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839章 詭異之樹的秘聞
本來眉飛色舞的童肥肥,想到一起中招的還有鍾樂怡,還有那麽一大批人,臉色一下子又垮塌下去了。

擔心的還不止是鍾樂怡,也包括其他人。

畢竟,這次去烏梅社區執行任務,他童迪算是個帶隊的。

隊伍沒帶好,直接掉坑裏去了。他這個帶隊的蛇頭,絕對是有責任的。

所以,他的興奮之情沒持續多久,便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躍哥,這批隊伍,精神係覺醒的人,就我一個。我這個辦法,他們很難複製啊。”

江躍點頭道:“我也琢磨過這個問題,靠他們自己,肯定是不成的。不過你既然可以用精神力自我檢查,應該也能用這種方式幫鍾樂怡解決掉麻煩吧?”

童肥肥聞言,稍微沉思片刻,發現江躍這個提議應該可行,頓時臉上現出狂喜之色。

“好主意,我的精神力已經可以足夠操控一個非精神係覺醒者,完全操控對方的意識,控製對方的身體都不是問題,那麽為對方解決掉詭異之樹的麻煩,應該也是可以操作的。”

童肥肥一拍大腿,主動道:“躍哥,要不我先替毒蟲驅除?他的戰鬥力最強,他恢複戰鬥力,對大家幫助更大。”

“肥肥,你第一個驅除的不是鍾樂怡,信不信她回頭讓你跪搓衣板?”

童肥肥哼哼道:“躍哥,小看人了吧?要說我在小鍾跟前,那地位絕對不是吹的。”

“嘖嘖,是吧,那我真得回頭問問小鍾,看看到底是你嘴硬,還是膝蓋更硬。”

“嘿嘿,你盡管問,要是小鍾能因為這事生我氣,就算我輸。”

“行,那我現在就出去問。”江躍作勢要起身朝外走去。

童肥肥臉色頓時一垮:“誒誒,躍哥,你幹什麽?我剛才想了一下,我覺得還是先替小鍾驅除更好。畢竟小鍾是我女朋友,她肯定信得過我。她先帶頭,其他人才不會疑神疑鬼,對吧?”

江躍似笑非笑道:“你確定?”

“必須的啊。這個時候人心惶惶,咱要穩定人心,必須有自己人先帶頭表率嘛!換其他人的話,他們肯定會擔心,萬一我失手把他們給治死了怎麽辦?”

江躍嘿嘿笑了笑,卻也沒有再說什麽。

童肥肥已經有過經驗,接下來給鍾樂怡驅除詭異之樹的麻煩,江躍自然不會留下來旁觀。

萬一人家情意綿綿的時候,情不自禁做出一些不宜描述的親密舉動來。

他留在現場豈不是掃興。

江躍剛才童肥肥用精神力對付那詭異之樹的體內種子,對這玩意也有了一番認識。

這玩意其實具備一定的自主能力,而且具備一定靈智,甚至能躲避童肥肥精神力的追蹤。

不過說到底,詭異之樹大麵積植入,注定不可能跟對付某一個人那樣細致和深入的。

這就讓這種子還沒難纏到讓人幹瞪眼的地步。

而且,江躍猜測,詭異之樹植入這些種子,要想達到控製這些人的目的,肯定是要耗費一些自身的生命精華的。

不然的話,這些種子又怎麽具備那些微弱的靈智呢?

而這樣大麵積的植入,肯定是不小的消耗。就算詭異之樹強大無比,這種消耗終究還是有所顧忌的,不可能為所欲為。

正如詭異之樹尋找代理人,整個星城,江躍雖然不知道代理人到底有多少,但有一點江躍可以肯定,這個數目肯定沒有泛濫。

而理論上,這種代理人肯定是越多越好的。

為什麽沒有泛濫?不是詭異之樹不想,而是它辦不到。

準確地說,想要控製這些代理人,尤其是深度控製,對詭異之樹的消耗絕不是微小的代價。

江躍不確定詭異之樹植入這批人體內的種子,具體有什麽陰謀野心。可江躍猜測,無非就是兩點。

要麽是操控這些人,把這些人培養成代理人。

要麽是把這些人當靈源,當媒介,為它的進化鋪路。

這兩種可能性,江躍個人判斷更偏向於第二種。

江躍走出房間,來到外頭。

毒蟲護法見江躍出來,似乎眉宇之間有些鬱結,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他不敢怠慢,從暗處跳出來,恭恭敬敬招呼道:“江先生。”

“毒蟲,你當初跟著冰海先生混,對這詭異之樹了解有多少?”

