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841章 兩個活寶
這兩人滴滴咕咕,正是之前唐攀那一夥拜把子兄弟的其中兩人。看得出來,他們之前的關係就非常密切,也算是氣味相投。從唐攀那裏離開後,他們兩人還是結伴而行的。

別看兩人談到女人的時候,語氣輕佻,一旦說到正事,兩人的表情都肅然起來,語氣也變得凝重很多。

這個任務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在規定時間內沒完成,他們毫不懷疑,樹祖大人一定會再次動刀的。

“老夏,不是我背後愛滴咕,我覺得這次樹祖大人好像有點急眼了啊。按它最早說的,24小時內要調查出一個五十人以上幸存者基地的信息,這根本沒幾個人能辦到。你覺得你能辦到嗎?”

老夏怪笑道:“阿鬼,所以為什麽你隻能偷窺你表姐洗澡,而我能摟著她睡覺。要說年輕,你比我年輕多了,要說相貌樣子,你小子怎麽都比我強多了。要說收入,我們當初都是打工人,誰比誰賺得多呢?你知道為什麽嗎?”

紮心的問題。

阿鬼其實一直都很鬱悶這個問題,他一直為此憤憤不平。明明自己方方麵麵看著都比老夏更優秀,為什麽老夏這個油膩禿頭男,女人緣會那麽好?而他一直卻泡不到妞?

阿鬼聽得出老夏語氣中的奚落,氣哼哼問道:“那你說是為什麽?還不是你小子舍得花錢。賺個五千,三千都花在女人身上了唄?”

“放屁,老子當初老家還有老婆孩子呢,你覺得這是錢的問題嗎?你倒是一毛不拔,這些年存了多少錢?”

說起存款,打工人眼裏基本都飽含淚水。

阿鬼也不例外,陽光時代,打工那麽多年,阿鬼的存款甚至無法支撐他去相親的勇氣。

哪怕硬著頭皮去相親,當菜單到人家女孩子手裏的時候,他都忍不住頭皮發麻,患得患失,生怕對方專挑貴的點。

那完全是一段卑微到讓人心痛的人生。

阿鬼氣哼哼道:“不是錢的問題,那你說是什麽問題?你總不會想說,你器大活好吧?我又不是沒看過你洗澡,特麽也就那麽回事。更別說你年紀還比我大這麽多。”

“嘿嘿,阿鬼,你小子看來一直很嫉妒我啊。這麽跟你說吧,跟你說的這些都不沾邊。我跟你的最大區別,就在於這裏……”

老夏說著,指了指自己那貧瘠的腦門,嘿嘿怪笑道。

阿鬼氣不打一處來:“你啥意思?諷刺我腦子不好使唄?”

“你腦子好不好使,你自己心裏沒點數?”

“所以老夏你是想說你腦子好用唄?聰明的腦袋不長毛唄?我看你不是腦子好使,你是壞事琢磨多了,頂上的毛集體抗議吧?”阿鬼也不是省油的燈,罵罵咧咧道。

老夏也不生氣,嘿嘿笑道:“急了,你急了。你小子差就差在這裏,特麽的本事沒多少,還特麽特別不謙虛,還容易急眼。你小子再不謙虛點,我看你這次怎麽過關。”

阿鬼聞言,表情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要說這次的任務,他的確是有些頭疼的。

“老夏,你別告訴我,你早就想好了法子?”

“法子都在這裏裝著呢。”老夏很是自戀地摸了摸腦門,“你小子要是謙虛點,說不定我還指點你兩招。”

“嘿嘿,老夏,咱哥倆誰跟誰啊。你有辦法,還能不教我?特麽你睡我表姐這麽多年,我可一直給你守著秘密啊。”

老夏翻個白眼:“你特麽倒是去告狀啊。”

阿鬼氣得臉色直發紫:“怎麽罵人呢?我表姐夫都掛了,你讓我去告狀?這不是咒我死嘛!當初陽光時代,怎麽沒見你這麽有骨氣啊?”

