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4、第 34 章
賀明生傻了眼, 藺承佑說完那話就坐了回去,竟是不打算走了。

很快就有侍婢簇擁著兩名麗人過來,左邊那個叫魏紫,胸前兩團白瑩如霜, 走起路來搖曳多姿。

另一個嬌小玲瓏的美人叫姚黃, 身上儼然有種貴家千金的驕矜之氣。

賀明生所言不假, 兩人都有些懨懨的,魏紫唇上點著殷紅欲滴的口脂, 卻掩不住憔悴的神色。

姚黃麵容也見清減, 好在精神還不錯,她裙帶裏似是用了異香,行走時香馥襲人,到了近前一開腔,聲音脆如黃鸝:“見過世子殿下。”

滕玉意早對姚黃的歌喉印象深刻,此時聽她說話,隻覺潤如酥雨。

思量間一回頭, 絕聖和棄智都傻了眼,她心知這熱鬧不能再看了, 忙把二人領回後苑,到了房裏,她笑眯眯給二人倒茶,師兄公然狎妓不覺得臊,倒把師弟窘成這樣。

“你們剛才去了何處?”她好心轉移話題。

“其實沒走多遠。”絕聖雙手接過茶盞,“師兄和嚴司直先是到對麵的果子鋪詢問有沒有人買過櫻桃脯, 又到附近的首飾鋪打聽事情,末了去寄附鋪(注1)轉了轉,出來後天色不早了, 師兄就和嚴司直就到鄰近的酒肆用膳。”

果子鋪?首飾鋪?滕玉意抿了口茶,這個倒是好猜,無非在青芝房裏發現了什麽。

寄附鋪又是怎麽回事,青芝生前去當過東西麽?

棄智從懷裏取出來幾包東西:“滕娘子,你嚐嚐這個。”

滕玉意見是一包饆饠,想來是藺承佑給師弟買的,她並不肯接,隻笑道:“你們留著自己吃吧,我不太愛吃胡食。”

棄智不容分說塞到滕玉意手裏:“這個不太一樣,滕娘子吃了就知道了。”

絕聖拚命點頭:“我和棄智頭一回吃到這樣的饆饠,想著你們也愛吃才多拿回來幾份,程伯伯、霍大哥,這是給你們的。”

程伯和霍丘訝笑道:“我們也有?”

滕玉意捧著那包東西暗忖,錢雖是藺承佑出的,心意卻是兩個小道士的,巴巴地給他們帶回來,不吃太不近人情,於是高興笑道:“既是小道長的一份心意,那就吃吧,我們主仆也不必再安排午膳了,吃這個就夠了。”

剛吃了一口,她就愣住了:“咦,這是什麽餡兒的?”

絕聖和棄智眼睛放光:“沒吃出來吧?我們也沒吃出來。據胡肆的老板說,這裏頭放了二三十種餡料,除了花蕈、透花糍和酪漿,還有好些沒聽說過的食材。”

程伯往日常在街衢巷陌走動,也算博洽多聞,聽了這話有些費解:“小道長,一份饆饠加這麽多好東西,怕是不好賣價吧,賣便宜了折本,太貴又沒人買。”

絕聖對程伯道:“程伯你是不知道,這家胡肆的老板跟師兄是舊識,看師兄來了才親自下廚,平日是不賣的,再多錢也不賣。”

滕玉意本來打算隨便吃兩口,吃著吃著就放不下了,花蕈的脆爽和酪漿的黏甜在唇齒間交融,讓人實難割舍,一頓剛吃完就開始惦記下一頓。

她用巾櫛淨了手麵,笑道:“這家店在何處?改日我買幾份給表姐和姨母嚐嚐。”

“就在前頭不遠,老板叫訶墨,不過滕娘子還是別去了,訶墨不會賣的,給再多錢也不賣。”

“這是為何?”

絕聖擺擺手:“此人脾氣古怪,做好饆饠後,出來跟師兄打了聲招呼就不見了,換做別人估計連個麵都不會露。嚴司直跟訶墨搭腔,訶墨連理都不理。”

滕玉意不說話了,這胡肆老板隱匿坊市間,必定有些孤高脾氣,既對錢財無動於衷,想來也不把權勢放在眼裏,親自做饆饠不是為了討好藺承佑,而是把他當成了真正的朋友,看來藺承佑身邊三教九流的朋友真不少。

“嚴司直和你師兄去了那麽多地方轉悠,是不是懷疑青芝不是自盡?”

