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零五章 到此為止!
“你、你沒有失憶,你都知道?”徐妍妍臉色大變。

“你說呢?你今天找我,真正的目的是什麽?”我問道。

徐妍妍今天約我出來,就是想試探我,而當她感覺我真的沒有恢複記憶的時候,就開始歪曲事實,讓我對她產生一股好感,借此想從我這裏獲取一些對我和楚家不利的信息,就比如剛剛發現的那個竊聽器,或者說,還想獲取一些她和我曖昧的語音和視頻。

如果我真的毫無察覺的上套,那麽視頻和錄音傳出去,意味著什麽我相信傻子都知道。

“我、我真的關心你。”徐妍妍雙眼已經開始躲閃。

“包括你包裏放的竊聽器嗎?”我繼續道。

“我、我--”徐妍妍一下焦急起來。

“是不是康成業讓你這麽做的?”我問道。

“不、不關他的事。”徐妍妍搖頭。

“徐妍妍,我本以為你已經改過自新,因為你沒有和夏青合作來汙蔑我,而且你還想著幫著重病的萬琳,但是你現在,真的讓我太失望了,你居然會竊聽我,會扭曲事實真相,你不和夏青合作,是覺得夏青不可靠,而且遲早會栽跟頭,所以你幫我,是想獲取我的信任,至於萬琳這邊,我不知道你究竟是真情還是假意,但你跟著康成業,真的走對了路嗎?你就沒想過他是在利用你嗎?”

“我身敗名裂,對你有什麽好處,你就這麽希望看著我落魄,在魔都混不下去,回到晉城嗎?”

我連續開口,就這樣看著徐妍妍,說實話,徐妍妍真的讓我很失望,我就感覺今天的徐妍妍有些奇怪,想不到還真從她包裏發現了一個竊聽器。

“林楠,我如果說是我自願這麽做的,你信嗎?這不關康成業的事,你信嗎?”徐妍妍臉色赤紅,她就這樣看著我。

“你到底想做什麽?為什麽要這麽做?”我問道。

“你真的想聽實話嗎?”徐妍妍抿了抿嘴唇,她看向我。

“說!”我雙眼死死盯著徐妍妍。

“我、我真的後悔了,我後悔了。”徐妍妍說道。

隨著徐妍妍的話,我皺了皺眉,看著此刻那掙紮的表情,猜測她話語的真實性。

“我後悔和你分手,也恨我自己,我想和你重新開始,想和你成為朋友,就比如之前夏青找我汙蔑你,我沒有答應她,就是這個道理,當然了,那時候我還想在魔都混,也算是為了我自己吧,至於萬琳,我是真的挺想她的,我不想和她老死不相往來,我想幫她。”徐妍妍眼眶已經濕潤。

“繼續說。”我沉聲道。

“當我得知你出車禍在醫院,我特別擔心你,我來醫院找你,看到你很多事情都記不起來了,我知道你會出事,因為這牽扯的事情太多了。”徐妍妍繼續道。

“然後你就通風報信,告訴康成業說我失憶了,所以康成業和蘇有容來我家試探我,隻是他們無功而返了。”

“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就派你今天來試探我,而你包裏的竊聽器,就是罪證,因為康成業隻有聽到我們的對話,他才能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失憶。”

我看著徐妍妍,一字一句道。

“林楠,我承認這個竊聽器是康成業給我的,但是我並沒有打開這個竊聽器,因為我感覺我們的對話被外人聽到我會非常不自在,自始至終,我們的對話都沒有被人竊聽。”徐妍妍立馬解釋道。

“包裏放著竊聽器,你跟我說這個機器沒開?”我冷聲道。

“真的沒開,今天我見你,不僅僅是康成業要我這麽做,其實我也很想見你。”

“我有想過我幫康成業汙蔑你,說你已經開始準備和楚小姐離婚,或者和我私通,那麽你肯定會名譽掃地,但是我隻是建議你為自己考慮。”

“林楠,我們離開魔都吧,我真的後悔了,你就假裝失憶,和楚小姐離婚,你失憶了他們肯定都會撕破臉,都不會再搭理你,但是我可以,你想想,你這輩子擁有的已經夠了,你在魔都有房子,你還有楓華集團十個點的股份,你的身價再少也有幾個億,我們回到晉城,或者去廈城不好嗎?這裏鬥心鬥角,就算有了利益也心裏不會安心,到處都是人利用人,我們在這裏隻會成為他們的棋子,你覺得你如果不是項目負責人,不是楓華集團的股東,楚家人會要你嗎?楚天河會讓你做他的女婿嗎?你明明知道你配不上楚茵,明明知道你失憶了肯定會失去這些表麵上對你好的人,你又何必在這裏遭人嫌呢?”

徐妍妍有些懇求地看著我,她說的這些話,讓我不免感覺有些好笑。

她徐妍妍說我如果不是項目負責人,不是楓華集團的股東,那麽楚茵是肯定不會嫁給我的,楚天河肯定不會要我這個女婿,可是她徐妍妍呢?我如果一無所有她會選擇我嗎?

如果我一無所有,她徐妍妍就根本不會出現在我麵前,因為早在晉城的時候,她就已經這麽做了,在我沒有能力的時候,拋下了我,直到我有利用價值,在晉城打開人脈,認識徐前進等一種晉城商界的大佬時,她又出現了。

徐妍妍表麵上說的好聽,其實她和她口中的那些人又有什麽區別呢?我是知道我一無所有,楚天河肯定會看不上我,但我知道的是,在我還沒有成為項目負責人和楓華集團的股東時,楚茵一直在我身邊,並且從來沒有反複橫跳,去站邊別人打我。

“問題我沒有失憶,所以你的戲不需要再往下演了。”我說道。

“我現在知道你沒失憶了,我相信康成業也找到答案了。”徐妍妍攤了攤手。

“你要回去和康成業匯報情況嗎?還是說,康成業已經把你拿下了,所以你這次約我,其實早就聽命於他了?”我繼續道。

“林楠你說什麽呢?我徐妍妍自從和你分手後,就從來沒有讓其他男人碰過我,那怕是一根頭發!”徐妍妍突然大怒起來。

“是嗎?”我看向徐妍妍。

“你以為我不知道康成業是什麽尿性嗎?他和夏青又有什麽區別?這種富家公子哥本來就圈子亂,我可能和他發生那種關係嗎?”徐妍妍繼續道。

“那你為什麽聽他的來找我,來竊聽我?”我問道。

“我在長隆集團上班,你覺得我有必要和他表麵上處於敵對嗎?他想從我這套到你的消息,而我又何嚐不想假意和他關係近一些,去獲取我的晉升機會呢?”

“你剛剛說的沒錯,我是因為覺得你失憶了,有謊騙你的嫌疑,但如果你真的落魄和楚茵離婚,那麽我還是會跟著你,當然了,現在你既然已經恢複,那麽這些有的沒的,的確就無關緊要了。”

徐妍妍說著話,她歎了口氣,就好像今天見我她有些後悔了。

“到此為止吧,別再做一些無謂的事情,至於你想獲取晉升的機會,那是你的事,但別扯上我!”我警告道。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