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絕戶計
郝允連聲點頭。

他這個年紀,正是年輕氣盛,思考的問題都是直截了當。

別人侮辱自己,那自己就直接報複回去,根本不會理會什麽是是非非。

隻是郝康這般再三提醒,他心中即使有些不甘,目前也隻能如此了。

郝康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不由笑道:

“賢侄似乎還放不下心中執念啊,也罷,我且教你一策。”

“這次你無需親自出手,也能讓韓樂顏麵盡失,甚至令他無法繼續呆在流雲觀。”

郝允心神大震,激動的跳起來道:

“什麽計策呢?還請康伯教我!”

“眺望峰上的洞府,本就是屬於記名弟子的產物。”

郝康似笑非笑道:

“你身為大弟子,本身就有安排一眾弟子修煉與居住的職責。”

“我聽聞韓樂現在獨霸眺望峰,你可下令將其收回,說要安排給其他弟子居住,再讓韓樂搬去觀真峰棲身即可。”

“你也知道,觀真峰一向都是氏族世家出身的弟子居住。”

“他若領命前往,必然受眾人排斥,導致進退失據。”

“而韓樂的脾氣,一向清高孤傲,寧死不折。失去了棲身之所,他肯定沒有顏麵再留在山上。”

“這樣一來,完全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把他趕下山去!”

“你也算是間接報了仇,待遲些修為有成,再去尋他麻煩也不遲。”

韓樂既然成了入門弟子,搬去觀真峰居住也算理由充分,任誰都沒有借口反駁。

反而是那些不知因由的普通弟子,還會誇讚一句大師兄體恤民情。

假如韓樂在眺望峰死活不走,那反而會惹人爭議,甚至遭到其他弟子的怨恨。

如此一來,被人從住所中趕了出來,任誰都沒有臉皮繼續滯留吧?

而丟失了修煉之所,他還能潛心修行麽?

郝康這個計策,可謂絕戶計的典型。

“這計策妙極!康伯稍等片刻,我立刻就吩咐手下去辦!”

郝允愈想愈覺得這個辦法妙極,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

太陽下山之際,一柄雪白小劍震蕩著蟬鳴音,輕快飛進韓樂洞府。

韓樂輕輕伸手接住,把綁在小劍上的書信拆開一看,詫然道:

“要我搬離眺望峰,前往觀真峰居住?”

他沉思片刻,隨即嗤然一笑,就把書信丟到角落。

對於郝允暗地裏的陰謀詭計,他多少都猜得出來。

無非就是想逼迫自己離開,無顏繼續留在流雲觀罷了。

對此,他絲毫不以為然,反而曉有興致的打量著手中的雪白小劍。

這應當就是傳聞中的飛劍傳書了。

上次的論道齋會上,蕭正誠曾經建議穆鴻才用飛劍傳書請韓樂出山,對抗狄凱。

然而,穆鴻才與一眾弟子卻認為韓樂區區市井平民,不值得用飛劍傳書去請,因此全權否決。

但如今,穆鴻才匆匆前往道派,郝允變成了大弟子,卻用飛劍傳書,請韓樂搬遷洞府。

盡管目的不同,但足以看出此時此刻的韓樂,早已今非昔比。

甚至引起了那些氏族弟子的高度重視。

不過數月時間,他便從一位籍籍無名的外來者,借助齋會青雲直上,成為入門弟子。

就連郝允這樣的氏族子弟,也因顧忌他身後可能存在的靠山,而不敢隨意打壓。

隻得動用大弟子的身份,變相逼他離開。

而他之前的每一步舉措,盡管看起來危機遍布,但大多都是借勢行事,並沒有真正陷入困境。

至於這樣做,會丟失一些機緣,譬如道派下賜的資源等等。

對此,他雖然有點可惜,更多的卻是嗤之以鼻。

自己一路走到現在,道派有幫過自己半分嗎?

當然,韓樂也意識到自己已經被人推到風口浪尖,這不是好事。

他原本想借助白素貞提到的那個玉娃娃開靈根,同時避一避風頭,

隻是入門弟子想要離開流雲觀有諸多麻煩,他正愁找不到借口。

對方這種逼迫的態度,正好成為他的契機。

既能避開風口浪尖,又能得到合理的離開理由。

可見天下間的事,從來沒有絕對的對錯,還得分具體立場。

此後,倘若自己成功開了靈根,那麽身份地位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到時候,已經無需理會流雲觀這些人的臉色了。

落下決定後,他把手中小劍甩飛出去,站起來道:

“白道友,看來我要提前下山了。”

白素貞美眸一轉,忽然楚楚可憐的說道:

“現在妾身也算流離失所之人,還請公子憐憫,萬萬不要拋棄了妾身……”

她表現出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樣子,要是不知深淺的人,還真有可能被她騙過。

韓樂卻是失笑的擺擺手,笑道:

“白道友以為我是被逼離開,這是在變相安慰我麽?”

“那你就猜錯了,韓某這段時間苦苦參悟真章,感覺其中的奧妙已經通曉得七七八八。”

“如今去尋那玉娃娃,正好借此開靈根,成就真人!”

白素貞輕咦了一聲,美眸掃了他一眼,訝然道:

“看來韓道友真沒有懊喪之色,反而有幾分解脫之意?”

韓樂笑了起來,道:

“為什麽要懊喪呢?我該暢快大笑才是!”

“流雲觀這個附屬門派,不過是我修行旅途的一個落腳點罷了。”

“莫非,這裏還有什麽值得我去貪戀的不成?”

“如今擺在我麵前的,隻有開靈根登天門一途才是正確追求。”

“待我歸來之日,便是道派為我打開門庭之時!”

聽到韓樂的豪言壯語,白素貞當即收起之前的玩鬧心態,認真說道:

“韓道友果然氣度不凡,敢於迎難直上!”

“看來你已經悟得了幾分真諦,一切外物的幹擾都隻是過眼雲煙,倘若一昧固執踏步,隻會慚慚墜落,迷失本性。”

“唯有堅守道心,勇往直前,才能破開荊棘,窺見靈台。”

韓樂聽完白素貞這番話,感覺與之前沈鶴軒所說的如出一撤,當中似乎都隱隱暗喻著什麽,他不由心中一動。

他們的話裏話外,都隱約說到道心與靈台,難道是暗喻自己開靈根時,可能會碰到的阻礙麽?

不過既然他們都沒有詳細說明,顯然是屬於那種‘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類別。

如今想得太多也沒用,隻會徒增煩惱。

隻要自己心誌堅韌,不為外物所動,這些根本不需放在心上。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