棄智撓撓頭:“這個我們也不知道,嚴司直和師兄都沒說什麽。”

滕玉意道:“青芝若是被人謀害,凶手豈不若無其事混在樓中?抬頭不見低頭見,沒準還會與我等同桌用膳。”

絕聖和棄智低聲道:“滕娘子,你覺得青芝是被人謀害的?”

“不敢胡亂揣測。昨晚你們師兄和諸位道長住在小佛堂,距那口井不遠,青芝若是在井前被人謀害,定會掙紮呼救,憑你們師兄的耳力,不會什麽都沒聽見,若是在旁處被害再被移到井中,那麽遠的一段路,極可能被人撞見,這幾日情形特殊,屍邪隨時可能闖進來作祟,凶手再大膽也不會挑這個時候下手,因此我猜青芝是自盡。”

“但若是自盡,師兄又怎會請來大理寺的同僚查案?”

所以青芝的死定有可疑之處。滕玉意岔開話題:“左右現在無事,要不把抱珠和卷兒梨叫來唱曲吧。”

抱珠和卷兒梨很快就來了,隻是臉色奇差。

滕玉意親自給她們斟了茶,溫聲道:“我記得上回你們說青芝這幾日總發夢魘,你們跟青芝熟麽?”

抱珠捧著茶盞搖搖頭:“奴家跟青芝不算熟,卷兒梨倒跟青芝算是半個同鄉,青芝突然沒了,卷兒梨一早上都心神不寧。”

滕玉意這才注意到卷兒梨神情呆呆的。

抱珠輕輕推搡卷兒梨:“公子問你話呢。”

卷兒梨回過神,黯然道:“回公子的話,奴家跟青芝稱不上同鄉,隻是當年被賣到同一個人牙子手裏,奴家是胡人,青芝卻是從滎陽被賣來的,記得那時候青芝總說家裏還有嫡親姐妹,可惜不小心失散了,奴家跟她相處了幾個月也算熟了,後來奴家被萼大娘買下,青芝被沃大娘買了,此後再也沒見過,直到彩鳳樓開張,奴家才再次見到青芝。青芝同我說,沃大娘嫌她姿色不出眾,買了她卻從不教她曲藝。”

絕聖和棄智懵了一下,聽這話的意思,這個青芝想當樂伶不成?

抱珠紅著臉道:“王公子有所不知,被賣到勾欄的女子,這一生注定命運悲慘,青芝就算不伺候男子,也沒法堂堂正正嫁給良家子的,她不甘心一輩子在勾欄裏做粗活,所以、所以——”

滕玉意明白了,或許在青芝眼裏,做名妓比當粗使丫鬟要風光許多。

“奴家問青芝這些年可找到了嫡親姐妹,青芝說沒找到,不過她說沃大娘對她也算不錯,若是幹活勤快,一個月也能攢下幾個錢。再後來葛巾娘子來了,主家就叫青芝去服侍葛巾娘子了。”

“照這麽說,青芝不大像那等會輕生的性子。”滕玉意想起早上葛巾那副喪魂落魄的模樣,忍不住問,“葛巾待青芝好麽?”

“好。”卷兒梨怔怔點頭,“葛巾娘子知書識禮,性情也極豪爽,那些王孫公子為了討好她經常送些奇珍異果,她都會大方分給身邊人同食,外麵帶來些鹿炙魚酢,也從不自己獨食,她來了沒多久,樓裏上下都喜歡她。青芝常說自己好福氣,能有幸伺候這樣一位娘子。”

抱珠突然道:“不,也不全是如此。”

“哦,難道她主仆有隙?”

“從前倒還好,但青芝說葛巾娘子毀容後像變了個人似的,經常無故衝她發火,有時還會打罵她。青芝沒日沒夜照拂葛巾,卻隻能換來娘子的斥責,她為此背地裏經常跟人抱怨,有一回還求沃大娘給她換個主子伺候,沃大娘狠罵了青芝一頓,說她忘恩背德,主子風光的時候千般奉承,主子落了難,頭一個想著的是另攀高枝,這種貨色留著做甚,就該馬上打死。青芝嚇得磕頭賠罪,從此再不敢提這話。”

滕玉意想了想:“照這麽說,葛巾娘子剛出事的時候青芝並未夢魘,這幾日才開始睡不安穩?”