“冰海先生其實不太願意聊詭異之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其實冰海先生對詭異之樹內心深處,其實是有些抵觸的。”

“這話怎麽說?”江躍有些驚訝起來,他一直覺得,冰海肯定是詭異之樹的死忠。

不然那一晚怎麽會那麽拚命,不僅僅是在揚帆中學肆虐,那一晚冰海更指揮各種邪祟怪物在整個星城肆虐,搞得整個星城幾乎翻了天,不知道多少幸存者在那一晚被邪祟怪物幹掉,含恨而亡。

“冰海有冰海的野心,隻不過他最早受製於詭異之樹。後麵雖然自我覺醒了很多天賦,但受製於詭異之樹的現實卻改變不了。而詭異之樹一直把他當做是一個殺戮工具,並未將他視作最心腹的人選。這一點相信江先生也知道的。詭異之樹最信任的,是那個最神秘的代理人,也就是您後來說的青冥先生。這個青冥先生,說實話我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他能得到詭異之樹那麽多好處,可見詭異之樹真把那家夥當成最鐵的心腹。就像冰海大人最信任石人和影子護法一樣。”

“所以你說這麽多,是想告訴我,因為冰海大人不怎麽願意提詭異之樹,所以你們對詭異之樹了解很少?”

毒蟲嘿嘿一笑,摸了摸鼻頭:“確實了解不多。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冰海大人內心深處,絕對有過反叛詭異之樹的念頭。我曾經暗中觀察過,他跟石人之間,有過一些推演。這些推演應該都是如何反製詭異之樹的。”

“你確定嗎?”江躍動容。

要是這樣的話,冰海和石人這夥人被幹掉,還真有些可惜了啊。

要說絕對戰鬥力,這二位是他遇到過所有對手中,最難纏的兩個。要是這兩人真有對付詭異之樹的念頭,那完全是可以團結的對象啊。

“我不確定……”毒蟲尷尬地笑了笑,“這隻是我暗中觀察,沒有實錘證據。您也知道,冰海最器重的人,並不是我。”

江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忽然問道:“據我所知,詭異之樹控製這些代理人,有它的手段,它在每個代理人身上,都種下了詭異之樹的個人印記,以此來挾製代理人,讓這些代理人無法反抗,更不可能背叛它。”

“沒錯,這大概也是冰海想跟詭異之樹反目的最大原因。冰海一開始被詭異之樹看重的時候,天賦還沒完全覺醒,對自己實力認知不夠。後來天賦完全覺醒,加上各種機遇,就相當於翅膀硬了,完全有單飛的能力。這種情況下,詭異之樹在他身上綁著一根線,隨時牽扯他,甚至可以輕鬆毀滅他,自然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這應該是矛盾的核心點。不過在我麵前,冰海大人是從來沒有表露過這些情緒的。”

“那麽,你們身上,難道詭異之樹沒有做手腳嗎?按理說,像你和石人這種級別的強者,詭異之樹怎麽會放棄對你們的控製?”

“嗬嗬,我們隻是冰海的手下,詭異之樹知道我們是誰?而且,它要利用冰海,肯定不能吃相太難看。如果對冰海的每一個手下都要親自控製,那讓冰海哪來的安全感?而且也太打臉了。萬一冰海怒了,撂挑子不幹了,詭異之樹要找到冰海這種好的打手,難度也是很大的。”

“那說起來,你們還是幸運的啊。”江躍歎道。

“其實也談不上什麽幸運不幸運。我後來也推測過,也許並不是詭異之樹不想,而是它可能根本做不到操控這麽多人。”

“哦?”這個猜測,倒是讓江躍精神一振。

這跟江躍之前猜測的一些東西,已經有些無限接近了。

詭異之樹通過這些手段操控代理人,它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這個代價應該涉及到詭異之樹自身的生命精華,精氣神這些。

