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抵懶
一群打扮得衣光頸靚的青年男女,各自端著酒杯,在大堂內輕鬆閑談。

現場中,基本都是二十八九歲以下的人士,的確都是各大世家小輩。

韓樂甚至看到了歐陽雪巧,以及昨天在朝陽山腳碰上的那群年輕人。

“他也來了?”

精致少女一看到韓樂,當場神色狂變。

一旁的潘博,戴著連襟兜帽,麵部依稀可見紅腫。

此刻看到韓樂,更是如見鬼怪一樣。

“你們應該注意到了,今晚居然是歐陽傑陪著他來的。”

司馬氏少女柳眉輕蹩:

“看來他在歐陽家,身份地位的確很高啊。”

“雪巧,你昨天有沒有了解到,他有什麽背景了嗎?”

“他的確是我表哥,隻是詳細的信息,我還不是很清楚。”

歐陽雪巧低聲說著,麵色有些不自然。

盡管她不清楚韓樂的身份,但卻親眼目睹韓樂頂撞歐陽航與老太太,連歐陽老太爺都沒有出言喝止。

如此牛叉的人,實在太過出乎意表,歐陽雪巧心中也不得不感歎連連。

“連雪巧都打探不到,看來他的身份與背景,比我想象的還要高深啊。”

“莫非是其他省的望門氏族子弟?但姓韓的氏族,比較少啊,似乎隻有西南部的一個省...”

司馬氏少女低頭沉思的時侯,一旁的潘博忽然道:

“咦,那不是徐家徐達誠大少嗎?他怎麽徑直往那人走去了?”

“看起來,似乎帶著一絲絲來者不善的意味啊。”

眾人聞言,立即轉身看去。

果然就看到徐家三脈大少徐達誠,怒火中燒的來到歐陽傑身前,滿腔憤恨的看著韓樂道:

“歐陽傑,這位就是你們歐陽家想娶我六妹的那人?”

“娶你六妹?”

韓樂眼眉一皺,帶著一絲不解。

“嗬嗬,這個時候你還想抵懶!”

徐達誠冷笑道:

“整個帝京,誰不清楚我六妹徐麗穎,與司馬淳大少是兩小無猜的一對。”

“他們早就預訂婚約,準備兩個月後就舉辦婚禮。”

“沒想到你們歐陽家非要半路截胡,指名道姓說要娶我六妹。”

“還說動了我徐家老太爺,真以為這訊息能瞞得住所有人?”

“什麽?歐陽家要橫插一腳,搶奪司馬大少的女人?到底是要娶徐麗穎?”

這個消息,就像一塊巨石砸進平靜湖麵,頓時讓所有人為之驚駭。

徐麗穎可是帝京無數公子哥兒的仰慕對象,隻不過傳聞中她與司馬淳成雙成對,令很多人黯然長歎。

不過他們也明白,這種千金明珠,隻有帝京第一才俊司馬淳才能配得上她。

但這個時候,歐陽家卻蠻不講理的跑出來攪局。

一個麵貌尋常無比的青年,竟然要成為徐麗穎的未來丈夫,誰能不驚?

“這消息絕對爆炸啊,必定要轟動整個帝京的!”

“我去,此人真是膽大包天啊,司馬淳大少的女人,他也敢搶?”

“司馬家可是帝京五大豪門之首,要是進行比較的話,歐陽家可就差得遠了,歐陽傑根本不是司馬大少的對手啊。”

眾人熱議不休,大多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韓樂。

潘博幾人,更是徹底呆滯當場。

“雪巧,你表哥居然要搶司馬淳老大的女朋友?”

潘博幾人一邊驚訝說著,一邊用眼角餘光瞄向司馬氏少女。

因為他們十分清楚,司馬淳就是這位少女的大哥。

而以少女對司馬淳的愛戴與崇拜,怎麽可能接受得了這種事?

果然,司馬氏少女臉色一沉,眼露怒容。

“這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啊。”

歐陽雪巧頓時傻眼了,她看到司馬氏少女眼帶怒意,不由拉住她的手道:

“盈姐姐,你別亂來...”

“我這表哥似乎來頭很大,連老太爺與伯父都懼怕他呢。”

歐陽雪巧這句話,是出自真心實意。

但他們聽在耳中,卻就像笑話一樣。

歐陽老太爺與歐陽航是何等人物,怎麽可能會畏懼區區一個青年小子呢。

“哼,你們歐陽家做出這種有違常理的事,也好意思來勸我?”

司馬盈冷哼一聲。

而此時,大堂中的氣氛,已經劍拔弩張了。

“什麽亂七八糟的婚約,我聽都沒聽說過。”

韓樂好笑的揮了揮手:

“小屁孩,你想要挑事,也得找個好點的借口。”

徐達誠一張俊臉頓時漲得通紅,氣憤交加,恨不得一拳把韓樂轟趴在地上。

由於天生腿短,加上長相有點幼嫩,所以他最恨別人說自己是小屁孩。

“徐少爺,別急著生氣,先冷靜一下。”

歐陽傑不以為然的一笑,反而火上澆油:

“另外,這是徐老太爺親口確認下來的事情,你再反對也沒用啊。”

“嗬嗬。”

果然,徐達誠含怒而笑,冷冷盯著韓樂道:

“你以為我老太爺點頭就行了?我六妹是打死都不會同意這門婚事的。”

“而且,要是讓司馬淳大哥知道這件事,你以為司馬家能饒恕你?”

“我警告你,我六妹一會就要到場了,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說罷,徐達誠抱起雙手,冷笑連連。

韓樂聽完對方的來意,眼眸不由眯了起來。

這一刻,他終於弄清楚歐陽家的別有用心了。

這擺明是要把他當槍使啊。

搞清楚這一點後,他心中暗自冷笑搖頭:

‘本以為歐陽家會衷心悔改,他們若真心實意地彌補之前的過失,我或許還能幫上一把。’

‘結果還是想搞陰謀詭計,真以為我會念及血脈恩情,不敢出手嗎?’

“表弟,聯婚這件事,都怪我忘了通知你,這是我的錯。”

歐陽傑連連扶額道:

“自從得知你們一家之前的遭遇後,老太爺一直想找個機會彌補。”

“正巧,老太爺的老朋友徐老有個乖巧孫女,長得十分豔麗,是我們帝京數一數二的大羙女。”

“你一會就能見到她了,絕對的舉世無雙,世間罕有。”

“不論是相貌、家境、素養等等都是拔尖,與表弟你也算門當戶對。”

他一臉的真情意切,為你操勞的模樣。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