抱珠頷首:“青芝是個使力不使心的,葛巾娘子被厲鬼所傷,樓裏人人自危,青芝看著倒還好,隻憂愁葛巾娘子和自己的前程,說如果葛巾娘子容貌無法恢複,那些從前能沾光吃到的奇珍芳肴,往後是不是再也吃不著了。”

滕玉意嘖嘖稱奇,這何止是使力不使心,簡直是全無心肝,絕聖和棄智百思不得其解:“這種性子的人為何會突然睡不安穩?最近青芝晚上總發夢魘,同房的人就沒問她緣故?”

“這……奴家就不知道了。”

滕玉意唔了一聲,樓內妓人等級分明,萼姬砸了這麽多銀錢和心血,是指望卷兒梨和抱珠日後做花魁的,青芝一個粗使丫鬟,萼姬不會同意女兒同她過從甚密。

滕玉意以手支頤:“也罷,說了這麽多話也累了,外頭太亂,你們在我房中歇一陣再走。”

抱珠和卷兒梨有些不安:“公子不用我們奏曲了?”

“胡曲就免了,奏首《采蓮曲》吧。”

兩人齊聲應了,卷兒梨先行吹奏,抱珠也跟著撥動絲弦。

剛奏了小半疊,抱珠忽然愣住了。

“抱珠?”

抱珠麵色煞白一瞬,很快平複下來,望著條案上那盤櫻桃脯道:“奴家想起來了,那回主家讓奴家給葛巾娘子送藥,敲門不應,奴家隻好去找青芝,剛進門就看見青芝在吃東西,她看到我進來,忙要將那包東西塞回枕下,結果不小心撒了一地。奴家見是一包櫻桃脯,也就沒在意,現在想起來,那包東西很沉,叮叮當當像是藏著簪環類的物件。青芝一邊忙著把東西塞回去,一邊說‘我遇到了一個舊相識,這包櫻桃脯是那人給我的,我想留著做個念想,就不分給姐姐吃了’。”

“舊相識?她可說了是男是女?”

“沒說。青芝當時很慌,急著把我推出去了。”

“你懷疑青芝在櫻桃脯底下埋了別的東西?”

抱珠頷首:“這樣就算被人撞見,也隻當她在偷吃東西,若非掉到地上,奴家也聽不出端倪。”

“約莫藏了多少?”

“估計隻麵上一層是櫻桃脯,底下全是珠玉之類的物件。”

滕玉意暗暗蹙眉,怪不得藺承佑會去果子鋪和首飾鋪打聽。這就有意思了,一個粗使丫鬟哪來那麽多首飾,偷來的還是別人給的?葛巾時常分食果饌也就罷了,難不成還會給分簪寶給丫鬟?

這時外頭忽然有人道:“王公子,王公子?”

程伯過去開門,賀明生一張笑臉探進來:“王公子,賀某有事要與你相商。”

滕玉意微訝:“何事?”

賀明生笑容可掬:“世子想叫抱珠和卷兒梨過去伺候。”

滕玉意呆了一呆:“要是我沒記錯,藺承佑可是一口氣叫了十位娘子,怎麽,還嫌不夠?”

絕聖和棄智幹咳一聲,恨不得鑽進地縫。

賀明生歎氣:“王公子有所不知,這少年郎君嘛,頭一回難免孟浪些,世子說他想挑個各方麵都貼合心意的,怕挑花了眼,故而要在僻靜處一個一個地相看。聽說樓裏還有幾位貌美妓子未去,才叫賀某親自來延請。”

滕玉意道:“他把滿樓的人都叫去都無妨,但我已經與萼大娘說好了,卷兒梨和抱珠現在是我的人,我不同意她們去伺候別人,叫藺承佑另找別人吧。”

賀明生抬頭擦了擦汗:“王公子,此事全怪賀某愚魯,賀某先向你賠個不是,世子那頭立等著要人,說是半個時辰之內不把人送過去,就要找我麻煩,這些日子賀某已是焦頭爛額,再也經不起折騰了,王公子,隻要你肯放人,讓賀某怎麽賠罪都使得,萼姬擅自收下的東西,賀某全數退還給王公子如何?”

