這種種細節表明,這是一家非常有先見之明,具備一定生存能力的人家啊。

床頭櫃還有一本相冊,翻了一下,戶主夫妻應該跟葉叔張姨差不多年紀,還有個十五六歲的兒子。

這樣的一戶人家,沒有老人,沒有特別小的孩子,又有這麽多物資儲備,按說生存幾率是相對比較大的。

可他們人呢?

如果說搬走了,沒道理這些裝備和物資全部丟在這裏吧?

就算他們不差錢,在別處同樣有儲備,也沒道理出門連門都不關吧?

門肯定是他們外出時候開著的。

如果是外人開的門, 家裏的東西不可能保存得如此完好。

陽光時代的人都沒這麽文明, 更別說這是詭異時代,任何一點物資都比黃金還珍貴。

江躍搖了搖頭,心裏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陡然間腦子裏閃過一段記憶。

要是那種情形的話,那就讓人不寒而栗了。

出了這戶人家的門,江躍繼續上樓。

一口氣上了十幾樓,其中有七八戶人家都是裝修入住的,所看到的情形竟是大同小異。

每一家的防盜門都開著,屋子裏的東西一點都不少,整整齊齊,就好像主人家下樓取個快遞似的,屋子裏沒有任何搬家的痕跡,也沒有被他人入侵過的痕跡。

一切細節都指向江躍的那段記憶。

當初生態園之行,江躍他們曾路過一個村莊叫做馬溪村。

當時進入這個村的所見所聞,幾乎和江躍眼下看到的一模一樣。

整個村子的一切都好像在正常運轉,唯獨沒有一個夥人。

村裏的活人就好像原地蒸發了一般。

門是開著的,屋子裏的東西都在……

就是人不在。

有一個馬溪村?

江躍感到一陣陣頭皮發麻。

江躍也想找一些理由來說服自己,這不是馬溪村的再現。

可任何理由都顯得那麽蒼白,根本沒有說服力。

這個小區的居民,顯然不是搬走的,而是通過一種極其詭異的方式離開的。

他們甚至都沒來得及換鞋,穿著拖鞋甚至赤著腳就離開了。

沒有攜帶食物,沒有攜帶衣物,甚至沒有做任何準備,就那樣走出家門。

毫無疑問,這肯定不是主動出走,而是一種被動的離開。

馬溪村的孔村情形,包括在生態園民宿和酒店看到的監控內容。

監控中,初變那個晚上,每個人就好像被某種詭異的魔法召喚了似的,完全不由自主地從建築中走出來,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那一幕,江躍記憶猶新,根本不可能忘得了。

監控中那些人的眼神是混沌無光的,完全不像是獨立的生命體,就好像靈魂被剝離的行屍走肉,表情木然,步履蹣跚,似乎完全不聽自己使喚,靠著本能被牽引著。

甚至,在江躍他們入住的當晚,同樣出現了這種情況。

當時除了江躍之外,大多數人都好像中了這種魔法,若不是江躍把他們叫住,他們也同樣在重複著監控畫麵裏的那一幕。

雖然江躍沒有親眼看到這個小區發生了什麽。

可他腦子裏卻忍不住腦補起生態園那晚上所見所聞的畫麵。

種種細節都是如此相似,幾乎可以說得上是如出一轍,完全就是當時的情景再現。

這讓江躍越發感到不安起來。

馬溪村的空村謎案,包括民宿酒店走失的那些人群,他們去了何處?至今江躍也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

後來在那農莊,遇到了很多白骨生靈,江躍雖然懷疑那些很可能就是馬溪村村民以及民宿酒店走出的那些人。

可這一切,終究是沒有十足的證據。

畢竟,那些白骨生物,也有可能是之前在那童話莊園參加婚禮的那批人。其中一個新娘子還是江躍他們一行的任務之一,還被他們帶出了生態園呢。

不管是不是馬溪村的情形再現,眼下江躍所看到的情形,無疑都是非常不好的兆頭。

這些出走的小區居民,隻怕多半是凶多吉少。

而且,更讓江躍毛骨悚然的是,這個小區明明完全敞開,挨家挨戶的房門也都是開著的。

這些日子,竟都沒有活人闖入?沒有人來此搜尋物資?

還是說,也許有人來過,但是來過的人,都跟著失蹤了?

想到這裏,江躍不禁頭皮有些發麻,警惕心大作。

如果這裏確實存在某種詭異力量,將周圍的人類全部吸引過去,那麽這股詭異力量就非常恐怖了。

江躍雖然實力突出,但終究也是人類。

闖入這個小區,闖入這片區域,或許自己以為很隱蔽,說不定這股詭異力量早已察覺到他的存在?

幸好,江躍也不是頭一回遇到這種情況。

馬溪村和生態園民宿酒店的經曆,讓江躍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

那天晚上,在其他人被那詭異力量召喚的時候,江躍並沒有受到影響。

以當時江躍的精神力,尚且能夠克製。

今時今日,江躍的提升少說也是翻倍,甚至是翻了數倍,麵對這種詭異情況,江躍自然有不慌的底氣。

站在一戶人家的窗口,朝五洲公園方向望去。

月色之下,江躍依稀還能看到上次來五洲公園看到的那些戒嚴現場都沒有搬開。

大包大包的沙袋,鐵絲網以及木頭樁子圍成的路障還依稀可見。

一切的情形告訴江躍,這並不是幻覺,而是真實的世界。自己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也都是真真切切發生的現實。

除了沒有人,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江躍深吸一口氣,正要選擇離開,忽然門口的防盜門吱呀一聲,詭異地響了起來。

