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零四章 想玩我?
“你想和我結婚?一旦我在魔都呆不下去,你願意和我一起回晉城?”我若有所思地看向徐妍妍。

“嗯,隻是林楠,有些事,你不得不防。”徐妍妍點了點頭,接著道。

“防?我應該去防什麽?”我問道。

“你如果一直恢複不了記憶,那麽你和楚小姐肯定會離婚,但是在離婚前,我覺得你是應該有些打算了,我對你是善意的提醒。”徐妍妍繼續道。

“比如?”我繼續道。

“比如財產的分割呀,你難道沒有自己的一些打算嗎?”徐妍妍說道。

“我住的房子,是我妻子的,我要分什麽?”我不解地看向徐妍妍。

“比如你和楚小姐的婚宴,這麽多生意場的朋友,紅包肯定不會少吧,你也有你魔都的人脈,你別看輕這些紅包喜錢,估計怎麽說也有千萬以上吧,這些也有你份的,而且我打聽過,你在魔都,應該分了一套房子,是沈家給你的,應該是這樣吧?”徐妍妍繼續道。

“我在魔都有房子嗎?我怎麽不清楚?”我詫異道。

“你除了有房子,你還有楓華集團的十個點股份,楓華集團市值幾百個億呢,十個點的股份,兌換現金再少,也要幾個億吧,因為你年限太少,一次性買斷,我相信幾個億肯定有,這些都是你個人所有的,楚家是分不到的。”徐妍妍繼續道。

詫異地看向徐妍妍,我心下已經吃驚了起來,我沒有想到徐妍妍居然已經在幫我想這些事情了,特別是股份換錢,還有魔都的房子,她對我還真是了解。

趁著我失憶,和我拉近關係,然後一旦我真的沒有利用價值被人唾棄,她就第一個衝到我麵前,告訴我就算我一無所有,起碼還有她,她看重是我這個人。

“我隻是建議,決定權在你,畢竟現在還沒有到最壞的時候,我也希望你和楚小姐可以長長久久,但林楠你也要考慮一下,想一下最壞的打算。”徐妍妍說著話,她拿起咖啡,再次抿了一口。

“最壞的打算,萬一我離婚了,不是項目負責人了,是這樣嗎?”我看向徐妍妍。

“嗯。”徐妍妍點頭。

“我的股份去換現金,人家會和我換嗎?是不是想的太好了?”我繼續道。

“你有楓華集團十個點的股份,所以你肯定有股權書的,股份你自己是可以支配的,怎麽就不能換錢了,你要變賣,就算不考慮楓華集團和騰盛集團,我也可以幫你介紹願意接受股份的買家,這都不是事。”徐妍妍正色道。

“比如?”我皺眉。

“反正到時候你真有難處,我肯定會幫你出主意。”徐妍妍回應道。

“噢噢。”我點了點頭。

“林楠,我給你點杯咖啡吧?”徐妍妍起身道。

“不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忙說道。

我沒想到徐妍妍今天會和我說這些,她是真的為我好嗎?我看未必,她是在打股份的主意呢,還能想出來兌換股份,要分幾億,她是看上這些錢了吧?還幫我找買家,她是真有能耐。

說什麽就算我一無所有,她都會跟著我,這些話我怎麽可能信呢!

“我今天和你說的,都是為你好,我就怕你因為這次撞車,失了憶,會麵臨一些困難,所以提醒你考慮一下自己的後路,這件事你不能讓楚小姐知道,不然她會早有準備的。”徐妍妍忙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我笑了笑。

“你真的知道了?”徐妍妍看向我,有些奇怪地看向我。

“我要不要去你家看看,既然你還這麽在乎我?”我說道。

“你想去我家?可是我在這裏租的房子,地方挺小的。”徐妍妍尷尬一笑。

“我不能去嗎?”我問道。

“當、當然不是,你當然可以去。”徐妍妍立馬笑道。

很快,我和徐妍妍離開咖啡廳,她帶著我,對著附近的一個小區走了過去。

徐妍妍今天穿著白色的大衣,黑色的牛仔褲和白色的長筒靴,一頭黑發披在後肩,可以說身材依舊,隻是人一直在變。

“就是前麵的小區,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廳的。”徐妍妍指了指前麵有個小區的大門,說道。

微微點頭,我剛要說些什麽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徐妍妍停下腳步,她看向我。

接聽電話,我‘喂’了一聲。

“林先生,我是周通,你被跟蹤了。”周通的話語聲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聽到這話,我眉頭一皺。

“不要回頭,你假裝不知道就行,你繼續走,我幫你跟著這個人!”周通繼續道。

“我知道了,我待會就回來。”我露出微笑,將手機一掛。

將手機放進褲兜,徐妍妍問道:“剛剛是誰找你呀?”

“是我妻子。”我笑道。

“噢噢。”徐妍妍點了點頭。

“我和她說了,說待會回去。”我笑道。

“行,那就去我家看看吧。”徐妍妍臉頰一紅。

很快,我和徐妍妍走進小區,來到了三號樓,接著坐上電梯,來到了十樓的一扇防盜門前。

1002,徐妍妍住的房子,我記住樓號和門牌號,我相信以後要查徐妍妍就不會那麽難了。

“五十五平的房子,一室一廳一衛,房租一個月六千五。”徐妍妍拿鑰匙開門,接著和我一起走進客廳。

“房租比晉城高多了,你在這裏工作一個月薪水多少?”我四下打量房子,隨後道。

“兩萬不到,不過暫時工資也夠用。”徐妍妍解釋著,將門一關,遞給我一雙拖鞋。

我拿起拖鞋,見到是一雙男式拖鞋,有些驚訝地看向徐妍妍。

“家裏平常會有朋友和同事來,我男女的拖鞋都備了幾雙,然後我爸媽有時候也會來魔都看我。”徐妍妍忙解釋道。

“噢噢,這樣呀。”我並沒有穿上拖鞋,而是對著臥室的方向走了過去,看了看整個房子的裝修。

“地方小,和楚小姐家裏的房子肯定沒法比。”徐妍妍跟了過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徐妍妍,你說我現在手機關機,能不能在你這裏過夜?”我笑道。

“啊?你要在這裏過夜?”徐妍妍一愣。

“對呀,你不歡迎嗎?你剛剛還說你在乎我的。”我說道。

“這、這會不會不太好?”徐妍妍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有什麽,反正我們以前談過,睡一起也不會有什麽不適應,你先去洗個澡。”我在臥室的大床一坐,接著笑眯眯地上下打量徐妍妍。

“額,這--”徐妍妍臉色赤紅。

“怎麽了?”我笑道。

“林楠,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徐妍妍勉強一笑。

“你也知道我在開玩笑呀?那你今天找我,不是也在開玩笑嘛!”我恥笑一聲。

“你、你什麽意思?”徐妍妍眉頭一皺。

“今天你應該在上班,你專門請假約我出來,為的是什麽?你以為我傻嗎?”我說著話,一把奪過徐妍妍的包。

“你、你幹嘛?”徐妍妍立馬要搶包,而我直接將拉鏈打開,往床上一倒,接著看到了一個竊聽器。

“想玩我!”我抓起竊聽器,對著地麵就是一個狠砸!

“你!林楠你聽我說!”徐妍妍臉色紅白,表情焦急。

“和平分手?冷靜期?你可真能胡言亂語,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我分手,是李揚跳樓那天發生的嗎?”我一把揪住徐妍妍衣領,怒視著她。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