要是在陽光時代,阿鬼的表姐夫牛高馬大,一隻手都能把老夏給掐死。

“好了,你小子就特麽屬瘋狗的,動不動就急眼。要不是看你小子一向講義氣,老子才懶得操心你那點破事。”

看得出來,這兩人屬於狐朋狗友,鬥嘴歸鬥嘴,關係還是很密切的。尤其是在亂世,報團取暖,總比跟陌生人混在一起更放心一些。

“嘿嘿,老夏,我就知道,你這家夥鬼主意多。你倒說說看,短短五天內,怎麽才能調查出一個基地的信息?”

“任何一個基地,規模越大,對物資的需求就越多。有物資需求,就一定會派人外出行動。隻要他們外出行動,咱們就有機會了解他們。至於具體的了解方式,那就看你怎麽選擇了。”

“那當然是越簡單越好,抓到一個嚴刑拷打。這年頭,沒有幾個人能嘴硬到不怕死的程度。”阿鬼咧嘴一笑,彷佛忽然間領悟了真理似的。

老夏翻一個白眼,對這貨的簡單粗暴有些無語。

“怎麽?難道你覺得這法子不靠譜嗎?”阿鬼見老夏反應好像有點不以為然,忍不住問道。

“不是說這方法不可取,而是這種辦法太粗暴,你想得到,誰都想得到。但你想過沒有,進入詭異時代這麽長時間,那些單打獨鬥的幸存者,大多數都已經掛了。能活到現在的,很多都是有強大求生能力的幸存者,光靠幸運能活到現在的人,不剩幾個了。而從基地出來的人,肯定也不例外。你覺得他們有多少幾率落單?你有多少把握可以一對一把人拿下?你怎麽判斷對方實力不如你?萬一失手你知道是什麽後果嗎?”

阿鬼張大嘴巴,一腦門的霧水。

就這麽點事,有那麽複雜嗎?

失手的後果?

阿鬼有點氣不過:“這些幸存者除非膽大包天,否則他們難道還敢跟樹祖大人作對不成?”

老夏再次無語。這家夥還是爛泥扶不上牆啊。

樹祖大人?

星城這麽多幸存者基地,知道樹祖大人的有幾個?再說了,人家跟你樹祖大人壓根就沒有交集,樹祖大人的招牌對人家到底有多少威懾力,誰知道?

就算有威懾力,難道你還能指望報個名號,人家就下跪投降?一五一十把基地信息告訴你?

大白天也不能這麽做夢啊。

當然,老夏知道,跟阿鬼解釋這些,那是對牛彈琴。

“阿鬼啊,現在是詭異時代,一旦動手,很可能一秒鍾就分出生死。別說人家可能不知道樹祖大人的存在。就算知道,你也未必就有機會報出樹祖大人的名號啊。你也很難排除,你挑的下手對象,就沒有秒殺你的能力。”

阿鬼撇撇嘴:“不可能吧?這世界有那麽多高手嗎?我不信,隨便遇到個人,就能秒殺我。你還真以為這世道人均冰海大人,人均江躍啊?叫我說,就算那個叫江躍的小子,我都不怕他。”

老夏扶額道:“阿鬼,我很好奇,到底誰給你的信心啊?”

“不需要誰給我信心,我阿鬼堅信,我就是天命之子。別看我現在還沒出頭,隻要機會到來,我一定可以出人頭地的。那個江躍最好不要死得太早,早晚我都要會會他。”

別人不知道阿鬼,老夏是知道的,這小子閑著的時候喜歡看小說,養成了胡思亂想的壞習慣。

這話是又把自己個當成主角了呢。

“老夏,你還別不信。我總覺得,我體內擁有強大的潛力還沒開發,我的強大天賦還沒有完全覺醒。等我哪天天賦徹底覺醒,什麽冰海大人,什麽青冥先生,統統給我靠邊站。老夏,到時候我一定帶你飛。”

“行了,行了。你小子再這麽吹下去,可別怪老子不給你出主意了啊。”

老夏這話就像一盆涼水澆頭,阿鬼頓時從意yin當中被叫醒。

“別,老夏,我剛才說的都是以後的事。眼下這一關,你還是得想辦法幫我合計合計。到底怎麽搞才合適?”