聽著就好像有人從外拉了一把門似的。

接著,江躍就聽到腳步聲。

江躍剛一走出房門,迎麵有兩人正從屋外走進來。

這進屋之人,竟是兩名女子,看上去應該是一對母女,相貌有六七分相似,隻是母親打扮顯得特別年輕,身材也保持得很是完美,乍一看像是一對姐妹。

這母女見到江躍,也是一聲尖叫,驚恐地往後倒退。

就好像剛回家的人,忽然撞到房間裏跑出來的小偷似的,驚恐無比。

“你……你是什麽人?跑到我家來幹什麽?”兩名女子戰戰兢兢,就像受到驚嚇的羔羊似的,哆哆嗦嗦問。

江躍停住腳步,目光複雜地打量著這對母女,歎一口氣,卻沒有說話。

“你想拿什麽都可以,別……別傷害我們。”那對母女語氣中的惶恐之意難以掩飾,給人一種特別柔弱可欺的感覺。

一般在電影劇情裏,女人這種表現,往往會更加激發犯罪分子的犯罪欲望,更加激起犯罪分子骨子裏的獸性。

可偏偏,這對母女便是表現得如此柔弱不堪,仿佛兩頭待宰的羔羊。

江躍依舊麵無表情,眼神盯著這對母女,就像沒有半點情感的機器人似的。

仿佛這對母女的一番表現,對他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影響,完全激發不了他的內心波動。

這無疑讓這對母女大感驚訝。

那名年輕的女兒嘻嘻一笑:“媽,這個人,有點古怪啊。我們的表演,好像沒有打動人家啊。”

先前還在賣力表演的母親,臉上的驚恐和柔弱瞬間一掃而光,麵色陡然沉了下來。

“女兒,這個人的眼神,我很不喜歡。先把他眼睛挖出來再說!”

這對母女,咧嘴一笑,身體一晃,竟然原地化為兩團黑風,倏地朝江躍卷了過來。

速度之快,簡直沒法用語言來形容。

可這兩團黑影還沒衝到江躍跟前,江躍陡然雙目一瞪,口中一聲低吟:“咄!”

大獅吼術如佛家真言,從江躍口中噴出。

兩團黑影被這音波一噴,同時發出慘烈怪叫,就像一粒水珠被瞬間吹散,消散得無影無蹤。

慘叫聲在整個屋子裏不斷回蕩,持續了足足二三十秒,才算徹底消失。

果然,這是生態園情形的再現啊。

當天晚上,江躍和許純茹等人住在一屋,當時便有詭異力量偽裝成張繼業來敲門求救。

許純茹在門口不遠處,一衝動就把門開了。

當時便是一道風一樣的影子差點把許純茹給撲了。

要不是江躍後發先至,出手攻擊那團影子,當時的許純茹恐怕就要遭遇不測。

眼下,這對母女顯然也是那種詭異生物。

隻不過,這對母女比當初偽裝張繼業的生靈又要強大一些,它們竟已經可以模擬化形,偽裝成人類的本體了。

記憶中,那晚敲門的詭異力量,是辦不到這一點的。

隻是,如今的江躍,也不是當初的江躍。

他的窺心術的全名叫神瞳窺心術,也就是說,他的雙眼其實也是隨著窺心術的進階而進階的。

剛才這對母女,雖然化形模擬得十分逼真,可在江躍的眼中,她們畢竟跟真人還是差得遠。

江躍在她們身上,根本沒看到半點活人的氣息。

也正因此,她們說什麽,做作表演什麽,江躍根本就是心如止水,完全沒有任何波動,更不至於受到影響。

他之所以沒有主動出擊,隻是想看看,這詭異生物到底攻擊力如何。

結果表明,雖然很詭異,很嚇人,但其實並不是很能打。

至少對江躍而言,他用大獅吼術滅殺對方,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當然,這前提也是江躍識破了對方不是活人,早有準備。

若換作其他人,未能識破的情況下,被對方言語所惑,甚至產生不應該有的歪心思,那就極有可能被暗算。

畢竟,正常男人麵對這樣一對極品女性,很容易犯那種低級錯誤。

一旦動了色心,整個人的判斷力和戰鬥力至少打個對折。

當然,滅了這區區兩個詭異力量,江躍卻是完全高興不起來。

這間接證明,他闖入這小區的事,並沒有他自己想象中那麽隱蔽。至少他已經被發現了。

否認,這對偽裝成母女的詭異生靈,也不會那麽快找上門來。

江躍歎一口氣,正準備離開。陡然目光朝餐廳位置望去,餐廳的櫥櫃上,擺放著一個相框。

相框當中赫然是一對母女。

江躍心中一沉,腦子裏頓時閃過無數個念頭。

身體快速竄到櫥櫃跟前,將那相框拿起,仔細端詳起來。

沒錯,就是那對母女。

照片中,女兒在背後勾著母親的脖子,母女倆笑顏如花,看上去非常溫馨的一張合照。

江躍又在各個房間轉悠一圈,拉開衣櫃查看了一番。

這屋子,確實應該是一對母女居住。

屋子裏並沒有什麽男主人居住的明確線索。

難道剛才自己滅掉的詭異生靈,竟跟那對母女有關?

是詭異生靈冒充此間主人那對母女,還是那對母女的意識被剝離煉化,與詭異生靈融合為一體?

那對詭異生靈對江躍沒有造成任何威懾,可眼下這個發現,卻讓江躍微微有些冒起了冷汗。

江躍記得,好幾個人曾提到,地心族的詭異生物,目前無法以正常的形態在地表行動,它們必須通過媒介,借助其他載體。

難道說,那些失蹤的人類,都成了地心族的宿主載體?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