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二十四章 安排!
“可是林楠,你對我的感情呢?”楚茵忙問道。

“茵茵,我既然認定了你是我女朋友,那麽我就會愛你一輩子,除非你離開我。”我開口道。

“行,我也想一輩子和你在一起,我們一定會在一起的,但就算我爸不想讓我們見麵,我也會想方設法見到你,當然了,或許因此我和他會吵架,他會調查你一樣派人跟蹤我,但我並不在乎。”楚茵回應道。

“他畢竟是你父親,不要衝撞他,其實他說的也有些道理,也很現實,在我沒有給你幸福的能力,有和你門當戶對的身份前,我相信就算我頂著是你楚家女婿的頭銜,很多人還是一樣會看不起我,說我是靠你楚家上位,雖然你爸的話有些過激,但是我如果今天這些話都聽不下去,那麽我以後麵對更大的困難時,我又怎麽去麵對?所以我隻想借著你爸今天的話,去激勵我自己。”我深呼口氣,接著道。

“行吧,那你今天會和吳文輝見麵嗎?”楚茵話鋒一轉。

“既然答應了,那麽肯定會去。”我說道。

“林楠,對不起,我沒有想到因為我和你在一起,會帶給你這麽大的壓力。”楚茵最後道。

“茵茵,相信我,我會努力做到最好。”我保證道。

和楚茵說完電話,我走到陽台,拿出煙點了一根。

我知道落後會挨打,沒有實力的時候會被人看不起,其實世界再怎麽變,都是弱肉強食,在沒有實力的時候,那麽就不會有話語權,而現實本來就非常殘酷。

當一個人窮困潦倒的時候,他是不會獲得尊重的,隻會被人欺負,而一旦有錢有地位,那麽就宛如眾星捧月般,受到萬人追捧,俗話說‘窮在鬧市無人問,福在深山有遠親’,這都是有依據的。

而我既然早就深知這一點,甚至已經吃過苦頭,那麽當然不想再默默無聞。

當初的徐露為什麽背叛我,徐妍妍為什麽要和我分手,他們其實壓根在心裏就沒有高看過我,而一旦我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和名聲,她們會主動過來找我,這其中道理其實想想就非常清楚。

其實早在讀大學的時候,我就知道貧富差距和社會地位會對一個人今後帶來什麽樣的影響,就好比我開一輛法拉利,立馬會有美女搭訕一樣。

按照時間去推,今晚我和吳文輝見麵後,明天差不多可以回到晉城,而明後兩天是雙休,所以我覺得下周一可以安排聚美集團的謝國慶和鴻泰集團的嚴鴻立見一麵。

想到這裏,我拿起手機,給謝國慶打了一個電話,我覺得我承諾的一些事,也該兌現了,我總不能讓人家一直等下去。

“喂,林先生。”謝國慶接起電話。

“謝總,下周一的中午,你有時間嗎?”我開口道。

“有呀,林先生你是不是要安排我和嚴總見麵,我這邊沒問題的,隻要你和嚴總約好時間,我都可以出席。”謝國慶忙說道。

“既然你這麽說了,那你等一下,我現在就聯係嚴總。”我心下一定。

“好好好,麻煩你了林先生。”謝國慶答應道。

將電話一掛,我就給嚴鴻立打了個電話。

“哈哈哈哈,林先生,怎麽說?”嚴鴻立接到我的電話,顯然是心情極好。

“嚴總,上次在你家吃飯,談到了聚美集團,然後你和嚴夫人都說非常想著謝總聊一聊,怎麽樣,下周一的中午,有空嗎?”我笑道。

“哎呦,這就謝謝林先生安排了,下周一中午,我有時間。”嚴鴻立開口道。

“行,那就這麽定了,待會我訂酒店的包廂,然後我將時間地點發你。”我開口道。

“嗯嗯,沒問題。”嚴鴻立答應道。

掛斷電話,我開始預定酒店和包廂,和酒店那邊說好時間,並且一個電話回給了謝國慶,告訴他已經約了嚴鴻立吃飯,並且將酒店地址和包廂號都發給了他。

“林先生,這次真的謝謝你,真的太感謝了,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和嚴總麵對麵的談。”謝國慶大喜過望。

“不要高興的太早,所謂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你這邊如果沒有一點要和鴻泰集團合作的準備,那麽人家有什麽理由和你合作?今天是周五,你有兩天時間的時間來準備,最好是拿出一套非常有針對性的合作方案出來!”我開口道。

“好好好,我明白!”謝國慶答應著。

“先別急著掛電話,我先跟你提個醒。”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接著道。

“你說。”謝國慶說道。

“鑒於鴻泰集團和瑞安集團有多年的合作關係,所以要將瑞安集團踢出局,這個難度是極大的,所以我建議過鴻泰集團,是否給予你們聚美集團一個合作的機會去競爭,也就說,會有一個選擇性的合作,你們都是食品類的業務,你們公司不同,品牌的競爭力也不同,避開對手的熱門產品,揭露對方的短板,並且讓鴻泰集團知道對方的短板是你們的優勢,這一點是極其重要的,另外就是線上平台的渠道銷售分成的比例,也或者是你們會談論的渠道費用,這些都要去仔細的斟酌和考量,如果你們沒有絲毫的準備,那麽合作肯定是談不下去的,我估計周一見麵的時候不僅僅是嚴總,或許嚴夫人也會參與進來,所以你們這邊除了謝總你,市場部必須要派個代表人物去談。”我緩緩開口,一字一句道。

“好的林先生,我這邊一定珍惜這一次和鴻泰集團合作的機會。”謝國慶保證道。

“行,那其他沒什麽問題了。”我點了點頭。

“林先生,我這邊李揚要不--”

“暫時這件事先放著,等你們聚美和鴻泰達成合作,那麽再做也不遲。”我說道。

“嗯,好。”謝國慶最後答應道。

電話一掛,我雙眼一閉,開始思量起來,感覺這一切沒有什麽問題後,我再次拿起手機,給勞拉海購的梁晶打了一個電話。

“喂?”梁晶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梁總,不好意思打擾到你。”我尷尬一笑。

“林總是吧,你說。”梁晶笑道。

“不知道梁總你下周是否有空願意來晉城一趟。”我開口道。

“哪一天?”梁晶問道。

“下周三怎麽樣?我帶梁總參觀一下我們雨蝶公司的廠區生產線,然後到我們的展廳也看看。”我說道。

“沒問題,那我下周二下午到,這樣第二天上午就可以直接去你們工廠。”梁晶笑道。

“好,那一言為定。”我說道。

“林總,你要有一定的準備,我們勞拉海購和品牌商合作,還是比較嚴格的,會多方麵去考量合作的利弊。”梁晶似笑非笑道。

“那是當然,雖然我們雨蝶這個品牌暫時名氣不大,但是我們注重的,就是精益求精。”我說道。

“行,到時候聯係。”梁晶答應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