滕玉意看了眼卷兒梨和抱珠,二人垂著頭一聲不發,想來不願被叫去伺候男人,隻因主家親自過來要人,敢怒不敢言罷了。

滕玉意並非菩薩心腸,但她答應保二人平安,這才過了幾日,怎能毀在藺承佑手裏。

她笑道:“說的好可憐見,賀老板富甲一方,自然不會將兩顆寶珠放在眼裏,今日你要是敢退我的珠子,明日我就讓人將此事傳揚出去,讓人知道彩鳳樓的老板出爾反爾,看日後誰還敢與你做買賣。”

賀明生哀聲道:“哎喲喲,這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世子那頭說不通,王公子這頭也不相讓,賀某夾在中間,真要屈死了。不如這樣,世子還在那頭等著回話,煩請王公子隨賀某多行一步路,自行跟世子說明白如何。”

滕玉意略一沉吟,藺承佑想跟她討人,怎麽也該是他過來說清才對,但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萬一藺承佑橫下心跟她作對,她可護不住抱珠和卷兒梨。

絕聖和棄智在一旁不吭聲,估計心裏也不是滋味,她靈機一動,悄聲道:“有件事需同你們商量。”

如此這般叮囑了二人一番,她昂首對賀明生道:“帶路吧。”

那地方在後苑,離小佛堂不遠,本是一座小花廳,臨時改成了廂房。階前枝葉相映,是個極幽靜的去處,滕玉意過去時,藺承佑剛從另一條甬道過來,後頭亦步亦趨跟著幾個人,萼姬也在其中。

“世子。”

藺承佑停步:“都找來了麽?”

賀明生笑道:“別人都好說,就是卷兒梨和抱珠有些麻煩。”

絕聖和棄智瞟了眼廂房,軒窗半掩,房內隱約可見霓裳倩影,兩人臉蛋刷地一紅,跑到藺承佑跟前扯他衣袖道:“師兄,你不能這樣。”

藺承佑泰然自若:“我怎樣了?”

“師兄已經叫了十位娘子,何必再叫卷兒梨和抱珠,她們是好人,師兄你、你不能……”

最後兩個字聲若蚊蚋,藺承佑摸摸耳朵,意識到那是“糟蹋”。

他不怒反笑:“我糟蹋她們?”

絕聖鼓起勇氣道:“師兄,鬥膽問你一句,今日出了這間屋,你能不能叫得上來她們的名字?

“我為何要叫得出來她們的名字?”

嘖。絕聖和棄智臉色益發難看,嘴裏一個勁地囁嚅:“師兄,這樣不好。她們被賣到這種地方,身世很可憐的,師兄你、你不能雪上加霜。”

“對對對,若是始亂終棄,有違師尊的教導。”

這是滕玉意教他們的,他們憋了半天才蹦出這幾個詞。

藺承佑劈頭蓋臉遭了一通指責,暗忖他們從哪學來的這一套,雪上加霜?始亂終棄?忽然瞥見滕玉意,譏笑道:“我道是怎麽回事,原來是王公子幹的好事。”

滕玉意暗暗後退一步,藺承佑卻已經朝她走來,慢慢到了近前,他居高臨下看著她:“這話是你教他們的?”

絕聖和棄智忙道:“不是的,賀老板來找王公子說項的時候我們自己聽見的,這話也是我們自己要說的。”

滕玉意微笑:“在下的確托兩位小道長說情來著。世子瞧中的這兩人,不巧在下頭幾日就瞧中了,許了萼大娘重金,讓她們半年內不得伺候別人,說來此事世子全不知情,容在下先向世子賠個不是,卷兒梨和抱珠委實不能伺候世子了。”

藺承佑點點頭:“你不肯割愛,所以攛掇這兩個傻小子說我欺男霸女?”

“世子誤會了,兩位小道長視師兄為表率,平日處處以效仿師兄為榮,今日世子狎妓之事樓裏傳得沸沸揚揚,小道長年紀尚幼難免有些想不通,在下怕他們鑽牛角尖,隻好代為解釋一二,絕無半句詆毀之辭,更不敢說世子欺男霸女。”

藺承佑臉上笑意不減,心裏的火卻直冒,才消停一晚,她又來惹他,他都能想象她是如何“代為解釋”的,絕對一句好話都無,難怪絕聖和棄智那樣看他。也不知她給兩個傻小子灌了什麽迷魂湯,偏偏絕聖和棄智就吃她那一套。

滕玉意溫聲道:“世子並非荒誕無形之人,如今來龍去脈也說清楚了,還請世子殿下高抬貴手,另換美人伺候。”

藺承佑冷笑:“若我今日偏要荒誕無形呢?”

