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一十七章 血引子
“天呐!盧星河竟然是大師您的記名弟子?而且突破了通靈境!?”

丹鼎門眾人聞言,瞬間震驚得瞠目結舌。

中州、通州盧星河,威震華夏四五十年的大宗師,哥佬會會主之子。

竟然拜入韓樂門牆,而且還以通靈境之尊,心甘情願的成為記名弟子,可想韓樂的真正本事,是何等恐怖。

原本對丹鼎門合並入新樂穀有些不滿的煉丹師,此時心中哪還敢有絲毫不滿?

紛紛在太上長老的帶領下,恭敬拜服於地,躬聲道:

“煉藥閣弟子,拜見穀主!”

這大禮一拜,雙方關係確立,已經算是自己人了。

太上長老等人心頭終於長舒了口氣,瞬間覺得與韓樂親近不少,感覺傍上了一個通天徹地的大能。

之前丹鼎門與韓樂的關係,其實算不上多熟絡,都是丹鼎門自己屁顛屁顛湊上去。

但如今,丹鼎門轉變成新樂穀的煉藥閣,那就是同氣連枝的存在。

丹鼎門再遭遇外人入侵,韓樂、新樂穀和盧星河、哪怕是遠在太灣的迪迦大師等人,都不可能視若無睹。

“主人,那我呢,我的身份是什麽!”

倉井依眨巴著美眸,一臉期待問道。

“你啊——”韓樂無奈搖搖頭。“就當護穀長老吧,與各閣的閣主同一品階。”

“謝謝主人!”

倉井依心滿意足的開顏一笑,就像雪蓮花盛開,當即把丹鼎門一眾高層都冷豔到了。

哪怕是一直以美貌自居的杜柔莉,也是美眸微縮。

“你們既然入了門派,那就要遵紀守法,不可觸犯門規戒律!”

韓樂轉頭看著眾人,沉聲吩咐著,一股浩瀚氣息從他身上澱放而出。

頃刻間,整個衝霄大殿內,就像天山倒塌一般,很多修為淺薄的人,直接被壓得半跪下來。

“是,穀主!”

太上長老等人急遽領命。

原本有些心中帶著不以為然的人,也是瞬間一驚。

這才記起,眼前這位可是生殺予奪,威震中外的當世傳奇人物啊。

到時侯,倘若自己真的稍有差池,哪怕是太上長老與杜柔莉求情,隻怕也熄滅不了韓樂的雷霆怒火。

“我們新樂穀初建,沒有太多的條條框框,但要清楚一點,一旦入我門牆,生死就不由你們了。”

“我建立這個門派,傳你們道統術法,一是為了延續神農一脈的傳承不滅,二是為了庇護我的親人與廣南省。”

“所以新樂穀第一門規,就是不可輕辱神農祖先‘舍己救人、匡扶社稷’的責任。”

“其二,在你們有能力之餘,在本人不在期間,庇護一下我的福澤與親人。”

韓樂淡淡吩咐道。

“遵命!”

眾人再次躬身下拜。

“那就起來吧,至於其他清規戒律,我新樂穀不會約束太多,你們堅持本心就行。”

韓樂說完後,收回漫天威壓,眾人才擦了擦冷汗,動作僵硬的爬起身來。

建立門派後,接著就是落實新樂穀的部門、各大細則、體製、方針、職責等等。

這些事紛繁複雜,盤根錯節,但幸好有倉井依與杜柔莉這些曾經執掌一域的人在,處理起來遊刃有餘。

特別是倉井依,如今簡直就成為韓樂的秘書化身。

韓樂將這些繁瑣事交給她們二人,自己則進入靜室,擇錄一些《神農秘典》中的修行秘籍、武技術法與煉丹技巧等,傳授給太上長老等幾位門派的中高層成員。

“稟告穀主,您之前問及的冰封穀,弟子依稀記得,似曾聽上代藥王提及過。”

太上長老皺眉沉吟片刻,忽然道。

“哦?那就說說看,這冰封穀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韓樂眼眉一挑,徐徐問道。

他前來丹鼎門,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尋覓冰封穀的蹤跡。

“藥王似曾說過,冰封穀隱藏在某個山脈的冰封深處,門派中全是女性。”

太上長老遲疑著開口道。

“她們的傳人,每隔十年左右就會出山一次,尋覓有慧根的弟子。”

“您之前談論的歐陽嵐小姐,應當就是被冰封穀的出世弟子,帶回門派中了。”

“那知道冰封穀的具體方位嗎?”

韓樂皺眉道。

“這個藥王沒有提及,冰封穀的人行事都十分神秘,從一千多年前就有出世弟子履曆凡塵,很多人都曾經暗中探究過,可惜全都功虧一簣。”

“隻是隱約得知她們的傳人弟子,個個麵貌驚人,而且修為高深莫測,基本都是通靈境強者。”

“沒想到,這一代的冰封穀傳人已經開始涉足俗世了。”

太上長老搖了搖頭,見韓樂皺起眉頭,連忙補充道:

“穀主,我丹鼎門終究不算是大門大派,不太清楚這些隱秘。”

“但若是像血刹門、龍虎山、青城派這些傳承上千年,屹立不倒的大派,必定有更具體的記載。”

韓樂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不再說什麽。

既然知道歐陽嵐沒有生命危險,他就不用太焦急。

隻是這位冰封穀的出世弟子,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便帶走歐陽嵐,讓他心中多少有些不滿。

‘若是一心一意教導小嵐,那一切好說。’

韓樂冷笑一聲,‘若是讓我得知,你們把她當成爐鼎或者‘試驗品’,那就別怪韓某踏平你冰封穀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韓樂都留在丹鼎門中,把一些修行界的秘籍與功法,傳授給這些弟子。

並且為他們每一個人,都製作了一枚‘血引符’。

有這份‘血引子’在,倘若得知有人背叛門派,韓樂隻要把精神力輕輕一引,就能讓他們瞬間魂飛魄散。

當然,血引符要是無緣無故破裂,韓樂也會得知他們的橫死之處,為他們報仇雪恨。

等丹鼎門的基礎事項都收拾妥當後,韓樂便帶著倉井依,正式前往大西北,踏上巫蠱殿的複仇之路。

巫蠱殿。

作為大西北四大巫道之一,與血煞堂、血刹門、邪巫教並稱。

去年時,韓樂昔日的戰友蘇雪柔,就是被巫蠱殿的少司命盯上,放養為爐鼎。

最後,被韓樂以白骨鎖鏈的焚火,燒成灰燼,還從中得知了一些關於巫道的隱秘。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