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戲弄
韓樂臉色坦然,頷首點頭。

劉永豐冷冷一笑,道:

“既然你來到流雲觀已經四年,又豈會不知四居弟子訂立的規矩,解析秘笈必須由專人負責?”

“也罷,看在你第一次違規的份上,不與你計較,你且許下承諾。”

“從此以後,不再為四居弟子解析秘笈,我便勸說諸位師長不為難你,你看如何?”

韓樂淡然一笑,道:

“既然劉大管家大開金口,那從此之後,我不給玉溪居弟子解析秘笈便是。”

劉永豐麵色一沉,冷眼看著韓樂道:

“師弟是真心無知,還是故意戲弄我劉某人?”

“我說的是四居弟子,你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流雲觀雖然分作四個修行場所,但平時間也有聯係。

假如有人從玉溪居得了秘笈,再請求其他三居的弟子,前往韓樂那兒解讀篆文,那自己的警告豈不成了笑話?

韓樂搖頭一笑,淡淡擺手道:

“你這要求不覺得有點過分麽?恕在下難以從命。”

他又豈會不知道這裏麵的文章?

之所以故意如此,目的並非是出於消遣,而是化被動為主動。

如此一來,這件事並不是自己不肯答應,而是你太過欺人太甚了。

劉永豐原本還顧忌韓樂有什麽了不起的靠山,打算各退一步,不至於徹底翻臉。

沒想到韓樂給臉不要臉,打蛇隨棍上。

但轉念一想,即使眼前這個小子看起來有點背景,但既然打破規則在先,哪怕鬧到幾位師長那裏,自己也無需畏懼什麽。

既然你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不講人情,真以為我沒能耐拿捏你麽?

劉永豐既然找上門來,自然早有準備。

隻見他忽然嘿嘿大笑一聲,道:

“既然如此,那也不礙事。”

“聽說師弟在篆文解讀方麵頗有成就,不如給我們見識一番如何?”

“正好劉某最近偶得幾本秘笈,還請師弟不吝指教!”

他大手一揮,立即便有一名手下恭敬遞上一本秘笈。

劉永豐放下茶杯,皮笑肉不笑的道:

“韓師弟的規矩是靈穀靈石是嗎,那大可放心,這個分文不少,就請韓師弟指教一二了。”

韓樂瞥了劉永豐一眼,眼眸眯了起來。

對方區區一個還沒有凝聚真元的貨色,自然不放在他眼內。

但這個世間,高手眾多,自己這點修為也上不得台麵。

一旦動手的話,估計會牽一發而動全身。

再者換一個說法,既然有生意上門,這也算間接宣揚名氣,自己何樂而不為?

想到這,他緩步上前,伸手去接過那本秘笈。

“且慢——”

劉永豐忽然伸出手,捏著秘笈的一角,目光似笑非笑地盯著韓樂道:

“我是一心一意請教,假如韓師弟解析出錯了,或者沒辦法解讀,這又怎麽說?”

對此,韓樂似乎早有預料,淡淡道:

“若解讀不出,師兄盡管取締我的生意,我從此不再沾染篆文二字。”

劉永豐嘿然一笑,搖了搖頭道:

“秘笈好歹也是珍貴之物,這點處罰豈能足夠。”

韓樂伸回手,眯眼道:

“那麽師兄認為怎樣才合適?”

劉永豐眯眼道:

“你自廢武功,摘掉趣味居的弟子名頭。”

“並從此下山,不得踏入我昆侖派的地界範圍!”

由於觀真崖是修煉之地,來往弟子眾多,四大居所的弟子見狀,也紛紛圍了上來。

聞言,紛紛傳出一片驚呼。

這種做法,擺明是徹底要斷了韓樂的修真之道啊。

韓樂心中也有些意外,沒想到劉永豐之前一直忍著沒有爆發,如今忽然又強硬起來了。

他是不清楚劉永豐的惡奴心性,畏強權逐微利。

之前隻是摸不清韓樂的靠山,這才遲遲沒有發作。

假如韓樂此次賭鬥失敗,而又沒有入門弟子為他出頭,那肯定是一不做二不休了。

假如有人開口勸和,對方勢大的話,他也能借著台階而下,甚至還能得到對方一個人情。

如此一來,隻要韓樂解讀稍有差池,到時侯怎麽處置,還不是任他拿捏?

“倘若非要加上這種條件,那也自無不可,隻不過……”

韓樂臉色淡然,道:

“這解讀的價格,就不是區區靈穀靈石可以抵消的了。”

劉永豐意味深長的一笑,忽然拍拍手,讓人捧來一隻精致玉盒,放在圓桌上:

“師弟看來已經築基有成,那麽看看此物如何。”

“玉盒裏麵是靈韻丹,一共十六顆,每一顆都是價值連城,師弟認為足夠否?”

那些圍觀的弟子,聞言頓時議論紛紛,看著玉盒上的丹藥,眼中全是熾烈之意。

不過他們也清楚,這些東西不是他們能夠得到的,心中早已咒罵不停。

這劉永豐明明隻是一個奴仆,毫無根基與底蘊,偏偏私藏著這等寶貝,簡直是奢侈無度。

韓樂看著這盒清香撲鼻的丹藥,不由笑了笑。

他在這個世界生活了三個月,早已熟讀古典雜學,自然清楚這種丹藥十分難練,起碼得真人出手才行。

此丹不僅擁有築基生元,祛除汙穢,而且能固本培源,舒筋拓脈等功效。

對想要‘化元合真’的修行者而言,增益尤其明顯。

最重要的是,此物有價無市,乃是入門弟子才有資格服用的丹藥。

以韓樂目前的修為與條件,必定是煉不出這種丹丸的。

他也沒有過多思考,緩緩點頭道:“那就它吧。”

不遠處的陳芳看見韓樂點頭,不由翻了翻白眼。

這小子真是要錢不要命了啊!

莫非看不出這是劉永豐的圈套,故意讓他往裏麵鑽麽?

劉永豐朝周圍的弟子一拱手,得意笑道:

“今天難得熱鬧,那就請諸位師兄弟做個見證,免得傳揚出去說我劉某欺負外門弟子。”

他也算心狠手辣,提前用言語把韓樂的退路堵死。

韓樂冷眼看著劉永豐的小把戲,卻是混不在意。

反而淡然自若的在一旁坐下,把秘笈翻了開來。

在附近圍觀的一眾弟子,發現事情愈鬧愈大,不由紛紛感興趣的靠了上前。

他們都想看看這年輕人究竟有什麽本領,居然敢與劉永豐對著幹。

長生居、天韻居、趣味居的弟子還好,反應不算過激。

但在玉溪居弟子看來,這些年劉永豐在流雲觀橫行霸道,沒人敢得罪,今天居然有人敢在老虎頭上動刀?

這些激動不已的玉溪居弟子,甚至去拉來相交要好的師兄弟,一起圍觀這場好戲。

……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