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找茬
怪不得沿途一個人都沒有,估計是領教過這位副閣主‘舌燦蓮花’的絕技,早早避讓開去了。

他想到自己還得跟這位副閣主相處好幾天,不由搖了搖頭,權當是淬煉心性了。

翁閣主這般囉嗦長氣,其實也是在間接試探韓樂。

他言傳身教的各種禁製與手法,其中的礙難之處,倘若不是熟悉陣術的人,絕不可能輕易理解。

這一路暢談下來,見其果然懂得其中的關鍵,這才略微放下心,讚歎道:

“韓道友,想不到你除了天賦驚人,神術修為不凡之外,連陣術之道也有講究,不愧是我昆侖派的奇才。”

韓樂謙遜了幾句,盡管這位老道比較囉嗦,但一身陣術本事並非虛假,要是與其結下了友誼,將來也能多多益善。

翁閣主笑嗬嗬道:

“有道友幫忙,我估計一個月左右就能將禁陣布置完了。”

說到這,他似乎想到了什麽,眼眉皺了皺,嘀咕道:

“時間居然相差不多——”

說完他麵色霎時一變,飛快扯住韓樂衣袖道:

“道友趕緊跟上我,必須盡快趕到彌火焚爐。”

韓樂一臉訝異道:

“現在就開始?”

那玉簡裏麵的內容,他剛才隻是粗略瀏覽了一遍,還說不上精通,此刻要是直接上手隻怕有些不妥。

翁閣主急道:

“道友有所不知,布置浮遊飛宮的禁製,必須要動用整座彌火焚爐才行。”

“老朽剛才算了算時間,過兩天也有人要用,一旦被人提前占了,等上幾個月也是正常。”

韓樂聽他說得這麽嚴肅,也不再多問,當即跟隨而行,起碼先將焚爐占了再說。

翁閣主正要離地而起,卻忽然一拍額頭道:

“韓尊者請等一下,老朽還得交代一些閣內事情。”

他來到那孩童身前,將手上的事務吩咐下去,直說得那孩童昏昏欲睡這才滿意點點頭,帶著韓樂徑自離開乾陽閣。

二人飛行了半柱香後,便來到彌火焚爐附近。

韓樂是第一次來這裏,抬眼看去,見下方是一座恢弘島嶼,煙霞騰騰,霧鎖千山,方圓數裏不見有活物,隻有熱騰騰的活火山帶。

再認真觀察,才發覺整座島嶼上麵的江河,流淌的並不是水液,而是沸騰滾熱的洪漿。

島上四座活火山,都是濃鬱彌漫,煙塵遍布天際。

倘若周圍不是有禁製遮蔽,隻怕蟠龍淵十分之一地帶都要被汙染。

隨著兩人慚慚靠近,滾滾熱浪愈發逼人,即使他們是元嬰尊者也感到不適,隻得撐起護體罡氣。

這一座彌火焚爐,覆蓋方圓兩千丈,勾動天靈地脈之氣,幾乎達到改變地貌山川之能。

放眼整個般若州,也隻有昆侖派這種數萬年大派才有這等底蘊。

韓樂也被眼前這座巨大焚爐驚到,心中不由讚歎一聲。

翁閣主指著下方,淡然笑道:

“估計道友不曾來過這裏,這座焚爐乃是第八代掌門開辟,這位祖師帶著我昆侖派數位無垢尊者,潛入蟠龍淵底部,聯手改變地脈走向,催生這座島嶼火山,前後花費三十年才將焚爐煉成。”

“十大道派之中,也隻有達摩派的摩天爐可比,連第一大派全真派也沒有這種配備。”

韓樂聽得心潮起伏,盡管這位第八代掌門沒有多少名氣,但算得上是昆侖派的啟蒙聖者。

其實他的修為本就已經超脫返虛境,卻並沒有選擇破界飛升,直至油盡燈枯為止。

他也是執掌昆侖派時間最長的掌門,前後三千載歲月,不但將蟠龍淵的範圍擴張了近倍,還分門別類地組建出十閣,培養了無數天資橫溢的弟子。

上代掌門黎樂邦之所以能將昆侖派的觸手擴散至整個般若州,也是得益於其積累下來的豐厚底蘊。

翁閣主視線在幾個重要地方搜尋幾遍,隨即眼帶喜色道:

“看來這裏還沒有人使用,我等正好先去占了。”

“道友你先在這裏等侯片刻,下麵那位負責此地的接引弟子乃是老朽師侄,我去打個招呼開啟禁製。”

說罷對著韓樂拱拱手,便飛身降落。

片刻後,他落在一名鼻梁闊挺的黃袍青年身邊。

這黃袍青年不過金丹二重,但麵對翁閣主沒有多少敬意,語氣神態粗陋,可有可無道:

“師伯怎麽又來了,這次想要什麽?”

翁閣主道:

“不瞞馮師侄,老朽這次是為了布置浮遊飛宮而來,還請師侄將焚爐令符拿來,讓我等使用。”

馮季堅皺了皺眉,歎道:

“師伯來得不是時候啊,要是其他事師侄還能點頭,這焚爐令符卻是不成了。”

翁閣主愣了愣道:

“這是何故?”

馮季堅搖搖頭道:

“七天前,赤星洞天門下耿尊者就已經提前打過招呼,要挪用這座彌火焚爐,同樣是布置飛宮的禁陣,師伯卻是晚了一步。”

翁閣主冷哼一聲,甩袖道:

“老朽在道派中修真三百年,前來此地不下百次,從來都是先到先得,未曾聽說過預定這種規矩。”

“他們人都未到,又豈能讓別人等待的道理?要是他們一個月不到,豈不是要白等一月?”

“師侄別磨磨蹭蹭,趕緊拿出令符開啟焚爐。”

馮季堅卻是根本不鳥他,冷笑一聲道:

“師侄我這個職責,乃是受道派長老之命鎮守此地,什麽規矩難道我不清楚,師伯還是別讓我難做了。”

那位耿尊者乃是無垢尊者黎姿的座下弟子,而這位翁閣主盡管也是元嬰尊者,但一輩子除了鑽研陣術外,從未修煉過打鬥的神術道術,在門庭地位也不高,他怎麽可能為了這件事得罪赤星洞天?

翁閣主被噎了回來,氣得臉皮發抖,但一時半刻也奈何不了此人。

這時,一道雲煙破開蒼穹,徐徐落下,現出一名豐神俊朗的年輕人。

他緩步上前,抬眼一掃道:

“翁閣主,可是遇到了什麽阻礙事?”

馮季堅看著氣勢不凡的韓樂,感受著對方身上還未散去的澎湃罡風,知道此人也是一位元嬰尊者,不由臉色一凜。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