打打殺殺沒有絕對的把握,這讓阿鬼很是苦惱。

“辦法有的是,套近乎,打入他們內部,用物資收買,甚至是說服他們轉投樹祖大人,這些都是輕鬆可以想到的辦法。”

“老夏,照你這麽說,那也太簡單了吧?可萬一遇到那種不好說話的呢?根本不聽你招募,一言不合就跟你幹架。那不還是大麻煩?”

老夏皺眉道:“你這是純粹抬杠。你要跟人喊打喊殺,人家當然不會對你手下留情。可你隻是招攬對方,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你好言相勸,就算人家不同意加入,也不可能跟你翻臉,更不可能跟你大打出手。這世道,誰願意為幾句言語翻臉樹敵?多個朋友多條路。換你自己,如果你沒投靠樹祖大人,有個基地對你發出邀請,你會跟對方翻臉,甚至是打生打死嗎?”

阿鬼歪著腦袋這麽一想,還真就這麽回事。

當初沒投靠樹祖大人,麵對詭異世道,惶惶不可終日,每天提心吊膽,生怕小命忽然就沒了。

要是有幸存者基地招攬他,他甚至都會給對方燒高香,毫不猶豫肯定是答應加入的,怎麽可能還能跟對方翻臉打架?巴結都還來不及呢。

“老夏,要不怎麽說還是你老奸巨猾呢。我算是服了,難怪你能把我表姐給睡了。特麽我表姐年輕時可是村裏一枝花,上她家提親的人,不知道多少呢。我當初還覺得她是怎麽瞎的,搞破鞋這麽沒眼光。看來你還真有幾把刷子啊?”

這話換另一個人,聽了或許會不高興。

老夏卻洋洋得意,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怪笑道:“你小子學著點吧,這往後動腦子的機會多著呢。”

阿鬼眼珠子一轉,四處看了一眼:“那麽,你說來這個地方,又是什麽打算?這地方可沒有幸存者啊?”

“嗬嗬,有幸存者基地的話,我能這麽冒失就過來嗎?”老夏怪笑道,“這地方離烏梅社區不遠,原本這裏有個大商場的,頂上有兩層是專門做餐飲的,而且地下一樓有個大型超市。我打聽過,烏梅社區大批的物資都是從周邊搜集的。這個商場當初也被搜刮過。”

“既然都搜刮過了,那現在肯定什麽都沒有。你還想刮地皮不成?”

“這地方不偏僻,超市肯定被無數人光顧過,就算有東西剩下,都是沒什麽價值的。不過,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老夏,你別賣關子。我就不信,末世都這麽些日子了,幸存者們到處搜刮物資,這個商場,每天估計都會有人光臨。要是有東西可以搜刮,早就被人搜刮幹淨了。”

“你說的不能算錯。不過,有些地方,總還是有些貓膩的。”

“現如今還能有不被發現的貓膩?”

老夏哼哼道:“先別急著下結論,咱們先進去看看……”

兩人說話間,已經從一處不起眼側門,進入到了這個大型商場內。

隻是,兩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早就被人看得明明白白。

另一個區域,毒蟲嘿嘿笑道:“江先生,踏破鐵鞋無覓處啊。正說著詭異之樹,它的馬仔就送上門來了。看來,我們走了之後,詭異之樹動作幅度很大啊。這些家夥居然要對整個星城的幸存者基地下手?這胃口還真不小。”

江躍知道,詭異之樹這麽安排,一定有它的原因。

你可以說它是狗急跳牆,但哪怕是狗急跳牆,它也不會無緣無故地跳,這一跳必然大有深意。

“江先生,再讓他們靠近的話,樓上那些人,就有可能暴露了。”

江躍點點頭:“我有分寸。你在外麵盯著,有其他人闖入,你負責預警。這兩個人交給我來處理。”

這兩個人的動機,包括他們剛才的言行,毒蟲和江躍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也知道這兩個不是什麽重要角色。

不過,倒是可以作為一個不錯的突破口,從他們口中打聽到一些最新的動向。

毒蟲知道,以江躍的能力,根本無需他毒蟲出手,江躍肯定能夠搞定。

那二人絕對是老江湖,進入商場後,並沒有得意忘形,還是小心翼翼,顯然也是擔心這裏頭還有其他陌生人。

隻是,以他們的能力,一旦被江躍盯上,再小心也是多餘的。

眼前一花,兩人跟前忽然就多出一個人來。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