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施救
這時,場中氣機突變,韓樂瞬間有所反應。

他睜眼望去,見原本高懸於半空的符紙已經燃盡,化為粉塵。

此符是沈長老用作警戒之用,上麵描繪著一道符咒,平時能夠預警,燃盡時能幹擾氣機,喚醒入定的眾人。

韓樂掐指一算,發現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自身法力幾乎暴漲一籌,接近一重巔峰,不由暗忖道:

‘可惜了,要是潛修時能得到‘靈犀源晶’相助,必能事半功倍,甚至邁入二重也不是不可能。’

前幾屆進入這裏的道派弟子,由於沒有邪派爭搶秘籙,因此能夠在這裏安心靜修,甚至還被師輩批準取用靈犀源晶,修為進度極快。

而這次鬥法盛會不同,由於邪派氣運正隆,不僅派來弟子爭奪,還千方百計想要滅殺他們。

因此,眾人不僅沒有源晶輔助,還得時刻提防與警戒。

任浩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這才睜開雙眸。

尹誌斌與稑華健二人也接連醒來,他們抬眼看去,見任浩頂上第二朵罡花已經慚慚凝為實體,明顯修為大漲。

這一代昆侖派十傑弟子之中,任浩是突破元嬰最早的人,底蘊深厚無比,要是能在這裏靜修一年半載,很大可能邁入元嬰二重。

懸浮奇石每隔二十年就會從天外下沉,在這邊滯留兩三年才會回到九重天闕之外。

要是這段時間能安心修煉,突破是足夠了。

隻是大家也明白,孫清揚絕不會無動於衷,必然會伺機襲殺。

任浩站起來,打量四周一眼,見錢永韶、衛靜、沈長老也同樣收功而起,便道:

“各位,時至今日已經超過了二十天,想必那源晶缽已然發生轉移。”

“孫清揚要是有所動作,應該就在這三兩天內,我們得謹慎一些了。”

錢永韶想了想,遲疑道:

“倘若對方不來呢?”

任浩淡淡道:

“那也簡單,韓師弟手上有一塊靈鏡,我們聯手出去尋找源晶缽便是。”

錢永韶點點頭,卻忽然想到了什麽,道:

“這段時間,譚尊者仍舊孤身在外,也不知怎麽樣了?”

稑華健笑道:

“譚尊者盡管沒有陣法守護,但有劍魄隨身,一旦遭遇威脅便會自動示警。”

“而且他修煉的地方距離我們不遠,孫清揚要是找他麻煩,又豈會一點動靜都沒?”

那天譚華茂離去後,發了一封傳訊回來,說是自身所學特異,需要在人少的地方修煉。

盡管話是這樣說,但眾人都明白,理應是這位全真派弟子性格孤僻,不願進入五行亂陣內修煉,是不想欠下昆侖派的人情。

對此,眾人自無異議,知道勸說也沒用。

幾人正談論間,韓樂突然察覺有異,不由抬眼看向東北方。

那邊數裏外,正有一條橫跨數百丈的黑河從天而降,聲勢浩大。

下一刻,又有一道劍光貫穿九霄,在半空迸射出數十丈光芒,一往無前地劈了過去!

譚華茂縱劍而起,劍光吞吐不息,將洶洶湧來的冥河水攔腰撕裂。

滾滾散溢的水流之中,猛地炸出二十八頭劣魔,狠狠撕撲而來。

他麵無表情,劍光在數十丈內縱橫,如伏波逐浪,忽閃忽現,每一劍都精準無比地將劣魔撕裂兩截。

在最後一頭劣魔爆裂時,劍光倏忽一閃,憑空出現在百丈外,將屹立在河麵上的孫清揚腦袋削去,劍勢連綿不斷,甚至將他的四肢全部削斷。

然而看到孫清揚的殘軀跌入冥河水中時,譚華茂臉色依舊沒有絲毫變化。

不用多說,單單眼前這條冥河水還在,他便知道自己並沒有殺死此人。

不過他的目的已經達成,剛才弄出的那般聲威,已經吸引眾人的注意,足夠任浩等人前來支援了。

果然,百丈外那條冥河水一湧,浪潮翻滾不斷,孫清揚便破浪而出,又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麵前。

而另一邊,任浩等人察覺到譚華茂那兒發生戰鬥,當即收起五行亂陣,紛紛駕起罡風前往施救。

韓樂禦劍而起,卻沒有急著前往,而是在附近兜了一圈,看看有沒有什麽異常。

譚華茂乃是全真派高徒,就算麵對孫清揚這種強者,支撐一時片刻絕不是什麽難事。

不過邪派詭計多端,手段層出不窮,卻不得不格外提防。

特別是那數百頭劣魔在外徘徊了大半個月,真要設計了什麽陷阱,貿貿然闖過去,沒有救出人不說,反而將自己搭了進去。

眾人與譚華茂相距不遠,眾人之中本來以韓樂的劍遁最快,但這麽一兜圈後,反而落在最後,先到場的卻是錢永韶、衛靜二人。

他們修的是劍幡術,飛行時駕禦白金劍氣,速度遠超普通遁術,即使比不上韓樂、譚華茂等人,卻也越過了任浩三人。

眼下有昆侖派殿後,二人卻是信心大增,錢永韶更是覺得這一戰關乎倥侗派的臉麵,不能再躲避不前了。

因此都全力操縱頂上劍幡,爆發出萬千劍氣,如狂暴大雨般傾瀉而下。

譚華茂身為全真派弟子,又豈會錯過如此良機,當即一捏劍訣,劍魄從孫清揚身後八丈憑空出現,淩厲劈去。

然而這一次,卻有一頭巨型劣魔從冥河水中浮現,主動以軀體相迎,兩相撞擊發出哢喀之聲,居然硬生生將劍魄擋了下來。

譚華茂眼眉一挑,閃過一絲異色。

他並非驚訝於這一劍沒有斬殺劣魔,而是感覺孫清揚操縱劣魔抵擋的行為頗不尋常。

那是否意味著眼前此人,便是本體不成?

孫清揚朗聲一笑,大袖一揮,便有十數頭巨型劣魔飛起,撞向錢氏夫婦打來的萬千劍氣。

最前麵幾頭巨型劣魔突然化實為虛,從劍氣中毫不受阻的穿了過去,而最後幾頭則悍不畏死地撞向成百上千的劍光,爆發出叮叮當當的連綿聲。

如此多的劍氣,竟然連一頭巨型劣魔都沒有殺死,全被適數擋下,這一擊根本沒有對孫清揚造成絲毫威脅。

錢永韶二人看得大驚,想不到這些巨型劣魔如此詭異,

但現在已經容不得他們多想,因為那幾頭化實為虛的劣魔,已然猙獰撲至。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