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九十七章 噩耗!
看著沈丹的動作,我也吃了起來。

“我知道三亞旅行結束你回了一趟老家,然後應該帶著叔叔阿姨去了京都吧?楚總沒為難你吧?”沈丹吃到一半,她開口道。

“你怎麽知道的?”我問道。

“要不然那天在三亞你肯定和我們一起回來,這種事不需要猜的。”沈丹說道。

“你想聽真話?”我說道。

“當然。”沈丹勉強一笑。

“楚總沒有同意,但是我和茵茵背著他把證領了。”我說道。

“什麽?”沈丹眉頭一皺,她震驚地看向我。

我不知道沈丹是因為楚天河不答應我和楚茵在一起而吃驚,還是我和楚茵背著楚天河領證而不解。

“證領了,但我沒答應楚總的要求。”我說道。

“不會是關於股份的事吧,這件事我哥和我說過,他說他能猜到。”沈丹就這樣看著我。

“丹丹,你隻要記住一點,那就是我不會對你沈家做出任何壞事。”我開口道。

我不想說的太直白,我能點到為至,沈丹能夠明白,那麽就夠了。

“恭喜你終於和茵茵姐走到一起,至於你們的婚姻如果真的被楚總不認可,我也會支持你們在一起。”沈丹拿起紅酒杯,喝下一大口,接著說道。

“謝謝你。”我不自然地笑了笑。

“你和茵茵姐能夠走到今天不容易,我知道楚總還不認可你,但是我相信未來你可以讓所有人刮目相看。”沈丹繼續道。

“丹丹,其實--”

“林哥,我們一輩子都是好朋友,如果你遇到了什麽難處,或者有什麽不開心的事,你都可以和我說,我願意做你的聆聽者,我可以陪著你!”沈丹一下打斷了我的話,眼眶中有些許淚花。

“嗯,我們一輩子都是好朋友!”我答應道。

“一起喝一杯吧,願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沈丹仰頭,她深吸口氣,接著她看向我,端起酒杯。

“願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我忙拿起酒杯。

很快,我們碰杯,相視一笑。

吃過西餐,我和沈丹來到餐廳外麵的露台,這裏有很多客人在拍照,也有情侶在自拍。

沈丹將手機交給我,讓我給她拍照,接著她找到服務員,讓服務員給我們合影。

這次三亞之行,除了集體照,沈丹沒有和我合過影,而今晚,我見到沈丹笑得很開心。

“林哥,今晚我過的很開心,好希望我們可以多出來吃吃飯。”沈丹和我一起離開餐廳時,她說道。

“當然可以,我們是好朋友嘛,一起吃飯挺正常。”我笑道。

“我總感覺我這樣會愧對茵茵姐,覺得我是從茵茵姐那搶走了你,讓你陪著我。”沈丹停下腳步,她看向我道。

隨著沈丹的話,我皺了皺眉,而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這是楚茵的電話,我忙接起電話。

“喂,茵茵。”我開口道。

“你到魔都了嗎?怎麽到了不和我一聲,是太累了在家休息嗎?”楚茵語起有些焦急。

“沒,丹丹幫我辦的車牌,車子給我托運過來了,我和丹丹在吃晚飯,剛吃好。”我回應道。

“這樣呀,是辦魔都車牌的事情是吧?車子到了。”楚茵說道。

“對。”我說道。

“晚上沒喝酒吧,替我謝謝丹丹,這樣你以後出行也能方便些。”楚茵繼續道。

“好的。”我答應道。

“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楚茵說著話就要掛斷電話。

“等等,怎麽會打擾,茵茵你說什麽呢,是不是你爸和你說了什麽,我是今天回來,剛知道我被任命了,我的電話都爆了,我想著晚上和你電話多聊會,你別誤會。”我立馬說道。

“我怎麽會誤會,我隻是心情不太好,想和你聊聊,我不知道你和丹丹在吃飯。”楚茵說道。

聽到楚茵著話,我看了沈丹一眼,而沈丹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她幾步對著我的車走了過去,和我保持了一段距離。

“到底發生了什麽?”我忙問道。

“我、我剛剛和我爸大吵了一架,他讓我和你分手,我給他看了我們結婚證,他打了我,他揚言要封鎖我所有的經濟來源,鎖我的銀行賬戶,他說他不認我這個女兒了,他說如果你不答應我,那麽就讓我滾!”楚茵的語氣,可以聽得出來她的心情特別低落。

“什、什麽?”我臉色大變。

“我收拾了行李,我想來魔都,我現在隻有你了。”楚茵繼續道。

“你離家出走了,要和我在一起,是這樣嗎?”我說道。

“我沒有選擇,我隻想和你在一起。”楚茵說到這裏,她哭了起來:“林楠,我現在好想和你在一起!”

“你幾點的航班,我去機場接你!”我立馬說道。

“我、我現在馬上訂機票,你等我!”楚茵喊道。

“好,好,茵茵你別擔心,一切都會好的!”我迫不及待道。

電話一掛,我的心裏五味陳雜,我突然發現事情真的大了,我萬萬沒有想到楚天河會這麽狠,會不要楚茵這個女兒,他會做事這麽絕。

將手機放進褲兜,我一步步對著我的車子走了過去。

“林哥,你的臉色怎麽這麽差?”沈丹關切地看向我。

“楚天河和茵茵要脫離父女關係,凍結了她的資金來源,她現在會來魔都。”我說道。

“啊?”沈丹半張著嘴,難以置信地看向我。

“我先送你回家,上車吧。”我忙打開車門。

“茵茵姐沒事吧?”沈丹問道。

“希望她可以撐住。”我開口道。

後續的時間,我和沈丹一路無話,我的心情特別沉重,我可以想象楚茵給楚天河看我們的結婚證後,他勃然大怒的模樣,以楚天河的性格,要和楚茵斷絕父女關係這種事情真做的出來,楚茵說是離家出走,說難聽點是被楚天河趕出的楚家。

送沈丹回家後,楚茵告訴我是晚上九點的航班出發到虹橋機場,所以我幹脆回家換了一輛車,畢竟跑車不好裝楚茵的行李。

在機場的地下車庫,我坐在車裏心裏很亂,我不知道楚天河的決心會這麽大,難道我真的錯了嗎?我是不是應該昨天晚上和楚天河說話時含蓄點,盡量拖延他,是不是因為我太快拒絕才會有今天的事情。

我突然感覺我特別對不起楚茵,我讓她一個人背井離鄉,來投奔我。

時間緩緩流逝,時鍾很快就到了晚上十點二十分。

我站在出口,看著來來回回的人群,不多時,我見到了楚茵。

楚茵拿著兩個大行李箱,她見到我,加快了腳步。

“老公!”楚茵喊著我,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

一把抱住楚茵,楚茵手裏行李箱掉落地麵,她一把緊緊地抱住了我。

“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你別擔心!”我安慰道。

“我、我們一起奮鬥,一起努力好嗎?我願意做你一輩子的後盾!”楚茵哭泣道。

“嗯,我們一起,一起撐起這片天!”我重重點頭,答應著楚茵。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