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高山仰止
大殿上,正閉目靜坐著一名看上去七老八十的道人,身材枯瘦,臉色蒼白失血。

此人便是瑞龍門的門主鍾和風,數年前為了驅逐海魔,雖然他曉幸活了下來,但傷了經脈,盡管後來以靈藥滋補,卻仍舊落下了病根。

要是讓外人看見他這情形,說不定會生出事端,因此幹脆閉門潛修,倘若沒有必要,一年都不會出門一趟。

鍾和風睜開眼,語氣低沉道:

“你受了傷?”

許家耀自然不敢遮遮掩掩,將其中的情況述說了一遍。

鍾和風聞言,思忖道:

“你是否看得分明,那位韓道友頂上有兩朵凝如實質的罡花?”

許家耀十分確鑿道:

“徒兒看得真真切切。”

鍾和風想了想,示意一眼道:

“你將那份物資單拿來看看。”

許家耀連忙雙手奉上,鍾和風打開一看,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這些物資包括藥材、皮毛、精丹、獸骨等,還有些東西見都沒見過,他根本猜不出有什麽用。

這清單上列出的,大多都是煉製混元玄丹用的物品,不過韓樂卻將一些重要主藥過濾,而且故意添了皮毛獸骨進去,讓人難以辨認。

許家耀小心翼翼問道:

“師尊,你要不要見見他們?”

鍾和風沒好氣道:

“你也不看看為師這副摸樣,有什麽好見的?”

“這些物資也算不上什麽,他們要什麽賠他就是,早點打發走人。”

兩人交談間,一名風姿瀟灑的青年,忽然不經通報地從外麵走來,毫不避忌的在許家耀身邊坐下,笑道:

“師尊、師弟,你們這是在聊什麽呢?”

鍾和風無奈的看著他:

“你不去陪玄陽宗來使?跑來這裏幹什麽?”

瀟灑青年慢條斯理道:

“三弟他門派丟失的寶物,與徒兒有什麽關係?即使找回了又有什麽好處?”

他瞥了一眼許家耀,笑眯眯道:

“師弟這手臂是怎麽回事?”

許家耀苦悶地將事件簡述一遍,最後咬牙道:

“要不是被那兩小人坑了,我又豈會落得如此田地。”

瀟灑青年聞言,不由帶著幾分興致道:

“師弟,你說那幾人乘坐的飛舟,有數百丈長?”

許家耀肅然道:

“正是。”

瀟灑青年心中驚訝,像這種設置禁製,長達數百丈的飛宮,必須用到特殊的彌火焚爐才能煉製,除了六大宗外極少有這種條件,對方身份絕不簡單。

他暗忖道:

‘師尊曾說過,前往那個地方,最好邀請幾位修為高深的外來者,這些人倒是合適。’

想到這,他看著許家耀道:

“師弟你既然見過他們,能不能將樣貌刻下,要是對我有用,一會幫你重新接臂如何?”

許家耀心頭大喜,脫口道:

“此言當真?”

瀟灑青年淡淡道:

“師弟,為兄何曾跟你開過玩笑?”

許家耀立刻拿出筆墨紙硯,奮筆疾書,瞬間一畫而成,遞過去道:

“這是其一。”

瀟灑青年取起一看,見兩名青春靚麗的少女躍然於紙,巧笑盈兮彷如傳神,不由讚歎道:

“師弟工筆又見大漲啊,此畫價值萬金。”

許家耀沒有說話,靜坐調息片刻,最後一筆而就,將祁元龍的相貌也刻畫出來。

瀟灑青年打量幾眼,見畫上的是一位鬼氣陰森的老者,那雙瞳孔猶如擇人而噬的毒蛇,渾身不由一冷,點點頭道:

“相當不錯,應該還有吧。”

但這一次,許家耀執起筆,卻又放下,似乎猶豫不定。

如此數次過後,他突然抓取到靈感,寥寥數筆過後,指著畫中人道:

“師兄看看是否滿意?”

瀟灑青年側身看去,見畫紙上隻描了一個側寫,但盡管如此,一眼也能看出這是一位豐神俊朗的道人,讓人產生一種高山仰止之感。

他瞳孔微微一眯,良久過後讚歎道:

“妙!妙極!”

他將這些畫卷慎重收起,便精神奕奕的告辭離開,接著將其交給一位侍從,吩咐道:

“送去三世子處,告訴他這些人我有用,一旦到了我西夏國,以一等規格招待,別惹出其他麻煩,否則我這做哥哥的也保不住他。”

第二天中午,許家耀便獨自來到浮遊飛宮上,親自拜見韓樂,歉意道:

“前輩,真是抱歉了,我師尊目前還在閉關,無法親自前來接見,還請原諒,不過前輩需要的東西,我已經帶來了。”

說著打開乾坤袋,將數十個籮筐放出,每一隻都半丈高下,幾乎將大廳霸占了三分之一。

旋即,他又取出一份物資單,雙手恭敬遞上前:

“由於有些東西太過新奇,找遍全城都沒有,因此晚輩列出了清單,方便前輩查點。”

韓樂隨手接過,打開看了一遍。

片刻後,他點點頭道:

“許道友辛苦了。”

許家耀一直觀察韓樂的臉色,此刻心中微微一鬆,道:

“前輩需要的東西共計一百八十二種,其中一百五十四種我瑞龍城都有,其他則沒辦法了。”

“但兩萬裏外的西夏國地大物博,資源豐碩,又是六大宗之一玄陽宗的所在地,估計想要什麽都有辦法獲取。”

西夏國乃是靈樞州數一數二的大國,疆土遼闊,資源豐富,除了數千年難覓一見的奇珍外,其他東西真要出得起價,都有辦法搜來。

韓樂微微一笑道:

“要是這樣的話,那去見識見識也是無妨。”

這時,郭家兩女趁著這點時間,已經將籮筐中的東西驗收一遍,確認道;

“師尊,全部核對了。”

韓樂微微點頭,看向許家耀道:

“許道友,不知這批材料價錢如何?”

許家耀拱手道:

“前輩,這些東西都是我門主小小心意,不需論價。”

一位外州來的尊者出現在瑞寶門地界上,鍾和風怎麽也放心不下,見韓樂需要的東西雖多,但量卻不多,價值還在承受範圍,因而打算吃點虧,將這些人早點打發了事。

韓樂搖頭道:

“貴門主客氣了,貧道豈能不勞而獲。”

他想了想,從袖中取出數隻玉盒。

許家耀抬眼看去,發現玉盒裏麵裝的都是一顆顆指甲大小,色澤圓潤,飽滿玲瓏的珠玉,心中不由一驚。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