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兩百三十五章 結交
韓樂想了想,印堂中忽然衝出一尊巨魔。

這尊巨魔就像看到大補之物一般,一口吞下這團純淨靈氣,隨即打了個飽噫,又回到他眉竅之中墊伏。

這尊巨魔,便是《五煞浮屠訣》衍化的浮屠魔,之前吞食了虛妄上人的掌骨,已然突破三重,達到小成。

如今隨著韓樂的修為邁入元嬰,更是水漲船高,一舉成就元嬰魔軀,等閑靈寶根本奈何它不得。

這件事處置完畢後,韓樂見周圍靜悄悄一片,歐陽浩早已離去,也不知逃到哪裏。

他念頭一轉,自己與馬滕對戰不過片刻,此人應該還沒有逃出多遠。

想了想,幹脆取出那塊‘映天鏡’,對著此人逃走的方向照去。

片刻後,鏡麵中倒映出一道遁光,正往西南方向疾速而逃。

他淡然一笑,收起靈境,便化作一道遁光衝天而去。

亟天教的飛行術算不上高明,歐陽浩剛剛逃出百裏,韓樂已經接近他身後千丈。

歐陽浩雖然一路急逃,但一直關注著身後情況,見一道飛劍疾射而來,又豈會不知馬滕已經落敗。

馬滕修為不俗,堪稱是他最後的底牌,想不到這麽快就被韓樂斬殺,心中多少有些後悔。

要是知道此人連盞茶時間都支撐不了,自己還不如煉化秘籙逃出懸石算了。

看那劍遁愈發迫近,他明白這樣是逃不過對方的,連忙在心中呼喚馮天佑,急道:

“馮師弟,趕緊將為兄挪走,難道真想看著我死在這裏不成?”

數息過後,他心中傳來馮天佑的歎息聲,聽上去頗為苦澀:

“歐陽兄,不是我見死不救。而是昆侖派尹誌斌、稑華健已經殺到我麵前,正在圍攻禁製,小弟也是有心無力啊,你見步行步吧。”

歐陽浩還想說些什麽,忽然感到身上有什麽東西被抽走,卻是鏈接的‘同源映照’之術已然斷裂開來,頓時又驚又怒。

到了這個時候,他自知無法幸免,幹脆狠下心不再逃,轉身拋出一物,一張蛛絲交織成的大網鋪天蓋地罩去。

韓樂領教過此寶一次,又豈會讓其纏上,劍光一繞便飛了過去。

歐陽浩咬破舌尖,暗自運起‘裂魂咒術’。

此咒乃是亟天教四大邪術之一,施展後倘若對方不及時破除,便會附骨之疽般鑽入其體內,撕裂魂魄,至死方休。

要是施術者的法力足夠雄渾,抹除對方的魂魄後還能鵲巢鳩占,收入八卦缽中成為一具強大邪傀。

當然,此術十分凶險,一旦不成功便會自殘,輕則跌境,重則魂飛魄散,歐陽浩一直不曾施展過。

隻不過如今被逼上絕境,橫豎都是死路一條,不如放手一搏,這樣還有一絲生還的可能。

那道劍光繞過蛛絲網後,頃刻化作一道流光,已經殺到麵前。

歐陽浩將護體罡氣撐起,又祭起一頁石經,垂下一道道流光庇護全身。

以他的修為,‘裂魂咒’必須等對方攻到十丈範圍才能施展,因此隻得暗中等待機會。

這想法原本不錯,然而韓樂似乎看出他要玉石俱焚一般,停留在三十丈外不再上前。

反而微微一笑,抬手一指,一尊寶印從眉竅中飛出,將那頁石經束縛定住。

隨後轟隆一聲,太乙擒仙手從罡花中探出,頃刻擴大至百丈,遮天蔽日抓來,一把就將眼帶惶恐的歐陽浩攥在巨手中。

歐陽浩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大喊道:

“道友且慢,我願奉上所有寶物與秘籙——”

韓樂不予理會,猛的催動法力,太乙擒仙手五指轟隆一合,就將他抓爆成一團爛泥。

他麵無表情的一甩衣袖,將那枚流光燦燦的秘籙收了回來。

這時,不遠處遙遙飛來兩道劍芒,停留在百丈外,慚慚露出錢永韶、衛靜二人身影。

他們正好看見韓樂揮手滅殺歐陽浩那一幕,心中俱都一震,眼帶不可思議之色。

盡管他們知道韓樂厲害,但沒想過會變態到這種程度,擊殺一名邪派弟子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二人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忌憚之意。

錢永韶暗忖道:

“這種人不易結怨,還是結交一番為好。”

他麵上帶著幾分笑意,上前拱手道:

“見過韓道友。”

衛靜也上前盈盈一福,以示見禮。

韓樂打量兩人一眼,微笑還禮道:

“原來是錢道友與衛道友,想不到兩位也來到這邊,真是巧了。”

錢永韶怕對方以為自己是合夥來爭搶秘籙的,連忙解釋道:

“我們剛剛感應到有人施展出倥侗派劍幡術,原本打算來查探一番,不曾想韓道友在此,倒是有點多餘了,以韓道友的本事,應付這點事應該卓卓有餘。”

韓樂笑了笑,直言不諱道:

“我剛才與亟天教歐陽浩對戰一場,此人收伏的一具邪傀應該是貴派弟子,想必你們剛才感應到的,便是那人施展的劍幡術。”

錢永韶恍然道:

“原是是這樣。”

他也算見識不凡,沒有再追究此事,當即轉移話題道:

“既然此事已了,韓道友不如跟我們一起去尋那源晶缽如何?”

韓樂眯眼看著他道:

“聽錢道友這麽說,難道已經知道源晶缽藏在哪兒了?”

錢永韶微微搖頭道:

“那源晶缽已然誕生靈性,喜歡到處亂跑,貧道暫時也不得而知。”

“隻不過,懸石內愈靠近中心位置靈氣愈濃鬱,不如我們先去那兒打探一番吧。”

這想法與韓樂不謀而合,因而便答應下來,各自駕馭遁光往中心地帶飛去。

行了一刻鍾,卻聽前方傳來轟隆大作,哪怕隔著數十裏遠,也能看到衝天火光與雷光,似乎有人正在攻打禁陣。

三人對視一眼,也不多說什麽,紛紛加快了速度。

就這般前行了二十裏,傳來的聲音愈來愈響亮,似乎攻打的力度愈發激烈。

韓樂抬眼一掃,見前方那衝天而起的火光,似乎是昆侖派的神術手段,便對著二人道:

“兩位,貧道先去會一會麵!”

錢永韶二人剛要說些什麽,便看到眼前一花,一道劍光橫越蒼穹,如流星劃去。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