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攀交
吩咐完後,韓樂這才收攏心神,開始閉目打坐。

這次關於他的回歸,可以說十分低調,外麵幾乎沒有傳出什麽風聲。

直到兩天後,這消息才慚慚擴散開來,卻也引得不少人前來拜見。

要是熟絡的人,韓樂也會親自接見,除此之外便是繼續潛修,鑽研萬象遁法這門神術,有點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意味。

在外人眼中,似乎已經放棄了參加鬥法盛會的心思。

這一天,通天鏡突然波光粼粼,傳來一陣震動。

韓樂抬眼看去,見天水峽外來了一位中年女修,正在靜立等候。

他心頭一動,認出此人乃是伏魔殿的女弟子,不由眯眼道:

“韓蕭,讓她進來。”

片刻後,韓蕭從外麵返回,卻是遞上一封書信道:

“公子,那人並沒有進來,隻是留下一封書信便離開了。”

韓樂伸手接過,抬眼一掃,發現居然是楊尊者的來信,不由挑了挑眉。

取出信件一看,對方隻是提起一些道派近來發生的事宜。

盡管言語間頗為客氣,但多多少少隱晦提到,讓他不必去參加鬥法盛會,像現在這般安穩修煉才是正途。

楊尊者這封來信雖然沒有吩咐什麽,卻隱隱點出目前大勢無法扭轉,任他怎麽爭取也是得不到資格的,還不如繼續忍隱下去。

外人看在她昔日的情份上,也不會有人來故意刁難。

掃了幾眼後,韓樂淡然一笑,便將信件丟到一旁。

對方不但不提支持自己爭取名額一事,反而字裏行間勸自己忍讓。

看來蘇瀅成丹後,見其有望問鼎十傑,對方已經無心跟自己合作了。

當天傍晚時分,天水峽又有一人前來。

這次來的弟子頗為恭敬,一開口便說自己來自十傑山,是遵從任浩的吩咐前來送信。

韓樂取過信來一看,見字跡清秀婉轉,不像男子那般疏狂,但結尾處卻刻著任浩的印章。

裏麵提到的內容,卻是邀請他十天後前往豪庭軒赴宴,接待來自星月教的幾位長老。

十七派鬥法即將到來,那些與昆侖派親近的門派也開始頻頻互動起來。

雙方門下弟子也借助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相互印證切磋,鬥法悟道。

星月教同樣是十大道派之一,但因為地處偏僻的北沙州,很少外出與其他門派聯係。

不過據說黎尊者的父親乃是星月教長老,是以兩派情份也算深厚。

韓樂看著案桌上的兩封信件,盡管送達時間前後不一,但放在一起看卻隱隱帶著幾分不同尋常的意味。

他突然耐人尋味的一笑,暗道:

‘原本還打算再等上一段時間,待到門派小比再出手,想不到機會自動送來了!’

豪庭軒這場宴會,其實很多人都知道無關聚會,而是星月教弟子想借這個平台,展露一下自身底蘊與肌肉。

其次,便是試探昆侖派這一屆十傑弟子的實力,比鬥切磋才是最終旋律。

不過這些天前來拜訪的人,沒有一個修為高於韓樂,是以也沒有看出他已經成為元嬰尊者。

估計道派中絕大多數人,還以為他是金丹境,不然這次還真不一定會送來邀請。

他念頭一轉,心中笑了笑,便收下了邀請函。

因為宴會定在十天後,現在也不用過多理會。

而距離十七派鬥法的舉行日期,還有差不多半年,韓樂自然不會浪費時間,繼續埋頭修煉萬象遁法去。

昆侖派,赤雲島,赤星洞天。

夏申陽身穿一襲青袍,臉色淡然,緩步來到大殿前。

他抬眼一瞥,見大殿下坐著一名蓬鬆短發的中年道人,看起來其貌不揚,但氣息沉穩如淵,聲勢烜赫。

而坐在中年道人側邊的,則是黎尊者的大弟子梁麗慧。

她見夏申陽進來,便打了聲招呼,輕笑道:

“夏師兄,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星月教的鞏俊鞏師兄。真要攀論關係,他與你娘子也算是遠房宗親。”

鞏俊站起來,對夏申陽拱拱手道:

“早就聽說過昆侖派三英傑,今天終於有幸得見夏師兄一麵。”

夏申陽淡淡還禮,平靜道:

“些許微薄之名,早已成鏡花水月,鞏道友過譽了。”

鞏俊雖然看起來和氣,但語氣姿態中無不帶著一絲倨傲。

要是放在以前,夏申陽說什麽也要壓一壓對方風頭。

但現在他已經淡薄鬥誌,對一切事情都無所謂了。

他更清楚自己不可能問鼎十傑弟子了,投身到黎尊者門下,卻也比普通弟子好上一些,最起碼自己的弟子也能得到照應。

鞏俊打量他幾眼,似乎在判斷剛才的話是真是假,隨即笑道:

“夏師兄淡名薄利,看來小弟是比不上了。”

夏申陽沒有答話,徑自來到一邊座下,這才開口道:

“聽聞鞏師兄乃是星月教雷長老愛徒,這次也準備參加鬥法盛會。”

“既然師兄已至,不知雷長老是否也到了?”

梁麗慧剛要說話,鞏俊卻率先答道:

“師尊途經火雲門時,被門主邀請做客,估計要耽擱幾天。”

“他考慮到之前與黎尊者的約定,便先派小弟前來表述一番。”

梁麗慧看向夏申陽,笑道:

“夏師兄,師尊這段時間還在閉關煉丹,沒有空暇時間,她讓你好好招待鞏師兄一番。”

鞏俊拱了拱手道:

“打攪師兄了。”

昔日黎尊者成就無垢之位時,星月教也出了不少力。

她之所以能獲得今時今日的成就,除了超高境界外,與星月教的強大背景也脫不了關係。

而鞏俊目前正處於‘積藏契關’這道門檻上,隻差臨門一腳便可成嬰。

這次前來昆侖派,便是打算尋求黎尊者的幫忙,一舉破丹成嬰。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目的,便是要見識一番昆侖派十傑弟子的本事。

夏申陽微微點頭道:

“夏師兄無需客氣,既然是黎尊者吩咐,那你暫且在赤雲島上小住幾天如何?”

“明天我便叫上幾位同道,陪師兄遊覽一番昆侖派勝地。”

鞏俊笑道:

“這樣最好不過了,畢竟閉門靜坐也是苦悶,就是不知師兄與尹誌斌師兄熟不熟悉?小弟想攀交一番。”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