滕玉意歎口氣:“卷兒梨和抱珠至今未伺候過人,樣樣都愚笨,稀裏糊塗進去伺候,難保不會掃世子的興,橫豎房裏已經有十來位美人,何必再讓卷兒梨和抱珠給你添堵?”

藺承佑仰頭望天很認真地想了想:“聽上去很有道理,可惜我說要這麽多人,那就一個都不能少。王公子的話我也聽明白了,無非說我強人所願,不如這樣,我問問她們自己願不願意,要是她們自己願意,王公子攔是不攔?”

滕玉意暗道,這麽多人一齊伺候同一個男子,傻子才會願意。

她負手昂胸:“那就依世子所言,倘若她們自願,在下絕不再攔。”

藺承佑轉臉問卷兒梨和抱珠:“今日叫的人雖多,但我隻挑一個,中選的那個我有厚禮相贈,你們要不要試一試?”

萼姬在背後衝兩人直眨眼睛,在她看來,藺承佑可不是尋常的世家子弟,隻要他願意,買下整座彩鳳樓都不在話下,難得他肯找人伺候,怎能錯過機會。今日叫的人雖多,獨卷兒梨和抱珠還是清白身子,要是合了藺承佑的心意,何愁日後的前程。

這兩個傻孩子,怎麽還不動彈?萼姬猛地咳嗽一聲,卷兒梨如夢初醒,然而她麵色發白,非但不肯向前,反而往滕玉意身後挪了挪。

藺承佑笑容稍滯,滕玉意掩不住眼裏的謔意,那意思很明白,藺承佑,你真把自己當成奇珍異寶了?瞧瞧,看不上你的人大有人在。

藺承佑睨了眼滕玉意,轉頭問抱珠:“你呢?”

抱珠沒說話,滕玉意滿意地朝她看過去,不料愣住了,隻見抱珠的臉龐如一朵幽靜盛開的海棠,連耳朵根紅透了。

藺承佑訝道:“這是願意了?”

抱珠絞動手中的巾帔,怯怯看向萼姬。

滕玉意笑不出來了,萼姬喜出望外:“世子,她叫抱珠。”

抱珠欠了欠身,離開滕玉意就往萼姬身邊去,藺承佑忽道:“慢著。”

抱珠驚訝止步,藺承佑諷笑道:“王公子千方百計保你周全,你舍她而去,也不看她一眼?”

抱珠咬了咬唇,頭垂得更低了。

藺承佑瞟向滕玉意:“王公子看明白了,這個你不保了吧?我帶走了。”

絕聖和棄智還待追上去,被滕玉意攔住,她意興闌珊:“罷了。”

掉頭走了幾步,就聽藺承佑對萼姬道:“你也進去。”

萼姬正拉著抱珠竊竊私語,眉飛色舞也不知在傳授什麽秘籍,這話飄過來,直如一個驚雷。

抱珠傻了眼,絕聖和棄智腳下一個趔趄。

萼姬目瞪口呆:“我?”

就連一直未說話的程伯和霍丘也驚住了。

滕玉意先是錯愕,隨即狐疑地想,藺承佑一口氣叫這麽多人不說,連上了年紀的假母也不放過,這像是要狎妓麽?

心裏一起疑,反倒不急著走了。

絕聖和棄智跺了跺腳,跑到藺承佑跟前:“師兄。”

藺承佑揪住棄智的耳朵,獰笑道:“給我等著,忙完再同你們算賬。”

絕聖和棄智一頭霧水,懵懵地望著藺承佑的背影。滕玉意左右一顧,恰好附近有座涼亭,於是拉著絕聖和棄智過去。

卷兒梨先前被萼姬惡狠狠剜了好幾下,如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隻好也跟上滕玉意。

藺承佑並不急著進屋,站在台階上似在等什麽人,直到賀明生又請來十來個容色較出眾的娘子,這才推門而入。

門一關,窗扉也掩上了。

一陣小涼風襲來,闌幹前的花枝颯颯作響,亭裏的人大眼瞪小眼,滕玉意幹巴巴笑道:“身上有些涼,要不回屋吧?”

