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三十三章 我不想回家!
“不是,是我晉城的朋友,剛到魔都找到工作。”我說道。

讓我感覺有些詫異地是,寧曉曉頭發變了,顯然是她染回了黑色,然後就是寧曉曉的打扮,看上去有些成功女性的感覺。

小西裝九分褲,踩著一雙高跟鞋,一頭波浪卷發垂在雙肩,她整個人變化很大,不再像以前一樣,看上去像個小太妹。

怎麽說呢,就是寧曉曉的形象更像是公司的白領,是一位職場女性,因為她穿著考究,所以更像是集團公司的高層。

“原來是這樣,你是不是被開除了?”寧曉曉點了點頭,接著道。

“什麽?”我眉頭一皺。

“你們楓華集團都大規模裁員了,你難道沒被裁到嗎?你不是在項目工地工作嗎?你們公司出了這麽大的事,你不會什麽都不知道吧?”寧曉曉說道。

“這些都是謠言,我們公司沒有裁員,我就是請假兩天。”我忙解釋道。

“那下周一淩晨這件事,原計劃不變吧,我可是已經找好人了。”寧曉曉笑道。

“不變,當然不變了,哪怕是我最後一天上班,我也要做好最後一天的工作。”我說道。

聽到我這麽說,寧曉曉點了點頭,隨後道:“其實吧,我不管你們楓華集團未來會怎麽樣,但這個項目既然我們寧海建築接了下來,那麽肯定會繼續做下去,直到資金真的出現斷層,而我爸也是這麽說的,他說外界不管什麽消息他都不聽,他隻管做項目,履行合同。”

寧曉曉突然說這些,讓我有些詫異,看得出來她真的開始關心項目上的事情,以前的那個寧曉曉好像不見了,她現在這裝扮,這說話的語氣,已經讓我對她高看一眼。

“今天收盤,你們楓華集團的股票再次跌停,明後兩天或許是最後的機會了,如果周一早上再不解決問題,那你們楓華集團真的要大崩盤了,這兩天,再怎麽說,市值蒸發就有兩百多億了。”寧曉曉拿起咖啡抿了口,繼續道。

兩天蒸發兩百多億,這簡直是太誇張了,估計很多人也等著周一早上的新聞,如果周一還不解決問題,那麽剩餘的這些持有楓華集團股票的人,估計都會清一色的去拋售,而最怕的,就是公司內部也出現拋售的人群,其實很多董事會成員是持有公司股票的,真要這麽幹,接下來的一周,可以說是一地雞毛。

“想不到會這樣。”我說道。

“我爸說,楓華集團在魔都好像沒有盟友,否則昨天這情況,應該今天要大資金進來護盤的,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跡象,這兩天股票跌停,再如果周一還是這樣,那都會麵臨破產的風險,其實我倒蠻想看到奇跡的,我打算周一開盤的時候,買進一些股票。”寧曉曉說道。

“買進?你還想買進?”我眉頭一皺。

“我這個人吧,喜歡走逆向思維,我覺得吧,有人拋售,就肯定有人買進,林楠你想想,這些買進的人是怎麽想的?”寧曉曉笑道。

“買進的人當然想賺錢,他們以為到了穀底,要抄底了,但是這真的是穀底嗎?萬一是半山腰呢?”我問道。

“我打算拿出兩百萬玩玩,反正就是投資嘛。”寧曉曉說著話,她幾步對著我家小區走了過去:“走吧,回去再說。”

和寧曉曉一起往回走,我想著她剛剛說的話,我發現她說的話好像有那麽一些道理,萬一楓華集團的股票漲了,這不是血賺嗎?

可是問題就是,楓華集團的股票,他會漲嗎?現在都什麽局麵了,在這麽差的市場環境下,誰會吃飽沒事大量買進,這分明就是在賭博。

回到家裏,我和寧曉曉分開,我在客廳的沙發一坐,就開始思量起來。

我記得沈峰昨天問沈正南關於周六晚上酒會的事情,沈峰是覺得現在公司都這樣了,酒會已經沒有必要了,可是沈正南話裏的意思是,既然請帖都發出去了,那麽就必須要有,否則他的信譽就會有問題。

可是到了明天晚上,真的有人會參加酒會嗎?還是來看笑話的?這些我不得而知。

晚上在家裏隨便吃了一些東西後,趁著夜色我在小區裏跑了一會步。

我很久沒有這麽酣暢淋漓的跑步了,這幾圈下來就汗流浹背,整個人也放鬆了很多。

在小區公園的涼亭裏坐下,我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接著打開手機刷了一會新聞。

因為重點在看楓華集團的新聞,所以我看到基本上都是一些負麵的新聞報道,而且謠言也如傳聞中那樣滿天飛。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來電是沈丹,我忙接起電話。

“喂,丹丹。”我開口道。

“林哥,你不在家嗎?我在門口,我好想見你。”沈丹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低落。

“我馬上回來!”我忙開口道,接著將電話掛斷了。

回到家門口,我見到沈丹蹲坐在地上,而1504的曲盛美三人,都探出個腦袋,看著沈丹,接著又看了看我。

我不管曲盛美三人的目光,忙來到沈丹的麵前。

“林哥!”沈丹見到我,一把緊緊地抱住了我。

被沈丹這麽一抱,我的心疼了一下,我知道沈丹這些天承受了很多,她是真的快撐不住了,誰能想到會發生這麽多的事。

“丹丹,我們進去再說。”我打開門,和沈丹回到了家裏。

“林哥,我真的好擔心,好擔心家裏,現在每天看到我爸和我哥那樣子,我就擔心。”沈丹顯然是哭過,妝都花了。

將沈丹扶到客廳的沙發上,我開口道:“丹丹,我知道現在出了這麽大的事,你肯定承受不了,但現在我們能怎麽辦呢?日子還是要過不是嘛?你也說了就算真的這樣了,你起碼還有家瑜伽房和蛋糕店,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嗯。”沈丹抿了抿嘴。

“你爸和你哥知道你出來嗎?你一個人在外麵,他們會擔心的,還有你媽不是也來魔都了嘛。”我問道。

“他們都在房間裏商量,有時候還吵架,我勸架,就說我什麽都不懂,那我幹脆出來透透氣,可是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麽會這樣。”沈丹說道。

聽到沈丹這麽說,我歎了口氣。

沈丹才多大,她從小就過的順風順水,哪經曆過這些,這是她這個年紀能承受的嗎?或者說第一次遇到這麽大的變故,她真的能抗住嗎?

其實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沈丹是一個堅強的女孩子,但堅強也要有個限度,有時候還是要以哭訴來發泄的。

我不知道我該如何去安慰沈丹,但沈丹就算離家,她隻要不亂跑,那麽就還好。

“發生了這麽大的事情,你爸媽和你哥肯定也很著急,他們出現一些意見的分歧,也是正常的,你別多想。”我忙說道。

“林哥,今晚我可以住你這裏嗎?我不想回家,我怕我晚上在家裏睡不著,我這兩天都昏昏沉沉的,但就是睡不著。”沈丹就這樣看著我,看得出來她也的確憔悴了很多。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