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一十九章 來到母校!
“老公,你說的對,現在你的心思都在家庭和事業上,你這兩方麵都剛剛開始,沒有必要去做一些無謂的事情,而人際交往能力,在未來,肯定是必修課。”楚茵說道。

聽到楚茵這麽說,我微微點頭。

今晚夜色很美,我和楚茵晚上睡得也特別好。

第二天起床,我們就一起到酒店的餐廳吃早餐,這裏的早餐不得不說,還是很豐富的,花樣很多,這次來度假,除了和康成業昨晚的電話有些不愉快,總體來說還是心情很不錯的。

吃過早餐,周通就開車,帶著我和楚茵對著廈城舞蹈學院趕了過去。

差不多半小時,車子在校門口的馬路邊停車位停下,我和楚茵就走下了車。

其實這一路上,我就已經勾起了不少回憶,而當我真正的下車,看到這附近的一些建築,我更是心裏久久無法平靜。

校門口的炸雞店、刀削麵店等一些小吃店依舊在,雖然今天是周末,但有些學生住校的,所以的人氣還是挺旺的,其實不僅僅是學生,哪怕是學校的老師,除了本土的,很多老師也都是住校的。

看向學校的大門口,看著進出的一些學生,我和楚茵不免走了進去。

“你們是?”門衛的大爺見到我和楚茵,忙問道。

進出學校,基本上是要看學生證的,就算不看,也肯定要登記的,其實就是怕外校的人進學校,出一些什麽事情。

“我以前是這裏的學生,回母校看看。”我解釋道。

“你哪一屆的?知道我們校長叫什麽名字嗎?班主任是誰?”大爺問道。

“10屆的,校長叫馬國華,馬校長,我的班主任是許晴,許老師。”我解釋道。

“嗯嗯,行,登記一下,姓名電話號碼,這裏填進來的時間。”大爺聽到我的回答,露出微笑。

很快,我和楚茵就開始登記,而登記完畢,我忙問道:“對了大爺,許老師還在嗎?”

“許老師不在這裏教書了,結婚了就不在這裏教書了。”大爺立馬說道。

“這樣呀?”我略帶失望。

“你要找許老師的話,就要問問其他老師了,老師們互相是有聯係方式的,你還記得班級裏的其他老師嗎?”大爺問道。

聽到大爺這麽說,我開始思量起來,也就沒多久,我就說道:“方揚,我知道方揚老師。”

“行,我現在就打電話,他在的。”大爺笑道。

很快,大爺就開始打電話。

差不多一分鍾,大爺將電話一掛,說方揚現在就會出來。

在校門口等待了起來,差不多五六分鍾,我見到了一位中年男子。

我記得當初教我當代舞的方揚,他那時候年紀在三十歲上下,長得特別帥,在學校裏很多同學都特別喜歡他,而時過境遷,方揚也已經四十歲出頭了,身上已經有了一股滄桑。

雖然年紀大了,但方揚的身材還是保持的很好,身材依舊挺拔,畢竟他是教當代舞的,身材管理方麵,肯定不會差。

方揚有些驚訝地看向我和楚茵,他雖然笑容滿麵,但他好像在極力的去想著什麽。

“方老師,很久不見了!”我主動迎上,而楚茵也露出微笑。

今天的方揚穿著一身休閑裝,他有著一米七八的個子,他來到我們麵前,就開口道:“你是林楠?”

“對,10屆的林楠,方老師你還有印象嗎?”我笑道。

“哈哈哈哈,記起來了,你們這一屆,我印象很深,你們班裏是不是有徐妍妍和萬琳她們幾個女生?”方揚哈哈一笑,接著道。

果然,方揚對於我們班級裏的班花,印象是非常深刻的,徐妍妍和萬琳,以前在學校同進同出,老師們知道也正常,而且參加一些比賽還會獲獎。

“對,我和她們是一個班的,我就是很久沒來母校了,今天和我妻子來看看。”我露出微笑。

“哎呦,你結婚了呀,你好!”方揚笑著開口,並且和楚茵打招呼。

“方老師你好。”楚茵主動伸出手來。

“來,到我辦公室坐坐,我說你變化好大,我記得以前,你好像比較內向吧,老家應該不是本地的,是吧?”方揚笑道。

“嗯,我老家泰城的,方老師你的當代舞跳的特別好,那時候我特別崇拜你。”我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坐在第三排倒數第二個位置?”方揚一邊走一邊說道。

“對!”我笑道。

“我記起來了,林楠呀,你那時候不怎麽活潑的,也很少參加一些集體活動吧,我記得那時候許老師蠻關心你的,還會找你談心,對了,你是農村出來的孩子,我也農村的,我老家是貴省的,我有印象了,那時候你好像有些困難,丟了錢還是怎麽回事。”方揚繼續道。

跟著方揚對著教學大樓靠近過去,我不免有些尷尬。

本來這些事我都印象不深了,但是現在,一下子被勾起,不免心裏唏噓。

記得那時候,第二年暑假後九月一號開學,一個學期的生活費家裏會給我,而大二的一個學期,我的生活費,本來放在宿舍的包裏,但就是不見了,而那時候是我僅有的生活費,為此我曾懷疑過是不是室友故意跟我開玩笑,拿走了,可是我沒什麽證據,結果我就心事重重,找了好幾次。

但是沒錢,又怎麽能吃飽肚子呢,本來餓了一天,就心裏特別鬱悶,而第二天,我實在是沒辦法,就在學校不遠的一家小飯店裏做臨時工,其實就是傳菜員,那時候我被許晴老師給撞見了。

那時候我特別尷尬,許晴就問我為什麽來做傳菜員,晚上怎麽不上晚自習,畢竟就算我們是藝術生,我們也有文化課的,而我不得已才說,我的生活費不見了。

為此,許晴就給了三百塊錢,並且讓我這天晚上做完,就別來了,她說明天到了班級,問問同學。

雖然後麵班裏詢問有沒有同學拿了我的錢,但也沒有結果,並且下課後我還被同學一頓嘲笑,但是那時候,許晴知道我的家庭情況,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她幫了我,給了我不少資助。

這件事在我心裏是永遠無法忘記的,我知道這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好的老師了,她一直告訴我,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覺得因為自己是農村出來的就低人一等,告訴我一定要努力讀書,未來我一定可以的。

許晴給我的建議,是大學畢業後,嚐試北漂,去京都的舞蹈團試試,一旦可以堅持幾年,坐上領舞,也就是首席,那麽前途還是光明的,隻是我畢業後,感覺北漂的開銷太大,並且不知道能否出頭,就去了晉城,想先有些資本討口飯,因為在陌生的城市,工作找到前,還是要花家裏的錢的,如果幾個月找不到工作,那麽對家裏的負擔太大了,我知道我家裏沒什麽積蓄的。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