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二十章 許老師!
“對,有這回事。”我尷尬一笑。

“現在怎麽樣?”方揚話鋒一轉,已經走上教學樓的樓梯。

“現在還好,我在魔都工作,然後這次病假,就出來看看。”我說道。

“是因為頭上這個傷嗎?”方揚問道。

“嗯,前些天開車,出了事故,然後和公司請了假,在家病假半個月。”我解釋道。

“開車還是要注意安全的,你現在沒事就行。”

我和方揚聊著聊著,就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方揚給我和楚茵到了一杯水,而我四下打量了一下辦公室,剛剛一路走來,學校裏沒什麽變化,就是學校的跑道和綠茵裏,那些樹更高了,也更粗了。

“你們班級,我記得以前同學聚會還來學校的,不過聚集的同學並不多,我了解下來的,都過的挺好的,林楠你現在做什麽工作?”方揚在辦公桌前坐下,詢問道。

“我在魔都的一家公司做項目,就是蓋房子那種。”我回應道。

“你沒有進舞蹈這一行嗎?你的條件不錯的,而且那時候你們班主任許老師也說你是個好苗子。”方揚皺眉。

“大學畢業後,我在晉城,做過舞蹈老師和瑜伽教練,然後我是有開過一家舞蹈工作室,但是街區改造,後麵我租的門店要拆遷,然後我就不做了。”我解釋道。

“這樣呀,你差不多也要三十歲了吧,現在在魔都,怎麽樣?”方揚繼續道。

“挺好的,老師你怎麽樣?”我說道。

“我老樣子呀,反正你們這些學生我一個個帶出來,進入社會就要看你們自己了,怎麽說呢,許老師其實在學校福利待遇什麽的都不差的,不過她也去了魔都,是結婚後就離職去的。”方揚說道。

“許老師也在魔都嗎?”我好奇道。

“對,好幾年了,生了一個女兒,她老公在魔都那時候我聽說是有房有車,那你想呀,魔都是什麽房價,許老師肯定過的挺好的。”方揚笑道。

“噢噢,那老師你知道許老師的聯係方式嗎?就是她以前對我挺好的,然後我現在也在魔都,有機會的話,我蠻想見見她的。”我忙問道。

“有,我說林楠,許老師那時候對你還真挺上心的,你走後她帶了一屆學生,就結婚去了,離開學校,也有好些年了。”方揚說著話,他拿出手機,不久之後,我就拿到了許晴的聯係方式。

後麵的時候,我和方揚聊了聊一些其他的話題,不多久,方揚有人找他,而我和楚茵在學校逛了逛,就離開了學校。

回酒店的路上,我心裏不免有些懷念過去。

“老公,這個許老師多大了呀,她以前挺照顧你的嗎?”楚茵挽著我的手臂,問道。

“她那時候應該二十三四歲吧,比我大五六歲肯定有,現在應該不到四十歲,我那時候一個學期的生活費不見了,靠的是她的資助,後來我要還錢給她,她沒要,她知道我家裏困難,沒多少生活費的。”我說道。

“原來是這樣,不過剛剛聽方老師說,她嫁去了魔都,過的挺好的,有機會倒是可以見見。”楚茵說道。

“是呀,有機會我真的想見見她,感謝她那時候對我的幫助,其實我一直記在心裏,唉,我還是畢業後沒能釋懷,沒有參加什麽同學聚會,所以許老師的消息我都不知道。”我回應道。

“老公,我知道你大學生時或許不太合群比較內向,但許老師這麽照顧你,你是應該去看看她,起碼你要告訴她,你現在過的挺好的,她教出來的學生,並不差。”楚茵繼續道。

“嗯。”我點頭。

抵達酒店,我和楚茵在餐廳吃過午飯,就在彩虹沙灘轉了轉,拍了一些照片,至於下午,在房間裏休息一下,然後去酒店的遊泳館放鬆了一下。

這些天住在酒店,身體可以說是全身心的放鬆,這次出來,將近呆了一周,臨行回魔都前,在於莉莉家裏吃了個飯,車子還給嚴輝,這才坐飛機回到了魔都。

額頭上的傷,換藥幾次後,已經結的痂脫落,大致上是沒有什麽大礙了,楚茵的意思是等過一段時間,如果這個疤還沒消下去,那麽可以去做一個除疤小手術,而對我而言,大男人額頭上有個疤也不算什麽。

回到魔都,楚茵陪了我兩天,這才和我說要去處理公司的事情回了京都,而我這邊,還有好幾天的假期,打算下周一就恢複工作。

現在快十二月月底了,下個星期就是元旦了,這一大早上起來,我看著空蕩蕩的房子,楚茵的離去,讓我心裏還是有些不舍得,但是沒辦法,日子總要過,工作總要做。

就在我剛剛吃過早餐,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我接起電話。

“林楠,你應該在魔都了吧?”吳珊珊的從電話那頭響了起來。

“對,回來兩天了,怎麽說?”我問道。

“我也在魔都呀。”吳珊珊笑道。

“你也在?你和徐露在一起?”我皺眉。

“對呀,反正就是混吃混喝唄,不過林楠,這徐露老跟我哭窮,搞得比我還窮一樣,而且我得到的信息也不多。”吳珊珊繼續道。

“她不會在你身邊吧?”我問道。

“沒有,我在外麵打包早餐,現在我們兩個都住在酒店呢,就是快捷酒店,一天三百多的,徐露是直接包月了。”吳珊珊說道。

“行,等什麽時候你方便,我見見你。”我想了想,接著道。

“晚上呀,你晚上請我吃飯。”吳珊珊繼續道。

“行,你說個時間。”我點頭。

“我下午五點到九點都有空,我就說和一個魔都的網友見麵,我都想好了。”

“知道了,到時候我給你發餐廳的地址,你準時到就行。”

很快,我就將電話一掛,並且來到陽台,燃了一根煙。

按理說,我這邊的事情也該結束了,徐露還留在這,到底要幹嘛呢,難道她還真從康成業那搞了點錢,打算在魔都找工作了?至於吳珊珊,顯然是想從我這得到好處,其實我心裏都清楚,不過有吳珊珊在徐露身邊,或許我可以有意外的收獲。

想著這些事情,我翻看著通訊錄,不知不覺,我看到了許晴的電話。

許老師!

我雙眼一亮,話說許晴不是在魔都嘛,我應該打個電話問問她的一些近況。

一想到這裏,我就給許晴打了個電話。

“喂?哪位?”電話接通後,一道女聲響起。

“是許晴許老師嗎?”我忙問道。

“對,我是許晴,請問你是哪位?”許晴回應道。

“許老師你好,我是林楠,10屆舞蹈班的林楠,老家泰城的,你還有印象嗎?”我有些期待地說道。

“知道知道,林楠你是不是在京都?我記得我讓你北漂試試的,還在跳舞嗎?你好嗎?”許晴忙問道。

“我在魔都,我聽方老師說你也在魔都,我前幾天去我們學校了,方老師說你結婚後就離開學校了。”我說道。

“對,我結婚後,就到魔都了,你現在怎麽樣呀?”許晴笑道。

“我挺好的,許老師你什麽時候有空呀,很久不見了。”我說道。

“我現在就有空呀,我住在閔區的七寶鎮,你知道嗎?七寶老街應該聽說過吧?”許晴立馬說道。

“知道,我最近休假。”我笑道。

“要不這樣,中午一起吃飯,我待會給你發定位地址。”許晴回應道。

“嗯呢,行。”我答應道。

很快,我就將電話一掛,我突然發現,許晴老師還是和以前一樣親切,感覺和她聊天很溫馨。
為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