“江先生,您是聰明人,對詭異之樹也研究了這麽多。我相信您一定也有些結論的。詭異之樹一直在全力追求進化。而它的進化之源,就是源源不斷的靈力補給。這些靈力補給,可以是來自靈樹靈種,也可以是來自自然界各種靈物,但真正唾手可得的,還是不斷冒出來的覺醒者。覺醒者是它眼下能夠獲得的靈源裏,最易得,最便捷,成本最低的。”

“不錯啊,毒蟲,你這腦子,要是被詭異之樹看重,說不定成就也不會低過冰海呢。”

“嗬嗬,別說是低過,就算高過他又怎麽樣?最終還不是工具人?我早就看透了,就跟冰海用生命靈液透支我的身體那樣,詭異之樹何嚐不是在極限透支冰海?如果它不給冰海施加那麽大壓力,要他幹這幹那,他也不會那麽激進。他若不是那麽激進,也就不會死於非命。所以說,歸根結底,還是詭異之樹的原因,它才是問題的根源。”

“要是冰海當初器重你,跟器重石人一樣,那一戰的勝負,可真不好說啊。”江躍歎道。

毒蟲搖了搖托,對此顯然看得很開。

“要我說,這些都是命。冰海的覺醒天賦已經強到不可思議了。可他到底沒上過多少學,能力進化了,腦子卻沒進化多少。他要是稍微有點腦子,絕不會被詭異之樹逼迫到那種程度還不敢反抗。”

“也許不是不敢反抗,是根本反抗不了?”江躍沉聲道。

“不不,據我所知,冰海覺醒了黑暗天賦之後,他已經摸索出一些辦法,來壓製詭異之樹在他體內留下的麻煩。雖然他還做不到根除,但是控製幾個小時,讓它短時間內無法爆發,無法傷害冰海,應該是沒什麽問題的。”

“竟有這種事?”江躍簡直有些不可思議,如果冰海都能達到這種程度,他為什麽還會被詭異之樹逼迫?

“其實還不止啊。”毒蟲歎道,“傳聞,其實冰海的黑暗屬性天賦神奇無比,他幾乎可以做到換殼再生。說通俗點就是,他可以舍棄自己那具軀體,另外找一具軀體來製造另一個他。江先生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吧?”

“意味著他可以完全擺脫詭異之樹的操控?舍棄掉那具被詭異之樹動過手腳的軀體,另起爐灶?”

“是的,就是這麽回事。”

“那他為什麽不幹?”

“誰知道呢?也許是這個能力還不夠成熟?也許是對自身軀體的不舍?也可能是覺得依舊沒有絕對把握對付詭異之樹?”

毒蟲搖了搖頭繼續道:“所以我說那都是他的命。”

“那麽,冰海跟石人,到底有沒有推演出什麽具體的心得呢?”

“我不知道……”毒蟲苦笑道,“我連這個都是猜測的,更不可能知道具體有什麽心得。但我隱約知道,詭異之樹怕火。還有一點,詭異之樹對地表世界的雜質還不適應,地表世界的雜質,對它會有極大的汙染力。所以,它吸收靈源的時候,都要通過觸須來提純的。那些觸須就是為他排除雜質的工具。要是不提純,它沒辦法直接吸收靈源。靈種植物的靈源還好,覺醒者的靈力,它必須通過植物作為媒介來提純,然後通過根須二次提純。在烏梅社區,那一個個巨大的果實,結在樹上,其實都是提純的手段罷了。”

原來如此。

江躍還覺得奇怪,以為這是詭異之樹故意搞出來嚇人,神神道道的玩意。

原來還有提純這個原因。

詭異之樹不適應地表世界的雜質,這一點,從毒蟲嘴裏又得到了證實,這是江躍不止一次了解到的事實。

詭異之樹之所以進化速度緩慢,一直不能在星城盡情肆虐,最大的原因還是它不能適應地表世界。

江躍忽然明白一點……

也許自己跟詭異之樹多次交手,並不是詭異之樹戰鬥力不夠,而是詭異之樹不願意在地表世界跟他糾纏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