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一爭高下
按正常情況而言,韓樂闖絕陣肯定是九死一生。

但倘若自己借給他一件靈寶,或許有幾分活下來的希望。

然而,聽到對方戰力非凡,挑翻了七洲五嶼以後,他卻隻能壓下這個想法了。

氏族一脈十八名核心弟子,全都被韓樂打殘打傷,但至今沒有人跳出來指責。

那是因為他們明白,韓樂注定是將死之人,再爭論這些已經失去意義。

可一旦借給韓樂一件靈寶,讓他活著出來,他們又豈肯善罷甘休?

到時,肯定又要挑起氏族與師徒一脈的爭端,導致整個昆侖派不得安寧。

鄭凱歌心中一歎,他身為三代首席弟子,將來是有機會榮登掌門之位的。

雖然可惜這樣一個傑出弟子要去闖絕陣,但也不能太過偏袒。

否則,他也有可能被人拉下馬。

沈鶴軒沒有多說什麽,抬手一點,數百枚棋子適數收入棋袋中。

而虛空之上,又憑空現出一副地勢圖來。

他沉著臉,冷邦邦道:

“韓師弟倘若不幸死在陣中,那也是為道派效死力的原因。”

“倘若在他轉生的期間,有人暗中動手腳,那就別怪沈某刀劍無眼了。”

鄭凱歌略一挑眉道:

“依師弟你的說法,是打算在韓師弟轉世以後,將他接到座下修行麽?”

沈鶴軒點了點頭。

鄭凱歌微微頷首,讚成道:

“我師徒傳承一脈的底蘊,一向比不上氏族世家深厚,隻能對弟子更加優渥一些。”

“韓師弟自願去闖絕陣,倘若不幸遇難,我們全力庇護他的魂魄不滅,是理所當然的,免得讓其他弟子心寒。”

沈鶴軒微微一笑道:

“本該如此。”

鄭凱歌歎息一聲,沉聲道:

“現在的氏族如日中天,而再過三天,幾位洞天尊者就得與赤域河妖一爭高下。”

“我師徒傳承一脈能不能從此翻身做人,就看這一戰了。”

……

三天後。

湯曲崖,關元島。

半空中全是飛舟飛艦,旌旗林立。

數百名昆侖派弟子,肅靜站立,恭侯在島嶼四周。

島上香燈結彩,錦緞鋪地,中央紮起四座華席,左右各端放著一尊三足銅爐,餘煙渺渺。

身為三代首席弟子,鄭凱歌率先來到現場。

他抬眼四顧,看向周遭一眾門徒。

這裏有上百名入門弟子,大多都是真人境弟子,隻有十數名是凝胎境。

但其中,也有幾名金丹修士。

隻是他們俱都白發蒼蒼,老態龍鍾,顯然是壽命到頭,幹脆來這裏求個解脫。

鄭凱歌心中暗自一歎,今天這一戰,隻怕這九十八名弟子,都要煙消雲散了。

他眼神一轉,往站在前列的韓樂身上掃過。

見他淡定自若,並沒有絲毫驚慌之色,不由暗暗點頭。

但側立在兩邊的道派弟子,卻暗中交頭接耳。

有人指著韓樂低聲道:

“看那邊,這位就是韓師兄了!”

他身側的人抬頭看去,當即眼帶羨慕道:

“韓師兄果然龍鳳之姿,怪不得敢獨身闖上七洲五嶼,幹翻十八名氏族核心弟子!”

韓樂的相貌本來就出類拔萃,現在換上特有的核心弟子法袍,傲然而立,衣訣飄飄,出塵如仙。

放眼所及,完全稱得上是鶴立雞群,脫穎而出,有一種超凡脫俗的風姿。

一名女修見狀,黯然搖頭道:

“可惜韓師兄遲些就要闖絕陣,再怎麽獨領風騷,也得化作塵土一杯啊。”

她身邊的姐妹聞言,頗為不悅道:

“胡說什麽呢,韓師兄福星高照,自然能逢凶化吉!”

這話說得有點底氣不足,盡管眾人心中也是不信,卻沒人開口辯駁。

這座絕陣,連四位尊者都得合力來破,一般弟子哪有活命的資格?

眾人等待了一炷香後,關元島上空突然響起陣陣雷霆聲音。

抬眼望去,隻見一團覆蓋數百丈的雲海,席卷而來。

當中有雲雷閃電,哢嚓不絕於耳。

轉眼間,天空百丈範圍,全被茫茫雲霧遮蓋。

“恭迎師尊法身駕臨!”

沈鶴軒越眾而出,帶著數十人上前躬身行禮。

茫茫雲海緩緩消失,現出一名高冠博帶,俊逸不群的少年。

他負手而下,直接降落在其中一座華蓋上,擺手笑道:

“無須多禮,你們也知為師從不計較這些。”

沈鶴軒卻堅持躬身,道:

“尊師重德,禮不可輕廢。”

說完,再次率領一眾弟子對著陳尊者遙遙一拜,這才各居其位。

陳尊者無奈的搖搖頭,抬眼看向場中,忽然眼前一亮道:

“你就是韓樂麽?且過來聚話。”

韓樂剛想有所動作,腳下憑空出現一團霧氣,將他遙遙托起。

他隻覺身形一閃,頃刻間便橫渡百丈,來到陳尊者的身邊。

陳尊者打量他幾眼,忽然似有所指的笑道:

“我聽說你的島嶼上,私養著很多娜迦美人。”

“眼下你既然要去闖絕陣,留著已經沒有意義,不如送給我如何?將來定有你好處。”

韓樂淡然一笑,拱拱手道:

“回稟尊者,我臨行前已經和她們說過,一旦我葬身陣中,便讓她們自行回歸故裏,各為其主。”

這句話雖然說得婉轉,但婉拒的意思也十分明顯。

然而陳尊者聞言,不僅沒有動怒,反而拍手大笑道:

“兩百年前,我曾得到一位妖族女修的指導,才有幸走上修真大道。”

“可惜她中途夭折,連魂魄也不知有沒有成功轉世。”

“從那以後,我對待人族妖族,皆是有教無類,豢養妖姬又如何?”

“倘若你今天出不來,你島上的那些女妖,我會派人幫你護持,仍養在浮遊島上。”

“待你重歸門庭後再還你,我卻要看看,有誰敢忤逆她們!”

鄒玉龍正站在不遠處,這話自然聽得一清二楚,明顯就是說給自己聽的。

盡管他神色不變,但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手心冒出絲絲冷汗。

正在這時,一團從天際飛來的大火球,染紅半邊天,疾速而來。

他渾身一振,暗自舒了口氣,躬身上前道:

“弟子恭迎師尊法駕!”

他身後也跟隨著二三十名弟子,一同出列躬身行禮。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