絕聖和棄智跳起來:“師兄讓我們畫符,才剛畫了一半,是得回去了。”

房裏的賀明生硬著頭皮對藺承佑道:“世子,除了卷兒梨和葛巾,樓裏一等姿色的全在這裏了。”

裏屋已經有四個在等著了,剩下的全在外屋。

娘子們眉來眼去,一個個疑惑不解。

藺承佑負手踱步,把每個人的臉龐都仔細看了一遍,最後推門進了裏屋,俯身撈了撈浴斛裏的水。

浴湯呈淡褐色,發出陣陣幽異清香。

“差不多了,到水裏泡著吧。”

房裏的四人心突突直跳,猶豫是在浴斛外脫衣還是進去再脫衣,陡然發現賀明生還在屋外,奇怪藺承佑並沒有讓他出去的意思,而且非但賀明生不走,外屋又進來幾個老道士。

老道士目不斜視走到裏屋,一本正經道:“老道來了,不知何事相招。”

魏紫等人吃驚道:“世子?”

藺承佑坐到窗前矮榻上,從袖中取出幾鋌金,一鋌又一鋌,不緊不慢擱到條案上,隨後抬頭一笑:“合衣下到浴斛裏,誰能在水下閉氣最久,我就把這堆金子賞給誰。”

***

滕玉意回房睡了個好覺,至暮色時分方醒,起來把程伯和霍丘叫來,問:“你們可拔過獸牙?”

程伯一抬眼皮:“娘子這話何意?”

“隨便問問。”滕玉意若無其事道,“聽說獸牙極不好拔,有這回事麽?”

程伯麵不改色:“晌午在前樓的時候,娘子為了打聽屍邪的要害,寧願以酒作餌,如今剛得知屍邪的要害是獠牙,又問老奴拔獸牙之事。老奴深覺古怪,還請娘子釋疑。”

滕玉意歪頭看程伯,悔不該把程伯帶出來,此人心細如發,萬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她笑嘻嘻道:“程伯,有件事我早想問你了,阿爺說你剛過五十,為何頭發和胡子都白了?”

這話是真的,程伯發須雪白,唯獨一對眉毛又長又黑,冷不丁望去,活像有人用沾滿了墨汁的毛筆在雪白的箋紙上胡亂畫了兩筆。

程伯不為所動,藹然笑道:“尋常小娘子聽到這些詭譎之事害怕都來不及,娘子為何詳加打探?說來娘子自從得了那把翡翠劍,似乎就對妖異之事起了興趣。”

滕玉意糾正程伯:“我這劍現在有名字了,它叫小涯。”

“好的,小涯劍。”程伯立即更正,“屍邪纏上娘子,老爺沒法子才把娘子托付到東明觀和青雲觀道長的手裏,除祟之事自有道長一力承擔,娘子切莫以身犯險,萬一有個差錯,叫老奴如何向老爺交代。”

滕玉意耐心聽程伯絮叨完:“程伯,你早年隨阿爺行軍打仗,說來也是英雄般的人物,如今脫下戎服打點瑣碎庶務,委實太屈才。”

程伯麵色一變:“老奴和妻孥深蒙老爺夫人大恩,此生早已把命交付給老爺,別說隻是打理庶務,就是肝腦塗地也是應當的。”

滕玉意哭笑不得:“程伯,你我閑話家常,好好地說這些做甚?雖然你以奴自稱,但我心裏一直將你視作長輩,我也不瞞你,上回東明觀的道長就同我說了,小涯劍這種道家法器生來是斬妖除魔的,每隔一段時日就需拿邪祟來喂劍,若是不細心打理,終有一日變成凡品,程伯,你殫見洽聞,想必聽過這種傳言。”

“老奴確曾聽過。”

滕玉意慢慢摩挲劍柄:“我落水後總是發噩夢,有這劍相護才能安眠,這幾回撞見妖邪,也是有它相護才化險為夷,因此我早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維係它的法力,可是我既不懂道術,上何處去找妖邪來供奉此劍?現有兩觀道士在此除妖,我可不想錯過機會,能拿二怪喂劍最好,假如太凶險,我也不會上去送死。”

這話大半是真,隻隱去了“借命”一節。

“老奴明白了。”程伯思索著道,“娘子不如把此劍交給老奴,老奴身手不差,等到道長們降服二怪時,瞅準機會刺其要害。”

“這法子行不通。”滕玉意苦笑,“此劍認主,離開我就是把普通的翡翠物件。”

程伯繞屋踱了一陣,眯逢著雙眼道:“老奴倒是想起一件事,早年老奴回長安,曾在坊間遇到一位故友,此人剛從南詔國戍邊回來,與老奴飲酒時說起遇到過當地的屍王。”

滕玉意心中一動,又是南詔國。

“屍王也是生就一對獠牙,出土後四處作亂,每晚夜襲軍營,連吃了好些士卒,當地一位善巫蠱的巫師獻策,說用兩根極韌極厲的琴弦做成圈繩,一邊一個死死套住屍王的獠牙,數十名士兵同時發力,一舉將其扯斷,軍營的將領采用了這法子,果然順利除害。屍邪的凶力雖然遠在屍王之上,但那對獠牙既能伸縮自如,理應有槽口,有槽口就好說了,一定經不起扯動。”

滕玉意想了想道:“法子倒是好法子,待會見了幾位道長,我與他們細說說。不過這非一人之力可達成,就算除去屍邪,除祟之功算到誰頭上?哎,煩煩煩,要不還是別打屍邪的主意了,想想那隻禽妖吧。”

主仆二人正說著,霍丘在門口道:“娘子,抱珠娘子求見。”

程伯淡淡看了口門外,給滕玉意倒了杯桂花醑,自己兩手交握,慢慢踱到一旁。

滕玉意垂眸飲了口:“讓她進來吧。”

抱珠緩步進來了。

她鬢發濕透,發簪歪到一旁,白皙的脖頸上粘了好幾縷濕發,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大概是從浴斛裏出來衣裳未幹,外頭緊緊裹著件氈篷,饒是如此,她嘴唇仍凍得發白,進來後含淚看一眼滕玉意:“奴家給公子賠罪來了。”

滕玉意滿臉驚訝:“這是從何說起,你何罪之有?”

抱珠眼淚斷線珠子般往下掉,慢慢俯伏到地上:“公子苦心相護,奴家卻愚魯至極,未能體察公子之意,白白讓公子寒心,奴家如今都想明白了,自知有愧,恨不能傾力補過,隻求公子不計前嫌,再給奴家一次奉曲侍酒的機會。”

滕玉意打量手中的茶盞,慢條斯理道:“我當什麽事,原來是這個。這事不怪你,《禮記》有雲:‘在府言府,在庫言庫,在朝言朝,在官言官’。你雖非士庶之流,卻也需自謀己身,所作所為皆有苦衷,說來也是可憐人,方才你不嫌我多事就不錯了,我怎敢怪你?”

抱珠破涕為笑:“王公子不與奴家一般見識,奴家感佩萬分,奴家身處樊籠,一切都身不由己,方才的事並非自願,而是萼大娘相逼,世子他、世子他——”

她邊說邊抬頭,胸口驀然一緊,隻見滕玉意微笑看著她,雙眸亮若寒星,雖未把嫌惡明晃晃擺在臉上,但儼然已看穿她的所思所想。

抱珠手心開始冒汗,這位假扮胡人自稱王公子的娘子,根本已將她視為一粒塵土,這簡直比方才成王世子當眾詰問她還要難堪,仿佛她的一舉一動,在王公子看來不過是個笑話。

她下意識揪住前襟,隱約有種感覺,王公子可以想法子護她,但心腸堅硬起來,比寒冰還要冷酷。先前有過的庇佑和維護,再也別想從王公子身上得到了。

安穩了這些日子,她都快忘了被假母和酒客打罵的滋味了,悔不該另攀高枝,下午要是不心存僥幸就好了。

她當時是想著,王公子畢竟是女兒身,目下雖然照應她們,但哪日說不來就不來了,隻有入了成王世子的眼,日後才有指望跳出這火窟,哪知她孤注一擲,卻換來一場羞辱。

她不甘心兩頭都落空,忙又擠出幾滴眼淚道:“王公子。”

滕玉意重重把茶盞往桌上一擱,程伯和霍丘近前道:“抱珠娘子給自己留些體麵,公子叫你走就走吧,往後也不要來了。”

抱珠睫毛微顫,再抬頭滕玉意眼睛裏已經有了冷意,她身子一抖,灰頭土臉起了身。
為您推薦